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陪葬品,出陵墓就是一個廢物
陪葬品,出陵墓就是一個廢物 連載中

陪葬品,出陵墓就是一個廢物

來源:google 作者:油鹽罈子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油鹽罈子 霍朝

霍朝連苟且偷生的機會都沒有了,已經成了文靜武公主的陪葬品霍朝醒來之後,一眼驚喜,二眼絕望,三眼窒息,四眼……展開

《陪葬品,出陵墓就是一個廢物》章節試讀:

如果一個天仙,被一條連一級妖獸都不是,三百多斤的純生野豬,拱着身子骨亂奔亂撞,是要遭雷劈的。

污染了天仙的無上尊榮。

「哎哎!」

陵墓里養尊處優的霍朝,嚇得手舞足蹈。

本想一拳打爆野豬頭,顯示一下力量,反被野豬拱起身子到處亂跑。

丟人現眼,不過如此。

武宜馨實在看不下去,隨便躬身,順手扯了幾根野草,對着野豬一擲。

嗖嗖嗖!

野草如利箭,準確無誤,射斷了野豬飛奔的雙前短腿。

野豬向前失控,豬翻人仰之隙。

只見人影一閃,抓住天仙霍朝背襟,迅速避開。

呼,呼!

天仙霍朝,此時像個癆病老人,大口喘氣。

「你,怎麼這般厲害。」

霍朝真心感謝武宜馨相救,由衷佩服。

開玩笑,武宜馨雙八春秋,十六妙齡年,已是三級通靈境。

好比現在清華本科大學三年級生,如果英語能過六級,直接保研,前途無量。

不過,武宜馨英語差得一塌糊塗,只會翦荏星球語,翦荏星球人,沒有語言限制,不妨礙以後進入通靈圓滿境,甚至偽仙境,地仙境。

你說厲不厲害,是一個擁有真才實學,見過風雨的女天才。

能讓一個天仙疑惑問話,武宜馨難以置信,傻愣愣地盯着天仙霍朝,一時不知啥樣回答。

「你應該要保護我。」

天仙霍朝雖然恬不知恥,卻知道以後行走江湖,會困難重重,需要能人護駕。

霍朝千年前,經常被人欺辱。

千年後,不想再被他人抓去做小奴才,更不想去做陪葬品。

現在,乾坤袋裡的極品寶器靈穹刀,怎麼聯繫也聯繫不上。

焦急萬分,默語幾下,能跟儲物袋聯繫,輕鬆些許,有靈石在,在翦荏星球,橫着走,不怕不怕。

「你是天仙霍朝少仙俠,應該是你保護本公主。」

武宜馨懷疑霍朝,故意在試探自己的真心與忠誠度。

霍朝明白,武宜馨心裏死死認定自己是陵墓內的天仙霍朝,也不再爭辯。

指了指在不遠處嚎啕打滾的野豬,道:「武宜馨,宰了它,就地火燒野豬肉吃。」

武宜馨也不反對,對小白眉使了眼色。

小白眉儘管打心裏特別瞧不起霍朝,也不想違背武宜馨公主的暗示。

霍朝只聽到撲棱一聲,見到小白眉抓着野豬在原地一甩。

故意在顯擺速度,力量,挑釁,打臉。

霍朝千年嫩臉抽搐一下,假裝不在意,叫武宜馨一起,把野豬開膛破肚……

刨去野豬內臟,把一條約有二百六十斤凈重的野豬,架在火上烤。

不久,烤得油膩閃光,肉香遠飄。

吸引了一直躲在暗處,盯着他們的青虹大鵬,垂涎三尺。

暗道人族,能把生吃的野物,做成美味佳肴,讓青紅聞之,食慾大開。

管他,先過去嚇唬他們,順帶搶劫香噴噴的野豬肉。

嘀咚嘀咚。

青虹大鵬邁開雙爪,如十指大鐵爪,故意重趾重爪,踩踏着草地上殘枝枯葉。

喳!

喳!

