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偏偏上癮,病嬌大佬的心尖寵超甜
偏偏上癮,病嬌大佬的心尖寵超甜 連載中

偏偏上癮,病嬌大佬的心尖寵超甜

來源:google 作者:水晶轉筆刀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傅景年 孟梨 現代言情

重生➕甜寵➕病嬌➕高甜互撩身嬌體軟的美人(手控)➕清冷腹黑病嬌大佬孟梨重生在自己遇難的那晚這一次,她死裡逃生,遇到了傅景年得知傅景年在S市有權有勢,一手遮天后,她抱緊大佬的大腿,一邊報復繼母,一邊虐繼妹大佬有雙好看的手,還對她有求必應、百依百順孟梨樂在其中,殊不知一步步掉入大佬的圈套~一日,她年少時的哥哥來找她、要帶她走時,被大佬發現傅景年不同往日的冷靜,撕開偽裝的面具,他眼圈發紅,禁錮着她的手腕,聲音低沉:「梨梨,你要離開我了嗎?」孟梨拚命搖頭否定:「不是的」哪知大佬根本不信,也不給她機會反駁,語氣里壓迫意味明顯:「梨梨,你永遠別想離開我」孟梨怕了,她逃他追,她插翅難飛~她被追回那晚,傅景年將她抵到牆角,聲音嘶啞:「梨梨,我的手給你玩,想玩多久就多久,你要什麼都給你,別離開我,好不好?」孟梨:「你是哭了嗎?你別哭了,我不走了好不好」展開

《偏偏上癮,病嬌大佬的心尖寵超甜》章節試讀:

蔡婆婆將早餐端了上來。

傅景年隨手拿起盤子旁的刀叉,骨節分明的手指輕鬆自如的切下一塊牛排送進嘴裏,細嚼慢咽,優雅至極,不過此時傅景年的眼神卻有些看不懂的情緒,彷彿陷入回憶之中。

孟梨的視線一直在傅景年那雙修長白皙好看的手,她是個手控,她從來沒見過像傅景年的手這般好看的手。

面對着傅景年的手,她是一點抵抗力都沒有。

以至於當傅景年倒好一杯牛奶遞給她的時候,她突然抓緊那隻手,一雙眼睛眨呀眨的,眼神里充滿了期待。

「嗯?」

男人低沉的嗓音讓她回過了神來。

孟梨趕緊接過牛奶喝了一口,聲音又小又軟:「牛奶好好喝。」

孟梨的這些表情落入傅景年的眼中,傅景年的心中閃過一絲笑,面上卻裝作什麼都不知道,繼續做着他自己切牛排的動作,他的動作並不快,就像是在慢動作回放一般,但是每一個動作都十分優雅。

孟梨撇開目光,聲音很小:「傅景年,你的手,我能摸摸嗎?」

傅景年的目光落到她的身上,眼神有些複雜: ”你確定? ”

孟梨點點頭: ”恩。 ”

