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叛逆寓言
叛逆寓言 連載中

叛逆寓言

來源:google 作者:夏妍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夏妍 米露 都市小說

老魔法師想到這,興奮得隨即動身找一本空白的書頁,拿起魔法筆開始書寫…他一個字一個字慢慢的寫入書中,魔法筆卻相對也一個字一個字地消耗他的魔力展開

《叛逆寓言》章節試讀:

「呃阿阿阿──阿────!
!」

身體伴隨着尖叫有如自由落體一般的急速下降。

只是,它沒有繩子綁。

我直直的看着地面離我愈來愈近,就像是將圖片一次次連續放大一般的放射。

更────!
現在是怎樣!

從逃命變成自殺!

「碰咚!」
一聲,我的屁股落地,塵飛四起,瞬間的疼痛遍部全身。

「痛…」我低聲哀怨,手揉着屁股…希望沒開花。

往四周看,我跌在一個不算太高的草叢中一陣酸痛,嗚…老天,屁股一定會瘀青…

草叢下方是一大片的小草,但對於縮小版的我來說這至少也有一層樓高…

突然草叢動了一下,我嚇得趕緊做出防禦動作,接着旭從草叢中屢步蹣跚的走了出來,白色的制服被灰塵沾的一塊黃一塊咖啡,上頭也破了幾個小洞,他意識到我在看他不像制服的制服,他也往自己身上看,然後跟剛才我的動作一樣不爽的把灰塵拍掉。

「你剛剛…?」

「我被卡在樹枝上。」
旭知道我要問什麼。

「…」我整個身體往後轉,彎着身手抱肚子盡量不要笑出聲。

「喂…要偷笑身體也不要抖成那樣阿。」
旭白了我一眼。

「哈哈哈哈哈哈────!
!」

後方無奈的看着我。

等我平靜之後,才切回剛才蟲蟲危機的話題。

「好…剛才怎麼會出現那些蟲啊?」
我很直接的問旭。

「你覺得我有可能知道嗎?」
旭也很直接的回答我。

「…不過,」旭又擺出連他本人都不知情的思考動作,「那些蟲應該是某種生物的幼蟲,…而且落葉也異常得多,看得出來是有人刻意放的…」

「誰阿?」
我不經過大腦的問。

「我哪知道阿!」

「喔,那就問諾菈…呃!
?」

「…!
?」

我和旭同時愣住。

…諾菈咧!

「我記得…我抓住金龜子的後腳時,她還在荷葉上…」旭臉上滑過一滴冷汗。

「…」我臉黑掉一半。

意思是現在只有我們兩個人!

然後剛才很僥倖的的逃過蟲蟲危機,接着又很命大的從上面跳下來還沒翹辮子!

「…阿現在?」
是該慶幸還是該哭阿?

「…暫時也只能照着故事先走下去了。」
旭搖了搖頭,臉上掛滿黑線。

「怎麼走阿?」

「你是拇指姑娘,憑你的直覺走。」

我苦惱着,真是…要我突然決定一個方向很難耶…,但是不到幾分鐘我就放棄了。

思考根本不適合我的頭腦阿阿阿!

頭好痛!

放棄,接着隨地撿了一個樹枝,將它立起來,放手,樹枝倒向東北方,然後我轉頭笑笑的對旭說:

「決定好了,走吧!」

「你覺得這樣真的沒問題嗎?」

「你說憑直覺的阿。」

「…我後悔了。」

三個小時後,我和旭還是走在一堆雜草中。

「你…確定真得是這個方向?」
旭喘着氣說,太陽的熱度將他曬得滿頭大汗。

「…不知道。」
我整個身體也汗流浹背。

「…」後者無言。

真的是好熱阿!
口好渴…,故事中的拇指姑娘是怎麼走過這段阿!

難不成她的身體其實是生化人!

不過她是從花里出生的,應該不算個人…呃,我好象在說我自己?

我拖着沉重的身體繼續往前走。

唉…剛才還遇到伊索寓言故事中的蟋蟀在唱歌、螞蟻在搬食物的畫面呢!

