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女帝大人在CMC度日如年
女帝大人在CMC度日如年 連載中

女帝大人在CMC度日如年

來源:google 作者:奶奶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華柏 奇幻玄幻 紀修

宇宙秩序維護中心(Cosmicordermaintenancecenter),簡稱CMC,是宇宙總部針對擾亂時空秩序的因子創立的管理中心華柏歷經數以萬計的任務,從最底層的重生俱樂部,到魂穿市場,再到快穿局,最後站到現在CMC第一大隊隊長的位置,她經歷的這一切,或許只有系統洞幺懂曾有人許諾她,只要完成快穿局下達的所有任務,就將她的身份告知,並讓她回歸正常生活她期待了很久,期待來一個CMC一隊隊長的結果系統洞幺隨她穿梭過無數個大大小小的時空,不斷自我升級改造,成為快穿局第一個有自主意識的系統他幫華柏查過,但她的身份被列入宇宙一級機密CMC檢測到下層星系有科技產物完成自主升級,有了自我意識,立刻下達一級戒備令,準備實施銷毀方案危急關頭華柏站了出來,表示願意為CMC效力,這才保住了洞幺展開

《女帝大人在CMC度日如年》章節試讀:

「不太可能,魔族封印沒有任何被破壞的跡象,我能感受到。封印不破,魔族永遠不可能入六界。」

洞幺想了想,提出建議:「不如你直接從紀修口中套話?」

華柏眸光一亮,開口道:「你的意思是……」

「直接跟他說你失憶了,再讓他告訴你事情的來龍去脈。」

華柏沉思了一陣,覺得洞幺說的有道理,於是兩人討論完,她就撤去了禁制。

禁制一消失,感受到紀修跪在門口,她心下看的透徹:逆徒慣會用苦肉計。

兩人趕回客棧的那會兒天剛黑,現在客棧內的人大都已經休息了,不然他這樣跪着定會被人圍觀。

華柏打開門,以長者的姿態看他。

紀修聽見動靜立刻抬頭:「師父可消氣了。」

雖然他一臉乖巧,但華柏依舊能看透那副皮囊下隱藏着蔫壞的芯子。

「進來吧。」她淡淡開口。

紀修乖乖走了進去,關上門,立刻跪在她身前:「師父,徒兒知錯了。」

華柏目光冷淡,「你可還記得白天立過的雷誓?」

他垂下腦袋,語氣失落:「記得。」

「記得就好。」華柏揮手在他面前的地面上划下一道金圈,「現在,開始修鍊無情訣。」

紀修心下一顫,扯起一抹笑開口:「師父,不是說回神山再……」

「為師現在覺得,沒必要等到回神山了,你需要的靈力,為師可以給你提供。」她雖然勾着唇,但眼底卻沒有一絲笑意。

紀修看着她絲毫不心軟的樣子,眼眶微紅,「師父,真的看不出來徒兒不適合修鍊這套功法嗎?」

「不適合也得適合!如今神界衰敗,魔族封印近日又有所異動,若以後真出了事,神界必須有人坐鎮,維護天下安定,所以為師需要你儘快突破,時間不等人。」

紀修愣神許久,她心中裝着的是天下大義,不是他紀修。

「好。」他艱難開口,看向她的目光帶着幾分執拗,「徒兒可以修鍊,但徒兒還有最後一個請求。」

華柏盯着他沉默了兩秒,「什……」

沒說出的話被一張溫軟的唇堵住,輕柔的試探,索取,訴說,訣別……

五分鐘後

「這便是徒兒的最後一個請求。」他輕輕喘息着,眼底染上了**,感受到胸前的灼熱,他迅速轉過身,那道紅線已經順着鎖骨向下蔓延。

