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女總裁的貼身神醫
女總裁的貼身神醫 連載中

女總裁的貼身神醫

來源:google 作者:滄洛林丶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劉天 晴哲

劉天重回江市,做的第一件事,居然是求別人請他看病,天哪,這要是讓師傅知道非得打死他個孽徒,還好是個美女「美女,你有病」「你才有病,你全家都有病」現在的病人可真難伺候,還要求着給她治病,沒事,哥有一身本領,保證美女心服口服展開

《女總裁的貼身神醫》章節試讀:

「做這個手術,你也累了,晚上給你放個假。」
老醫生對着墨雪說道。
顯然老醫生也是有私心的,這未嘗不是一個與劉天交好的機會。
「嗯」墨雪頷首輕點,應了一聲,臉色紅潤,香舌輕舔嘴唇。
瞄了劉天一眼,忙轉過頭,見劉天沒有異議,便扶起劉天向著醫院外面走去。
途中墨雪去換衣間,換了一套便服。
確實如劉天之前猜測的,眉清目秀,清純可愛,笑起來還有兩個甜甜的酒窩,全身上下透露着一種少女的嬌美。
「想吃什麼?」
由於扶着劉天,墨雪本能的害羞,說話的聲音也不大。
「你決定吧!
能填飽肚子就行了。」
劉天強撐起虛弱的臉,淡笑着說道。
「我們醫院側邊有條宵夜街,去哪裡吃吧!」墨雪驚喜道,香舌再次輕舔嘴唇,想必是想起了什麼好吃的。
劉天點頭同意,便在墨雪的攙扶下,來到宵夜街。
「老闆娘,來20串羊肉串和豬肉串,其它的照舊。」
二人在宵夜街中間段的一家燒烤店坐下,墨雪輕車熟路地說著,可以看出她經常來這地方,並且已經很熟悉。
這是一個夫妻排檔,男人負責燒烤,而女人則是招待客人,收銀以及其他的雜活。
「小雪來了,這是你男朋友呀?」
一個富態婦女笑臉相迎,瞅瞅劉天,笑着打趣墨雪。
「不,不是。」
墨雪擺擺手,偷瞄了一眼劉天,俏臉微紅。
老闆娘看墨雪這樣,知趣的離開了,這種青澀的青春時代,她也經歷過,自然能懂。
半小時,墨雪點的燒烤便陸續送了上來,老闆娘笑談了幾句就忙去了,只是囑咐有事就喊她。
劉天拿起兩串燒烤,就狼吞虎咽了起來,像個小孩子,看到自己喜歡的食物一般。
墨雪只是在一旁靜靜地看着,眼前的劉天彷彿隱藏在朦朧的霧氣中,看不清絲毫輪廓。
劉天與她年齡沒有多大差距,甚至是她比劉天大兩三歲,但是她沒想到劉天居然醫術這麼高明,甚至是高過自己的那位領導。
不禁眼神在他身上多停留了幾眼。
不論你身處那個行業,只要是站在頂端,自然會引起其他人的愛慕。
「你怎麼不吃?」
劉天口中的肉串還沒咽下去,看到墨雪沒有吃,嗚嗚地說著。
「哦,我,我,沒有胃口。」
每當劉天眼神與墨雪對視時,墨雪彷彿做賊被發現,一下緊張起來,說話也是支支吾吾,眼神左右躲閃。
正在這時,一群小混混打扮的人,從宵夜街外圍走了進來。
「老闆娘,收保護費了。」
一個小黃毛走到燒烤店攤前,嬉笑着說道,就像是兒子找父母要錢般,理所當然。
「這是這個月的,給你。」
女老闆娘陪笑着走出來,拿出一個包裹遞給了小黃毛。
小黃毛接過錢,掃視一圈,正好看到劉天他們一桌上的墨雪。
「咦」小黃毛隨即眼睛都直了,搖搖晃晃,痞子氣十足,來到墨雪面前。
「小雪兒,你也在這吃飯呀?
走,過去陪哥哥們喝一杯?」
小黃毛嬉笑着說道。
劉天本來不想管的,畢竟每個地區都有自己的一套規矩,而且這些店家看起來似乎並不反感這些小混混,完全不像是收保護費和被收保護費的樣子。
況且他還只是個局外人。
只是劉天沒想到,小混混會把注意打到墨雪這裡來,這讓他不得不管,放下手中的羊肉串,大喝一聲:「滾。」
小黃毛被劉天一吼,本能的一愣,只是轉而一看,劉天不過是一個身軀瘦小的男孩時,臉上再次浮現出嬉笑。
