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炮灰的逆襲仙路
炮灰的逆襲仙路 連載中

炮灰的逆襲仙路

來源:google 作者:菊花枸杞茶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元宜歡 古代言情 韓律

元宜歡重生了,但她既不是天命女主,也不是高貴女配,不過是故事中的一個小炮灰為了生存下去,她小心翼翼地苟在夾縫中,偶爾跟在大腿粗壯的女主女配後面撿撿裝備,撿着撿着,她自己好像成了大粗腿?!當魔界封印重啟,下界陷入水深火熱之中,被夾在中間的滄溟大陸又將何去何從!當升仙界重開,她們又能否放下恩怨,攜手共行?仙途艱難,道阻且長,唯有不畏生死,不懼將來,立身正道,方可無愧於心!展開

《炮灰的逆襲仙路》章節試讀:

戒指很普通,就是一個黑漆漆的圓環。

元宜歡想了想,刺破手指,擠出一滴血抹到了戒指上。

鮮紅的血液慢慢沒入戒指,消失不見,戒指外面的那一層黑色便瞬間剝落,露出了它本來的樣子。

兩根青綠色的藤蔓首尾相接,纏繞在一起圍成了一個圓環,藤蔓之間夾雜着幾朵流光溢彩的白色小花,看上去清雅又別緻,霎時間她的腦海內突然湧入了戒指的信息。

青木葯園,六階上品隨身葯園,原主人為已經飛升的煉丹宗師青木道宗,葯園內含聚靈陣、防禦陣和靈雨陣,為裏面的靈藥提供了更好的生長環境。

元宜歡慢慢的將神識探入青木葯園。

葯園約百畝大小,外圍種植了一圈靈果樹,大大小小的靈果墜滿了枝丫,其餘地方,目之所及,皆是各種各樣的靈藥,密密麻麻地擠在一起。

甚至有無數超過生長年限的靈藥因為無人打理而慢慢枯萎,在葯田內堆積了一層厚厚的葉子。

好多靈藥啊!

就連上一世她求而不得的月陰草都如雜草般被種在角落裡,更不要提那些讓煉丹師們都趨之若鶩的高階靈藥了。

元宜歡看着這一切,激動的在內心大吼了三聲,沒想到炮灰如她也能得到這種好東西。

可別說這是什麼施玉瑤的機緣!

雖說她以後不會缺德的去搶奪原本就屬於施玉瑤等人的機緣,但是如果機緣提前撞到她眼前,她還是會毫不猶豫地收下來。

而且,既然現在她確定了上一世看到的一切都是未來會真實發生的事情,那麼不管以後施玉瑤等人會糾纏出什麼樣的恩怨情仇,她都不會摻和到裏面去。

她沒那麼偉大,拯救大陸的壯舉輪不到她。

未來,她的目標就是努力修鍊,爭取在大陸動亂之前修的一身不俗的實力,那樣她才能護得住自己,護住她在意的人。

至於拯救大陸的事情,就讓天道之女去做吧!

