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霸道總裁›千金嬌妻寵上癮
千金嬌妻寵上癮 連載中

千金嬌妻寵上癮

來源:google 作者:沈星爾 分類:霸道總裁

標籤: 晏子羨 沈星爾 霸道總裁

愛上沈星爾的那一年,晏子羨初掌大權他外表爾雅深沉,實則處事乖戾決絕,他在璽城地位卓然,呼風喚雨,女人緣過盛然,晏先生周遭的親信都知道,那些崇拜他愛慕他的女人,都不過是錯愛只因弱水三千,晏子羨獨獨看上了那個風評極差的沈家千金*迎娶晏太太的那一年,晏子羨33歲,他富可敵國,貴氣逼人,身上的戾氣逐漸被時光拂去那是一個男人最黃金的歲月幾乎半個璽城的未婚女性都將他當成了自己的夢中情人後來,某個光天化日,沈星爾戲精上身,將晏子羨一把撲倒,一邊上下其手享受男人的八塊腹肌,一邊望着他嬌嬌軟軟地哭道:對對不起,我腳軟不是腳崴了!晏子羨眼眸深邃,聲音暗啞:那我帶你回家治治?沈星爾秒慫,借尿遁晏子羨氣笑,一把拎住她的衣領:小慫貨,撩了老子一身火就想跑?後來,所有人給璽城身價最高女富豪沈星爾的標籤是:靠美色上位,狐狸精,不要臉沈星爾表示躺槍很無辜,她問晏子羨:我不要臉嗎?晏子羨搖頭:自信點,把嗎去掉展開

《千金嬌妻寵上癮》章節試讀:

