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女尊之鳳鳴齊天
女尊之鳳鳴齊天 連載中

女尊之鳳鳴齊天

來源:google 作者:知言.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洛傾城 程言

程言,意外穿越到女尊世界在這裡等待他的又會是什麼?是緣定三生情定三世的情緣!又或是為了那長相廝守的戀情?展開

《女尊之鳳鳴齊天》章節試讀:

程言起身走至桌旁,看到桌子擺放的有糕點茶水,他不得不承認洛傾城真的很貼心。

坐在桌子邊上他拿起糕點就吃了起來,口乾了就喝口茶,端着糕點盤子他走到窗邊,將糕點放在窗台上。

坐在窗檯邊他一隻手托着鼓鼓的腮膀子,一隻手往嘴裏遞着糕點。

看着這撩人的夜色,唯有星稀河影轉,霜重月華孤,適合這初冬的夜色景觀。

冷風微撫着他那潔白無瑕的臉頰,頗為凍人的冷風吹着他的身子,他稍覺得有些冷意就裹了裹厚棉錦衣。

屋外,北初聽到屋內的動靜就走到門前敲了敲門,朝裏面溫聲地問道:「少爺,您醒了嗎?」

程言聽到門外動靜,回過神來起身走了過去,隨手打開房門他看了看面前與他差不多大的男孩。

他衣着樸素,一身素衣在身也是那麼的動人,文質彬彬、面容清秀,不失得又是一個小美男子。

此時他正一臉着急的望着程言,他心裏有些慌亂在見程言稍安無事後,定了定心神用着關心的語氣說:「少爺,你沒事吧!」

程言聞言翻了翻白眼,真當他身嬌體弱易推倒啊。

他沒那麼柔弱不堪好嗎?到底誰是說他身子不好的,站出來他保證不揍那人!

他沒好氣的隨口應了一句,「哦!知道了。」

言罷,程言微微側過身子轉身向著屋內走去,北初見狀也迷茫的撓了撓頭趕緊跟了上去。

進屋後程言走到窗檯邊繼續坐着,他出神的望着窗外遠景,夜色朦朧、細雨綿綿、微風拂動着薔柳,那小湖畔的冬日梅花着迷人眼。

北初侍立在他身後也隨着他看着這景,程言回過神來看了看北初便輕聲細語的問,「你叫什麼?」

北初聞言大驚失色,少爺這是失憶了?竟都不記得自己了,他有些不知所措的回答着:「少爺,奴叫北初,您不記得了嗎?」

程言也是滿臉疑惑的盯着他看,什麼叫做我不記得了?難道以前我們很熟么?

程言獃滯了片刻頓時知道了原因,他才想起來自己這是穿越了,他差點沒有適應過來。

還好沒有被穿幫就好,不過自己用失憶這個由頭應該可以吧?

思來想去程言覺得沒有什麼問題,他頓了頓然後才有些含糊不清的吞吐地說道:「嗯……我嘛……想不起來以前的事了,想來……應該是如你所說的那樣失憶了吧!」

北初聞言也不怎麼激動,因為傍晚的時候太女殿下已經吩咐過了,他是怎麼也不敢相信這事才沒得由來的問了一句。

得到自家少爺的話後北初雖然很是傷心悲痛,但他還是堅強的忍住了,他用着帶有溫蘊的語氣說道:「少爺,我叫北初,是您的貼身侍從。」

程言知道他的名字後在腦海里思索了片刻,他還是想不起來眼前這個人,算了想不起來索性便不想了吧!

程言清了清嗓子,他想了一下覺得還是先了解這裡的情況為妙,抬頭看着北初問道:「北初,這裡是什麼地方?」

北初也知道少爺失憶了,只是稍加思索理清想法就娓娓道來,「少爺,我們現在在皇城內、東宮處、傾言院啊!」

程言聞言有些費解,從字面意思上他理解了,但是這裏面的深層含義他卻是沒聽懂,忖量了片刻對北初繼續問道:「北初,這裡有沒有書院什麼的?」

程言斟酌了好久決定還是自己去看看這個世界的史書為妙,總比自己在這裡問東問西來的好。

北初聞悉也未曾多想只是稍加思索片刻就開口說:「回少爺,後院處有一間書房。」

程言又往嘴裏塞了個糕點,抹了抹嘴唇拍了拍手,就想要北初帶路前往書院,他清着語氣說道:「北初,帶我去書房。」

北初聞言雖有意讓少爺繼續休息,但考慮到少爺也是剛醒不宜再繼續休息了。

他思量了片刻覺得帶少爺在院子里逛一下並無什麼問題,出了卧房帶着程言前往書房去了。

然後他就在北初的指引下,進入了書房。

推手打開書房那古色古香的銅製大門,邁入了知識的海洋中。

程言站在房門前,怔怔住了,剛要邁入書房的腳步僵硬在了半空中,久久未曾落地。

嘶!這是書房?這特喵的是圖書館還差不多!這書房簡直大的離譜!

看着將近六十多平的『大書房』里,四面八方都擺放着與牆同高的『大書架』。

書架之間相連,沒有一點空隙,書架裏面的各子幾乎被塞的滿滿當當。

除正**的書桌之外,四周也布置七八排小書架,這些小書架差不多都有一米七高,也都塞滿了各種書籍,書架上滿目琳琅。

程言不可置信的扭過頭去,望着身旁的北初有些疑惑的問了句。

「北初,這……這裡是書房?」

「是啊少爺,這裡是東宮傾言院的書房,東宮內所有的書籍全在這裡。」北初看了看自家少爺不明所以的回答。

嗯……這裡是書房沒錯……可這書也太多了吧!

程言也是沒往這方面想,主要是他也沒想到這異世界還有如此奇觀,這雕梁畫柱、古式壁畫、神獸騰雲,還有精緻的書房讓他嘆為觀止。

北初並未察覺到程言被震驚到的異樣,只是盡着本則的繼續說道:「少爺,其實不止這些,皇宮和東宮內各宮各殿都有着屬於自己的書房。」

程言無語了:「……」

是我想法太天真了,自己見識太淺薄了,我還能說什麼?

他是萬萬沒想到這個世界如此的離譜!對!就離譜!

這一個書房就那麼大,而且各宮各殿還都有着屬於自己的書房,簡直奢侈的不要不要得。

『果然,還是我自己想當然了』

這裡好歹也是京城更何況還是皇宮內,皇室底蘊深厚、坐擁億萬公里的疆土,怎麼可能會缺這點書籍。

程言看着書房頗為無奈的扯了下嘴角,他沿着書架走了一圈,從其中幾排書架隨意的抽出來一本看看。

「呼!還好還好。」

這裡的文字他看得懂,不至於再尷尬的去問北初了,他是『失憶』了,而不是變傻了,要是連字都不認識了那他非得尷尬死了。

而且這些書架上還都有着分類,讓他可以不用費太大力氣去找書了,至少他可以不用那麼絕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