元宜歡笑了笑,愉快地將戒指戴到了食指上,隱去了身型。

接下來的日子,她按規定在外門第一峰的傳道堂聽了一個月的課,然後就開始了自己的修鍊生活。

修真無年月。

一轉眼,一年就過去了。

「呼,終於練氣五層後期了。」

元宜歡收起心法,熟練地駕着飛行靈鶴來到了外門第一峰。

新入門弟子的一年適應期已經過去,她也得去接些任務歷練歷練了,順便攢點宗門貢獻值。

任務堂人來人往,很是喧囂熱鬧。

堂內被分成了左右兩個大廳,左邊是築基期的任務大廳,右邊是練氣期的任務大廳,兩邊牆上均用靈字陣列滿了低、中、高三級任務。

她站在低級任務牌下面看了一會兒,然後就找值守師兄接了去合風谷採集寒冰草的任務。

「麻煩師兄,第一百九十二號任務。」

值守師兄是個笑眯眯的圓臉男子,男子接過元宜歡的身份玉牌,笑道:「師妹是去年新入門的弟子吧,這麼快就練氣五層了,很不錯啊。」

「第一百九十二號任務是去合風谷採集一百株一階下品的寒冰草,共一百個貢獻點,如果採集到中品的寒冰草,還可以按照一比十的比例來我這兒換算。」

「但是中品寒冰草附近一般都有一階中期的幻冰蠶守護,以你的修為,一個人對上幻冰蠶怕是有點麻煩,所以還是盡量不要冒險為好。」

「多謝師兄提醒,我會注意的。」

靈獸根據實力分為一到九階,每階又分為初期、中期與後期,分別對應修士的九階修為。

一階中期的幻冰蠶相當於練氣五六層的修士,雖然它沒有多大的殺傷力,但是它吐出的冰絲卻十分的堅韌,甚至還有致幻的效果,如果不小心被它的冰絲攻擊到,那麼就麻煩了。

元宜歡收好身份玉牌,駕着飛行靈鶴來到了合風谷外。

合風谷是玄極宗專供練氣期弟子歷練的地方,就建在玄極宗內外峰的交界處,谷內種植着無數的低階靈藥和靈草,還圈養了數十萬隻二階以下的靈獸。

幾十萬年下來,谷外的空地上也慢慢地形成了供內外門弟子們交易的坊市。

元宜歡當初為了兜售青木葯園內的低階靈藥,沒少混跡合風谷坊市。

所以她也不像其他新弟子那樣好奇,熟練地買了一份合風谷的詳細地圖與幾瓶回靈丹後,就進入了合風谷。

寒冰草喜陰喜水,一般生長在陰暗潮濕的背光處,葉長大概一指,葉尖處隱約可見藍色幽光,是煉製清心丹的主葯。

她根據任務上記錄的寒冰草信息,來到了合風谷北部的霽月湖附近,很快她就在一棵大樹下發現了幾株五年份的寒冰草。

但一階下品寒冰草大多在十年份左右,五年份的寒冰草顯然還不能入葯,她只能遺憾的繼續向前尋找。

越靠近霽月湖寒氣就越重,離湖水大概還有三四百米時,她就不敢再往深處走了。

幸好一路過來時她還碰到了一窩十年份的寒冰草,大概有三四十株,周圍也沒有幻冰蠶的蹤跡,正好便宜了她,剩下的就只能再圍繞着霽月湖尋找了。

一個時辰後。

元宜歡收斂了氣息,藏在一棵大樹後面,小心的向前看去。

在離她不到五十米的地方,幾叢寒冰草正長得茂盛,裏面甚至還夾雜着幾株五十年份的中品寒冰草。

但是如果仔細看去,就會發現一株寒冰草的葉片上正卧着一隻通體雪白的幻冰蠶,遠遠看去,還能在它身上發現幾抹藍光。

幻冰蠶的冰絲又細又堅韌,是煉製法衣的上好材料,但是幻冰蠶卻很難捕捉,它的體積小,動起來十分靈活,稍不注意就會被它的冰絲纏上。

如果她想要這幾叢寒冰草,那麼一出手就要把幻冰蠶控制住。

元宜歡施了個斂息術,蹲下身子,小心地向前挪動,在距離幻冰蠶還有六七米遠時,猛然出手,一束水箭迅速地射向幻冰蠶。

幻冰蠶感覺到危險,雪白的身子一抖,瞬間從寒冰草上彈起來,沖元宜歡吐出一束極細的冰絲。

她迅速躍起,躲過了冰絲,落地時,連忙打出兩束水箭,左右攻向幻冰蠶,同時手中掐訣,凝出一道冰牆,堵住了幻冰蠶的去路。

