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農女致富,路邊的漢子不要撿
農女致富,路邊的漢子不要撿 連載中

農女致富,路邊的漢子不要撿

來源:google 作者:柒月尾巴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柒月尾巴 陳莞

加班狗陳莞加班暈倒穿到古代家窮不說,還沒有空間、系統、金手指只能靠自己磕磕絆絆去賺錢日子滋潤後,不省心的弟弟路邊撿了個糙漢子看到他長得不錯,陳莞想娶了他,誰料到他還不想嫁「不嫁便不嫁,兩條腿的男人滿大街都是」男人委委屈屈的道:「可他們不如我長得好」為了這張臉,我那就嫁他吧!展開

《農女致富,路邊的漢子不要撿》章節試讀:

陳莞回到卧房,開始按着記憶一點點整理原主的物品,她把每樣東西都仔仔細細看了一遍,慢慢的回憶,將原主的記憶和她的記憶結合、加深,她要更快的融入這個世界。

「砰砰砰」門外傳來敲門聲,陳莞朝屋外看了看,陳瑾瑜已經跑去開門了。

「夏伯父。」陳瑾瑜對門外的男子行禮。

陳莞看見一個40左右的中年男子,國字臉,皮膚髮黑,微胖,按着記憶想起這是陳進學的好友夏衍。

陳莞也趕忙上前行禮:「夏伯父安,家父外出未歸。」

夏衍聽到陳進學並不在家,沒有進屋,只是看着陳莞,問道,「莞姐,身子無礙了?」

陳莞微笑着:「身子已大好,謝伯父關懷。」

夏衍捋了捋鬍子,「既然仲行(陳進學的字)不在,我不便叨擾。」說著看了看身邊的小廝。

夏衍的小廝將兩盒子點心,一條五花肉和一隻雞遞到陳莞面前。

陳莞接過,向夏衍道謝。

夏衍欲言又止,停頓了半晌就離去了。

陳莞看到夏衍這個樣子,就知道夏衍有事找陳進學,但她不想問,裝作沒看見,與夏衍道別。

關上門,陳莞將點心遞給陳瑾瑜,將肉和雞拿到廚房。

「長姐,夏伯父找父親有事吧,不知道父親什麼時候回來。」陳瑾瑜語氣有些憂傷。

陳莞打開一盒點心,從裏面拿了兩塊桂花糕遞給陳瑾瑜,「瑾兒,別擔心,父親很快就回家了,吃兩塊點心,睡個午覺,睡醒了父親可能就回來了。」

陳瑾瑜乖巧的把點心吃掉,聽話的回屋睡午覺。

陳莞想着陳進學,按照原主的記憶陳進學對妻兒都很不錯。徐茹君去世後,家裡也養不起僕從,他從前是飯來張口衣來伸手的大少爺,也逐漸開始凡事親力親為,並沒有因為陳莞是個女孩子把家裡的活計全都交給她,對待陳莞和陳瑾瑜一視同仁,並不重男輕女,在這個時代背景下,是難得的慈父。

