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千靈跡
千靈跡 連載中

千靈跡

來源:google 作者:洛雄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小天 洛雄

修靈世界,無奇不有,五大玄域,宗門林立,通天大能者,可移山填海,飛天遁地,禁忌造化者,可奪天地氣運,逆轉生死少年洛天從小小漁村走出,為給親人報仇,找出隱藏在迷霧中的真兇,以及失散多年的至親,踏上一條血與火的爭鋒之路與各族天才激烈碰撞,與迷霧黑手鬥智斗勇,最後整個靈界生靈的生死存亡,都等着他去拯救閱讀千靈,且看洛天,如何踏破九天,成為絕代大帝!作品交流群號:647401488展開

《千靈跡》章節試讀:

盛夏,蟬鳴不已,陽光一如既往的晴朗,海面上的萬里晴空煞是美麗,時不時的有些高級武者從上空飛過,引來漁村少年們駐足觀望,羨慕不已。

小漁村位於青靈國南部,是一個小到如塵埃般的地方。這裡的人們以打魚為生,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日子過得還算愜意。

少年靜靜地端坐在漁村木床上,雙眼微閉,神態從容。那一縷金色的陽光透過格子小窗灑向他略顯稚嫩的臉龐,仔細看着給人一種溫暖的感覺。

少年名叫洛天,和爺爺洛雄生活在小漁村已有八年。自洛天記事以來,爺爺就一直帶着他奔走,走過許多地方,終於在他六歲的時候,他們爺孫倆來到這青靈國南部的小漁村,這個與世隔絕的世外桃源。漁村的人們都很善良,他們剛來到小漁村就被熱情的收留。多年來,洛天在這裡生活得很開心,也慢慢長成了一個英俊的少年。

門外有一老人靜靜的站立着,他白髮蒼蒼,身體略顯佝僂,歲月在他臉上刻下了一道道或深或淺的痕迹,不過那一雙眼睛卻格外的明亮,神采飛揚,精光四溢,老人自是洛雄。

他靜靜的看着屋子裡那閉目凝神的俊逸少年,眉毛動了動,輕笑着嘆出一口氣。

「哎,你這小子,一修鍊起來就像入了魔似的,真是管不住你。」

洛天今年十四歲,二十多天前將境界突破到了真我六重天,這在眾多漁村少年中算是很高的境界了,要知道很多他這個年紀的少年們才真我五重天境界,有的甚至還沒到。可洛天仍然不滿足現狀,每天都在刻苦的修鍊,試圖進入到更高的境界。

「要是真這麼好突破,那也不會有這麼多人卡在這道坎兒上了。」洛雄輕笑着搖了搖頭,顯然對孫子這次的修鍊很不看好。

滴答滴答。

半個時辰眨眼而過,床上的洛天漲紅了臉,額頭上開始冒出顆顆豆大的汗珠,汗珠滴落下來,在他那長長的睫毛上輕懸着,可他仍然神色不變。

眼力高超者可以發現,此時正有一團淡淡的氣體在他小腹內不斷遊走,匯至心臟,又散入全身經脈。但一會兒那氣體又似是遇見一些阻礙,在腹內搖擺不定的停了下來。

洛天雙手結印,左手處漸漸形成一個紫色光團,那光團忽明忽暗,裏面是一片混沌氣體,冒着氤氳的紫霧。他漸漸將頭抬起,那光團也似乎是受到了某種牽引,一會兒就上升到了他頭頂高度。

嗖!

隨着洛天將手印捏為食中二指合攏,猛地向後一縮,那紫色光團便嗖的一下躥進了他的額頭,旋即一股奇異的能量便以他為中心向四周涌去,而那團氣體也似乎是打破了某種桎梏,在他體內順暢的流動起來。

門外洛雄微微一驚,旋即臉上露出一抹滿意的笑容,想不到真讓你突破了呢。

洛天緩緩睜開了雙眼,張嘴吐出一口濁氣,他攤開自己那白皙的雙手,面帶微笑,然後緩緩地握了起來,這時門外的老人也邁步走進。

一見到洛雄,洛天忙從床上翻身下來,喜道:「爺爺,這次打魚還算順利吧。」小漁村附近靠海,海里有很多魚類生長,在這裡生活的這些年,他們爺孫倆每隔一段時間就要出海打一次魚,從來不曾改變,只是昨日洛天修鍊到了緊要關頭,所以沒能和他爺爺一起出去。