幻冰蠶左躲右閃中一頭撞上身後的冰牆,轉身再逃時,被她的凝冰術擊中,掉落在地,凍成了一塊冰雕。

「呼。」

她深呼一口氣,緩步上前,看來上一世的機敏還沒有丟下,讓這一世她的第一次戰鬥就有了一個好的開始。

拿出一個玉盒,她小心地撿起被凍住的幻冰蠶,將其封在了玉盒內,幻冰蠶在坊市上很受一些愛美女修的歡迎,到時候可以賣個好價錢。

第一次的任務不算難做,她準備再去接一個任務練練手。

「元師姐,你也要接任務嗎?」

元宜歡正在挑選第二個任務,就忽然聽到身後傳來了一道嬌柔的聲音。

「原來是李師妹,你也來接任務嗎?」來人正是和她同一座山峰的李婷婷和李嫚嫚姐妹兩。

「正是。」李婷婷溫柔的笑了笑。

「我們的資質沒有師姐好,現在才練氣三層,只能接一些貢獻點十分低的任務,因此我們幾個人一起接了個團隊任務,雖然難度比較大,但是貢獻點卻很豐厚。」

「不知元師姐有沒有興趣加入我們。」

李婷婷給她指了下旁邊的幾人,其中一人也是二十二峰的新弟子,名叫杜順,另外兩人看上去年紀較大,應該是他們剛結識的師兄。

她對幾人點了點頭,笑着拒絕道:「不用了,我才剛做完一個任務,正準備回去休息一番,就不和你們一道了。」

「那好吧,我們就先走了,元師姐慢慢看。」李婷婷說笑着和同伴們向外走去。

她無所謂地聳聳肩,不說她並不認識隊伍里的那幾個人,就算是見過幾面的修士,也不能讓她放心的將後背交給對方。

修真界最應該小心的不是靈獸,而是修士,這是上一世幾經歷練後她得到的教訓,修士之間的爭鬥才是最危險的。

元宜歡繼續尋找適合她的任務,最後她接下了獵取毒影蛇蛇膽的任務。

毒影蛇雖是一階初期的靈獸,但攻擊力極強,實力可比練氣五層的修士,體內的蛇膽是煉製各種解毒丹的材料之一。

她仔細地研究了毒影蛇的生活習性,然後再次來到了合風谷。

毒影蛇善隱匿,喜雨林沼澤之地,周圍多見各種鮮艷的毒花毒草。

在合風谷內,最適於毒影蛇生存的地方是南邊的榕樹林,由於林內種植了不少的毒花毒草,以防意外,進入榕樹林時,她提前吞下了一枚解毒丹。

右手持劍,左手掐訣,元宜歡收斂氣息,小心翼翼地在林中尋找着毒影蛇的蹤跡。

一階初期的毒影蛇長約三尺,蛇身為灰綠色,尾尖處呈紫紅色,是全身毒性最強的地方。

白天喜歡盤在樹枝上打盹,如果有人進入它的領地範圍,它就會立馬隱匿起來,伺機向來人發起攻擊。

就在元宜歡以為自己已經足夠小心時,右側的草叢裡突然傳來了細微的摩擦聲,她迅速舉起靈劍向右一擋,同時向後退了七八米,左手掐訣向前扔出了一束水箭。

「嘶嘶。」

毒影蛇一次偷襲沒得手,立馬搖擺着蛇身躲開水箭,盤繞上大樹,蛇尾一甩,就躍向元宜歡。

元宜歡不敢大意,連忙運轉靈力注入靈劍,一招九轉劍訣斬向毒影蛇。

藍色的劍光疾馳而去,中途一分為二,一前一後堵住了毒影蛇的去路。

毒影蛇躲開了前面的劍光,卻被後面的劍光斬中了蛇身,蛇身上立馬湧出了一股腥臭的血液。

她趁熱打鐵,再次運轉靈力,一劍斬向毒影蛇的七寸,同時提前打出一道冰牆,堵住了毒影蛇逃跑的路線。

只見藍色的劍光狠狠地划過毒影蛇的七寸,鮮血立馬從七寸處流出,毒影蛇嘶鳴一聲,慢慢地軟下了身子。

她不敢放鬆警惕,避開蛇膽的位置,一劍將毒影蛇斬成了兩段,才鬆了口氣,累癱在了地上。

她知道大部分的靈獸在將死之時都會假裝重傷,等修士放鬆警惕後,再給他們致命一擊。

上一世剛開始歷練時,她就差點因此而喪命於靈獸之口。

所以從那以後,只要是重傷在她手上的靈獸,都會在下一刻被她迅速地奪去生命。

她不會把自己的命寄託於任何一絲可能性之上,謹慎是她在修真界保命的第一準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