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淺婚衍衍
淺婚衍衍 連載中

淺婚衍衍

來源:google 作者:水折耳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許穎夏 陸衍

言喻第一次見到陸衍,他躺在床上,奄奄一息,而她是即將為他捐獻骨髓的人第二次見面,她說:「我同意捐獻,但你娶我,好不好?展開

《淺婚衍衍》章節試讀:

陸家的大宅子在城東的古山別墅區,樹蔭層層掩映,翠綠的樹葉上落了薄雪,別墅里的傭人喜氣洋洋,上下打點,忙進忙出。

因為家裡的二少爺,終於康復了,今晚要在別墅里辦個慶祝宴。

言喻推開了二樓房間的窗戶,一瞬間,窗外的微涼空氣撲面而來,吹散了房內暖氣停滯的氣流。

陸衍剛剛從康復房回來,鍛煉得全身都是汗水,他靠在了床頭,經過了康復階段,他已經在慢慢好轉了。

言喻擰了毛巾,走到了陸衍面前:「擦一擦吧。」

陸衍沒有理會她,抿着唇,下頷的線條冷硬,微微閉上了眼睛。

言喻也沒在意,再次重複了遍:「如果不擦,很容易生病。」見他沒動,她抿了下唇,走過去,輕輕地想幫他擦。

卻沒想到,陸衍一下就揮手,打掉了她的毛巾,語氣很淡,卻讓人覺得莫名的不太舒服:「不用了,這裡沒別人,不用立什麼好太太人設。」

言喻睫毛顫了一瞬。

她轉身,放下了毛巾,輕聲說:「那你自己擦,我去拿衣服給你,今晚宴會你穿鐵灰色那套西裝,還是穿新定製的D家手工西裝?」

她的身影轉身就消失在了衣帽間里,不一會,就拿着兩套西裝出來。

陸衍漆黑的眼眸淡淡地看着她,噙着濃郁的諷刺:「你還真把自己當做我的太太么?言喻,你應該比我更清楚,你是怎麼使手段嫁給我的,既然嫁了,我對你唯一的要求就是別在我面前出現,我不想看到你。」

言喻手上的動作微微一怔。

她抬起眸來,又都是淺淺的笑意:「那你就穿黑色的西裝吧,這套很適合你。」

陸衍薄唇的弧度冰冷,已經浮現了不耐煩,門外,卻傳來了小嬰兒的哭聲,接着就是敲門聲。

負責照顧陸星的保姆有些着急:「少奶奶,小小姐一直在哭呢。」

言喻連忙打開了房門,從她的手裡接過了陸星,陸星睡覺剛醒,大概是想找媽媽了,言喻抱了她,她就止住了哭聲。

言喻對着保姆道:「你去忙吧,我帶她就好了。」

陸衍淡漠地看着言喻和陸星,言喻的身材至今仍舊顯得胖,從背後看沒有幾分美感,抱着孩子卻有幾分溫柔。

但陸衍實在對兩人無法生出好感,就是這兩個人,毀了他的婚姻。

他的背靠在了床頭,淡淡問:「誰是你孩子的父親?」

言喻垂着眼瞼,輕輕地拍着小星星,頓了頓,才轉身,看着陸衍,卻沒有回答。

陸衍的眉梢浮起了凜冽的寒意,嗤笑了出聲:「該不會又要說是我的?我可不記得,我和你發生過什麼?」

言喻看着他,只說:「你現在的確是星星的爸爸。」

陸衍深邃的輪廓越發諷刺:「我調查過你,你在英國讀的是法學,過段時間,我會讓你繼續去英國留學。」

言喻手指蜷縮了下:「我已經畢業了,不需要深造,何況小星星現在還需要我,我照顧她一段時間,暫時不工作也不讀書。」

話音剛落,陸衍眼底的鄙夷一閃而逝,他從來就看不起言喻這樣的女人,不思進取、困於家庭之中,甚至只想着費盡心機嫁入豪門,卻身無長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