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OK了家人們,經俘獲校花芳心
OK了家人們,經俘獲校花芳心 連載中

OK了家人們,經俘獲校花芳心

來源:google 作者:喵心壯志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元黎 喵心壯志 都市小說

元黎是一名普普通通的全真掌門,不通道法的他被以發展經濟向少林看齊的理由,打發到了五道口職業技術學院學院進修經濟管理縱使遠離權力中心的他還是被人下了降頭,從六樓一躍而下原本已經是死翹翹了,卻被同名同姓的老六穿越附體,開局獲得上古奇術厭勝,順帶拯救校花,俘獲芳心過上了夢寐以求的老六生活展開

《OK了家人們,經俘獲校花芳心》章節試讀:

背着雙手溜達的元黎,突然被一個白髮老頭喊住了。

「這位小友,留步留步。」

「嗯?怎麼了,老先生。」

「我看你也在這溜達半天了,想必是一定沒有淘換到好玩意兒吧?」

「可不咋地,沒有一個是實在玩意兒。」

「嗐,我也是,每天晨練的時候我都到這溜達一圈,像樣的玩意兒還真不多。」

「老先生,有什麼話您就直說吧。」

元黎看穿了老頭兒臉上的窘迫。

「哈哈,那我就直說了,你手上這對兒核桃,願意拱手相讓么?價格絕對讓你滿意。」

「實在不好意思,我不打算出手。」

一大早就找到這麼一個帶點靈光的玩意兒,元黎又不缺錢,直接拒絕了老頭兒。

老頭兒連忙攔住元黎的腳步:「別介啊,我是真心喜歡。實在不行,我家裡也有點好玩意兒,咱們兩個換換?」

這句話引起了元黎的興趣:「是么?那到你那看看?」

老頭兒興奮的連拖帶拽,拉着元黎到了不遠處的一個獨棟小別墅。

不得不說,這老頭家裡布置的是古香古色,門頭掛着一塊杏林聖手的匾額。

「老先生是中醫世家么?」

「不錯,同仁堂就是祖上創下的,小友跟我來。」

老先生像是一個炫耀自己玩具的小孩兒,打開自己的書房。

「怎麼樣,我這些玩意兒不錯吧?老了以後,就喜歡這些個老物件兒,辛辛苦苦收集了好幾年呢!看看,元代的青花,宣德的爐!米芾的字,祝枝山的畫。」

可這些玩意兒落在元黎眼裡,都是灰濛濛的一片,毫無疑問,全是假的。

可他不敢說,這老頭兒今年估計得有八十了吧,被別人戳破自己心愛之物是些假貨,估計當場噶過去。

「老先生,你這些東西太金貴了,我這一對兒破核桃可跟你的比不了。不過,您是中醫世家,我恰好對醫術也懂那麼一點兒。

受累問您一下,您有沒有老的銀針?」

「哎呀,小友,沒看出來,你也懂點岐黃之術啊。祖上世代行醫,曾經是太醫院的御醫,什麼不多就傳下來的銀針多。」

老頭兒帶着元黎到了自己的診室,打開自己的大匣子,一排排小鐵盒安安靜靜的躺在裏面。

「行醫之人,有一套順手的針很不容易。這裏面只要有你看上眼的,你就拿走!」

還真沒讓元黎失望,裏面這些銀針或多或少都散發著點點靈光,挑出一盒靈光最盛的拿在手裡。

「就它了!」

「好!成交,哈哈哈。」

門外突然傳來兩聲急呼:「樂老師,樂老師在么?」

然後就傳來一陣匆忙的腳步。

「咦?小胡?你怎麼來了?這是?」

樂老頭指了指小胡身後抬着擔架的兩男一女,有些困惑。

「樂老師,這是我朋友,擔架上是他的女兒!十天前突然中風,在醫院治療了一周沒有效果,就找到了我,我給她施過針以後,

有所好轉,能開口說話吃飯了。可今天早上人突然就又昏了過去。根據脈象來看,她腦幹中樞的血塊突然變大,去醫院的話開刀動手術觸及不到腦幹中樞,

所以我就帶着他們來您這,還望老師施以援手。」

樂老頭點了點頭:「帶進來吧。」

到了診室,樂老頭給那小姑娘把了把脈:「她之前能開口說的話時候,你可曾問過她在哪發病的嗎?」

小胡連忙答道:「是在一個酒吧裏面喝酒的時候,人突然昏了過去的。」

「嗯,飲酒熬夜加上外界強烈的聲噪都可能造成中風,脈象上來說,她的血塊確實很大,我先給她扎兩針,穩定一下情況。」

十天前?酒吧?突然昏倒?腦幹中樞有血塊?怎麼跟小白兔錢多多的妹妹狀況一樣?

元黎將目光移向女孩的頭部發現確實狀況一致。

眼看着樂老頭幾針下去,病床上的女孩沒有任何反應,元黎說道:「這樣不行的,病人的氣血凝滯,只把針下在穴道周圍並不能刺激血塊散結。」

小胡一臉的不悅:「老師正在施針,能不能不要打擾他?」

「可他的辦法並不能使這個女孩好轉啊,我只是好心提醒下。」

「呵,哪裡來的野小子,樂老師可是中醫科學研究院的榮譽院士,他老人家的針法舉世無雙,豈能容你置喙?」

「好好好,就當我沒說。樂老,核桃我給你放桌子上了,銀針我就拿走了。」

這女孩跟元黎也沒啥關係,元黎也不願意趟這趟渾水,索性起身告辭。

「小友留步,我有一個問題。腦幹中樞是被後枕骨包圍,怎麼能將針施進去呢?」

元黎嘿嘿一笑,聳了聳肩膀:

「別問,問就是針法。」

小胡看不慣元黎輕浮的樣子,冷冷一哼:

「凈吹牛皮,你要是能將這女孩救醒,我就是你兒子。」

「我可沒你這樣的兒子。」

「小胡,民間高人無數,中醫博大精深,不要妄自尊大!小友,這女孩的情況比較危急,還請小友不要在意我這學生的言語,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哇。」

元黎略一思考,看向女孩的父母:「這個女孩醒了以後,我要單獨問一些問題。」

女孩的父母連忙答應。

「樂老,我能用這套銀針吧?」

元黎舉了舉手中的銀針問道。

「當然,它現在已經歸你了。」

「好!你們都出去吧。」

女孩的父母將目光投向樂老,徵詢他的意見。

「出去吧,有些高超的針法涉及到**,咱們就不要打擾小友了。」

等眾人出去以後,元黎拿出銀針,抵在胸前的銅錢上。

【叮,恭喜宿主收集到鎮物銀針一套,現解鎖以銀針為鎮物的厭勝之術。】

元黎翻看着腦海中的信息,發現破解女孩腦幹中樞內的邪氣只需要銀針抵觸之後,用一點靈氣驅散即可。

將女孩翻過身來,元黎輕捻銀針,猛的一紮,銀針穿透堅硬的顱骨,末根而入。

一點靈氣渡入,邪氣隨着銀針末端飄散而出,被胸前的銅錢吞噬。

邪氣內蘊含的陰氣很濃郁,讓元黎更加好奇是什麼人用術法來禍禍這些小姑娘。

《OK了家人們,經俘獲校花芳心》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