「還算順利,雖然途中遇見幾隻大齒鋸鯊,不過你爺爺老當益壯,把他們全都打跑了,還給你抓來幾條赤尾鯉,哈哈,小天,你倒是出乎了爺爺的意料啊,這麼快就突破到真我七重天,正好把這幾條赤尾鯉吃了,將境界早一點穩固下來。」

老人眼睛稍微認真的打量着眼前這個少年,剛剛那紫色光團竄入他額頭的一剎那,洛天便已經從真我境六重天突破到了七重天境界。要知道尋常人想要突破這一關沒有四五個月是完成不了的,而他才花了不到一個月,這修鍊速度也確實太快了點。雖然洛雄還是見過不少天才,可眼前這少年着實讓他有些出乎意料。

「爺爺,您就別笑話我了,隔壁王二嬸家的大虎都真我境六重天快趕上我了呢。」洛天不以為意。大虎是洛天眾多漁村夥伴中的其中一個,長的黑黑壯壯的,境界已經到了真我六重天。

「哎,我說你小子啊,人家大虎都十六歲了,而你才十四歲,你好意思嗎你?」洛雄哼哼笑罵。

抿了抿嘴,洛天轉頭看向魚筐里的那群魚,嘴角勾起一抹笑意。這次洛雄打回來的魚很多,各式各樣的足有近兩百條,其中有通身漆黑的黑鱗魚,黃皮白嘴的黃鯖魚,長須搖擺的草胡魚,但洛天最喜歡的還是那一尺長短,渾身亮白,只有尾巴是紅色的赤尾鯉。

認真說來,這赤尾鯉可算是三級妖獸,它的血肉對聚靈境以下的武者有着巨大的作用。尤其是三級妖獸體內可能含有內丹,這內丹乃是妖獸一身的精華所在,武者可將之煉化吸收,也可用於煉製丹藥武器,或是高價轉賣他人,可遇不可求。

三級妖獸對應的是人類的聚靈境初期,中期層次武者,不過這赤尾鯉算是當中異類,它攻擊力不高,洛天都比它強,只是它速度卻是奇快,若在水中急速遊動,連四級妖獸都得費一番手腳才追得上,好在爺爺洛雄是一位聚靈境後期的強者,可饒是如此,想要抓到一隻赤尾鯉也還是不太容易。

「爺爺,辛苦了,有了這赤尾鯉。我的七重天境界就能夠很快穩固下來,能節省到不少時間。」洛天看着這些活蹦亂跳的赤尾鯉,心中欣喜無比。

其實也難怪洛天會這麼欣喜,小漁村地勢偏僻,隔了很遠都不見什麼特別大的城市,很難買到靈藥給自己補充身體。雖然清風山脈離得比較近,裏面也有眾多天材地寶,但妖獸早已霸佔了那裡,若想獲得上好的靈草,免不得要和它們拚命,所以境界低微的武者卻是鮮有敢進去。洛天平日里很少得到靈藥,偶爾能得到點滋補,那就是洛雄運氣好的時候從海里撈到幾條有着穩固境界功能的赤尾鯉。

看了看魚筐,洛天想起自己那一群從小玩到大的夥伴,那群少年們和自己一樣,從小都很少得到靈藥的滋養,他略作思索,道:「爺爺,這裡總共有六條赤尾鯉,我們自己用兩條,剩下的就給大虎,阿聰他們送去。」

「拿去吧,你想怎樣都行。」洛雄擺擺手,對自己這孫子疼愛無比。

「哈哈,謝謝爺爺。」

洛天高興的點了點頭,從筐里猛地抓出一條赤尾鯉,那魚可真是滑溜,擺動着身體就要逃離,無奈洛天雙手一用力,卻是叫它動彈不得。把赤尾鯉放在手裡把玩了一會兒,然後嫻熟的剝掉那通亮的魚鱗,鮮嫩魚肉便浮現在眼前,洛天看得很是起勁。將它架在木條上用小火烘烤,才過了一小會兒,一股濃濃的魚香味兒就飄散而出,惹得這個貪吃的少年流下大口口水。

洛雄看到這一幕也是溫和的一笑,自己這孫子,真希望他能一直這麼快樂的成長下去。

洛天把烤好的赤尾鯉遞給洛雄,可洛雄卻是不吃,他本身的境界擺在那裡,再吃這三級赤尾鯉作用已是不大,而且他對洛天甚是疼愛,有什麼好東西都不留給自己。

洛天知道爺爺不會接受,也就不再推讓,旋即將赤尾鯉舉在自己嘴邊,張開嘴巴一口咬去。這赤尾鯉果然是不錯的靈藥,香嫩多汁,肉也勁道,入口即化為精純的能量,不需要人煉化就直接被人體吸收,洛天仔細感受,只覺小腹之中一股熱流直衝經脈,那熱流來勢兇猛,在洛天經脈里橫衝直撞,就像是有人在觸碰洛天身體敏感部位一樣,引得他一陣一陣的打顫。

