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恐怖靈異›碰瓷劍尊后我成了修界第一
碰瓷劍尊后我成了修界第一 連載中

碰瓷劍尊后我成了修界第一

來源:外網 作者:貓蔻 分類:恐怖靈異

標籤: 恐怖靈異 貓蔻

舊書名《碰瓷劍尊后我成了修界第一》蜀山劍派所有人都不明白,為何雲霄劍尊會選擇蘇煙微這個只有臉能看的病秧子為驚寒劍法的傳承人。直到蘇煙微在劍道大會上使出那驚艷了滿座仙者上尊的一劍,所有人方才知曉蘇煙微最出色的不僅是那張被追捧為仙界第一美人的臉龐,還有她手中的劍。滿堂花醉三千客,一劍霜寒十四州。蘇煙微:其實沒那麼複雜,雲霄劍尊之所以收我為徒,一開始只是因為被我碰瓷了而已。*****閱讀提示:師徒仙俠言情文,女主升級成長故事流。文案發於2020/9/10,留存.——————————————————————————下本接檔文求預收,《修界仙尊皆我師》by貓蔻南嘉魚穿越縮水成七歲小女娃,從天而降,闖入仙界最大牌殺人奪寶現場,當場被神器綁定擇主。正為爭奪神器斗的昏天暗地的修界仙尊們:……只猶豫了一瞬,仙尊們立馬改變主意,由奪神器變為爭徒弟。道門仙尊:拜我為師,三十年築基五百年元嬰,飛升成仙指日可待!合歡宮仙尊:拜我為師,天下男修皆愛你!藥王谷仙尊:拜我為師,你欲誰生誰則生,你要誰死誰則死。劍宗仙尊,時任修界第一的裴獻微笑:以上諸位皆非我對手,本劍仙,修界第一,最強那種,考慮下?南嘉魚望着裴獻那張光展開

《碰瓷劍尊后我成了修界第一》章節試讀:

[]

第二章

「娘親!」

蘇煙微蹦蹦跳跳進了院子,一進屋,她就喊人道。

「慢點,微兒。」

葉清夢看見她小跑過來,取出一方手帕,擦拭着她額頭沁出的汗,蘇煙微仰着小臉,乖乖的任由着她動作。

「娘親。」蘇煙微眨了眨明亮的眼睛,望着葉清夢那張端美清艷的臉龐,「你真好看!」

葉清夢收起了帕子,斜睨她一眼,「盡會哄我。」

「沒有,沒有。」蘇煙微把頭搖的像撥浪鼓,「沒哄你,是真的!娘親你這麼漂亮,怕不是天上的仙子下凡?」

「娘親你是仙子,那我就是小仙女。」她美滋滋地說道。

葉清夢笑,「感情你這是繞着彎子在誇自己啊!」

蘇煙微一把抱住她的胳膊,撒嬌道,「我誇我們兩個,娘親你是大仙女,我是小仙女。」

「嘴甜!」葉清夢指了指她的小鼻子,嗔了句。

她被蘇煙微哄的眉眼眉梢滿是笑意,對身旁侍女道,「擺膳吧!」

早膳,有蘇煙微喜歡的蓮藕和南瓜餅。她夾了一塊南瓜餅,小口咬着吃,兩邊臉頰鼓起,像只小倉鼠。

「娘親,鳴鳳長老來找你做甚麼啊?」她一邊吃着,一邊不忘問道。

「還能有什麼,無非就是那些事情。」葉清夢輕描淡寫將話題帶過,她夾了筷子蓮藕給蘇煙微,「這是今早太湖那邊送來的新鮮蓮藕,你最喜歡的。」

「還是娘親疼我!」蘇煙微成功的被她轉移了注意力,美滋滋的咬着塊蓮藕,一臉心滿意足。

葉清夢吃得不多,只嘗了幾口便放下了筷子。她辟穀多年,早已斷了口腹之慾,用早膳也只是為了陪蘇煙微。見蘇煙微吃得差不多了,她開口說道,「你爹爹下午回來。」

「當真!」蘇煙微一臉驚喜說道,「爹爹要回來了啊!」

「嗯。」葉清夢說道,「看把你高興的。」

蘇煙微嘿嘿笑了兩聲,「爹爹離家好久,我想他了嘛!」

自知道蘇敬亭今日要回來之日,蘇煙微這一早上都出於興奮過度,一刻也靜不下來,一直朝門口張望着。

坐在屋內抄寫着道經的葉清夢,見狀搖頭,「你這孩子,真沉不住氣。」

蘇煙微聞言,扭頭看着她,「娘你就不想爹嗎?」

「無甚麼想不想的。」葉清夢將最後一筆寫完,擱筆停手,「你爹有事會傳信回來。」

蘇煙微:????