「我不想…」小黃毛哪裡知道他滾字還沒說出口,就被劉天一拳打翻,在地上滾了幾圈才停下。
其他幾個混混也是被這裡混亂的局面,吸引了過來,兩個小混混將小黃毛扶了起來。
一個熊頭熊腦的黑壯男子,看了劉天一眼,問道:「怎麼了?
收個保護費也收不好?」
小黃毛雙手撐開幾人攙扶的手,指着劉天說道:「熊哥,是這小子,上來就給我一拳,md,痛死了。」
「小子,混那路的?」
熊哥晃晃碩大的腦袋,聲音雄渾地問道。
「我哪路都不混,普通人一個。」
劉天吃着烤串,語氣平淡。
這話倒是倒是把熊哥氣得一通,在城南南通這一片,還沒多少人敢這麼跟他說話,「給他鬆鬆骨頭。」
周圍的小混混聽到熊哥的話,一擁而上。
不出一分鐘,一群人七零八散地躺在地上,包括熊哥也是倒在地上,捂着肚子,嘴角抽搐着。
劉天拍拍手,坐下來繼續吃烤串。
熊哥強忍疼痛,一咬牙,「打電話給祁少。」
圍觀的人群聽到祁少這個名字時,一個個談及色變,議論紛紛。
老闆娘也是悻悻走過來,拉了拉驚呆在原地的墨雪,「小雪,快帶你的朋友離開,你也知道祁少不好惹。」
墨雪這才回過神,看向劉天正在悠閑地吃着烤串,話語也是屢次到嘴邊,又再次咽了回去,最後還是支支吾吾。
試探性問道:「劉天,要不我們走吧?」
劉天抬頭,看向墨雪,露出一個大大的笑臉,「我還沒吃飽呢!
吃完再走吧,浪費了怪可惜的。」
不知為何,劉天這個笑容讓墨雪懸着的心放下來了,就連墨雪此時都對劉天充滿了信心,那是一種源於心底,莫名堅定的信任。
老闆娘看着兩人無動於衷,再次提醒幾句,見沒效果,長長嘆息一聲後,又去忙自己的事情。
倒是周圍圍觀的人群,卻是沒有絲毫退去之意,都是對着劉天的方向指指點點,並且毫無忌諱地責備着劉天的自大。
「真是乳臭未乾的小毛孩子。」
「他難道不知道祁少是誰嗎?
在祁少的地盤上還敢這麼囂張?」
「自以為自己有幾分本領,就出來以為天大地大,自己最大嗎?」
夜已深,遙遠的天空一片漆黑,依稀幾顆泛着微弱光芒的殘星,眨巴着,散發著豆點般虛弱的生命力,只是轉而就被濃濃的月光籠罩。
這月光伴隨着的是劉天若無旁人地吃烤串,讓得周圍人們的議論聲,也是降低了幾分,給人一種這個少年大有來頭的意味。
半小時過去了,一輛深藍色寶馬車停在宵夜街入口處,一行黑衣人,在為首兩個墨鏡男子的帶領下,來到了燒烤店前。
路過之處,皆是被讓出一條寬寬的通道,甚至街道邊的店鋪老闆,全都一臉敬畏地喊着:「祁少。」
為首二人中,有一位帥氣的,渾身上下透露一股邪氣的青年,他的年齡也就二十來歲的樣子。
隨着他的到場,本來還有些喧鬧的宵夜街,頓時安靜了下來,燒烤店前,只剩那『轟轟』的燒烤聲。
青年取下墨鏡,掃視一圈,眼光便是停在正悠閑吃着烤串的劉天身上,在城南混跡這麼久,還沒有多少人會對他這般無視。
而確實如他想的一般,劉天依舊安靜的,自顧自地吃着燒烤,完全不將他,準確說是不將這群人的到來放在眼裡。
時間一點一滴地流逝,祁少一直看着劉天,沒有說話,甚至是沒有出聲打擾劉天吃燒烤。
在場的眾人,包括祁少的手下,也都沒有一人出聲,他們只是在心底想着:「這還是我認識的祁少嗎?
他的脾氣何時變得這麼好了?」
墨雪也是看了一眼劉天,雖然剛剛莫名相信劉天,但是此時當祁少真正到來時,那隨之而來的氣場,還是讓她的心「咯噔」跳着,時刻揪着心。
時間彷彿暫停了下來,半小時過後,劉天對付完最後一根烤串,拍了拍撐起的肚子,一臉滿足。
這才站起身,轉頭與祁少對視,雙眼對碰處,彷彿經歷了無數次交手,刀光劍影都無法詮釋其激烈程度。
這是一場耐力的交手,而這場交手的輸贏判定,在於誰先說話,或者說是誰先沉不住氣。
顯然,祁少更沉不住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