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乾坤寞之大神泣
乾坤寞之大神泣 連載中

乾坤寞之大神泣

來源:google 作者:張宇辰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張宇辰 趙舞光

一件曠古神器血運千子的爭奪大戰,一場善惡之間的紛爭對立,為了保全諸個世界,一切都將延續到下個傳奇而被選中的他從此再無回頭之路,一路走來,面對選擇與被選擇的兩難境地,看罷血雨腥風的明爭暗鬥,盡收猙獰人心的虛情假意,沉謎終究會如何揭開?誰將又能傲視諸天萬界?展開

《乾坤寞之大神泣》章節試讀:

前文書講到,張宇辰身陷危機,情急之下大聲的喊叫,他的叫聲在空曠的原野上飛速傳開。

突然,一道白光由遠及近,當即引動了氣流飛轉並瞬間匯聚成風,再看時,那白光快速包裹了高舉他的異類,秒刻之間,這異類生物連一聲慘叫都沒有發出便化為了烏有,中空的他跌落在地並快速爬起躲向旁側。

此時,白光忽然一分為二,分別卷吸另外兩隻異類而去。那兩隻異類也看到了同類的死狀,知道這白光的厲害,當即沒有理會躲在一旁的張宇辰就急忙四散逃竄。

此時,只見他們再次蹲伏在地,灰黑色的斗篷長袍中各自露出一條毛茸茸的粗大尾巴。這尾巴張宇辰是見過的,只不過沒有如今見到的這般粗大,原來這些異類就是專門偷雞吸血的黃皮子所化。

思想間,白光已經追上並將逃開的兩隻黃皮子怪物化為了塵埃,此時地面上只留下三件灰黑的長袍斗篷,其內卻空空如也,乾癟的躺在地上。

躲在一旁土牆後的張宇辰見到危機解除,這才站立起身,凝望遠處那抹白亮。

忽然,那白光緩緩變淡,不多時變化成了一條人影。

此時,張宇辰見到這怪異的景象,以為又是何方的神聖忽然駕臨了,當即不假思索,掉頭想跑,舉手投足之間卻忽然發現自己居然一動都動不了。

這時他吃驚的看着眼前人影,當即細細打量。

此人身高兩米左右,身材甚是魁梧,一身白袍從頭到腳顯得甚是扎眼。頭上看去,只見他鬚髮皆白,沒有一點雜色,再看臉上,慈眉善目,一字鼻觀,稀薄的嘴唇正欲說話,最意料之外的是,此人俊朗慈祥的面容沒有披掛一絲因歲月流逝而蒼老的痕迹,若除去鬚髮不看,此人年歲也就是而立左右。

「您是?」

張宇辰此時都不知道該說什麼,因為眼前剛剛發生的一切從來都是電影中才可能見到的場面。

「貧道凌人,青城人道屬地南山別院掌教是也,不瞞你說,貧道自打你降生以來就時刻在你身邊不離左右,這一切都是註定的,你和貧道的緣分今生今世仍然不絕不斷。」

聽完白袍老者的說話,張宇辰當即就問。

「看外表我實在難以判斷該怎麼稱呼您,您如今高壽呀?」

「貧道的年歲說出來恐怕你也不信,還是不說的好,你姑且就喚我凌人爺爺吧。」

聽着其人溫和的說話,張宇辰繼續追問。

「那麼凌人爺爺,您方才說自打我一出生您就守護在我身邊,為什麼呢?是父親請您來的嗎?」

白袍老者躊躇半響隨即說話。

「你已經不記得很多事情了,如果有機會,貧道會幫你找回前世的記憶的,不過到時你需要拜入南山別院修行,以便強大自身,還有,你身上肩負的是天大的擔子,不過現在你還沒有能力去挑,等時機成熟後你就會了解了。」

「您知道我的前世?我的前世是什麼?」

「一個不可一世的人,從來都是。」

老者說罷,身形再度幻化做白光隨即緩緩變淡。

眼見這神仙般的老者就要離去,張宇辰急忙大喊。

「凌人爺爺,我去哪兒找您?」

「你用不着找我,到時貧道設法引你上山,你只管回去準備就是了,還有,此事切莫跟外人提及,否則必然引禍上身。」

隨着白袍老者凌人話音遠去,附近巡邏的民兵這才聞聲趕來。張宇辰沒有跟他們說話,徑直朝家裡走去。

晚間,張宇辰徹夜難以成眠,腦海中全是凌人道長誅殺一干異類妖邪以及和他說的那些話。

一個不可一世的人,從來都是。

這句話久久回蕩在他的腦海深處,揮之不去,驅之不散。

我什麼都想不起來,莫名其妙,他是不是找錯人了?應該不可能吧?

他整晚自言自語,一直到天蒙亮,這才昏昏沉沉的睡去,但是不久,一個怪夢慢慢接近。

不知名的地域,空氣顯得燥熱異常,此時的地面上橫七豎八的躺滿了殘缺不全屍體,遠處高空中一片血雲甚是扎眼。

一點點的接近血雲,那血腥的氣息忽然叫人壓抑。

此時一道金光飛射而出,轉眼化作一條人影,這時,金光中的人影當先問詢。

「等你很久了,怎麼現在才來?」

藉著光亮可以看出,此人身材甚是魁梧,身體四周被耀眼的金光包裹因此面目不可辨析,在金光血雲烘托之下,此人的影像顯得有些恐怖,若非他說話溫和,張宇辰斷然不敢接近於他。

「您是?您認識我?」

聽到張宇辰的問話,這人影當即答道。

「這是我同化空之後第一次和你對話,我自主的時間不多,你只管聽好便是。我身後的血雲之內藏有足以毀滅諸界的強悍之物,名曰血雲千子,觸發此物的要素就藏在你身上,我的精神思想完全用來禁錮大魔頭空,故而不能將你體內的神器取出,你需要自己慢慢變強從而了解你體內封印的毀天劍的秉性,毀天劍也是要命的神器,不到萬不得已不可示人,他的靈性已經遠遠超出了我的想像,所以在我和空激戰當日他擺脫了我的控制破空遊走,幸好我早有預見,將你和他合二為一,並以魔琴鎮壓,元神力束縛,只期望有朝一日你能幫我完成大願。」

「完成什麼大願?」

金光包裹的人影還未回答,突然,他周身的金光驟然墨黑,張宇辰頓時感到了危險接近,急忙向後退去,誰知,這墨黑氣息的強大遠遠超出了他的想像,他的身體此時正不由自主的被黑氣卷吸禁錮,感到了自己的體溫急速下降,用不了片刻就會凍死,他內心如焚,但無奈手腳卻不能自主,所以只能眼睜睜的看着自己慢慢死掉。

《乾坤寞之大神泣》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