你們修士都是這麼談情說愛的嗎?

靠傳信就行?

「不是說一日不見如隔三秋嗎?」她好奇的說道。

葉清夢聞言嗤笑,「修士閉關短則數月,長則幾年幾十年甚至幾百年,照你這麼說,修士都不要修行了?」

蘇煙微想了想,然後說道:「這麼說也沒錯,情緣耽誤我修行!」

「就你這小丫頭,懂什麼情緣。」葉清夢斜睨她,「少貧嘴。」

她站起了身,拉開座椅,朝着蘇煙微走去,來到她身旁,牽起她的手,「走吧,我看你也坐不住,去外頭接你爹回來吧。」

「娘親,你不抄道經了啊?」蘇煙微問了句道。

「你在我面前晃來晃去,晃得我頭疼,豈有心思抄道經。」葉清夢說道。

蘇煙微訕笑,沒再說話。

母女二人便牽着手,去了前院外頭,站在門前,等候蘇敬亭回來。

等了大約半個時辰後。

一襲蒼青色道袍挺拔俊美,丰神如玉的蘇敬亭,便從遠處朝着這邊徐徐走來。

蘇煙微看着他,眼睛頓時一亮,興奮的叫道,「爹,爹爹!」

姿態從容徐行的蘇敬亭聽到叫聲,抬眸看去,見妻女站在院子外等候他,面容不由柔和,唇角噙着溫柔的笑,「微兒!」

他不由地加快了腳步,朝着她們二人走去。

「爹爹,我好想你!」蘇煙微看着蘇敬亭,笑的極為開心,眼睛亮閃閃的望着他。

蘇敬亭看着愛女,滿臉毫不掩飾的疼愛,目光溫柔又耐心,他伸出手撫了撫她的頭頂,「爹也想你。」

他轉過頭看向女兒身旁的葉清夢,眼底泛起愛意,「這段時日,辛苦你了。」

「你我何必見外?」葉清夢看着他,端麗清艷的臉龐上神色依舊平靜,眼中的眸光卻是溫柔含笑,「回來便好。」

兩人相互凝望,眼中深情繾綣。

蘇煙微站在他們中間,望了望左邊的葉清夢,又看了看右邊的蘇敬亭,像是發現什麼一般,嘴角翹起一個狡黠笑,像只小狐狸。

「進去吧。」葉清夢移開目光,打破寧靜說道。

「聽夫人的。」蘇敬亭好脾氣的應道。

「爹爹這回在外面又有哪些有趣的經歷,快給我講講!」蘇煙微一邊抓着葉清夢的手,另一邊抓着蘇敬亭的手,她站在兩人中間,快活又滿足,蹦蹦跳跳的牽着爹和娘進屋了。

屋內。

葉清夢在一旁煮着茶,目光柔和的看着前方纏着蘇敬亭給他呱唧呱唧不停說著她近日習劍心得的蘇煙微,蘇敬亭一臉耐心好脾氣的聽着她講,時不時還煞有其事的點頭附和幾聲,了解他的葉清夢一看他這幅模樣,就知道他是在哄小孩。蘇敬亭其人,看着最是一本正經不過,實則內里狹促,慣會哄人,一不小心就着了他的道,被他糊弄過去了。

「爹爹,你說,分流劍法為何要分流劍法?為什麼沒有合流劍法啊!」蘇煙微仰着小臉,睜着一雙烏黑明亮的眼睛望着蘇敬亭,滿眼的好奇和信賴。

蘇敬亭:這我怎麼知道?

「許是因為這招劍法,是以打斷對方劍招,將其招式拆分,一分為二,所以稱之為分流劍法。至於為何沒有合流劍法,也許你將來可以朝這方面努力下?」蘇敬亭睿智老爹人設不崩,維持着無所不能無所不知的英明老父親高大形象,一本正經的胡說八道,忽悠女兒。

蘇煙微聽話,眨了眨眼睛。

雖然你說的很有道理,但我覺得你在忽悠我!

「你們父女兩在聊什麼呢?」葉清夢端着茶過來,在蘇敬亭身旁坐下。

蘇敬亭見她過來,心下頓鬆一口氣,朝着她使了一個眼色,夫人救我!

