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炮灰女配只想苟活
炮灰女配只想苟活 連載中

炮灰女配只想苟活

來源:google 作者:錦李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樂鷺 古代言情 祁凜

三千小世界中,女配心愿系統遊走各處,只為完成炮灰女配心底執念,誰說我們註定就是配角呢?憑什麼成為男女主愛情路上的踏腳石,不服輸,不認命偏要在各個世界裏苟活,順便完成心愿,攻略男主大人(1v1)全文存稿中,喜歡可收藏第一個世界仙俠天地共主✖️作精小炮灰第二個世界年代腹黑男知青✘治癒小太陽第三個世界古言冷漠帝王✘表裡不一妃子第四個世界現言斯文敗類教授✘偽乖乖女大學生第五個世界玄幻病嬌閻王✘人間少女第六個世界星際未來博士✘古生物實驗體第七個世界豪門反派總裁✘富貴花真千金第八個世界古言敵國國師✘和親公主展開

《炮灰女配只想苟活》章節試讀:

祁凜在成神之前,修的是無情道,從小父母雙亡,被師尊原亦長老撿回山上,他天生道骨,又勤奮苦練,年紀輕輕便已強大到化神,六界無人可敵。

除了他以外,師門中還有許多同他一樣的弟子,都是因為無家可歸,身世悲慘,因而被原亦長老救濟。

師尊圓寂之時,神情從容淡定,眾弟子長跪不起,只留給祁凜一句:「道法萬千,隨心即行。」

在這殘敗腐爛的石洞里,祁凜再次看到一種悲憫的情懷在樂鷺身上出現,為冤魂悲憫,為命運悲憫。

這種感覺真是奇妙,眾人皆求其所欲,不擇手段追其所求。

她卻像一束光,明亮卻充滿救贖。

山外,荒蕪的土坡之上,被繩綁起的村民一個個跪在黃土上,面色如土,眼前是一座大坑。

樂鷺把那些女子屍體用仙術移入土坑裡,人間講究入土為安,把她們合葬在一起。

願來世托生到好人家,無災無難,幸福美滿。

祁凜伸手種下一顆幸運仙草,為她們輪迴祈福。

而這些村民,他毫不留情地下了同感咒,這些女子死去的痛苦他們將會一一感受,卻不會傷及性命,只是未來的日日夜夜將會活在陰影里。

他們並不無辜,心起惡念,已然成罪。

——

花雨城破解此案後,消息傳遍了大街小巷,人人都唏噓不已。茶館裏的說書人早已把故事搬上了台。

「枯木村人性狡詐,欲長生不老,又盼榮華富貴,遂與邪肆做見不得人的交易……」說書人滔滔不絕。

說到興起時,唾沫星子滿天飛,台下觀眾也是嫉惡如仇,連連拍桌,扼腕嘆息。

此時,三人正在茶館裏飲茶,上好的西湖龍井,沏出來的茶香瀰漫四溢。

樂鷺抿了一口茶:「還有五天才到月圓之時,想必那個山鬼大人會在那天動手。」

「樂鷺姑娘所言甚是,只不過敵在暗,我在明,又不清楚對方實力,我們暫時只能靜待了。」暨雨輕輕道。

祁凜手指撫摸杯盞,青瓷稱的他手指修長,骨節分明,連指尖蓋都泛出一種冷清調,並未言語。

旁邊穿藍色學堂服裝,束髮的幾位學子走過。

「三天後就是一年一度的廟會,這場面一定很壯觀,我們也去湊個熱鬧。」

「是啊,每年的廟會在花滿樓都有一項特別的節目,去年是謎語擂台,贏的人能得到相國寺主持佛光加持的琉璃素燈一盞,傳聞在這燈上寫的願望都能成真。」

「還有此等神奇之事……」

幾人漸漸走遠,聲音也遠去。

暨雨率先開口,杏眼含情脈脈:「師兄,自化神以來,我們在仙界待了數千年,好久未遇到廟會了,不若我們也去逛逛。」

祁凜淡淡應道:「看情況。」

