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平行宇宙之尋找帝星的故事
平行宇宙之尋找帝星的故事 連載中

平行宇宙之尋找帝星的故事

來源:google 作者:怪俠一執毛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呂真 奇幻玄幻 怪俠一執毛

平行宇宙,無系統,多主角,一個宇宙,一個世界觀,主角可在夢中了解每個宇宙自己的故事,新奇有有趣,尋找帝星的旅程期待大家一起聆聽展開

《平行宇宙之尋找帝星的故事》章節試讀:

「大哥,我回來了!」特魯斯回到家中,看見自己大哥正在對着電腦屏幕比手畫足。

大哥望着特魯斯一面疑惑說「二弟,你不是說去師傅那裡學習嗎?這早回來?」

「別說了!大哥,我又惹毛我師傅了,說錯話,給趕走了,話說三弟呢,今天學院不是休息嗎?」特魯斯一臉無奈地轉開了話題。

「哦哦,三弟剛才還和幾個女同學在家中玩遊戲的。」說話間大哥還在屏幕前操作一頓。

「三弟真是艷福無邊呀,大哥今天休息日都這麼忙?」特魯斯坐在沙發悠閑地說

「公司第三代插件,有個bu**生,民用插件威力太大,導致多起人員傷亡,雖然輿論壓力已經壓下去了,但還要儘快修復,公司名聲事關重要呀,我作為項目經理當然要加班加點修復好呀!」大哥焦急地說著。

「就是那個前身是武裝部隊使用的插件?我又不覺得威力大得如何喔,今天在市區見到,僅把地面打到一個大凹陷而已。」特魯斯想起今天那場會面,威力只是這樣擺了。

突然一個聲音響起「二哥,市區的道路是用核晶做的!你以為山村路間呀!」一個頂着一副玩世不恭模樣的男子從門口進來

核晶是一顆星球經歷無數彗星隕石撞擊後所產生的材料,是目前能夠收集到最堅硬的材料之一。

「三弟,你什麼時候出去了?那些女同學呢?」大哥轉頭望了一眼。

「大哥,我心儀的妹子好像說她哥哥也是三代插件使用者,闖了禍來着,她要回去幫哥哥求情喔,我就把她送走了,其他那些花痴我勸退了」。三弟一面失望地走到特魯斯身邊坐下一邊說。

特魯斯一面苦笑說著「我真羨慕你們,大哥在獵戶座星雲首屈一指的公司上班,前途無可限量,三弟你只比我小1歲,但身邊美女如雲,不像我連心儀的女生名字也不知道。」

三弟激動地說「二哥,好心你不要一直沉迷在自己幻想當中啦!有什麼事我們兄弟三人一起扛,不要日日發白日夢沉迷意念幻想!」

「咳咳咳~」大哥發出聲音示意三弟不要亂說話!

「大哥,我忍了很久了,我今天我學習了一部醫書,過分放縱對病情只有壞處沒有好處的。」三弟拍着特魯斯肩膀激動地說著。

特魯斯一面疑惑地說「此話何解?我不太明白你們想表達什麼?」。

大哥放下手中的工作,緩緩走到二人身旁,握着特魯斯的手語重深長地說「當年戰火漫天,科技力量與武道力量雙互為了獵戶座星雲領土與資源連番大戰,父母和我們溫馨的家毀於一旦,在逃亡過程中發現了你,當時你還是一個3歲小孩,父母和我們不忍心看見你在漫天戰火中遺棄,好心收留…」