「哈哈哈,舒服吧!」

洛雄忍不住的笑了起來,這赤尾鯉的能量正在向洛天身體轉化,相信過不了多久,他這剛突破的真我七重天境界就能完全鞏固了。

將一條赤尾鯉消耗完畢,洛天長長的吐出一口氣,真是舒服到了極致。

「不錯不錯。」

……

正吃得高興,可洛天卻突然停了下來,他轉過頭看着自己的爺爺,眼神也微微的一沉,是的,他又想起了那個問題,那個他一直很期待爺爺能詳細告訴他的問題。

洛天輕輕的咬了咬嘴唇,眼神遊離不定。

「怎麼了小天?」洛雄注意到了他的異樣,問道。

「爺爺,我昨天又夢見他們了,可我看不清他們的臉,他們…到底在哪裡?」洛天沒有忍住,終於還是哽咽着問了出來。

「您每次都給我說他們去了很遠的地方,會回來找我們,可為什麼這麼多年來都沒有音訊?!」

這話音還未落下,洛雄那和藹的臉就頓時凝固了下來,旋即便得沉默,眼中的光亮也似乎黯了不少,他看着這個少年渴望的臉,心裏有些生疼。

兩人對視良久,洛雄方才緩緩開口:「你爹娘是大英雄,他們去很遠的地方辦一件大事,等到事情成功就會回來看我們,你不要多想了,他們一定會來看我們的。」

洛雄雙眼變得凄迷,自己又何嘗不想念他們啊?這麼多年了,不止洛天一個人在苦苦詢問,他也在等待著兒子回歸的消息。

洛天無奈,爺爺還是不肯告訴他爹娘的音訊,但是這個倔強的少年怎會放棄,他泛着通紅的雙眼,又問道:「到底是什麼大事情?為什麼一直不告訴我?為什麼?」

看着眼前這個略顯稚嫩,可眼神卻異常堅定的少年,洛雄搖了搖頭,輕嘆出一口氣,旋即轉身離去。

「等你實力夠了再說吧……」

爺爺走後,洛天獨自躺在床上,連綿不斷的思緒湧入腦海。

「實力,是啊,靈界就是個以實力為尊的世界,沒有實力,做什麼事都徒勞無力。」

洛天生活的這個地方叫靈界,傳說靈界浩瀚無比,裏面分有五大至強之域,是為玄域,荒域,妖域,天武域,斗戰域,除這五大域外,還有着許多中小型域。每個域界都廣闊無比,沒有人知道它綿延了多少萬里,且又有着無盡的大海將它們分隔,除非是擁有通天手段者不能越過。

大域裏面擁有着無數的人類和妖獸,他們都以修鍊為自己的主路,尋找着傳說中的道,以期成為通天大能者,獲得別人的仰慕與尊敬。而且還有着許多人類未曾探索到的地方,傳說裏面擁有着無數通天靈脈,很多未現人世的至寶也在裏面埋藏,所以很多人類強者和妖族強者都在不斷探索,朝着這些未知的地方追尋。

在靈界,天地之間擁有着無窮無盡的靈氣,靈氣可以被人吸收煉化入體。修鍊靈氣就成了這裡的主調,境界低者受人欺負,為人奴役,境界高者受人尊敬,為人敬畏。

這裡宗門林立,天才妖孽層出不窮,戰鬥無時無刻不在發生。為了名利,為了實力,為了恩怨情仇,種族對立。血與火,在這裡是最為盛大的典禮。

從遠古至今不知多少萬年,在無數前人的探索與追尋下,生活在靈界的人們終於創造出了一套完整的修鍊體系。

境界分八等,從低到高分別是真我,聚靈,裂魂,轉陽,虛空,聖者,靈皇,大帝。其中每一境界又都分有不同層次,境界低者如真我聚靈,也能摧石斷金,踏水而行。境界高者如聖者靈皇,可移山填海,上天入地。而傳說到了那無上大帝境,可竊天地之命,逆轉生死。

