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女尊重生之邊治天下邊寵夫
女尊重生之邊治天下邊寵夫 連載中

女尊重生之邊治天下邊寵夫

來源:google 作者:總神遊的小蛋糕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寧錦安 宋潯

【女強男弱+1v1+甜寵】京城人人都說榮王世女宋潯把她的正君寧錦安寵上了天,寵的他無法無天嬌氣任性,一點都沒有大家公子的樣子....卻沒人知道宋潯是如何的小心翼翼,步步為營才在這一世里護的他安安穩穩她擊外敵,懲內賊,扶新帝,為的不過是一個他而已展開

《女尊重生之邊治天下邊寵夫》章節試讀:

五日後,京門前

太女謝華昭一襲暗紫長袍,帶着一眾官員等在城門口。

遠遠的,就見一位身姿高挑的女人騎在一匹純黑的健壯馬匹上,她沒有穿鎧甲,只穿了一件深色的便衣,身後系著一件用來遮擋風沙的披風,她沒有向其他女人那樣披髮或者綰髮,而是簡單的束成一個馬尾,而在她身後,是烏泱泱的其他軍官和士兵。

颯氣逼人。

「臣,參見太女殿下。」宋洵翻身下馬,行禮。

太女的眼角抽了抽,宋洵的動作明明沒有絲毫的拖泥帶水,但她就是莫名覺得她沒把她放在眼裡。

雖然心裏這麼想,但她面上還是一笑「鎮遠將軍不必多禮,你替我大晏擊退外敵,揚我國威,本宮應該謝你才是。」

宋洵看了一眼她穿的暗紫色長袍,面上應是,心底卻冷笑。

晏國以女子為尊,顏色中尤其推崇黃色和紫色,其中又以明黃和暗紫為尊貴之色,明黃唯有女帝可穿戴,而暗紫也唯有女帝和未來儲君可穿,今日太女着暗紫長袍代女帝前來城門前接宋洵,可以解讀為看重,也可以解讀為……

震懾!

若太女是個坦蕩之人,宋洵也不會多想,可太女偏偏是個多疑又自私的小人,迫不及待的向她顯示她的儲君身份,生怕她有什麼非分之想。

太女和六皇女,都不是什麼好東西,當年若非太女對她步步緊逼,又和外戚勾結陷害忠良,宋洵也不至於把大晏寄托在一個還沒了解透徹的六皇女身上。

她也是沒想到六皇女真這麼蠢,一上位就迫不及待的處理她,卻未曾想過,她這一番動作牽連了多少能臣功臣,又有多少官員會因為她的動作寒心。

朝堂不穩也就罷了,當時外患也日益嚴重,宋洵可是記得,她死之前晏國與北荊衝突不斷,她一死,她帶領出來的那些武將也會受牽連,荊國皇帝肯定不會放過這個機會,一旦打起來,大晏勢必會遭到重創,甚至謝家傳承了五代的皇位也會隨之終結。

六皇女當時是真怕了她,怕到不計一切後果也要除掉她。

這輩子宋洵想通了,與其看着謝家這些無能之輩嚯嚯她們祖上好不容易打下的江山,還不如把她們統統拉下來自己上位。

這忠臣,誰愛當誰當!

簡單寒暄後,宋潯只帶了幾個侍衛隨太女回宮,她帶來的一萬京兵在京城外駐紮。

此時,沿街的百姓已經是人擠人,呼喊着鎮遠將軍的名字,都恨不得看一眼這傳說中的戰神將軍長什麼樣子才好。

太女穿着暗紫色長袍,騎在汗血寶馬上,雖說也是英武不凡,但與在戰場上廝殺出來的宋潯的風姿相比,還是差了一截。

宋潯鼻樑高挺,唇薄而紅,配上一雙深邃清冷的雙眼,不知道能勾去多少公子的心。已經有不少年輕公子忍不住紅着臉讓身邊的小廝遞上香囊以示愛慕。

太女見狀更是暗氣,心道這些賤民,若是沒有皇家,早不知道跑去哪當亡國奴了,如今宋潯不過擊退一個小小游牧民族,就讓她們忘了誰是這天下之主了,居然將她忽視的徹底!

寧錦安此時也在人群中,正拚命拔着脖子向外看。

他今日是偷偷出來的,可看了半天,也只看到了那鎮遠將軍的一個背影,倒是被周圍百姓的歡呼聲震得耳朵疼,就在他打算放棄的時候….

忽然,宋潯似乎是感受到了什麼,猛然回頭。

四目相對。

宋潯感到自己的快速的跳動着,重生前的一幕幕不受控制的在她眼前閃過,她緊緊的盯着寧錦安,那目光像是要將他吞噬。

寧錦安感受到了她的目光,忽然一轉身,落荒而逃。

雲舟納了悶了,怎麼自家公子剛剛還好好的,現在這臉卻紅的和蝦子一樣是怎麼回事?難道招了風寒了?

