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女帝:放開那個奸臣讓我來
女帝:放開那個奸臣讓我來 連載中

女帝:放開那個奸臣讓我來

來源:google 作者:喪九爺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武曌 賈仁義

賈仁義穿越異世古代,成了權傾朝野的大奸臣賈仁義:「陛下,臣昨晚又遇刺了,美人計我沒意見,但刺客的顏值還有待提高呀」女帝:「好的朕下次注意,啊不是,我的意思是說誰這麼臭不要臉膽敢刺殺我國之棟樑,放心,朕一定徹查」賈仁義:「陛下,臣在宮門口撿了一份血書,內容是您要請藩王進京勤王,清君側?」女帝:「胡說,那明明是朕不小心踩了釘子,被血染紅的襪子」賈仁義:「陛下為何要打發先帝嬪妃都去守皇陵?」女帝:「無恥佞臣你就干點人事吧,有本事沖朕來」【穿越重生+架空歷史+爆笑反派+爽文系統+女皇帝後宮日常+權謀爭霸種田+奪筍不幹人事+不正經+武則天+皇后爭奪戰】展開

《女帝:放開那個奸臣讓我來》章節試讀:

大奸臣抽獎系統?

沒理會門外彙報的狗腿子管家,賈仁義的好奇心全被腦子裡響起的聲音給吸引了。

系統這種東西,他並不陌生。

看過小說的年輕人都懂。

純屬臭不要臉的作弊金手指。

可當這種東西突然有一天真實的發生在自己身上時,那尼瑪就……

真香呀!

「好吧,連穿越這麼荒謬的事情已經發生了,再因為個系統大驚小怪的就是真矯情了。」

「就是不知道我到底是穿越到異時空王朝,還是那個死撲街的YY小說里,反正我這不斷作死的反派人設怎麼看都不像是長命百歲的樣子。」

「反派怎麼了?人死鳥朝天,不死萬萬年,老子都有系統了,還擔心個蛋蛋,就是干!」

【叮!大奸臣抽獎系統綁定成功!】

【叮!系統說明植入中……】

【叮!系統說明植入完成。】

完全沒有任何交流,一串絲毫不含感**彩的提示音後,賈仁義全明白了。

這就是一個抽獎系統。

至於為什麼要套個大奸臣的皮呢?

完全是因為抽獎所需的能量來源就充分體現了這三個字。

1,貪污的錢錢(含等價寶物)。

2,收集的負面情緒(目的對象:任何人)。

普通抽獎1次需要1000兩白銀或1000負面情緒值。

VIP抽獎1次需要10000兩白銀或10000負面情緒值。

豪華抽獎1次需要100000兩白銀或100000負面情緒值。

貪污的銀子好理解,不貪好意思說自己是奸臣嗎?

而負面情緒收集難道是需要他拿出大奸臣的王八之氣懟天懟地懟空氣嗎?

「相爺,您醒了嗎?禮部尚書嚴嵩大人還等着您的召見呢!」

就在賈仁義準備用一千兩白銀抽一把試試手氣的時候,門外再次響起了狗腿子管家的聲音。

你區區一個管家也敢催主人家?

活膩歪了吧?

賈仁義頓感不爽,於是喝道:「大膽奴才,老子什麼時候起床難道還要給你打報告?」

下一秒,就聽撲通一聲,管家兩腿一軟的跪了下去,驚恐求饒,「是老奴僭越了,老奴該死,求相爺饒命。」

與此同時,賈仁義的腦中也響起了系統的提示音。

【叮!收集來自老管家的負面情緒+1000。】

「就這麼簡單?」

賈仁義很意外。

他沒想到自己隨口發個脾氣就收集了足夠一次抽獎的負面情緒。

這哪還等的了。

立即抽獎。

很快,普通抽獎啟動,一個華麗的大轉盤就出現在腦中。

只是裏面那些選項實在是……

1,臭豆腐1盤。

2,謝謝惠顧。

3,身體強化1次。

4,關寧鐵騎100人。

5,謝謝惠顧。

6,辣條1包。

7,高光蕾絲**1雙。

8,謝謝惠顧。

9,名將召喚卡:馬超。

10,謝謝惠顧。

一看到馬超,再想起自己手底下那幫只會窩裡斗的國之禍害,賈仁義差點口水沒流出來,「玉皇大帝如來佛祖觀音菩薩還有耶穌大爺燈神河神小錦鯉你們可一定要保佑我抽到馬超呀,我保證以後修橋補路日行一善……」

很快,大轉盤中間快速的旋轉的指針越來越慢,划過六號,七號,八號……

然而,緩慢的指針並沒有如同賈仁義所期待的那樣停在9號馬超的區域里,而是繼續轉動,划過1號臭豆腐,緩緩停在了2號謝謝惠顧的最末端。

「靠————」

賈仁義雖然想要馬超,可也知道中大獎的機會概率非常小,但卻萬萬沒有想到第一次抽獎就只得了個寂寞。

「我就納悶了,都是系統,做系統的差距咋就這麼大呢?別人家的系統開口就是新手大禮包,連呼吸都能變強,你這一來就給哥們整個謝謝惠顧?就算你捨不得那條**,好歹整包辣條,再不濟臭豆腐也……」

