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農女有毒
農女有毒 連載中

農女有毒

來源:google 作者:安慕顏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喬喻莞 古代言情 蕭北宸

一朝穿越成農家長女,奶奶重男輕女又狠毒,還差點被家暴的親爹賣掉,懦弱的娘親有苦難言,她摸了摸年幼的弟弟妹妹,打親爹,懟親奶,替娘親自請下堂帶着娘親和弟弟妹妹開荒種田,啥,沒錢?對一個來自幾千年後的靈魂來說那還不簡單隨便賣幾個菜譜,不僅還了被親爹賣身的錢,還和酒樓合作種大棚蔬菜,種玉米馬鈴薯......日子過的風聲水起,一夜被外敵入侵,百畝良田毀於一旦,百姓哀聲怒嚎一個炸彈炸死他們,合作朝廷鍊鋼制刀,一刀一個,怎的,老虎不發威當我病貓啊!展開

《農女有毒》章節試讀:

聽見村長喬禮的話,趙雲再也忍不住嗚嗚哭了起來,那哭聲不知飽含了多少心酸和無奈,旁邊聽的人也是一陣心酸,甚至有幾個經常和趙雲一起洗衣服做手工活計的婦女也是聞聲落淚。

「趙妹子,哭哭好了,今日看來大美倒像是開了智,也知維護起你這個娘了,那些年的苦總算沒有白受。」

「是啊,趙嫂子,不,以後就叫你趙姐姐,大家早勸過你,這喬家明一家就是個火坑,不過你也總算守得雲開了。」

大家你一言我一語,趙雲心裏也算好受了些,見大家都一臉關心地看着她,她也有些不好意思,

「大家的心意我都明白,只可惜那些年我總以為時間久了他就改變了,沒想到卻是害了自己也害了幾個孩子。就是因為我的忍耐和懦弱才讓她們差點將我的大美給賣了。呵呵,這次他們更是將我母子幾人都發賣了,我也算看清了。」