「且慢!且慢!這個我知道,我和你們是沒有血緣關係,但…」特魯斯剛想說下去就被三弟打斷。

「大哥,我知你想表達思鄉之情和兄弟之情,這個我理解,你還是儘快講重點吧!」三弟滿面焦急地說。

大哥無奈滿面「故事一開始肯定有前中後的,直接講結果我怕二弟會崩潰。」

特魯斯坦然一笑,左右兩手搭在大哥和三弟肩膀上隨後說「兄弟之情,此生不變!你們有話就直說,什麼我都可以接受的。」

「好!三弟你說我們在市中心看見什麼」大哥帶着慎重的表情說。」

三弟語重心長地說著「你不要再去見你師傅了!青城市中心根本沒有什麼太乙金華!我和大哥有次好奇然後跟蹤你去到市中心,你坐在市中心空地上面,自然自語。

我們上前呼叫着你,你彷彿進入無人之境對我們不理不睬!隨後回到家裡,你就跟我們說今天在師傅里學了什麼的…」。

大哥開始敘述着「那年你5歲,戰爭還未停止,不知道是不是你在3歲那年被戰爭驚嚇,你入駐我們家而來從來都不喜歡說話,但做事井井有條,看不出你是一個幾歲大的小孩。

直到一次我們在各處星球中尋找庇護點與物資補給時,父母低估了人性的險惡,引狼入室,僅有的物資比洗劫一空。

父親為了追回損失的物資,與惡人們連番激斗,本來父親就有一點武道底子,開始間還是佔盡上風的,但一不留神我們被惡人劫持,父親為了我們的安危唯有束手就擒。

父親被惡人們連番屈辱,毆打至瀕死之際,你忽然金光四起,如同殺神轉世,把一個個惡人殘忍殺害,連在地上求饒的人都斬草除根。

隨後你像變了一個人似的,跟我們說7天之後如果我還不醒來,就把我火葬,留下這句話你就像死了一樣,一點脈搏呼吸也沒有,面如白雪。

7天很快就到了,夜深你也未能蘇醒,正當父母想把你燒了時你居然醒過來,但你對那天晚上的事情居然一點都不記得,一開始居然問我們爺爺在哪?隨後你又暈倒過去。

你醒來後,你也不知道發生什麼事,你知道你發了一個很長很長的夢,夢裡與爺爺相依為命,你還會說一種我們聽不懂的方言。

至此之後父母們開始懷疑你是不是那個武道宗師的孫子,多番幫你尋根問祖,但都無果。

直到2年前你說有個師傅教你練武,父母們也越發好奇,有次跟你一起去拜會你師傅,但回來後就一言不發,也叫我們不要提起。

我和三弟也出於好奇有次跟蹤你,就出現三弟跟你所說一樣,我們懷疑你有臆想症,夢裡與現實分不清楚!」

特魯斯疑惑不解地說「我有臆想症?別開玩笑了,我才沒有什麼幻覺,師傅是真實的,夢與現實我也分不清嗎?」

「還有你每個星期六都去見的那個女子,我發現你也是夢中虛構的!怎麼可能認識半年了連名字也不知道!」三弟補充說著。

特魯斯焦急地說「那個女的可能身份特殊不能讓我知道而已,她說過如果知道她真正身份,我們之間就沒有可能一起談天說地了,原話是這樣的!」

特魯斯繼續說「你們若是不相信我,我現在可以帶你們去見見我師傅!」

「難道我們全家欺騙你?認清事實吧二哥」三弟說著。

大哥無奈一說「去吧,去吧,去見識下你師傅,可能是我們真的道行低看不見,但你帶領我們前去可能會見到呢。」

三人離開家中往市中心出發,路過今天發生衝突地方,路上的凹陷給圍蔽起來,施工人員正在用機械修復着。

「過了這棟大廈,入面就是太乙金華了,一會去到門口,你們先別出聲,我去跟師傅打個招呼!」特魯斯轉着頭對着二人說。

特魯斯回頭望去,映入眼的並沒有那座古舊建築,也沒有太乙金華的標識,只得一片空地,空地上還整齊擺放着那堆生活用品…。

「一定是我走錯!你們在這裡等我!」特魯斯來來回在四周的大廈中穿梭,但無論走幾多次都回到這個空地上。

特魯斯聲嘶力竭的大叫着 「不可能!明明就是這裡,師傅是你用什麼手段把這裡弄消失的,一定是,一定是!」

在大廈中一個穿着浴袍的老人聞聲趕來「嘈什麼嘈?你們在這裡幹什麼!」。

特魯斯望着這個老人一面茫然說道「大爺,請問這裡不是有間古舊建築,門楣上寫着太乙金宗!」

老人開口道「原來是你這個小子呀!天天莫名其妙地來到這裡,對着空氣胡言亂語,不是見你每次過來都帶點食物或者用品之類的,我就趕走你了!」

隨後老人把特魯斯放下的生活用品準備帶走時,特魯斯大喊着「這個是我買給師傅的,你不能拿走!」

老人一面不厭其煩說「師什麼傅呀,這裡就是一片空地,並沒有你所說的人和物,我在這裡做安保工作已經30年了!」

隨後老人示意着「你們在這裡待多久都可以,但不要大呼小叫了,我還要回去洗澡」。老人拿着生活用品離開了。

特魯斯一面疑惑不解「不可能的,明明就是這裡,我來了2年有多了,這裡的一草一木,我都記得清清楚楚,唯獨師傅和太乙金華消失不見,難道是我的遐想…一切只是我幻想,我真有臆想症?那…周小姐…不~不是的…不是的…」

