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女尊重生:我只想好好種田
女尊重生:我只想好好種田 連載中

女尊重生:我只想好好種田

來源:google 作者:神輝大道的周心妍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神輝大道的周心妍 顧小九

顧小九,古武世家的天才,一朝穿越,差點被火燒死,不過沒關係,正好浴火重生有極品親戚欺上門,打他家人怎麼辦?某小九踹出去!窮鄉僻壤吃不飽飯,某小九一揮手,大夥跟着栽葯種果發家致富可是誰來告訴她,這個世界未免太玄幻了些,上個山,就多了幾隻靈寵,還是會說話的那種還有她顧小九不過是救個人,怎麼就扯到了一國王爺,還要以身相許?她只想好好種種田數數錢都不行嗎?展開

《女尊重生:我只想好好種田》章節試讀:

一路上,沈氏手裡拿着銀子,還是有些不敢相信。

顧小九轉頭看沈氏,就看到自家娘親依舊獃獃的模樣,眼裡浮出笑意。

「娘親,你再不把銀子揣在衣兜里,會招人惦記的。」顧小九停下腳步,湊在娘親耳邊提醒了一句。

聽到顧小九的提醒,沈氏條件反射地把銀子藏在衣袖裡。

「爹爹你終於醒了,感覺怎麼樣?」兩人還未走入房間,就聽到屋裡傳來顧星柏三兄弟清脆的聲音。

醒了?

顧小九和沈氏對視一眼,急忙往屋裡跑。

「大嫂,小九,怎麼了?」顧正朗看到兩人急沖沖的跑進來,還以為他們遇到了什麼事。

「二叔,沒事,我和娘親聽到爹爹醒來有些激動。」顧小九朝顧正朗搖了搖頭,解釋道。

床上顧正明半躺着,沈氏端過兒子手裡的清粥繼續喂他,應該是早上二叔他們從家裡帶來的。

雖然臉色還是很蒼白,不過人倒是有了一些精氣神。

「爹,你想吃點啥?我和娘親去給你買。」顧小九站在床邊提議。

「姐姐,我們是要去逛街嗎?」顧小星一聽,整個人都興奮起來。

「那我們去給爹爹買點補品好不好?」顧小星雙眼亮晶晶的看着顧小九。

「小兔崽子,你什麼時候有錢了?還背着你爹我藏私房錢?」正在喝粥的顧正明來了勁兒。

顧小星還沒開口解釋,旁邊的顧星竹上前一步,說出了錢的來源。

「爹,那是大哥和小九昨天抓兔子賣的錢。」

「就是嘛,我們不會瞞着爹爹你藏私房錢的,爹你啊,就放一萬個心。」顧小星小手拍在胸脯上,一副乖巧模樣。

「哼,三個兔崽子,別以為我不知道。」顧正明輕哼,繼續喝粥。

看在你們藏私房錢是為了我閨女和媳婦兒的份上,老爹我就不跟你們計較了。

「吃的都堵不住你的嘴啊,給兒子計較個什麼勁。」一旁的沈氏瞪了自家男人一眼。

對於自家男人和兒子藏私房錢的事情,自從有一年過節的時候,她和女兒收到新衣服開始,她就知道了。

顧正明這下委屈了,可憐兮兮的看着沈氏,「媳婦兒,我是病人啊。」

「哈哈哈!」顧星柏幾人捧腹大笑,顧小九唇角跟着往上翹。

顧正明看着弟弟顧正朗捧腹大笑個不停,眉眼挑了挑,「正朗啊,我記得堂屋後面……」

話還沒說完,就被顧正朗打斷了,「大哥,我去給你倒杯水。」

看着顧正朗急匆匆的背影,顧正明哼了聲。

小樣!