”好。 ”傅景年輕聲應道,唇角微微勾起一個好看的弧度。

孟梨將手放到了他的手掌上,她的手指很纖細,觸碰到男人掌心的溫熱時,她微微愣了一下。

這雙手、好漂亮。

摸起來也好舒服。

「你好像很喜歡我的手?」傅景年聲線平和。

孟梨用力的點頭,「喜歡。你的手好漂亮。」

傅景年臉上閃過年臉上閃過一絲說不明的情緒,隨即他的臉上恢復如初。

他抬起頭來,淡淡的看向了面前的女人,聲音低沉:「梨梨,和你之前見過的手相比怎麼樣?」

孟梨吃了一口三明治,隨意的說道:「嗯……你的手是我長這麼大以來見過最好看的手了。」

傅景年臉上依舊平靜,手裡切牛排的動作也依舊沒有停止。

用餐後,他拿出一張黑金卡遞給了孟梨,聲音清冷:「一會我要去公司,你有什麼想買的就用這個吧。」

孟梨看着那張卡,眼睛頓時亮了起來,她聲音軟糯:「傅景年,我就知道你是個好人。」

天吶,世界上竟然有這麼好的人,救了她還包住包吃,現在還送給她卡。

傅景年看着女孩清澈的眼睛,他眉眼間漫出淺淺的笑意。

大廈32層辦公室里。

傅景年慵懶的坐在沙發上,隨手拿起份文件看着。

陳秘書走過來,謹慎的說道:「傅總,景苑已經裝上監控了,這是你要的護理手需要用的東西還有這個消毒水。」

「嗯。」傅景年掃了眼桌上的箱子。

「叮——」桌子上的電話聲響了起來。

「喂?景年,我的新酒店今晚剪綵,來給哥們捧個場唄。」唐堯嬉皮笑臉的在電話說道。

「嗯。」男人淡淡應了聲。

視頻監控器上,孟梨正在花園裡和翠翠一起種玫瑰花。

女孩赤着腳踩在棕紅色的泥土上,臉上露出幸福的笑容。

傅景年目光落在女孩裙擺下白皙的腳上,想到景苑有很多傭人都會看到,他就突然覺得格外刺眼。

他將手機打開,發現他根本沒有孟梨的電話號碼。

他微微蹙眉叫來了陳秘書,「給景苑打電話,叫她把鞋穿上。」

陳秘書看着男人桌上的監控錄像,自然明白是誰,說道:「好的,我這就去辦。」

「小姐,快把鞋子穿上吧。」王媽接到電話後,立馬拎起鞋子去找孟梨。

”哦。 ”孟梨將鞋子穿好。

她今早拿了卡就去買了玫瑰,她剛來這裡就覺得這片花園應該種上玫瑰才好。

她將剩餘的玫瑰花分給了翠翠和蔡婆婆,就連王管家都有一份,說是感謝他們這段時間照顧她。

翠翠沒想到自己竟然會收到花,而且還是個長得這麼好看的人送給她的,她開心地說:「謝謝,小姐。」

蔡婆婆也是笑的合不攏嘴,一把歲數了還能收到花,連忙道謝着。

孟梨說道:「你們別叫我小姐了,叫我梨梨吧。」

「那怎麼行?」

「行的。」孟梨擺擺手,說著就要回卧室午睡,她有午睡的習慣,一到這個時候就會困意來襲。

下午四點,邁巴赫上。

「少爺,我直接送你去唐少爺那還是?」陳秘書問道。

男人微微抬眸,聲音清冷:「先回景苑。」

「是。」

景苑。

男人剛到家,蔡婆婆就迎上來了,她疑惑道:「少爺,今天這麼早就回來了?」

平常她家少爺不到天黑可絕對不可能回來的,偶爾還會住在公司。

傅景年「嗯」了一聲。

他環顧四周,問道:「她呢?」

蔡婆婆說道:「小姐啊,她下午在花園呆了一會後就去午睡了,現在應該在書房吧。」

蔡婆婆算是傅家老人,傅景年從小是她帶大的,做事情也穩妥,是傅景年比較信任的人。

傅景年眸光落在蔡婆婆手裡拿着修剪的玫瑰花。

她察覺到他的目光,便笑眯眯地說:「小姐可真是好女孩,這花是她下午送我的。」

「她送你的?」男人的眼眸深邃而黝黑,充滿着神秘而又危險的氣息。

「對啊,她給每個人都送了,說謝謝我們照顧她,連王管家都有呢。這是個有禮貌的孩子。」蔡婆婆自顧自的拿着玫瑰花說道。

每個人都送了,連王管家都有。

傅景年徑直上了樓,眸中閃着晦暗不明的情緒。

推開書房門。

孟梨穿着粉色絲質的睡裙,半睡在軟榻上,身上披着一條毛毯,一本書耷拉在她手邊。

傅景年坐在旁邊的靠椅上,垂眸看着她,女孩臉上未施粉黛卻驚艷無比。

很美、很漂亮。

每一個地方都剛好長在了他的審美上。

軟榻上的小人感受到目光就動了動,她睜開眼便看見了傅景年。

傅景年迅速移開目光。

孟梨聲音嬌軟:「傅景年,你回來了。」

傅景年聲音清冷:「嗯。」

孟梨說道:「我今天種了玫瑰,院子里變的很漂亮,你回來的時候看到了吧?是不是很漂亮?」

傅景年看了眼她,說道:「嗯,很漂亮。」

傅景年突然將手伸到她面前。

孟梨看着眼前好看的手,她疑惑道:「嗯?」

傅景年臉上沒有表情,聲線平靜:「我的玫瑰花呢?」

孟梨疑惑:「什麼?」

傅景年躲開孟梨的目光,聲音低沉:「你送了每個人一束玫瑰,每個人都有,所以我的呢?」

孟梨怔愣一秒:「……」

他也想要,可他有一院子啊,整個景苑不都是他的嘛?

孟梨說道:「傅景年,外面整個院子都是你的啊。」

怎麼能一樣?

她連王管家的都準備了,就唯獨忘記了他。

傅景年看着她,臉色變的陰沉下來:「梨梨,你真是一點都不知恩圖報。」

《偏偏上癮,病嬌大佬的心尖寵超甜》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