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女配在八零年代當家小說
女配在八零年代當家小說 連載中

女配在八零年代當家小說

來源:google 作者:佚名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孟庭松 現代言情 阿媽

說服阿媽歇了叫人的心思,蘇秀秀便獨自去了衛生所挂號問診拿葯,這些流程她上輩子一個人重複了幾十年明明早該習慣了孤獨,可重來一次,心口的心酸卻接踵而來...展開

《女配在八零年代當家小說》章節試讀:

《女配在八零年代當家》,大家可以在本站讀到這本主角為蘇秀秀孟庭松的精彩小說,小說劇情精彩豐富。
該書內容精彩豐富情節新穎:1977年10月,向塘村。
夜色將近。
喜床上,蘇秀秀猛的睜開眼,環顧四周極富年代氣息的喜慶布置,一臉不可置信。
自己不是病死在出租房裡了嗎?
...1977年10月,向塘村。
夜色將近。
喜床上,蘇秀秀猛的睜開眼,環顧四周極富年代氣息的喜慶布置,一臉不可置信。
自己不是病死在出租房裡了嗎?
這時腦中忽然刺痛,陌生的記憶湧入進來,蘇秀秀渾渾噩噩的意識終於覺醒。
原來她不僅僅重生回到了四十年前,還發現自己竟然還在一本年代小說里,男主的『作精前妻』!
她的存在就是為了證明,錦鯉女主是多麼的真善美。
難怪她上輩子總是莫名其妙的厄運連連,無論多麼努力都人憎狗厭,最後家破人亡,凄慘死去。
正想着,就聽房門嘎吱一聲被推開。
蘇秀秀抬頭看去,就見到二十歲左右的孟庭松走了進來。
他細碎的黑髮撒在額前擋住了眼睛,薄唇輕抿,鼻樑高聳,面部輪廓就像是雕刻般完美無瑕。
孟庭松就是錦鯉文的男主,她的新婚丈夫。
蘇秀秀站起身,望着這個自己上輩子拼了命也要去擁抱的男人,此刻卻沒有開口搭話的勇氣。
孟庭松進屋後,徑直走向衣櫃,從裏面抱出一套被褥:「今晚你睡床。」
說著,他把被褥鋪在地上,自始至終,他都沒有正眼看蘇秀秀。
蘇秀秀心頭一疼,忽然想到了小說里的一句話——【孟庭松從來沒有愛過蘇秀秀,她終其一生,都是個笑話。
】緩了半響,蘇秀秀才敢偷偷打量已經躺下,閉眼準備睡的孟庭松。
緊張捏了捏衣擺,她小聲詢問:「咱們,能談談嗎?」
男人沒有睜眼,只清冷質問:「談你故意落水算計我,讓我強娶你的事?」
果然,他心裏有氣。
蘇秀秀暗暗叫苦。
她真的不是故意落水算計孟庭松,她也不想兩人濕淋淋上岸正巧被人撞見……在這個夫妻走在路上拉手都會被詬病的年代,他們要是不結婚,都會被當做犯『流氓罪』被抓起來。
她有心想解釋,卻聽孟庭松不耐煩說:「把燈關了,睡覺。」
他的聲音彷彿帶着一股不可違抗的命令,蘇秀秀只好輕手輕腳的下床,把油燈撲滅。
房間內頓時陷入一陣黑暗。
蘇秀秀卻怎麼也睡不着,上輩子的記憶,小說里的劇情都混在腦海里,牽扯不清。
孟庭松來自首都,長的帥氣,品行也端正,這樣優秀的人,是年代文男主的標配。
小說里,他也只會和命中注定的女主相親相愛。
想到這裡,蘇秀秀眼睛開始發澀,如果孟庭松註定不屬於她,她願意放手。
她只希望,自己這輩子能和家人好好活下去……黑夜漫長,蘇秀秀最後也不知道自己怎麼睡著了。
第二天醒來,已經大亮。
房間內空無一人,她立馬換好衣服。
既然已經決定對孟庭松放手,自己就得和他說清楚。
衝出房門,蘇秀秀一路奔到院子,就在她一腳跨出院門的那一刻,人卻僵住。
不遠處,那並排遠去的男女,明顯就是孟庭松和宋蘭玲,小說里的男主和女主。
蘇秀秀凝着孟庭松挺拔的背影,忍下苦悶剛準備開口喊他,屋頂忽然砸下一塊瓦片!
「嘭——」蘇秀秀的額頭砸了個正着,她伸手向上一摸,只見手指血紅一片。
她看着手中的鮮紅,滿臉不可置信。
這屋檐和瓦片在結婚前一天還翻修過,怎麼可能平白無故掉下來?
難道作為女配,她註定沒有好下場嗎?
蘇秀秀捂住傷口再抬頭時,孟庭松和宋蘭玲已經離開了。
她轉身回家,卻迎面撞上了出門的阿媽,滿額頭的鮮血可把對方嚇壞了:「咋成這樣了?
我去叫孟庭松回來,帶你去衛生所!」
蘇秀秀連忙攔住人:「阿媽,庭松還得為咱家賺工分,我自己去衛生院就行。」
她依稀記得,小說里的自己也是在這一天碰破了頭,阿媽去叫人,但孟庭松不僅沒回來,還氣暈了要強了大半輩子的阿媽。
她不能在眼看着悲劇上演。
說服阿媽歇了叫人的心思,蘇秀秀便獨自去了衛生所。
挂號問診拿葯,這些流程她上輩子一個人重複了幾十年。
明明早該習慣了孤獨,可重來一次,心口的心酸卻接踵而來。
蘇秀秀深吸一口氣,對着繳費窗口的玻璃窗,為自己強行扯出一個微笑。
加油啊,蘇秀秀!

《女配在八零年代當家小說》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