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農門甜寶:我靠手機稱霸種田界
農門甜寶:我靠手機稱霸種田界 連載中

農門甜寶:我靠手機稱霸種田界

來源:google 作者:錦鯉是只魚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唐昭 宿沛

【穿越+系統+美食+空間+雙潔+甜寵】姜淼花了5899買了個花為手機竟然穿越了這個手機不一般,靈泉寶田、物資商城、抽獎許願,還附贈了一身毒醫,手機在手,天下我有她只想做美食,開酒樓、成立女團、拍電影,低調的當個首富發財的路上順手救了美男,美男身份不一般宿沛:「了了,天下為聘、江山為禮,做我妻子好不好」姜淼不屑:「呵呵~一個饅頭,一文錢,做我跟班好不好」宿沛:「中~」姜淼:???展開

《農門甜寶:我靠手機稱霸種田界》章節試讀:

西元朝玄冥國安州城陽都鎮永河村。

一個十來歲的小姑娘堵着一個穿着整齊,長相清麗的小姑娘,口氣很是理所當然。

「姜淼,把你挖的野菜和野雞蛋給我。」

11歲的姜淼緊了緊身上的背簍,有些害怕的開口說道:「曉花姐,你自己去找好不好,這些野菜和野雞蛋要給娘和弟弟做晚飯的。」

「不要。」13歲的姜曉花一臉的鄙夷。

「狐狸精和傻子不配吃東西,趕緊把野菜和野雞蛋給我。」說著她就去搶姜淼的背簍。

姜淼看姜曉花過來,背着背簍轉身就跑。

「你個賠錢貨竟然敢跑?」姜曉花看她跑了,氣的追上去,猛地扯過背簍推了她一把。

「啊~」

姜淼不妨,腳踩空滾落山崖。

推完人的姜曉花慌了一下,不過想起她娘說的話,她很快就不怕了。

娘說了都是他們娘四個克的他們家又窮又苦。

姜淼活該,她要是乖乖給她野菜和野雞蛋不就好了,就算摔死了,她也是替姜家做好事。

想通這些後姜曉花撿起姜淼背簍的野菜和雞蛋,歡歡喜喜的回家了,娘知道肯定會誇她。

眼見天都要黑了,姜淼還沒回來,白氏有些着急,帶着姜睿和姜元來到了她不願意踏足的姜家主屋。

主屋裡只有姜家老太姜陳氏和姜老大一家正在吃飯,並沒有看到姜淼,白氏拉着姜睿和姜元準備離開,被姜陳氏攔住。

「這麼著急幹什麼?」

白氏行了個禮,回道「娘,了了上山還沒回來,我想出去找找。」

姜老大的媳婦何氏,心知肚明的撇了自家女兒姜曉花一眼,隨後刻薄的說道:「找什麼找,誰知道那個死丫頭躲哪裡瘋了,家都不回了,保不齊也是跟哪個野男人跑了吧。」

白氏聽後臉色蒼白:「大嫂,你不能這麼誣賴人。」

何氏翻了個白眼兒:「咋,我說錯了?你不也是…」

「啪~」姜陳氏重重的拍了一下桌子:「吵什麼吵,那個賠錢貨死在外面才好。」

白氏臉色不好的抿着唇,拉着姜睿和姜元出了門。

姜陳氏看着負氣走了的白氏臉色難看:「反了天了啊,說兩句就敢給我甩臉色,一點規矩都不懂。」

何氏在一旁煽風點火:「就是,就是,娘,您當初就不應該同意她進門,掃把星、狐狸精,生了個傻子,還剋死了三弟。」

姜陳氏直接氣飽了,她的小兒子,娶了個肩不能扛,手不能提,來路不明的女子,再被何氏一提她直接氣的吃不進飯了。

看着氣的不吃的姜陳氏,何氏開心了,死老太婆不吃,那可不就都是他們的了。

白氏從姜家主屋出來碰到了隔壁上茅房回來的張嬸子。

「大妹子,咋啦?這麼著急?」

「了了現在還沒回來,我想去找找。」

張嬸子說道:「夜裡你眼神兒不好,在家等着,讓我家老頭幫忙找。」

白氏點了點頭,也知道晚上了自己出門就是添亂,張嬸子帶着白氏他們回到家,把姜淼丟了跟自己老頭說了說。

李叔一聽姜淼不見了,連忙去敲了附近幾家關係好的人,上山幫忙找人。

「淼淼~」

「淼丫頭~」

李叔帶着人在山上找了大半個時辰也沒見到人。

正在這時,同村的劉鑫發現了姜淼掉落在山坡上的鞋。

「李哥、李哥,你快來看看,這是淼丫頭的鞋嗎?」

李叔舉着火把快速走過去,拿起鞋一瞧,果然就是姜淼的。

村民們也都圍了過來。

「淼丫頭這是掉下去了吧?」

李叔聽後臉色一變,一個小孩子從這麼高的山坡滾下去,還有命嗎?