牢騷話還沒說完,腦中就叮咚一聲。

【叮!恭喜宿主抽中獎勵:身體強化1次,是否激活?】

「???」

賈仁義頓時一愣。

隨即心念查看抽獎大轉盤,發現指針果然剛剛過線,停在了3號身體強化的範圍里。

「這大喘氣的算……意外驚喜?」

賈仁義失笑的搖了搖頭,隨即選擇了激活。

下一秒,身體里就好似一股暖流湧入,暖洋洋的很舒服,他能清楚的感覺到不僅看東西更清楚了,聽力更好了,渾身也有勁了,最神奇的是竟然連遇刺的刀傷也癒合了。

這特么就…..

有系統,真香!

「叫嚴嵩進來吧。」

賈仁義雖然興奮,但也知道自己遇刺受重傷的消息肯定早就傳了出去,為免下面的小弟們胡思亂想,趁他病在背後搞什麼小動作,所以決定還是先見了嚴嵩再繼續抽獎。

「喏!」

見自家主子沒有要懲罰自己的意思,管家頓時如蒙大赦的長鬆了一口氣,抹了把額頭的汗珠後就忙不迭的爬起來小跑着去了前院。

「相爺您可算是醒了?」

嚴嵩一進門就扯着嗓子,邊情真意切的吆喝,邊屁顛屁顛的小跑到賈仁義床前表忠心,

「下官這個揪心呀,一晚上都沒睡着,哎呀我就在想呀,當時我怎麼就沒在您身邊呢?要是我在您身邊,至少關鍵時候還能替您擋一刀呀!」

「相爺您的傷……」

「嚴大人對本相的傷很是上心呀?」

賈仁義突然沒頭沒腦的一句話頓時就讓嚴嵩小心肝咯噔一下,「冤枉啊相爺,下官是您提拔起來的,我報答您還來不及,怎麼會行刺您呀?這與我有何好處?」

【叮!收集來自嚴嵩的負面情緒+300。】

賈仁義勾嘴一笑,「與你當然有好處,你若行刺本相成功,你就是幫助當今陛下親政的大功臣,她難道還能薄待了你?」

「如無意外,你嚴嵩就會是大周下一個宰相。」

【叮,收集來自嚴嵩的負面情緒+500。】

嚴嵩一時表情別提多苦澀了。

可還沒等他來及辯解,賈仁義就繼續說,「要不然你怎麼解釋本相昨晚就遇刺了,到現在就你一個人來見我,你難道不是來看我死了沒,如果沒有再補一刀嗎?」

【叮,收集來自嚴嵩的負面情緒+800。】

嚴嵩苦笑,「相爺,管家難道沒跟您說嗎?我們大傢伙昨晚是一聽到消息立馬就過府來看您了,只是當時您傷勢嚴重昏迷着呢,所以我們就商量了等您醒了再一起來拜見,下官實在是因為陛下的婚事又出變數了,需要您拿主意才不得已過府打擾。」

聽完,賈仁義就賞了嚴嵩一個大大的白眼,「敢情你老小子說對我忠心耿耿都是假的,相比我的傷勢,你居然更重視陛下的婚事呀?」

「坦白吧,你是不是陛下安排在我身邊的卧底?」

【叮!收集來自嚴嵩的負面情緒+1000。】

賈仁義的話,一時讓嚴嵩感覺後背哇涼哇涼的,腦門上的細汗是抹了一把又一把,「下官不敢欺瞞相爺,真的是出大事了,今日一早秦,漢,晉,隋,唐,元,明,清八位藩王的求婚使居然同時出現在了我禮部衙門,他們都只有一個目的,就是求娶當今陛下。」

「什麼?」

賈仁義瞬時驚訝的坐了起來,「另外八個王全到齊了?他們是怎麼知道我們要和宋王結盟的?」

在賈仁義穿越來之前,這個世界裏的他早就明白被諸侯王環伺的朝廷一時安穩也不過只是因為他們都不想背上弒君的罪名罷了。

可這種局面能堅持多久?

會不會有人選擇挾天子以令諸侯?

不管是弒君,還是挾天子以令諸侯,都需要理由,而他這個權傾朝野的宰相就是他們清君側最好的理由。

所以,為了保全自己,這個世界原來的賈仁義就在諸藩王中選中了年少多金又寬宏大度的宋王趙禎作為投靠對象。

畢竟,相比其他幾個王,在宋王手底下混飯吃,至少不用擔心被清算。

而投靠的投名狀就是撮合宋王和女皇的婚事,讓趙禎做第一個來洛陽吃螃蟹的人。

只是沒想到現在九個全來了。

而螃蟹只有一隻。

腫么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