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農門團寵:腹黑攝政王來種田
農門團寵:腹黑攝政王來種田 連載中

農門團寵:腹黑攝政王來種田

來源:google 作者:焦糖酥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李安安 穆年瑾

【慢熱+架空+半種田+團寵+錦鯉】李安安一覺睡醒,發現自己居然穿到了古代李家村一個7歲的小傻子身上正當她興緻勃勃、摩拳擦掌的準備跟極品親戚大幹一架時,卻驀然發現自己居然是全家的團寵李安安小小的腦袋裡有着大大的疑惑:誒?說好的穿越必有極品呢?多年之後——在幼帝繼位的宮宴上,李安安揚眉宣告:「不好意思,我就是極品本品」攝政王穆年瑾凝眸輕笑:「下次再遇到不開眼的,直接打殺了便是,誰若不服,讓他來找本王!」——————ps:*本文慢熱;*架空背景;*半種田文;*無系統無空間介意的寶寶請勿食用,咱們有緣再約!筆芯~展開

《農門團寵:腹黑攝政王來種田》章節試讀:

上了個有史以來最難忘的廁所後,李安安一臉生無可戀的走了出來。

她覺得就算是十碗雞蛋羹,都彌補不了茅房對她造成的暴擊。

不過也正因如此,李安安堅定了自己穿來後的第一個小目標,那就是——茅房大改造計劃!

然而,躊躇滿志的她剛走到院子里,就被這人頭攢動的場面給整懵了。

什麼情況?她們家這是在搞什麼非法聚集嗎?

還沒等她搞清楚眼下的狀況,人群中不知是誰吼了一聲:「安姐兒來了!」

霎時間,所有人「唰」的轉過頭,整齊劃一的看向了李安安。

李安安:!!!