只是這等境界卻是鮮有人達到,人們只知那大域之中似有靈界之巔峰強者,可具體境界為何,亦是無人可道詳情。

傳說在上古時代有域外魔族大舉入侵,魔族勢力之強無法形容,並且由眾多無上魔帝率領,雖然當時的靈界空前團結,就連遠古聖獸也都覺醒助陣,但五大聖域仍然血流成河,生靈塗炭,那是靈界最為黑暗的時期。

眼見靈界危矣,所有生靈心生絕望,最後就在那危急存亡之際,由靈界十尊無上大帝引三千道火焚燒己身,祭至強力量做出最後一擊,終於還是力挽狂瀾,擊退了魔族,保住靈界的無盡生靈。

只是那十尊無上大帝卻將自己的輪迴燃燒至盡,永永遠遠消失在了這片天地。現在的靈界,大帝已經成了像神一樣的傳說。

人們修鍊並不是單純的吸收靈氣,還藉助於功法武技。

功法有點相當於心法,但又不全是,修鍊功法可以幫助武者聚集更多的靈氣,且將靈氣質量向上提高几個等級,靈氣的數量和質量提高了,武者戰鬥力自然也會大幅提升,修鍊速度也會加快許多。

而武技則是一種戰鬥技能,相當於武者使用的招法絕技,武技可以使得武者的戰鬥力大大提高,與人戰鬥時更加兇猛凌厲。

在這浩瀚靈界,功法武技分為天地玄黃四個等級,其中天級最高,黃級最低。

當然,有武者就會有武器,但大多來說高級武者所使用的都是靈器。靈器可使持器者攻擊力大增,從而更加輕鬆地打敗敵人,越級挑戰也不是難題。

武者修鍊的時候經常會用到天材地寶,也就是人們常說的靈草靈礦之類,這些天材地寶可以幫助人們突破境界或者修鍊己身。

與功法武技一樣,靈器和天材地寶也分為天地玄黃四個等級。傳說天級靈器有衝破蒼穹之威,天級靈草有逆轉生死之效。

在靈界,人們的通用貨幣是靈石。靈石是由天地自然孕育的靈脈所生,裏面蘊含有磅礴靈氣,人們從中抽取靈氣可比在天地之間自然煉化快速得多,所以靈石成了靈界武者們的通用必需品。人們用靈石可購得功法武技,厲害靈器以及珍貴無比的天材地寶,尋常宗門得一靈脈基本就可保百年發展不用愁。

……

「唉,這些離我都還遠得很呢,不過我一定要成為強者,等那時我就出去找回我的父母!」

將這個世界的規則簡單回想一遍,洛天輕輕嘆出一口氣,拳頭緊緊的握了握,眼神之中透着一股深深地堅定。

「要是我能加入宗門修鍊就好了,加入了他們,我的進步才能更快啊。」

洛天所在的青靈國位於玄域南部,青靈國佔地數萬里,這裡人口無數,宗門眾多,其中有五個強大宗門分別把持着青靈國修鍊命脈。是為靈谷,青雲宗,紫雲洞,羅煞門,星辰閣,分佔青靈國東南西北中五個方位。

這些宗門勢力強大,所佔地形深處埋藏有能散逸天地靈氣的至寶之物靈脈,在宗門裡修鍊可事半功倍。且那些宗門中收藏有強大的功法武技供門人修鍊,所以很多大家族都願意傾其力將自己的子弟們送入宗門,期待他們學成歸來可以闖蕩一番事業,光宗耀祖,聽聞那八大家族的家主都曾是五大宗門的入室弟子。

而那五大宗門中,離小漁村最近的是青雲宗,據聞青雲宗有真我境門人上萬,聚靈境門人過千,裂魂境強者數十,相傳裏面更是有轉陽境的不世高手存在。轉陽境級別的武者,在青靈國來說基本就算是傳說了,他們一出手,必定會引發一場腥風血雨,免不了的會有家破人亡,宗門覆滅。

據傳數十年前青靈國本有六大宗門,只是後來其中一宗乾門不知是為了什麼原因,被其餘五宗聯合攻殺殆盡,從此青靈國便只剩下五大宗。而這五大宗之間平日里也相互詰難,不斷挑釁,只為各自的利益爭端。