「這一家乾的這叫啥事,咱這喬家村啥時候有將兒媳孫子孫女都賣給那地方的,真真不是人乾的事兒。」

「好了,趙妹子,你就拿着這和離書,明日去縣衙備了案就算正式和喬家明無任何關係了。幾個侄兒的戶籍便等我空了去縣衙給辦了吧。」

那紅樓小哥一聽樂了,「呦,喬村長,這喬大美一家以後就是我紅樓的人了,就不勞你您費心了,我紅樓自會處理。」

喬禮皺眉看向喬喻莞,「大侄女,你可知那紅樓是何地方,難道真要......」

她自是知道喬禮的意思,「村長伯伯,我知道,不過您放心吧,我心裏有數,今日之事謝謝您。」

見喬喻莞不願多說,喬禮也不好再問,拿着家譜走了出去走之前還說了句,「此事我喬家愧對列祖列宗便不開祠堂了,秦氏明日自行去祠堂給我喬家先祖好好賠罪。」

喬喻莞不再理會喬大海幾人,對着紅樓那人微微歉意笑笑,

「這位小哥,您也看到如今這情況了,待兩日後我再去紅樓如何?」

那人看了一眼喬喻莞,點點頭便出了喬家。

「娘,我們走吧,回我們自己的家。」 喬喻莞拉着趙雲,一手拉着喬小美,趙雲另一隻手牽着喬柱子往西山的喬家老宅走去。

喬家的西山老宅在喬家村西邊山上的半坡,已經破敗不堪,什麼都沒有。

村長喬禮自然知道喬家老宅是什麼樣,出了喬大海家就讓村裡幾個男人給修整修整,至少屋頂不能露着半邊天,這好在現在是熱天,也未下雨,母子幾人還能湊合幾天。

村裡的男人女人都知趙雲母子過的不易,如今和喬家明和離,自然替母子幾人開心,如此就有了喬喻莞她們剛到老宅就看到幾個男人拿着稻草修補壞了一半的房頂。

喬喻莞心知寡婦門前是非多,雖說她爹沒死,但如今倆人已和離,趙雲自是恢復單身不好開口,笑着喊到:「幾位叔叔伯伯辛苦了。」

「沒事沒事,雖然你娘和喬家明和離了,但你們幾個還是我喬家的孩子,總不能真看着你們流落街頭吧。」

原主一直想不通喬家村的其他人都很好,為啥她爹就是個奇葩,她想,或許是喬家明隨了秦氏吧。

不過今日看來,這喬大海也不是個好的,龍生九子九子還不同,喬家有一顆老鼠屎也不稀奇。

「趙妹子,這是我家之前的舊褥子,你別嫌棄,給孩子鋪着吧。現在雖然不冷,但那炕上鋪個東西睡着也好。」

「哎呀,正好,我從家裡也拿了兩個蓋的,西山不比村裡,晚上潮氣大,你娘兒幾個也蓋着點肚子。」

說話的是村長的媳婦兒趙翠娟,和趙雲娘家是一個村的,自然心疼這個在娘家就不受寵又在婆家受苦十幾年的同村妹妹。

「謝謝村長伯娘!」

「好孩子,柱子,你以後就是家裡的男子漢了,要照顧好你娘和兩個姐姐,知道嗎?」

趙翠娟愛憐地摸摸喬柱子的頭,越想越覺得這孩子可憐,竟是紅了眼眶。 旁的人也是不忍別過頭。

「好了,今日是好事,我從家裡給趙妹子帶了點餅,還有一點粗面,先湊合湊合。」

「我也是,拿了幾個家裡幾個的碗,雖然有點缺口,但不妨礙用。」

因為天色晚了,幾個男人就只將房頂修了修,便跟着家裡的女人回去了,

「趙妹子,你們也早早歇着吧,這一天也夠累的,過幾日空了我們再來給你把這老宅邊上修一下。」

------

第二日一早喬喻莞就醒來了,站在四處漏風的門外,她扭了扭睡得酸痛的背,再看看趙雲端出來的粗麵糊糊還有黑乎乎的餅,她整個人都不好了。

前世的她在家裡備受寵愛,何曾受過苦? 想想自己在高速上被追尾車毀人亡,她就欲哭無淚,也不知爸媽傷心成什麼樣了。

不過,她向來是個樂觀派,既來之則安之,重活一世,自然首先是要改善家裡的生活的。 一想到被賣給了紅樓,雖然賣了只有三十兩,但贖身的話,可能也不止這麼多吧。

算了,先不想了,等後日一早先去探探紅樓的口風再說吧。

這喬家老宅就建在喬家村邊上的西山下, 俗話說,靠海吃海,靠山吃山。

此時正是夏季,山上的野菜什麼的正是長勢正好的時候,想起前世在某個旅遊景區吃到的野菜,那可是比超市商場那些人工種植出來的好吃多了啊。

想到這裡,喬喻莞眼神一亮。對啊,自己雖然沒什麼大能耐,但是前世好歹是為了自己這張嘴可是研究了不少美食啊。

說干就干,她依舊穿着昨日那補了又補的衣裳,對着趙雲說了一聲, 「娘,您在家看好弟弟妹妹,我上山去拔點野菜,好歹還能湊合幾頓。」

在廚房的趙雲應了一聲, 「還是你在家吧,一會娘去。」

「沒事,娘,你在家把家裡收拾收拾吧。」

「姐姐,你帶上我吧。」 四歲的喬柱子聽見喬喻莞的話連忙從屋內跑了出來,身後還跟着十二歲的喬小美。

她蹲下身子,摸了摸喬柱子的頭,「柱子,小美,你們和娘在家,幫着把家裡收拾一下好嗎?姐姐回來的時候給你們帶上上的野果。」

兩人懂事地點點頭, 大概是原主從小就經常上山摘野菜,趙雲也未曾多想,只提醒喬喻莞,

「小心些,今日就不帶餅子了,你拔點就行,中午回家吃飯。」

喬喻莞卻是搖搖頭,「娘,我多摘點野菜吧,中午就不回來了,趁現在山上還有不少,我們晒乾了天冷吃。」

原主之前在喬家就是一去山上摘野菜就是一整天,回家後趙雲從鍋里煮熟再晒乾留着冬日裏沒菜的時候拿來吃。

趙雲嘆口氣,紅了眼,卻是塞給喬喻莞一個餅子。

她轉身走出家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