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飄渺女仙錄
飄渺女仙錄 連載中

飄渺女仙錄

來源:google 作者:竹馨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柳淮煙 江影

(無cp+正統女主修仙文)一個契機,讓柳淮煙得到了一塊神秘石頭她無意中發現,此石頭居然可以帶她回溯時光偶遇魔修,始得仙緣,從此踏上了修仙之路……廢靈根又如何?我柳淮煙照樣要在修仙界,與諸位爭個天道,換個長生展開

《飄渺女仙錄》章節試讀:

「你這丫頭,怎麼這麼晚才回。要不是現在有人需要醫治,我都要跑去山中尋你了。」看到回家的柳淮煙,柳覃鬆了口氣。

她娘死的早,從小她就和他相依為命。柳淮煙也懂事的很,三天兩頭幫他上山采草藥。家裡需要他留下給人看病,倒是不能常常和她一起上山去。

對這女兒,他自是十分疼愛的。她長得像她娘,小小年紀就是美人胚子,等年齡再大一點,他家姑娘應該會更好看,到時候村裡的青年肯定會爭着來提親,到時候就沒有人天天陪他這把老骨頭嘍!

「爹爹,你今天有沒有聽到那聲巨響?那聲音波及巨大,你無大礙吧?」

柳淮煙放下背簍,將藥草一一撿出後,分開放在葯櫃中。

柳覃搖了搖頭,「村裡人都聽見了,我自是無事,倒是村裡幾個年輕小伙上山砍柴離那處較近,受到了傷害,來我這開了好幾副葯。」

想到了之前的聲音畫面,他臉上嚴肅異常:「也不知遠處發生了何事,這般驚心動魄。」

「仙人打架,凡人遭殃唄!對了爹爹,您剛才說有人在醫治,是村中何人啊?」柳淮煙疑惑道。

「他並不是村中之人。那聲巨響以後,我出門觀看,他就出現在了家門口。看他穿着頗為仙風道骨,身份必定不凡,也不敢隨意耽擱,就將他帶回了家中醫治。你且隨我來看看吧!」說著就帶柳淮煙進了他的房間。

只見床上躺着一位年輕男子,雙目緊閉,一身白衣裝扮,衣上金絲白雲飄逸其上,臉上清俊異常,出塵脫俗。看到他穿着與今天見到那兩人相似,柳淮煙靈光一閃。

「他是碧雲派修士。」

見柳覃面露疑惑,就將回溯前發生的事和他說了一遍,並隱去了黑色元神以及回溯之力的內容。

「這世上居然真有修仙者?」柳覃面露震驚之色。

柳淮煙眨眨眼睛,學着她爹的口氣說道 「是呀,世間之大,無奇不有。爹爹他現在怎麼樣了?」

柳覃嘆了口氣,搖搖頭:「這位仙長的病症我看不出來。他身體從表面看一切正常,只是把脈觀之,體內氣血混亂,濁氣蠶食,氣息越來越弱,怕是撐不過今晚。」

聽到這話,柳淮煙眼中閃過狡黠之色,這不就是活生生的修仙靈體嗎?她爹無法治好這位修仙者,反正他也是要死的,肉身不如讓江影拿去。想到此處,她在腦中喊了幾聲江影名字。

此時靈海內傳來一道聲音:「此人乃雙靈根,倒是個修仙的好苗子。」

「那這人可以當你的肉身嗎?」柳淮煙在腦中和江影對話。

「可以。他這剛剛築基期的身子雖然無法承受我全盛時期的元神,但是我元神現已暗淡無力,不會出什麼事,只要後期磨合好了就行。」

柳淮煙點點頭,疑惑道: 「這人你認識嗎?怎麼會出現在此處?」

「不知。想來我自爆之時,此人離的較遠,又有諸多寶物相助,被爆炸氣浪衝到附近,才獲得一線生機。可惜他當時畢竟處在戰場之上,低估了我的傷害,被魔氣入體,蠶食靈力,身體已慢慢枯竭,撐到你家門口方昏迷了過去。」

此番猜測的確八九不離十了。

柳淮煙小嘴微張,說道:「原來如此,你可真聰明。」

他聲音毫無波瀾,「等晚些時候我再來。」

……

夜深人靜,秋風微涼。山間田地還能聽到幾聲蟲鳴。柳淮煙卻睡不着覺,她翻身起來悄悄往她爹藥房看去,卻見人已趴在桌上睡著了。她拿起自己的外衣,輕輕給他披上。腦中詢問道:現在可以開始了嗎?」

她沒有聽到回聲,卻見她腦中飛出一團黑影,一道法力打到柳覃腦中。

柳淮煙壓着嗓子怒道:「你對我爹做了什麼?」

江影道:「沉睡術罷了,對人體無礙,只會讓他今晚熟睡不醒。」

柳淮煙這才舒了口氣。

「你在門外幫我守着。如有危險,立刻提醒我。」

柳淮煙也沒反對,就在門外獃著。左右閑來無事,她拿出那本《弄氣訣》翻開來看。

只見第一頁寫着:【練氣一層】打坐入定,氣沉丹田。拋棄雜念,感應靈氣,引氣入體。

她再想翻卻無法翻動分毫,看來這本書得一步一步練了。這些年她因為跟着爹爹多看醫書,字基本都能認全,可是把這些字湊到一起,確是不知所云。

但她也沒多做遲疑,立馬閉上眼睛,摒棄雜念開始打坐。不知過了多久,突然感覺進入到奇異的境界。她能感受到周圍絲絲靈氣。那些靈氣圍繞在她周圍,卻不能為她所用。看來是到了感應靈氣這一步,還得有所契機才能引氣入體。

她將全身放鬆,毛孔不自覺放大。身體里五色靈根開始十分費力的運轉,帶動一絲氣流往外吸。終於,那些圍繞在周圍的靈氣似是被身體牽引,慢慢流入毛孔,熨帖四肢百骸,最終流入丹田。

柳淮煙大喜,心想這就是引氣入體嗎?這感覺太過玄妙,她怕機會稍縱即逝,準備立馬加速靈根運轉,吸取更多靈力。可是這時候體內的靈根卻並不如她所願,依舊十分緩慢的轉動,吸收着微末靈氣。

難怪江影會說五靈根是廢靈根,由這慢的吐血的速度吸收靈氣,修鍊到築基得猴年馬月?

不過柳淮煙卻並不氣餒,今天第一天就可以引氣入體,說明自己的悟性極高。雖然吸收靈氣的速度不忍直視,但是只要堅持下去,總會有所成效。

江影可以做到,她也可以……

另一邊,江影的元神正在這白衣男子靈海中慢慢吞噬本體元神,現只剩下最後一點。江影一鼓作氣,一口咬掉那瑟瑟發抖的殘念,終於將此人身體主動權掌握在自己手中。現在就是慢慢磨合適應了。至於體內的魔氣,本就是他生前之物,自有破解之法,根本不必放在心上。

他口中念道:「化簡去繁,抽絲剝繭,去。」緊接着雙手法印往身上連打,一絲絲魔氣從身體流出,到最後一絲也不剩了。

他猛地睜開眼睛,嘴角勾起一絲冷笑,「葉聖凡,我江影大難不死,又回來了。準備好迎接我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