兄弟二人看着特魯斯開始自言自語,心神彷彿,目光獃滯都開始擔心起來。

「二哥!不要再迷茫了,我們會支持你,你一定能克服病魔,一切是你幻象,看清現實,不要再來修鍊…」三弟剛想把話講完就被大哥一句打斷。

「你不要再刺激他了!」大哥示意着三弟少說話。

「煉…?對!還有金華決,雖然看不見師傅,但有師傅教我的修鍊之法!」特魯斯如夢初醒心中催促着自己馬上運氣修鍊金華決。

見到此情景,兄弟二人一面擔憂說

「二哥,我們回家吧,你現在需要好好休息,父母還在等我們回去呢!」

「二弟,不要再想了,我們一起回去吧。」

兄弟二人走向特魯斯,此時特魯斯眉心發熱,丹田裡的氣流全身湧出,散發出淡淡金光,氣流形成出一個球形包裹着特魯斯,附近空間出現震蕩與威壓,令人無法靠近。

「好強大的氣息!」安保老人走到兄弟二旁邊說著「你們不要靠近了,想不到這自言自語的傻小子內功這麼深厚,看樣子這傻小子要結丹了」。

「結丹?」兄弟二人脫口而出?

「哈哈哈,你們年紀還小,不知道舊時代的武道修鍊法,結丹就是,你的氣海的氣已經完滿,開始凝聚,結完丹後你就再不需要通過外界氣來修鍊,丹會散發氣出來。」安保老人詳細解釋着。

大爺看着兄弟二人一臉茫然繼續補充「結了丹就是等於,你有了一台永遠不需要燃料的飛船。」

兄弟二人恍然大悟連聲點頭表示理解。

忽然天空暗淡無光,遮天蔽日,雲層中雷光初現,附近的雲層好像很有默契的相互糾纏,形成一個暴風眼,風眼當中雷光四起,電閃雷鳴。

包裹着特魯斯的金光氣流,越發越強勁,好像感受到雲中異動,要跟風眼較勁一樣,霎那間地面都受不住越發越強的金光氣流,形成巨大凹陷。

青城上空-德塔爾空中戰艦

戰艦會議室,在一張大圓台上,中間投射屏幕上顯示着警告

「青城中心市區,雲層巨大變化,定義為10級災害!請有關人員迅速前往。」

會議室內眾人討論激烈

「此現象應該是武道派的結丹。」

「竟然有人在青城結丹?」

「青城好像沒有人那麼明目張胆在市區結丹吧!」

「這個是宣戰!竟然在科技領域內!」

「知道是屬於武道派哪個勢力的人嗎?」

「可能是天宗!」

「不是天宗,天宗強者雖多,但沒有那個膽的!我們安排了這麼好的條件對天宗,沒有理由打破違約的。」

「哪…不是天宗,難道是谷雲林?」

「肯定是啦,谷雲林一直都是那些頑固的老不死統治,一定是啦!」

「你們都閉嘴!」會議室門口進入一個穿着一身軍裝,披着軍大衣的男子開口大說。

瞬間會議室內烏鵲無聲,眾人目光統一的望着軍裝男子,等待男子發話

「剛才和端腦確認了,此人沒有門派,只是一個普通人名叫特魯斯,已經接收到端腦最高指令了!」

「羅雲熙,你去處理一下,不能讓此人結丹!」

會議室中人們竊竊細語

「既然要羅雲熙去,那個小子死定了。」

「德塔爾領地,最高戰力的三人之一,星雲十傑,火舞羅剎羅雲熙…」

「端腦直接下令,看來名為特魯斯的人不簡單」

「上次端腦下令,好似是2年前吧,也是去調查青城市區,不過好像調查員去到,就只是發現一片空地,」

「莫非這空地,跟上次調查的地方一樣?」

「難怪,會派羅雲熙去了。」

會議室眾人緩緩望過去,一個坐在會議室一角正在把玩着煤油火機的少年,隨着火機在手指中旋轉羅雲熙說「如果,有人阻撓呢?」

軍裝男子面目表情說「可以即時處決!不理對方是何人!這個是端腦最高授權。」

羅雲熙把煤油火機上關蓋子,隨着清脆一聲~叮~開口道「收到!」就走出會議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