被幾十號人行注目禮的李安安腦中頓時警鈴大作,順手抓過恰好路過的李青南,「嗖」的一下就躲到了他背後。

嚶~害pia.GIF

被當作擋箭牌的李青南:……我懷疑你是在報復我昨晚的事,並且有證據。

說實話,就算是心理素質過硬的他,驟然面對這幾十雙如狼似虎般的眼睛,也感覺有點遭不住。

好在沒一會兒,周氏便開口替兄妹倆解了圍。

「行了行了,這人大伙兒也已經看到了,都回吧,沒事幹啊一天天的。」

這時,有平日里跟周氏走得比較近的老姐妹笑着打趣道:「大伙兒瞧瞧,怪不得她是咱村出了名兒的偏心眼子呢,這把安姐兒給寶貝得喲~咱多看兩眼都捨不得。」

聞言,大部分人都爆發出一陣善意的笑聲。

「可不是,聽說安姐兒這次因禍得福,痴傻的毛病也好了,這以後啊,怕是周嬸子更會把她當眼珠子疼了。」

「是呢是呢,你說咱家誰不是把兒子當成金疙瘩,偏生就這李貴家的,非把個丫頭片……把安姐兒當個寶。」

就在這時,一道充滿嫉妒與惡意的聲音響起。

「這你們就不懂了吧,人家這家裡啊,金疙瘩多得揣都揣不下,好不容易撿來個賠錢貨,可不得好好藏着嘛,否則萬一哪天被失主找上門兒,那還不得哭死啊。」

這陰陽怪氣的話一出,周氏不由得愣了愣,同時院子里瞬間安靜得落針可聞。

就連李青南都收斂了半永久式微笑,一張俊臉拉得老長。

正當他準備開口說些什麼時,卻驀然接收到了周氏的眼神示意,讓他趕緊把安安帶走。

他咬牙忍了忍,想着這件事得跟安安解釋清楚,省得日後在她心裏留下疙瘩。

於是便抓住偷摸探出小腦袋準備吃瓜的李安安,不由分說的將她拉回了屋。

「誒、誒誒,幹嘛呀,我這瓜子小板凳都準備……」

李青南滿臉氣憤的關上門,轉身握住她的雙肩打斷了她。

「安安,別聽那人胡說八道,你出生那天,是因為爹抓了兩條大魚回來,娘吃得太撐了,所以才導致你早產,你聽着,你……」

「噗哈哈哈哈哈哈!李青南,你有毒吧?哈哈哈哈嗝,笑死我了,哈哈……」李安安笑得倒在床上,捂着肚子直打滾。

神特么吃太撐了,敢情原身是生生被擠出來的啊。哈哈哈哈嗝,狗頭都要被笑掉了。

誒,等等,如果她沒記錯的話,好像現在原身就是她啊。

(⊙_⊙)樂極生悲.jpg

論吃瓜吃到自己身上怎麼破?在線等,挺急的!

見她一會兒笑得不能自已,一會兒又突然呆若木雞,李青南目露擔憂。

「安安,你……」

忽的,李安安一個鯉魚打挺坐了起來,神情看起來無比的嚴肅。

「不行,我得出去,不能讓奶一個人在外面孤軍奮戰。」說完,她就要蹦起來去開門。

嗯,忘記一段戀情的最好方式就是開展一段新戀情,這個理論用在這裡應該也不會錯。

結果誰知她的腳還沒沾到地,就被李青南一把摁住了。

「不用,你乖乖在屋裡獃著,我去便好。」

聞言,李安安正準備搖頭拒絕,不過緊跟着眼珠子滴溜一轉,便笑着揮揮手應道:「好啊,那你快去吧。」

一看她這神色,李青南哪兒還不知道她在想什麼。

於是放棄了出去的打算,直接氣定神閑的在方桌前的長凳上坐了下來。

見狀,李安安急了。

「你不是要出去助奶一臂之力嗎?幹嘛坐下了呀?」

李青南不慌不忙的搖了搖頭:「放心吧,比吵架,奶就沒輸過。我還是留下來看着你好了,免得我前腳剛走,你後腳就跟了出去。」

心思被無情戳破了的李安安暗暗磨牙。

好氣哦!一個才13歲的小鬼頭,心眼兒居然跟篩子一樣多。

她氣呼呼的從床上跳下來,徑直往門口走去。

李青南抓住她胳膊,蹙眉問道:「你去哪兒?」

李安安沒好氣的翻了個白眼:「你不讓我出去,我就在屋裡看看還不行么?」

說著,她便拉開了李青南的手,找到窗紙上不知什麼時候破的一個小洞,把臉貼了上去。

李青南:「……」一巴掌拍在自己額頭上。

好吧,他的擔心是多餘的,在這個沒心沒肺的丫頭的心裏,壓根兒就沒把她究竟是不是李家血脈的問題當回事兒。

再說屋外。

周氏見李青南把帶安安回屋了,頓時火力全開。

她的視線猛然鎖定人群中一個頭髮斑白、長相尖酸刻薄的老婦人。

呵!老虔婆,居然敢暗諷安安不是他們李家的種?!等着,老娘今天非懟得你沒臉見人不可!

然而她卻並沒有簡單粗暴的張口就罵,而是一臉詫異的說道:「我還當是誰家的老母狗沒拴好跑我家來亂吠了呢,原來是你高盼娣啊。」

說完她不等高氏還嘴,故作自責的輕拍了下自己的嘴巴。

「哎喲喂~都怪我這張破嘴說話不過腦子,這老母狗多能下崽啊,一窩又一窩的,說你是老母狗這不是侮辱狗呢嘛。」

「噗嗤——」

她話音剛落,人群中不知是誰率先發出一聲笑聲,緊接着,這笑聲就跟傳染病似的,頃刻間就涵蓋了整個院子。

屋裡,李安安見周氏大顯神威,亮晶晶的雙眼閃爍着崇拜的光芒。

嘖嘖嘖,奶這演技、絕了啊,今年奧斯卡沒你我不看啊。

見她看得高興,李青南無奈的嘆了口氣。

雖然他並不想讓她小小年紀就見識到人性的陰暗面,但他知道自己勸是不可能勸得聽的,於是索性就把長凳搬了過去,跟她一塊兒欣賞起周氏的英姿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