「公子,怎麼了,您身子可是不舒服,不然我們趕緊回去吧。」雲舟擔心道。

「雲舟,你看見沒有,她剛剛盯着我看來着。」

雲舟愣了愣,安慰道「公子,許是世女看你長得漂亮唄,我要是個女子,我見了你也盯着看。」

原本被宋潯看的紅了臉的寧錦安,被雲舟這麼一調笑,倒是放鬆了下來。

次日,寧府

「爹親,您不是說好了我的婚事我自己決定嗎,如今您要反悔不成?」

寧雨澤長得柔弱,此時蒼白着小臉,更加惹人憐惜。

「澤兒,不是爹要反悔,實在是你看中的那鎮遠將軍是武定王家的世女,雖說你母親疼你,但你也是個庶子,這怎麼……」

寧府側君柳氏生了一兒一女,目前最得寧新遠寵愛,女兒常年在書院讀書,柳氏就把全部的疼愛都給了兒子。

寧雨澤微微握拳,他昨日對榮王世女一見傾心,想了一夜沒睡,終於忍不住來找了他爹,說想要嫁給她。

他也知道他和她身份差的有點大,但他還是忍不住來求了,畢竟宋潯完全就是她從小想要嫁的那種人。

「爹親的意思是您兒子我配不上她,也是,母親只是一個小小的吏部侍郎,我更是一個庶子,如何配的上。」

寧雨澤說著就紅了眼眶,他本就身子不好,身形瘦弱,這麼一要哭不哭,更顯的楚楚可憐。

這下子可把柳氏心疼壞了。

「澤兒,別難過,我去找你母親說,做不了正君,側室總能拼一拼,我兒這麼出色,沒道理那世女看不中你。」

柳氏一邊說一邊往外走,可沒走幾步,就見一小廝慌慌張張的跑了過來。

「這是怎麼了,你慌什麼,冒冒失失像什麼樣子?」柳氏不滿的道。

「柳側君,皇上下旨了,大人叫您帶着澤公子去主院接旨。」

那小廝跑了滿頭汗,連擦都來不及擦。

「什麼,皇上給寧家下旨了?」

柳氏一驚,也慌亂起來,寧家平時在京城何時被皇上看重過,這忽然下旨也不知道是福是禍。

「澤兒,快,跟我去前院。」

等到了前院,已經有不少人在了。

寧新遠,正君唐氏,另一個側君劉氏,以及幾個侍君,都帶着他們的孩子等在那,所有人臉上都是迷茫之色。

寧新遠惴惴不安,忍不住道「夫人,人已經到齊,您可以宣旨了。」

御前女官給了寧新遠一個意味深長的眼神,將聖旨一展。

「奉天承運,皇帝詔曰:茲聞吏部侍郎嫡子寧錦安二九年華,嫻雅大方,品貌出眾,與武定王世女宋潯堪稱天造地設,未成佳人之美,特將寧錦安許配武定王世女為正君。欽此。」

什麼?皇帝將寧錦安賜給了宋潯?還是做正君?

眾人震驚。

寧新遠下意識的想,這到底是皇帝的意思?還是宋潯自己的意思?如果是皇帝的意思?那是不是左相的意思?難道要通過她拉攏宋潯?

與寧新遠不同的是,院子里其他的人想的都是:

這寧錦安是什麼運氣?怎麼好端端的皇帝就賜了婚,還將他賜給了榮王世女?

「寧家公子,趕緊來接旨吧。」

女官念完,也不理會震驚的眾人,樂呵呵嘲寧錦安道。

寧錦安此時腦子一團亂麻,麻木的在眾人艷羨的目光中上前接了旨。

就這麼要嫁人了?還是京城那人人想嫁的武定王世女?上次那遠遠對視一眼的女子,也不知道她性格如何……

「寧錦安,你真是好福氣啊。」寧雨澤陰陽怪氣的聲音打斷了他的胡思亂想。

寧錦安回神,此時女官已經領了賞回宮復命了,只留下一群神色複雜的眾人。

「是啊,我確實是好福氣,怎麼了,羨慕嗎?」

雖然心緒複雜,但寧錦安懟這個庶弟還是十分順嘴。

「呵,現在高興早了點吧,就你這個性子,哪個女人會喜歡,到時候再被妻家趕回來,丟盡我們寧家的臉。」

寧雨澤顯然有些口不擇言,按照他平時的性格,他肯定不會當著這麼多人的面如此直白的諷刺寧錦安,可此時他卻管不了那麼多,他要氣瘋了,前腳他還求着爹親想嫁給宋潯,後腳寧錦安就被賜婚,嫉妒像一條毒蛇一樣,纏的他喘不過氣。

他能嫁給宋潯,不就因為他是嫡子嗎?從小到大,明明他事事不如他,卻因為一個嫡子身份,佔盡了便宜。

「澤兒!」

家主寧新遠喝到,她打量了寧錦安一眼,眼光沉吟。

這個嫡子,倒是他的意外之喜。

雖然現在想不明白這婚事到底是怎麼得來的,但是如果能藉著他搭上榮王府,於她而言簡直再好不過。

「你最近收拾收拾,和你父親好好準備出嫁事宜,到時候別給我寧新遠丟臉。」

「是。」

寧錦安不情不願應到。他是對這個母親沒有什麼期望了。

站在遠處的寧月晚靜靜的看着那邊的喧鬧,不發一言。

他穿了一件淺綠色的衣衫,長相清清冷冷,目光也清清冷冷。

如果說鄭若竹是裝的清高,那寧月晚就是真正的清冷卓絕。

「晚兒,回去吧。」李侍君在一旁嘆了口氣道。

「爹親,你說我將來能嫁給什麼樣的人?」寧月晚忍不住問到。

「晚兒定會嫁一個一心一意疼你的。」李氏安慰道。

「嗯……」寧月晚應了,卻不知想了些什麼。

《女尊重生之邊治天下邊寵夫》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