只是這次陳莞病重,家中並沒有多餘的錢財治病,陳進學找了知名的胡大夫來問診後,外出幾日沒有歸家。

陳莞還是有些擔心他,不知道陳進學在哪裡籌得治病的銀兩。

正想着,「砰砰砰」又傳來敲門聲。

陳莞連忙跑去開門。

門外的男子穿了一件半舊的粗布長衫,風塵僕僕,皮膚白皙,鼻樑高挺,唇色發白,裂了幾條口子,眉眼帶着深深的倦意。

這是陳莞的父親陳進學。

「爹爹。」不知道是受原主的影響,還是想到陳進學的那些好,陳莞這聲爹爹叫的格外激動。

陳進學看着陳莞笑了,笑得開懷,詢問道:「莞兒,身子可是大好了。」

陳莞將陳進學迎進正屋,歡快的答道:「爹爹,放心吧,女兒已經徹底好了。」

陳莞倒了一杯茶,雙手遞到陳進學面前,「爹爹,喝茶!」

陳進學接過茶杯,露出欣慰的笑容。

陳瑾瑜聽到聲響,也跑了過來,開心的喊:「爹爹,回來了!」

陳進學慈愛的笑着,摸了摸他的頭,語氣溫和,認真的道:「瑾兒,你將姐姐照顧的很好,是個好孩子。」

陳瑾瑜不好意思的笑了,臉蛋紅紅的。

「爹爹餓了吧,這有夏伯父帶來的桂花糕,您先墊墊。」陳莞將桂花糕端到陳進學面前。

陳進學拿了一塊,吃了起來。

「爹爹,午時夏伯父前來拜訪。」陳瑾瑜也開口。

陳進學拿糕點的手頓了頓,點頭表示他知道了。

陳進學吃完糕點,喝了口茶,看着面前的兒女緩緩開口,「我們要搬家了「。」

陳瑾瑜忙問:「搬到哪裡?」

「田地村。他們村要辦學堂,聘我做先生,我已經答應了。」

陳瑾瑜對此沒什麼想法。

陳莞卻懵了,心裏就浮出一個想法,「這真是的標準種田文!沒在山村醒來就是錯誤的開篇,所以現在及時糾正了。」

陳進學看着心不在焉的陳莞有些擔心道:「莞兒,可是不願。」

陳莞回神,勉強一笑,「爹爹,沒有,只是很突然。」

陳進學溫和的開口:「田地村雖然不如這裡繁華,但民風淳樸,里長請我給村裡孩子啟蒙,我便答應了。父親雖才疏學淺,但給稚子啟蒙還是可以的,定不會誤人子弟。」

陳瑾瑜笑着道,「爹爹,當先生很好,我樂意去的。我們什麼時候搬家?」

「原本我想過完年的,看來需要提前了,這幾日就着手搬家吧,你們可以整理自己東西了。」陳進學吩咐道。

陳莞興緻不高。

「爹爹,您先休息,我先回去整理。」說完就離開陳進學的房間。

陳瑾瑜看着陳莞的背影,小聲說道:「爹爹,長姐是不是不想搬家?」

陳進學也望着陳莞的背影,語氣低落:「你也回去整理吧。」

陳瑾瑜沒聽到父親的回答,也沒再追問,乖巧的離開房間。

回到屋內,陳莞立即垮下臉。

人家穿越自身技能滿分,附帶系統、空間、金手指,而她什麼都沒有不說,直接通知她起點出錯了,現在回到新起點。

陳莞能這麼辦,無奈啊!她從小在城市長大,農活是真不會。原主家雖然沒落了,但也從沒做過那些,可以想像今後的日子是多麼的艱難。

「莞兒父親可以進來嗎?」陳進學的聲音在屋外響起。

陳莞連忙出去開門。

陳進學看着眼圈微紅的陳莞,嘆了口氣,緩緩的開口道:「委屈你了,是父親將房子變賣了。」

陳莞看着陳進學,還沒有換衣衫,長衫皺巴巴的,面色疲憊,聲音沙啞,體型消瘦。

陳莞心中不忍,笑着開口,「爹爹,您早點回去休息吧,我只是有些捨不得這裡,您和瑾兒都去田地村,女兒自是願意一起去的。」

陳進學聽到陳莞願意去,鬆了一口氣,沒再說話,只是有些歉意的笑笑,轉身走了。

陳莞看着陳進學的背影,她也很無奈。她不想去也不行啊。古代女子未嫁從父,出嫁從夫,夫亡從子。她倒是想留在縣城找個工作,賬房專業對口,可惜沒人要她呀。

「去吧,去吧。面對現實,都來到這裡了,也回不去了。想開點,人類是適應能力最強的生物。自己一個現代人,雖然普通,那就過普通人的生活唄,慢慢奮鬥唄。」

陳莞不停的自我勸說,心情慢慢平靜下來。

未時,陳莞走出房間,去廚房做晚食。

陳莞看着夏衍帶來的五花肉和雞,決定做肉給全家補補。

她在廚房轉了一圈,家裡缺太多東西。

然後敲響陳進學的房門,「爹爹,家中沒有米糧了。」

陳進學從口袋裡掏出一串銅錢交給陳莞,「去買些吧。」

陳莞走出大門,順着巷子往集市走,沒多久就看見集市。她好奇的觀察,古代這集市和現代的農貿市場差不多,賣什麼的都有,小販們大聲地吆喝,一派繁榮熱鬧。

陳莞簡單的逛了一圈,買了一小把青菜,6個雞蛋,又去米糧行買了兩升大米。她本來想買些調料,發現貴的離譜,最後只買一小塊姜,買一小包白糖。

天色漸暗,陳莞急忙拎着東西回家。

回到家後,趕緊去廚房煮上飯。她掌握不好火候,又將陳瑾瑜叫來幫忙看火。

她麻利的將五花肉清洗乾淨,放入鍋中焯水,切了一小塊姜去腥,鍋開後撈出五花肉泡冷水,然後切成四方塊,由於沒有香料,只能直接小火炒糖色,將五花肉倒進鍋里翻炒上色,最後加入水和鹽,大火燒開,轉中小火慢慢的燉。