嘴上一本正經說道,「你女兒正和我彙報她最近習劍的成果呢,進步不小,可喜可賀,值得鼓勵!」

葉清夢接收到他求救的信號,不動聲色說道,「你爹爹才剛回來,茶都沒喝一口,你有問題明日再說,今日不談正事。」

「好吧。」

雖然蘇煙微很想顯擺一下她的進步,不過既然娘親這樣說了,那就下次再說吧。

得救了!

蘇敬亭遞給了葉清夢一個感激的眼神,多謝夫人救命之恩!

葉清夢斜睨他,你想怎麼謝?

不如,以身相許?蘇敬亭眼底泛起狹促的笑意。

葉清夢翻了個白眼。

「爹爹,你還沒和我說,你這次在外的經歷呢!」蘇煙微安靜不到一會,又抬眸望着他,不甘寂寞道。

葉清夢和蘇敬亭同時移開目光,兩人臉上都是一副若無其事的樣子。

「微兒想知道啊!」蘇敬亭對着蘇煙微笑道,「那這可就說來話長了……」

蘇煙微捧着葉清夢泡的茶,聽着蘇敬亭講他在外的經歷。窗外的陽光灑進來,溫暖又和煦。整個屋子都鍍上一層淡淡的金光,蘇煙微此刻臉上的笑容就如同這陽光一樣,純真又燦爛。

「好了,故事聽完了,好孩子該去睡覺了。」蘇敬亭打發孩子離開道。

蘇煙微一臉意猶未盡,「我還不困,爹爹你再說一會。」

蘇敬亭:……

你不困,我和你娘該睡覺了啊!

「你還小,早睡早起身體好。」蘇敬亭冷漠無情的拒絕了她,「明日再來聽。」

蘇煙微賴着不走,「我可以晚一點睡,半個時辰就好,就半個時辰!」

蘇敬亭被她纏的沒法子,朝身旁的葉清夢使了個眼神,快管管你女兒。

葉清夢但笑不語,端起茶杯品了口茶。

有本事你自己搞定你女兒。

蘇敬亭:……

小的難纏,大的也不好惹。

沒辦法,蘇敬亭只好使出絕招,他取出兩本古書,「這是你找了好久的鏡湖居士所著遊記缺失的上冊和下冊。」

聞言,蘇煙微頓時激動,「真的嗎!」

「爹還能騙你不成?」蘇敬亭說道。

蘇煙微一把接過他手裡的兩本古書,迫不及待的快速翻看了幾頁,「謝謝爹!」

這會她也不想再聽故事了,「爹你真好!我就不打擾你和娘親,我回去睡覺了!」

她麻溜的從席上爬了起來,拿着書轉身噔噔噔就跑走了。

蘇敬亭嗤笑了聲,你也知道打擾啊!

「這孩子,壞得很,也不知像誰。」蘇敬亭說道。

葉清夢斜睨他一眼,「不知像誰,嗯?」

蘇敬亭:……

夜裡。

蘇煙微抱着新得的兩本鏡湖居士的遊記,躺在床榻上,點着燭火,看的如痴如醉,沉迷其中不可自拔。

另一邊。

葉清夢正與蘇敬亭夜話,「今日,鳴鳳長老來尋我。」

「他的話你不在意。」蘇敬亭苦笑一聲說道,「鳴鳳長老頑固守舊,還請夫人多多包涵。」

葉清夢搖了搖頭說道,「這回,他倒不是為我而來。」

蘇敬亭看向她。

「他是為了微兒的婚事而來。」葉清夢說道。

聞言,蘇敬亭當即擰起眉,不滿斥責道:「胡鬧!微兒才多大,就談她的婚事!」

「她還只是個孩子!」

饒是親娘,葉清夢都不由地麵皮抽了抽,「你先別動怒。」她安撫蘇敬亭道,「先聽我把話說完,雖然鳴鳳長老一貫頑固守舊行事古板,但是這回他所提,的確是一樁不錯的婚事。」

「怎麼連你也……」蘇敬亭聞言皺眉,神色不大好看。

葉清夢面無表情看着他,「微兒是我親生女兒,我愛她不比你少,豈會害她?」

「這樁婚事的男方,是明洲謝家的謝玉容。」

「謝玉容?」蘇敬亭驚訝道,「那個顏如玉人,無暇光彩,只應天上有人間難得尋的謝家七郎?」

《碰瓷劍尊后我成了修界第一》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