突然一陣冰涼傳遍我全身。

「哇阿!」
我嚇得大叫。

往上一看,一朵特大號花朵的花蕊正對着我頭頂,上頭還有一雙蜜蜂在采蜜。

「阿呀,抱歉抱歉,剛才采蜜時手滑了一下。」
蜜蜂很抱歉的飛到我前面。

「不,別…不要過來!」
我怕昆蟲啦!

蜜蜂愣了愣,隨即明白我的話,說道:

「喔…好吧,不過剛才不小心將花蜜倒到你身上,我很抱歉…阿,對了!」
蜜蜂原本彬彬有禮的說道,接着突然像是想到什麼大叫一聲。

「等我一下,我拿個東西給你們!」
蜜蜂咻的一下消失,接着又咻的一下飛回來。

她隨即丟給我一個圓圓黃色的球,上頭還有很濃郁的味道。

「這是什麼?」
我問她。

「這是花蜜,我們蜜蜂會分泌某種無色無味的液體,和花蜜一起攪和,花蜜就會固定成球狀好方便拿,」蜜蜂解釋道,接着將綠色的管子插在上面,「這是花蕊的梗,我把頭拔掉了,可以當吸管喝。」

「你…你真是好人阿!」
我感動的說,剛剛還叫她不要過來,我頓時心理產生羞愧感。

「唉呀,畢竟是我先不對,這些是應該的。」
蜜蜂笑了笑,隨即又轉身想將另一個黃球給旭,卻被旭制止了。

「呃,你用剛剛給妍的方式丟給我就好…哈秋!
…了…哈秋!」

「哈秋?」
我疑惑的看着旭,大熱天還會感冒你很厲害喔。

「…哈秋!
不是,我…哈秋!
…我有…花、花粉症…哈、哈秋!」

「…」黑線。

搞屁阿!
你的形相根本和花粉症不府合阿!

「咦!

花粉症?」
蜜蜂很吃驚的看着旭,「可是你們繼續往前走會走進一大堆的花叢耶!
?」

「…」

告別蜜蜂后,我們繼續往前走不久,前方真的出現一大片的花叢,還是超大號的那種。

旭用很無奈的眼神看着前方,他的臉已經黑掉一半了。

「我們…要不要繞路阿?」
我問旭,從剛剛看來他的花粉症應該算極重度。

「…不用,太陽快下山,沒時間繞路了。」
旭看向西邊往下沉的太陽。

嗚…好一個公私分明的人吶!

「好,那你盡量不要呼吸。」
我很認真的對旭說道。

「…你是要我死掉嗎?」

「咦?」

鼓起勇氣走進花叢,所有各種顏色的花瓣盡在眼前,在夕陽的照射下更顯的金光閃閃,使我的眼睛一片混亂,接着一陣撲鼻的花香迎面而來,後者開始打噴嚏。

「…哈、哈秋!」
旭用手摀着鼻子,一臉痛苦的開始打噴嚏。

「我覺得,你用手摀不如用衣服比較好不是嗎?」
我給他一個良心的建議。

接着他就用一種「恍然大悟」的表情驚訝的看着我。

「對了…哈、哈秋!
,我怎麼沒想到?」

…你是打噴嚏打到頭腦變秀逗了?

接下來他快速的把制服上衣脫下來,害我嚇一跳。

「喂!
我還在這裡耶!」
我臉紅慌張的轉過身大叫。

「我裏面還有穿一件上衣啦!」
他解釋。

「…早說嘛。」
真是嚇死我了。

回頭看向旭,他老早就將制服摀住鼻子,或許是平常訓練劍道的結果吧?
無袖的白色上衣將他結實的手臂露在外面,上衣下的好身材也若隱若現。

我不禁呆掉,小聲的說了一句:

「原來你平常都將好料的藏在你衣服下…」

「十悶?」
因為制服的關係,他說的「什麼」聽起來很好笑。

「沒事。」
我回答,雙腳繼續向前走。

夕陽果然一下子下山了,天空的橙紅色漸漸被染上了藍紫色,非常的漂亮。

但是我們一點也高興不起來。

再不加快腳步就要露宿街頭了啦!

雖然不知道還要走多久?

我們穿越過了一個比較小的花叢。

唉…下午蜜蜂給的花蜜球老早就消化光,我的肚子又開始蠢蠢欲動了。

「…嗚,肚子好餓…」我小聲抱怨。

「迷辦法,系在耶只能計系走了。」
旭回答。

「…我覺得你還是不要開口比較好。」
我認真的說道。

「為石悶?」

因為你如果再講下去我就會因憋笑而死!