山腳下,黑色的勞斯萊斯無聲地駛進朦朧夜雨之中。
林棟從後視鏡中看了男人一眼,輕喚了他一聲:「老闆?」
晏子羨眸色很淺,一雙清冽的眸散漫地落在自己的手掌上。
不知過了多久,他開了口:「我後悔了,我拒絕了小姑娘的邀請,她應該很傷心吧?」
林棟:「……應該,可能,不會吧……」
他話音剛落,忽然就覺得,開足暖氣的豪華車廂里,卻彷彿有絲絲寒意從四面八方湧來……
林棟連忙給自己找補回來:「不是……我是說沈小姐年輕臉皮薄,大約是覺得不好意思呢。」
后座,晏·真心癢難耐·子羨,頭正靠在真皮椅背上,雙眸輕闔着,輕哼了哼,懶得與同是單身狗的林棟計較。
畢竟晏大佬此刻的腦海里,滿滿皆是小女人在他眼前酒熏花醉,臉頰嫣紅的美麗樣子。
林棟心有餘悸地想,他跟着晏子羨多年,還從沒見老闆為了女人這般心浮氣躁過,今天不過是與人家親了親抱了抱,就這般耐不住寂寞了……
瞧BOSS這般悶騷高冷又毫無追女人經驗的樣子,這追女人的路只怕是路漫漫啊。
嘖嘖嘖。
林棟想像着那些畫面,就……唇角老是忍不住想要瘋狂上翹是怎麼回事?
一片沉靜中,晏子羨輕輕地吁了口氣。
這丫頭怎麼就那麼會勾人呢……
喉結無聲滾動,男人覺得身體滾燙得實在太難受了……
像是得了一場來勢洶洶的重感冒。
*
這一晚,沈星爾與程靜樂在酒吧一直玩到清晨時分,才意猶未盡地回到家。
她剛走到自己的卧室門口,就隱約聽到隔壁傳來沈御誠和沈靖怡父女的爭吵聲。
沈靖怡:「爸!二叔和沈星爾一定是一早就串通好的,他們毀了我精心籌備的訂婚宴,就是想要把我們趕出拾星苑!爸!我們究竟還要忍他們忍到什麼時候?!」
沈御誠:「是你自己沒有腦子,非要在訂婚宴前去惹沈星爾做什麼?!你現在還是先想想怎麼穩住擎恆,怎麼跟陸家解釋吧!若是因此影響了我們與陸家的關係,咱們才是真的麻煩。我警告你,沒事別再去招惹沈星爾,你小叔可不是他表面看起來那般儒雅溫和的,也不知道他是什麼時候搭上晏子羨的……」
沈星爾冷冷一笑,起身拉開房間的窗帘,望着室外明媚的秋色,忽然覺得心情大好。
她回到房間洗了個澡,剛換好衣服準備下去吃早飯,打開門,正巧看到從隔壁房間走出來的沈靖怡。
她看到沈星爾的那一刻,再也裝不出從前的親密無間,滿眼憤恨地瞪着她:「沈星爾,你毀了我的一切,我絕不會放過你的!哦,對了,我還沒來得及問你:我昨天寄給你的那些寫真照片你可還滿意嗎?你放浪形骸的樣子很快就會登上今天的熱搜。」
沈星爾看着她輕勾了勾唇:「與堂姐你昨晚的那些精彩表演比起來,我那些假照片哪裡還有資格排得上熱搜呢。堂姐,你還是多操心操心自己的事吧。畢竟昨晚的訂婚宴來的可都是璽城的名流,陸家的長輩們這會兒大約也已經看到你那些精彩的照片了吧……」
沈靖怡聽了這話,終於忍不住了,走過來氣勢洶洶地推了沈星爾一把:「賤人!要不是你算計我,我又怎麼會當眾出醜?!」
沈星爾被她猛地一推,酒意倒是散去了幾分。她輕輕眯眸看了沈靖怡一眼,抬手便還了一記耳光給沈靖怡。
沈靖怡如何肯罷休,正欲叫沈星爾知道一下她的厲害,卻見沈星爾笑吟吟地看着她道:「堂姐在我家待得太久,怕是都忘了誰才是這個家的主人了吧?」
沈靖怡怒:「我才是沈家真正的大小姐!」
「是嗎?」沈星爾嗤笑一聲,一把推開豪華寬敞的更衣間的門,她隨手取了一條裙子,扔在沈靖怡腳邊:「新一季的高定新裝,沈家大小姐可都有了?」
沈靖怡瞪大了眼,望着她雙眸間的神色複雜屈辱到了極點。
「還有……」沈星爾又從抽屜里取出一條超過8克拉的精美鑽石項鏈,同樣毫不愛惜地擲在地上:「這個限量版的卡地亞訂製,你也是有的吧?」
沈靖怡氣紅了眼,狠狠地瞪着她:「沈、星、爾!」
「怎麼了?這些難道你都沒有嗎?」沈星爾一臉的雲淡風輕:「堂堂的沈家大小姐,這些華服靚衫,首飾珠寶你怎麼都沒有呢?哦,對了,我想起來,就這些東西,那可是你爸爸,我大伯在寰牧集團小半個月的分紅呢。」
沈靖怡被她一字一句皆戳在心窩上,眸眼一下子就濕紅了:「沈星爾!」她恨不得上前撕碎了沈星爾!
沈星爾望着她恨得通紅的雙眼,臉上笑意越發深了:「所以啊,親愛的堂姐。你說你放着本該富貴體面的日子不好好珍惜,非要跑來惹我做什麼呢?」
「是不是覺得我爸爸早晚得你爸讓位?屬於我的一切早晚都是你的?」
沈星爾一邊欣賞着沈靖怡青白一片的臉色,一邊隨手將那條限量版的項鏈丟進了垃圾桶里:「哎呀,我喝醉了,手滑。不過,你平日里那些喜歡撿我的東西,這麼漂亮名貴的項鏈,你不會介意自己去撿起來的,哦?」
沈靖怡氣得渾身發抖,這才意識到自己竟然主動送上門被沈星爾狠狠羞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