半個小時後,李叔等人在坡底找到了滿身是血的姜淼。

李叔不敢耽誤,抱着奄奄一息的姜淼,去找村裡唯一的范郎中。

「唉~沒救了,回家準備棺材吧。」

聞風趕來的白氏,聽到范郎中的話,眼前一黑,險些暈了過去,被張嬸子扶着。

白氏強讓自己鎮定,她沒有哭鬧,抱着滿身是血的姜淼回了家。

回家的路上同村的人,有火把的都幫她照着明。

夜裡她眼神兒不好,路上險些好幾次都要摔倒,張嬸兒要過來幫忙,她都堅持自己抱着。

看着倔強的白氏,很多人都在偷偷抹眼淚。

「老三媳婦可憐哦,這走了男人,女兒也要不行了。」

「是啊,是啊,還有一個傻兒子,造的啥孽啊。」

白氏回了家,打了水為姜淼清理身子,邊清理邊哭。

張嬸子領着姜睿和姜元,姜睿不懂是怎麼回事兒,只知道娘和弟弟都在哭,張嬸子也在旁邊偷偷抹眼淚。

而作為罪魁禍首的姜家人,一個都沒有來,關起門只當不知道。

姜淼是被爭吵聲吵醒的。

「你們不準動我女兒,誰敢動我女兒,我跟誰拚命。」

白氏拿着一把菜刀,紅着眼睛,頭髮亂糟糟的攔着姜陳氏等人。

姜陳氏假意猩猩的安慰道:「老三媳婦,我知道你傷心,那丫頭都沒氣了,大夏天的趕緊埋了吧,再放下去都要臭了。」

隨後示意姜老大:「老大愣着幹啥呢,還不動手,老三媳婦瘋了,趕緊把那賠錢貨埋了。」

姜老大想要靠近,被白氏拿着菜刀的瘋樣兒嚇退。

「都不準過來,都不準過來。」白氏拿着菜刀一頓亂砍,誰靠近砍誰。

她求范郎中用半顆參,吊著姜淼的命,她也知道她女兒是救不過來了,只不過是遲早的事兒,但是還沒到咽氣兒的地步,姜老太竟然就想埋了姜淼,她絕對不允許。

「你們是…」

姜淼一睜眼就看到了一場大戰,一群穿着古裝衣服的人在對峙,她身前還護着一個七八歲的小男孩兒。

白氏聽到姜淼的聲音,丟下手中的菜刀,抱着姜淼哭的泣不成聲:「了了…了了,你終於醒了。」

姜淼懵逼,她不是剛用攢了三個月的錢買了一個新手機嗎?怎麼一轉眼就換地方了?還被拉到劇組了?

「不是,你們誰呀?哪個劇組的?我手機呢?」

一連串的問題砸懵了哭着的婦人:「了了,我是娘啊…」

姜淼不解:「娘?你們入戲挺深啊。」

「不對,你怎麼知道我的名字?」姜淼把了了聽成了淼淼。

「我……」婦人不知道說什麼。

「哦~」姜淼恍然大悟:「你們拿了我的身份證?」

婦人更慌了:「身份證?什麼身份證?了了,我是娘啊,你不認識我了?」

難不成摔傻了?

姜淼不為所動,推開婦人起床,開玩笑,想她21世紀大好青年能被騙?

「你們哪個劇組的?我要投訴你們,經過別人的同意……」

話還沒說完,她只覺得一陣頭暈,眼前閃過死前的畫面。

買過手機回到家後,她首先就是給她那個坑爹師傅打電話。

只記得她師父交代她下雨天不要打電話,還沒來得及多問,一道悶雷砸了下來。

又掃了一遍眼前的景象。

所以……

不是吧,不是吧,難不成她穿越了?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