「良心建議。」

終於穿越過大花叢了,旭馬上把衣服拿下來,穿在身上。

接着僅僅過了十分鐘,天空就完全一片漆黑,冷風漸漸吹起,將我頭髮上的汗吹乾,我開始感到一絲寒意。

我和旭不說一句話的摸黑前進,寒風愈吹愈強,突然一滴白色冰冰的東西打到我臉上。

我抹下它一看,是一小團白色透明的東西。

「這是…」我疑惑。

「…下雪了。」
旭看着天空,雲層開始飄起白色的水晶體。

「耶!
?」
我驚訝得也往上看,「下午不是還熱的半死嗎!
?」

「這裡是童話,任何常識在這應該都沒用吧…」

「唉…算了。」
我已經不知道該講什麼了,任憑雪花落在我頭上。

「等一下,」旭走向旁邊的草叢,隨手摘了兩片比較大的葉子,一片遞給我,「這個就當雨傘將就用吧,別感冒了。」

「感冒是無所謂啦,」我無奈的邊說邊拿起那把「雨傘」,「不過還是謝啦!」
我給他一個笑臉。

往前走了大約一個小時,風夾帶着大量了雪花毫不留情的直接打在我臉上,地上也早已變成一片銀白,深度甚至高到膝蓋…,簡單來說,就是行走更加困難的意思。

「…」我拖着搖搖晃晃的身體繼續前進,突然發現旭什麼時候已經走到我前面了?

「旭,你什麼時候走那麼快了阿?」
我問他,接着抬頭的一瞬間眼神開始失焦…

「有嗎?
我一直以來都…」旭說到一半回頭看我,臉色突然大變。

「等一下!
妍!
你臉色怎麼這麼差!
?」

「有嗎?」
我疑惑的揉揉臉頰,接着頭一陣天旋地轉…

「咚!」
,我的身體狗吃屎的跌在進雪地中。

「唔…」

吃了滿臉雪花的我想爬起來,卻皺了眉頭…搞屁阿!
我的身體啥時變得那麼重!

而且還好冷!

我的手支撐了幾秒,但還是自動放棄讓身體回到雪中。

突然一雙手將我輕易的從雪中抱起。

「…你發燒了,剛才是誰說感冒無所謂的!
?」
旭將手放在我額頭上,接着對我吼出這句話。

「…感冒?
我沒問題啦…」我勉強的站起身子。

「不對,你看起來一點都沒有「沒問題」的樣子。」
旭認真的對我說。

「什麼?
喔…我真的沒問題啦!」
我晃了晃頭說道,「只要把冷氣關小一點就好…」

「…我很確定你真的燒到腦袋了。」

接着旭背對我,手一拉就很輕易的將我背起來。

「你幹嘛?」
我有點驚慌的問。

「你根本走不動,不背你還能幹嘛?」
旭接着把音量轉小低咕,「反正你的重量我都體驗過兩次,早就習慣了…」

青筋,接着一拳朝他的後腦朝打。

「咚!」

「痛…你的精神很好嘛!」
旭一臉很痛的轉頭看着我。

「真是多虧你那句「習慣」阿!
我現在的精神非常「好」。」
我微笑,好到想打人了啦!

十分鐘過後,雪花早就已經進化成暴風雪,積在地上的雪堆也升級到了大腿高的程度,天空一片灰濛濛的,四周一片漆黑。

旭背着我慢慢得向前走。

我躺在旭的背上,累的根本說不出話來,頭很昏,身體好冷,全身使不上力,…我現在只想睡覺。

旭突然停下來,愣住,好象前面有東西。

「有光…應該是!」
旭喃喃自語,接着轉頭對我說,「妍,我們快到了!」

阿…是嗎?
太好了…這一路上可吃了不少苦頭。

「…妍?」

…好,繼續加油…我先睡了。

「等一下!
你的身體怎麼那麼冰!
?」

不要吵…我好累。

「喂,說話阿?」

「…該死!」

他說完這句話,接着大步的往前沖向有光線的地方。

接下來我就毫無意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