「我也想去逛,就去那個擂台的地方,人多熱鬧。說不定還能贏得花燈。」樂鷺雙手托住下巴,手肘抵在桌上,桃花眼裡寫滿嚮往,亮晶晶的。

祁凜並不喜歡人多的地方,也不愛逛什麼廟會,他早習慣了獨來獨往。

不過,那天他還是去了,也說不清是為什麼。

花燈廟會,街上擺滿了五顏六色,斑斕絢麗的花燈,造型也是千奇百怪,有小兔子,有狐狸,有蝴蝶,更為奇特的是還有狗熊花燈。

除了花燈外,有些小攤販賣的是各式各樣的錦囊,多是兩情相悅的男女買來互贈以表明心意。

走卒小販以及商鋪在午後早早地關門,回家準備迎接晚上的廟會了。

城主府的大堂內,祁凜與城主在主位上品茶等候。

今日祁凜難得沒有穿白衣,而是

一襲玄青色衣裳,廣袖,腰間束蜀錦刺繡寬帶,由肩膀處到腰間,一縷縷金線織出一副日月星辰的圖樣。

他手指有規律地敲桌,神色淡淡。

往外看去,郁郁青青的樹縫裡,一張精緻美艷的側臉一閃而過,小臉像春天裏的桃花花瓣,鮮妍明媚。

樂鷺轉過樹叢,只見她身着煙雨青外衫,娟紗金絲繡花長裙,黃色披帛,裙擺處是蒲公英隱綉。

臉上笑意盈盈,輕聲問好。

「仙尊,城主。」

她的視線落在祁凜身上,多看了幾眼,第一次見他穿這種顏色的衣服耶,如果說他穿白袍給人感覺冷冽,神聖不可侵犯。

那這身青色,掩去了一些傲氣,多了份江南水鄉的煙火氣。

「而且和她的衣服,有點像……情侶裝。」這才是重點。

沒過多久,暨雨與黃億意一同進來,暨雨還是素白錦繡衣裳,黃億意則是紫色雲錦袍。

打過招呼後

暨雨看着樂鷺和師兄的衣服,心生不滿,但又不好回去換。

四人出府,時間已近傍晚。

街上人群擁擠,喧鬧不絕。

暨雨與黃億意挽手在一處,忽而看到些有趣的玩意,便前去挑選。

祁凜皺着眉頭,來往的人眾多,他盡量避開,還是不免有些小姑娘看他顏色出眾,故意往他身上擠。

正當打算離開時,一隻軟綿綿溫暖的小手牽住了他,手指在他掌心勾了勾。

「跟我來。」

樂鷺朝他笑,梨渦淺淺。

他垂眸看向兩人的手,有些詫異。不回握也沒有放開,任由她動作。

樂鷺一路緊緊牽着他的手,把他帶出了人群,放開他的手。

「這裡就沒那麼擁擠了,仙尊可覺得好受些。」她仰頭望他。

他沉聲應了,手裡的溫暖消失,他的手又恢復冰冷。

暨雨和黃億意買個錦囊的功夫,轉頭髮現兩人都不見了。

「暨雨姐姐不必擔心,想來仙尊他們一定是先行前往花滿樓去了,我們現在動身去吧。」

「好,那我們也去吧。」暨雨心有不甘,師兄跟樂鷺兩人單獨相處,指不定樂鷺怎麼勾引他呢。

不過轉念一想,樂鷺也沒幾天蹦躂了,便放心下來,往花滿樓而去。

「會勾引人」的樂鷺與祁凜並肩而行,男子俊美高大,女子嬌小玲瓏,站在一起如神仙眷侶,令人賞心悅目。

他們隨着街上的行人一同去花滿樓等待今年的擂台。

突然幾個小孩在街上橫衝直撞,嬉戲玩鬧。

樂鷺一直在想怎麼才能與祁凜再多一點接觸,心不在焉。

結果沒注意到幾個小孩從她身邊跑過,把她撞的一踉蹌。

「真是天助我也。」

順勢往旁邊倒去,不出所料,她靠在祁凜懷裡,寬廣的胸膛,有力的臂膀,甚至還能感受到他的吐息輕輕打在她頭頂。

有點可恥的臉紅。

祁凜覺得懷裡彷彿撞進了一朵雲,渾身柔弱無骨地依附在他身上,這樣的觸感不算太糟。

從什麼時候起,不再抗拒她的接近。

他哂笑一聲,扶穩了她。

「專心走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