干泥渣沙飛濺,枝碎,葉如粉飄揚。

五指爪邁開,留下一個淺淺,長短不一的五指鐵爪。

武宜馨蹙眉,並沒有把青虹放在眼裡,心裏討厭青紅,耀武揚威,陰魂不散。

霍朝發愣,還在瞧着青虹昂頭挺胸,不可一世,大步大步走過來。

小白眉早已看青虹不順眼,怒道:「青虹,你若安好,滾到一邊去,以後別再出現在我們眼前。」

呵呵!

青虹無視小白眉威脅,輕輕一展青紅色雙翼,狂風大作。

特意展示彪悍戰鬥力。

砰!

小白眉懶得廢話,突然撲出一爪,直搗黃龍。

青虹,通靈境,最強戰力,堪比人族一階偽仙境。

一躍而起,張嘴一吐,百多柳葉小刀,密不透雨,齊射小白眉。

哼!

「休得放肆。」

高級境小白眉,雖低青虹一個階層,毫不示弱,雙翼一展,扶搖直上千里高空。

「金雕撲虎。」

霍朝只見小白眉,十爪如利刃,從天而降。

如泰山壓頂,驚天動地。

暗道:剛出陵,遇凶青虹,無事生非。_若非小白眉不畏強鵬,此路不通。

霍朝還在讚美小白眉間,青虹嘶鳴一聲:「雕蟲小技,自取其辱。」

雙翼如閃電,迎風而上。

一雕一鵬,空中激戰。

霍朝舉目觀之,小白眉已落下風,勉強招架,無還手之力。

心焦,不安,悄悄走近心無旁騖,躍躍欲試的武宜馨。

「若不,分些肉給青虹大鵬,別讓小白眉吃苦。」

武宜馨手一抖,龍鳳鞭在手,道:「暫且莫急。」

眼見小白眉抵擋不住,不再旁觀,朝天甩手一鞭,使出神鞭訣里一招不太熟練,生硬的「鳳鳴朝陽」。

一隻巨大美艷,霸鳳投影出現在天空,徑直殺向青虹。

青虹聞鳴大驚,不瞧還好,一瞧,霸鳳遮天、迅猛殺來,心驚膽顫,忙棄小白眉而閃。

「哇塞!」

驚得霍朝目瞪口呆,越想越不明白,自己在陵墓里,足足修鍊乾坤訣千年,無法完美展出乾坤訣之形。

霍朝知道本人的能量力充足,體積卻無法支撐天階乾坤招式神通,只能在心裏完美展示,無法在實戰中展示出力量。

好比一個聰明伶俐小孩,剛入學讀一年級,突然間,要去讀大學,完全是痴人說夢

千年眼力卻很在行,一眼辨出武宜馨,能量力不足以完美使出「鳳鳴朝陽」的真正威力。

不過,武宜馨的天賦,不容置疑,一個月有餘,耍得立見雛形,發揮了其千分之一的能量力。

長此以往,當真無法想像。

青虹初次見到鳳游鳴天,心生畏懼,不敢交戰,早已逃之夭夭。

武宜馨一個通靈三級境,第一次使用上品靈器,又是地階功法訣,龍鳳鞭吸收主人能量力,如無底洞。

一招「鳳鳴朝陽」,能量力被吸去七、八成。

若不是在陵墓里,吸收了大量靈氣,恐怕剛才被龍鳳鞭反噬,吸干自己一身能量力。

武宜馨臉色微白,如今想起,心有餘悸。

慶幸沒有胡亂,放肆鞭打。

不過,武宜馨初次使用龍鳳鞭實戰,感悟頗深。

沒有遇到生死攸關時刻,不得急功近利。

應該量力而行。

霍朝見到武宜馨,打出一鞭後,嚇走青虹,她本人也虛脫一陣。

若是,青虹久經撕殺,感應對手強弱氣息,必會瞧出武宜馨缺陷,後果不堪設想。

再去看小白眉,金色的羽毛,掉落許多,像一件破舊不堪的衣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