「哈哈哈!」幾人再次發出善意的笑聲,回蕩在屋裡。

「九兒,娘親就不和你們去了,娘親在這裡陪你爹爹。」沈氏說完,頓了頓,把之前顧小九給她的銀袋子放到她手心裏。

「好,娘親。」顧小九沒推辭,把東西揣在衣兜里。

由於劉獵戶要去賣野味,也和顧小九他們一起去了街上。

出了醫館,劉獵戶和他們說了要去其他店裡。

他把東西賣完,就來醫館和他們接他們爹爹。

「好的,謝謝劉大叔。」顧小九和顧星柏顧星竹顧小星三兄弟向人道謝。

劉大叔的人情他們記住了,娘親和爹爹說過,人要學會感恩,他們以後會想辦法從其他方面還回去的。

送走人,四人思緒被不遠處的包子肉香味所吸引,不由自主的吞了吞口水。

「好香啊!」顧小星閉上眼睛,用力的吸了一口香氣。

「二哥,星兒,你們早上吃飯了嗎?」顧小九想起早上娘親沒吃飯的事,問二哥和弟弟。

「姐,吃過了,是二嬸和大姐熬的粥哦。」顧小星率先開口。

「大哥以後努力賺錢,讓你們天天有肉吃。」看到弟弟咽口水的模樣,顧星柏垂首摸着弟弟的頭輕聲道。

此時,他還不知道顧小九早上拿到人蔘錢的事情。

「我們相信大哥,大哥你要努力賺錢啊,我們可都等着你哦!」三人一起笑着調侃。

想到手裡已經有了銀子,顧小九心裏安心了許多。

雖然錢不是萬能的,但是沒錢很多事都做不了。

要努力賺錢,提升自己,這樣自己也有能力保護自己的家人。

準備帶着兩個哥哥和弟弟去酒樓里吃點飯,這樣也可以讓小二打包點吃的帶給娘親。

同時還可以借他們的酒樓,方便給爹爹熬點鴿子湯補補。

街上熱鬧無比,到處都是琳琅滿目的商品。

買賣雙方議價聲此起彼伏,人來人往。

「大哥,二哥,星兒,要不我們去前面酒樓吃點東西,順便給爹爹和娘親帶點吃的回去。」看到前面一棟四樓高的酒樓,進進出出的人密密麻麻,顧小九開口,叫着三人就要往裡走。

想着那麼多人去吃,應該味道不錯,

走了幾步,發現哥哥他們都沒有跟來。

轉頭髮現三人嘴唇緊抿,顧小九這才想起,自己好像還沒給他們說賣人蔘的事情。

弟弟星兒拉着她的手往旁邊走去。

「姐,這個酒樓很貴的,我們,可能沒有那麼多錢。」顧小星刻意壓低聲音在她耳邊說。

「小九,要不,我們去買其他的,或者給爹爹他們買肉包子也行。」顧星竹想了想,咬牙開口。

肉包子雖然貴,不過沒有酒樓貴。

顧小九聽完哥哥和弟弟的話,抬手示意他們低下頭。

「我們有錢,昨天我和大哥去山上挖的人蔘賣了不少銀子呢。

而且去酒樓的話,可以藉助他們的地方給爹爹熬點補的湯。」顧小九說完,把手裡的銀袋子打開,給三人瞅了一眼。

「嘶!」

一陣抽氣聲過後,三隻手齊齊把袋子捂住。

「財不能露白。」二哥尤其不放心,來了這麼一句。

「走了,快點去吧,不然娘親得吃中午飯了。」顧小九說完和幾人往酒樓大門走去。

酒樓大門正上方,入眼的是黑底金字的牌匾。

上面雕刻着幾個大字:天下第一樓。

看名字,起的倒是不錯,只是不知道飯菜對的起這個名字不。

然而,還沒有等他們走進酒樓,就被人攔了下來。

「哎,哎,你們幾個幹什麼呢?」門口接待的店小二一看到顧小九他們,皺眉伸手把人攔住。

抬頭上下把顧小九幾人打量了一番,下巴微抬。

皮笑肉不笑的開口,「幾位,這裡不是你們能來的地方。」

「這裡一頓飯可不是幾文錢幾文錢算的,你們,吃的起嗎?」店小二陰陽怪氣的嘲諷聲再次響起。

這些人一身粗布衣不說,還帶着一身泥巴,一看就是泥腿子。

來他們酒樓吃飯的都是非富即貴的人,周身綾羅綢緞。

哪會像這群土包子,還妄想進酒樓。

也不看看自己是什麼身份,讓他們進去,簡直是污染了他們酒樓。

接着手往酒樓斜對門不遠處的角落處指,「看到沒,那裡,才是你們該去的地方。」

旁邊的一群公子哥們聞言笑了起來。

「你?」顧星柏被氣的面紅耳赤,又羞又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