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偏寵凜冬
偏寵凜冬 連載中

偏寵凜冬

來源:google 作者:江皋白玉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文以冬 現代言情 談謹羽

【古箏演奏家×演員甜寵輕娛樂圈】文以冬怎麼也沒想到有一天會在一部電影里,看見小時候把自己從人販子手裡解救出來的小哥哥這時文以冬才知道小哥哥原來叫談謹羽第一次見面,小哥哥輕言細語地哄着哭鼻子的小姑娘,「小哭包,哥哥送你一個小兔子,不哭了好不好」再次見面,談謹羽對坐在沙發上的小姑娘說,「我送你回學校」後來,談謹羽看着眼尾泛紅的小姑娘說,「小哭包,願意跟我回家嗎?」哪知道,這一次是真的被拐回家了展開

《偏寵凜冬》章節試讀:

國慶假期的倒數第二天,常卓如邀文以冬去逛街。說是上個月忙着簽售會的事,都沒有好好玩過。

所以從進商場開始,常卓如就開啟了好奇寶寶模式。這看看那看看,東西試着合適兩手一拍就買了。

此刻文以冬腳邊已經放了五個袋子了,都是常卓如的,而某常小姐現在正在試衣間。

文以冬坐在服裝店的沙發上百般無聊,隨手拿起茶几上的時尚雜誌翻動着。

「文以冬?」

突然,一個男人的聲音傳來,聲音裡帶着一絲不確定。

文以冬聞聲抬頭,只見一個有些眼熟的男生走了過來,手上還牽着一個女孩。

「還真是你啊,好久不見,又變漂亮了。」

文以冬見他認識自己,努力在腦海里搜尋着他的信息。

剛好常卓如從試衣間從出來,解救了處於尷尬中的文以冬。

「哎,劉灼,你怎麼在這?這位**姐是你女朋友?」

劉灼看了一眼旁邊的女孩,撓頭笑着說,「對,這是我女朋友。」然後側身對女孩說,「這兩位是我高中同學。」

「對了,上次班級聚會你們怎麼沒去啊?」

常卓如把手裡的衣服遞給導購員,轉身對劉灼說,「害,時間衝突了啊,你沒看群消息嗎?那天剛好我表哥結婚,以冬跟父母出去旅遊了。」

看着應付地遊刃有餘的常卓如,文以冬感嘆,幸好今天不是自己一個人出來,不然場面就尷尬死了。

「對,暑假我跟爸媽去旅遊了,所以沒去。」

「這樣啊,那寒假聚會可一定要來哦。」

常卓如委婉地說,「看情況吧,有時間我們一定去。」

「好,那我先陪我女朋友逛街去了,你們慢慢玩。拜拜~」劉灼擺了擺手,帶着女朋友走出了服裝店。

那兩人剛走出去,常卓如就和文以冬對視了一眼,「聚什麼會啊,無非就是比比誰混的好,無不無聊啊」

「人家喜歡就行,咱們不去湊熱鬧。」

文以冬一邊說著,一邊接過導購遞過來的袋子,兩個人一人三袋,提着東西走了出去。

常卓如看了眼手機轉頭跟文以冬說,「以冬,我快餓死了,咱們去吃飯吧。你想吃什麼?」

文以冬抬頭看了眼商場里的導向牌,「蛙來了。」

常卓如抿着嘴微笑,眼睛一下亮了,「不愧是我好姐妹,跟我想到一塊去了。lets go~」

蛙來了口碑很好,吃飯的點一向是人滿為患,兩人排了好久的隊才終於吃上飯。

兩人邊吃邊聊,十分暢快。

「卓如,你實習單位找到了嗎?」

別看常卓如小說寫的好,她的理想可是當一個記者,現在學的是新聞學。

「別說了,我投了西岩日報和華民日報,人家理都沒理我。估計是看我還是大三學生,不太願意要我。我現在在一家自媒體公司兼職,進報社的事大四再說吧。」常卓如說著滿臉苦相。

常卓如一臉壞笑着看着文以冬說,「嘻嘻,不說我了。說說你吧~」

文以冬迴避常卓如的視線,低頭吃了一口香噴噴的蛙肉,「我有什麼好說的,該說的不都跟你說了嗎?」

「你可別忽悠我。手機上能說清楚什麼,再說,微信上跟我說的時候也看不見你的表情啊。說說,和男神相處什麼感覺?」

文以冬揉了揉紅的發燙的臉蛋,「他很好。比電視上帥,而且聲音也很好聽,就是你喜歡的那種低音炮的感覺。昨天我就感覺做夢一樣。」

「吃飯的時候他會給我添水,見我喜歡吃他就把菜移到我面前,還說他喜歡吃他拿過去的那個。看電影還買了爆米花和兩杯奶茶,他的奶茶都沒動過,應該是怕我一個人吃尷尬。

臨走的時候雖然很急,但還是幫我打車,跟司機師傅交代清楚地址,沒有把我一個人留在電影院。總之,他真的很好很好。」

文以冬端起手邊的水杯,喝了一口水。

「就這些,我說完了。」

常卓如見她連耳朵都紅了忍不住調侃,「是不是更喜歡他了。」

文以冬往嘴裏塞了口菜掩飾自己,「快吃吧,菜都涼了。」

常卓如見她不正面回答自己,一臉戲謔地看着她,也沒有再開口調侃。

吃完飯文以冬就去了趟洗手間,返回桌位的時候就看見常卓如正在和一個男人說話。

文以冬站在男人的身後,只能從那修長的身形和挺括的西裝看出大概是一個成熟帥氣的男人。

常卓如應該是在問人家要微信,男人禮貌地回絕,「抱歉,不太方便。」聲音是常卓如喜歡的很有磁性的低聲。

說完,男人就離開了。

常卓如還站在原地回味,看着男人離開的身影,同走近的文以冬說,「這男人好帥,是我喜歡的類型」,臉皺着眉頭苦着臉看着文以冬,「可是他拒絕了我~嚶嚶~」

文以冬很不客氣地笑了一聲,「你昨天還勸我呢。天涯何處無芳草。」

常卓如突然正色,「草,到處都是。但是,長這麼好看的,屈指可數。」

文以冬拿過兩人放在椅子上的幾個袋子,推着常卓如往門口走,笑着帶點敷衍地跟常卓如說,「好了好了,吃完飯該回家了。長得好看的草難遇見,你的假期也很短。明天就要坐車回學校,你還不回去休息嗎?還沒逛累?」

常卓如一個扭頭看着文以冬,「你這麼一說我突然還想逛逛。」

那隻空着的手拽着文以冬就往前面的一家服裝店跑。

等倆人逛完回到家已經是晚上十點。

逛了一天文以冬躺在床上動都不想動,想着今天沒有練琴明天又要多練一會了就更疲憊了。

睡前還是慣例去了談謹羽的微博看了看,見他的微博沒有更新,就去超話簽了個到,隨後放下手機秒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