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破天神尊
破天神尊 連載中

破天神尊

來源:google 作者:棐南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張決 棐南

修仙皆為大能的家族中,少主竟是廢物無能少主?綠帽廢物?滅族罪人?這天,你不讓我修仙,那我便破了這天展開

《破天神尊》章節試讀:

第4章

張德業修鍊了半輩子,乃大乘初期,他甚至都無須用任何招式,靠着憤怒出手。

衣袍揮動,抬手掌風凌厲迅速,一掌劈在了張決胸前,讓人來不及做任何阻擋。

一個大乘初期對上一個毫無修為的廢物,可想而知,石頭砸向雞蛋。

大廳上的人,皆是吃驚,也是沒有料想真的張德業真的出手了。

「住手!!!」主位上的張正青幾乎是在一瞬間,飛身向著張決的身邊去,神色的冷然,臉上有掩蓋不住的焦急。

可是出鞘哪有回頭劍。

誰都不曾想到,張決,目不轉視,一絲不亂的頭髮,隨風飄亂,雙眼濃黑深不可測,硬生生的接下了張德業那一掌。

不曾閃躲,連一招一式,誓死抵抗都不曾有。

當真是血性男兒。

少年,頓感雙耳嗡鳴,五臟六腑被擊碎,心脈更是動蕩不安,再也忍不住口腔腥味兒。

腥紅的血從口中噴出,天旋地轉,再也撐不住了,馬上便要跪倒在地,少年手握劍柄,用力的拄在地上。

眼角眉梢都帶着猩紅,面頰慘然之色,張決勾着唇角,硬生生的扛了下來,只是再也撐不下去了。

轟然天旋地轉,少年蒼白的手指想要擋住那刺眼的日光,眼前一暗,倒地不起,沒人注意到在那一瞬間,少年壓在身下的玉佩,閃過一模奇異的白光,一瞬消散。

「決兒!」

「張德業,你敢傷我兒!」

一聲怒叱,只見飛身而來的女人,身穿淺色綉蓮衣裙,那張本是嬌美的臉上,漫然怒氣,僅僅在一瞬間,大家都沒有看到王飛瑤,是怎麼出手。

「啊!」

只聽到張德業一聲慘叫,手腕已經斷掉,臉上汗如雨下,疼痛讓他倒坐在椅子上。

竟是渾天神掌!

張家夫人,王家長女,王飛瑤,大乘中期高手,可這一出手,那確實要遠遠比有些大乘後期都厲害,這樣的功法,即使是那些初入元嬰的人,怕也是敵不過。

眾人今日便都明白,那王家絕技,竟然是傳給了一介女子,素來說王家寵女,倒是沒想到竟然到了這個地步,世家功法竟給了一介女人。

王飛瑤冷漠的眼神掃過堂前的每一個人,「只要我王飛瑤不死,誰都別想動我兒子的位置,你們若是想與我為敵,想與王家為敵,那就儘管來!」

這一出後,張家倒是蕭然了好幾天,讓有些人的盤算不得不重新規劃一番,因為王家,那也不是一般人能夠得罪得起的,何況,真的傷了張決,也沒人敢下手,雖然是想要他死,但是忌憚太多。

少年許是算對了,那一掌之後,很多人消停了不少,只是暗地裡雀雀欲試。

可該來的終會來。

那一掌,近乎是讓張決的身體廢了一大半,雪上加霜。

「愛子五臟六腑俱損,還留有一線心脈,這線心脈要是斷了,那麼回天乏術。」

「雖是不能修鍊之身,但是倒也不必太過殘忍和苛刻,少公子身上洗骨丹藥和洗骨水的味道太濃了,且丹藥也不能經常吃。」

醫修也是對張家之事稍有耳聞,可今日一見,也覺得是天妒少年,一模便知少年根骨極好,可根骨雖好可血脈堵塞,一般堵塞洗骨修習便可,可在他聞到少年身上濃郁的丹藥味兒和洗骨水的味道時,便什麼都明白了。

洗骨本是無味的,能生出這股味道,那便是要長此以往,甚至是日日年年泡在其中才能散出這股味道的。

只得嘆息。

根骨極好的人,練習功法強又快,可血脈全堵,再練也是花拳繡腿,不值一提,若是真要說有什麼用處,那便是殺豬吧,即使殺豬殺的也是普通的豬,靈豬、魔豬,那就夠嗆了。

「唉,可若是沒有這些丹藥等輔助,怕是少公子還熬不過這次。」

雖說無仙根,可這樣堅毅,不要命的修習方法,倒是讓張決的身子要比平常人的好很多,說的不好聽就是抗造、抗打,畢竟吃了不少寶物,修習的功法雖然沒成可也是大好的功法。

一字一句,字字擊入王飛瑤和張正青的內心,面容在一瞬間便已經蒼老幾歲。

「瑤兒,實在不行,就試試那個辦法吧,決兒他如此要強,他……」

王飛瑤咬着唇,用力的搖頭,用手捶打張正青,「若不是為了你們張家,我的決兒,怎麼會!!!」

「還有試那個辦法,張正青我告訴你,你想都不要想!」

王飛瑤滿口拒絕,雙手遮目,一片哀傷,沉寂在悲痛中的夫婦,壓根兒沒看到不遠處,屏風外面的醫修眼眸划過一抹詫異後回歸正常。

張決一度以為自己已經死了。

渺渺雲煙,他遊離置外,耳目皆以被封存一樣,聽不到聲音,眼睛所到之處是一片白霧。

他伸出五指,能看得見。

「沒死?」

聲帶艱難開口,只是無聲,他聽不到?

張決揉捏了幾下耳朵,用力大喊一聲,還是一樣毫無聲音。

「這是哪裡,有人么!」

「艹!」

白霧飄飄的空間內,他像是被一雙無形的大手給推着向前走,張決想過要暫停,但是腳好像不聽自己使喚一般。

無止無盡,無知無覺。

不知過了多久,空間內的空氣好像越來越稀薄,他的腳步也隨着稀少的空氣慢了下來,但是也毫無停下的意思。

漫漫無盡頭,只是在那一絲絲空氣耗盡之時,耗盡生命一般。

強大的壓迫,渾然天成的氣息,近乎在一瞬間就要壓彎人的脊梁骨,威壓讓張決不得不單手撐地,才不至於跪地。

「你可認命?」

認命?

少年姿態凌然,神色充滿倔強,一言不發。

「還不認命!」

更大,比之更重的壓力,五臟六腑在胸腔被擠壓不成形狀,瞬間,他的五識,幽幽血液流出,手撐着脊柱,膝蓋的碎疼,讓他不能直立。

「好,不認命,那便自食其果吧!」

威嚴十足的嗓音,張決被壓迫到,嘴角根本溢不出任何字眼,張嘴便是鮮血。

威嚴十足的嗓音,從空間泵入,張決在一瞬間,好像都能看到,那股子強大的力量,僅僅是靠着聲音和施壓,就將自己的五臟六腑全部擠碎,肉體被撕裂,四濺橫飛的血肉模糊。

強大,恐怖到殘忍,令人從心底生出一股震撼和忌憚。

疼。

是疼。

「艹,疼死勞資了!!!!」

念念痴語間,張決牟然睜眼。

「決兒,你哪裡不舒服,哪裡疼,娘這就去叫醫修!」一向端莊,穩重的張家夫人此刻,頓住了,為少年擦拭額間汗漬的手,一時間不知如何是好,眼眸裏面盛滿了淚水,滿臉焦灼,提裙便要往外走。

王飛瑤幾乎是在一轉身的瞬間眼角就划下眼淚,腦海滿是張決滿身是血的樣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