過了一會,鍋里的肉香漸漸飄了出來。

看着灶火的陳瑾瑜咽了咽口水,道:「長姐,這個肉聞着可真香。」

陳莞笑着道:「一會多吃點。」

陳瑾瑜滿足的點頭。

趁着紅燒肉還在燉,她將青菜洗凈,瀝干水份。待紅燒肉燒好後,盛在白瓷碗里,用鍋里剩餘的湯汁將青菜快炒,盛到盤子里。

陳瑾瑜將米飯盛好,又將紅燒肉和炒青菜端到正房擺在桌案上。

紅燒肉晶瑩透亮、湯汁濃郁。陳進學不禁多看了幾眼。

陳進學夾起一塊紅燒肉,放入嘴中咀嚼,稱讚道:「色澤紅潤,口味濃郁。」

陳瑾瑜看到陳進學動筷後,也迫不及待的夾了一塊肉放入嘴中,吃完後還舔了舔嘴唇的湯汁。

他眼睛亮晶晶的看着陳莞:「長姐,這肉太好吃了,是我吃過最好吃的肉。」

陳莞笑眯眯的又給他碗里夾了兩塊,自己也夾了一塊。

吃了一口後她覺得一般。畢竟缺少調料,但是柴火燉肉,酥爛軟嫩,整體還算不錯。

古人講究「食不言,寢不語」,這頓飯吃的安靜。但三人食慾都不錯,將飯菜吃的乾乾淨淨。

陳莞怕陳瑾瑜積食,阻止了還想吃半碗肉湯泡米飯的他。

飯後,陳莞將廚房收拾乾淨。一家三口又開始整理箱籠。

暮色漸深,陳莞沒有點油燈,早早的上床睡覺。

次日一早,夏衍又來拜訪。

陳進學給夏衍上茶,兩人坐到椅子上交談。

夏衍有些難以啟齒,「仲行,真是慚愧,內子的遠親年前就想搬到這邊,我只能厚着臉皮來找你了。」

陳進學微微一笑,「明知不必如此,我還要感謝你當日幫我將宅子出售,請來名聲在外的胡大夫,才換回莞兒的康健。我是要感謝你的。」

夏衍有些苦澀的笑了笑,「你能如此想,甚好,何時搬到田地村?」

「三日後。」

夏衍聽後,喝了一口茶,「到時候我讓家中小廝前來幫忙。」

「如此多謝明之兄了。」陳進學起身揖禮。

夏衍連忙起身回禮。

兩人又談了些其他話題,夏衍便告辭離開。

走出陳進學家,夏衍輕嘆一口氣,「唉,仲行總是時運不濟。」

又吩咐小廝,「三日後,你多帶幾個人,帶着家中馬車幫仲行搬家。」

小廝應下。

陳進學告訴兒女三日後搬家,家中東西不多,足夠時間收拾,只是書房裡有不少書籍需要小心整理。

陳莞陳瑾瑜應下。

陳莞琢磨將夏衍送的雞燉了一鍋雞湯,食材有限沒有加入其他配菜,只是簡單的鹽調味,但仍然十分美味。

陳莞端起雞湯美滋滋的喝了一口,不由贊道:「真香!」

古代的家禽都是散養,不能量產,不能催熟,所以味道格外的好。

三人都喝兩大碗。

陳瑾瑜摸着吃撐的肚子,一臉的滿足。

陳莞看着他,搖頭一笑。不由得想:「吃飽喝足不想家,以後賺錢,努力吃好喝好。」

之後的日子,父女三人忙着整理行囊,準備搬家。

搬家這日,夏衍帶着人和馬車還有驢車來到陳進學家幫忙搬家。東西不多,除了書籍小心搬運,其他東西幾個小廝搬了幾趟就搬完。

陳莞帶着陳瑾瑜先行坐上馬車,陳進學和夏衍道別,也坐上馬車。

車夫駕着馬車,緩緩向田地村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