「師父,徒兒先去沐浴更衣,回來便修鍊。」他落荒而逃。

華柏有些呆愣的坐在床上,似乎還沒有反應過來,又過了幾分鐘,她告訴自己剛才發生的一切都是夢,然後說完了那句沒說完的話:「什麼要求?」

房間內沒有人回應,她終於接受自己初吻被奪走的事實,「奶奶個腿兒的紀修!我&#*%#!」

另一邊,因為立過雷誓沒有遵守承諾,紀修此刻正接受雷罰,一道紫雷在他身體中橫衝直撞,毫無章法可言。

巨大的疼痛讓他額角滲出一層冷汗,他咬着牙,扯起嘴角,似乎在嘲笑着紫雷的無能:「區區雷罰,又怎能阻擋我對她的心。」

紫雷似乎聽懂了他的話,衝撞的更加厲害。

雷罰結束後,紀修整個人虛脫般有氣無力的躺倒在地,蝕骨的疼痛還未散去,但他卻發出一陣輕笑,且笑的越來越暢快。

「無情訣……哈哈哈……小柏,你怎能忍心讓我修鍊無情訣?你明明說過,人,都是有七情六慾的,人活一世,就是要去追逐自己想要的東西,怎麼現在不作數了……」

他看着已經蔓延到胸口的紅線,心中一動,紅線整體面貌顯現,如蛛網般攀附在他身上,他撫摸着脖頸處,淡淡道:「你可知我現在這樣,又怎能都修鍊無情訣?」

紅線不消,他若直接開始修鍊,只有死路一條,但他又如何能控制住自己的心。

……

紀修再次回到華柏房間的時候,她已經睡下,他依舊坐在床前,聲音輕柔:「若我是他,你是否還會這樣對我?」

華柏心裏疑惑:他?又是誰?不是這麼狗血吧!該不會是三角戀吧,這麼刺激?

(奶奶:不是,別瞎想!)

紀修嘆了口氣,在她畫下的金圈內打坐,試探性的參悟了一下無情訣的功法。

「噗——」

就在華柏醞釀好睡意的那一刻,一道吐血聲將她驚醒。

紀修擦了擦嘴角,立刻起身:「抱歉師父,驚擾到你了,我去隔壁修鍊。」

「等等。」華柏皺眉探視了一下他的身體,又檢查他眉間的印記,沒有任何問題,那個印記也沒什麼變化。

「怎麼會吐血?」她問。

他雲淡風輕道:「是徒兒愚笨,參悟不了無情訣,受到反噬。」

華柏有點懷疑這話的真實性,但是想了想,無情訣是上古功法,他一時領悟不到其中精髓也正常。

「罷了,先休息吧,明日取了衣服就回神山。」

「是。」紀修隱去唇角的弧度,她依舊這樣心軟。

躺在地上,他輕聲問道:「師父,徒兒非得修鍊無情訣嗎?」

「難道你不想自己的修為更進一步?」華柏反問。當然得修鍊!你不修鍊我怎麼完成任務!

紀修抿唇,他怎麼能不想,他來到這裡這麼多年,無時無刻不在刻苦修鍊,只為走上神山再見她一面。

這些年,他學會了很多東西,懂得了人的七情六慾,也看透了自己的**。

他要的不多,他甚至可以什麼都不要,只要她。

「你可有什麼顧慮?」華柏感受到他情緒低落,還是問出了口。

紀修頓了幾秒,回道:「師父說修鍊無情訣就要斷了七情六慾,若是斷不了呢?」

她輕鬆的擺擺手:「無妨,為師可以幫你。」最不濟就抽了你的情絲。

紀修猛然看向她:「怎麼幫?」

華柏沒有直接回答他的問題,而是看向他,神色凝重的開口:「你以前,是不是認識我?」

聞言,紀修瞬間坐起身:「師父當真一點都不記得?」

她搖頭,有些迷茫:「當日遇見你,你就說認識我,可是我卻沒有關於你的任何記憶,但你有時似乎會將我當作……伴侶,讓我有些……不知所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