當然,這些龐然大物對小漁村的人們來說,還遠得緊呢。他們在這與世隔絕的地方生活,打打魚,吃點小妖獸,日子過得也還算快活。

自從將赤尾鯉盡數消化以後,洛天已將真我七重天境界完全穩固,並且還前進了一大步,他自信按這種速度修練下去,過不了多少時日便能晉入八重天境界。

陽光溫和透過格子窗照射向洛天的小臉,他從床上爬起,長長的伸了一個懶腰。

「啊,這麼快就把境界鞏固了,真不錯。」感覺着自身那充盈的真氣,洛天不由得開心一笑。與洛雄打了聲招呼後,便提着那幾條赤尾鯉,向一排排沙礫房屋走去。

沙礫房屋高有四五米,上邊全是有茅草覆蓋,黃黃的,海風一吹來,就發出沙沙的聲音。這樣的房屋在小漁村共有數十間,全都整整齊齊的在沙灘上排列着。

正值正午時分,小漁村的淳樸漁民們都在辛勤的勞動着,有的挑着擔子,有的拖着漁網,忙得是不亦樂乎。

「小雨爹爹,您又要出海打魚啊,天還這麼早呢!」洛天看着其中一位身體壯碩的漁家漢子,哈哈笑道。

「哈哈,是小天啊,這天氣不錯,我先準備一下待會兒就出去打魚,雄叔有空嗎?讓雄叔和我一起去出海,用他那聚靈境後期的實力,一定能抓到兇猛的大魚!」小雨爹爹處於真我境九重天,在這漁村也算是一個不大不小的高手了,他穿着粗布麻衣,一邊拖着漁網一邊朝着洛天笑道。

「呵呵,爺爺剛回來不久呢,要隔幾天才去。」

「村長村長,青山嶺那兒的鳥窩還在嗎?沒被妖獸搗了吧?」洛天再一轉頭,又看見不少熟人。

這時,一個白髮蒼蒼,臉上布滿溫和笑容的老人轉過身來:「你這個小淘氣,又想去掏鳥蛋了吧,小心遇到大蟒給纏住!」

村長可管不住這群孩子,平日里樂得讓他們胡鬧,這不,上次大虎二虎他們去青山嶺玩發現了大樹上有一個大鳥窩,一群孩子都吵着嚷着要去掏鳥蛋,不過當時有一條大蟒爬過那裡,嚇得他們全都屁滾尿流的跑回了家中。

「哈哈哈,村長,我都真我境七重天了呢,不信你看。」洛天將左手伸出,頓時一股紫色光芒便在他指尖閃現出來,釋放着屬於真我境七重天的獨有力量。

「什麼?這麼快!」

老村長臉上一驚,引得周圍幾人轉過身來,全都訝異的盯着洛天,彷彿看見了小怪物一樣。

「呀!你小子咋就突破到七重天啦,這麼快!」

「是啊,這也太快了吧,我家兒子都才五重天境界呢!」

「這孩子簡直就是一個小怪物!」

「雄叔教得好啊,趕明兒也讓雄叔帶帶我們家那個小混蛋。」

大人們的讚歎聲不絕於耳,其實也不怪他們,洛天這種修鍊速度着實讓他們有些傻眼,自從半年前開始正式修鍊以來,他幾乎是每隔一個月就突破一次境界,讓得他們眼球大跌。

聽着大人們的讚歎,洛天有些開心,還是覺得挺自豪的,這下他該是小漁村裡境界最高的少年了吧。

「嘿嘿,早上剛突破的。」洛天嘿嘿一笑,道。

「不錯不錯,老雄教得真不錯。」村長笑道,這漁村裡他是和洛雄關係最好的了。

洛天心裏也很高興,不再打擾大人們幹活,和他們一一的打了招呼後他就飛奔着往大虎家跑去。

「二嬸,大虎在家嗎?」還沒到門口,洛天就扯着嗓子喊道。

聽見洛天的聲音,房中一位粗布麻衣的婦女走了出來,衝著洛天笑了笑,道:「是小天啊,大虎正在裏面玩兒呢。」說著,她又向房裡大喊:「大虎快出來,小天來啦!」

不一會兒,一個十五六歲,長得高高壯壯,皮膚黑黑的少年就跑了出來,他正是大虎,漁村裡年齡最大的孩子。大虎邊跑邊喊:「洛天,你個壞小子這兩天躲哪兒去了?都好久沒找我玩兒啦!」

「哈哈,我這不是來了嗎?這兩天我正在修鍊呢,所以沒時間啊。」 洛天笑了笑,道。

聞言,大虎打量了一下洛天,想看看他什麼境界。

「嗯?真我六重天,不對,真我七重天!你怎麼這麼快?」

洛天的真氣還未散盡,身上有着七重天的氣息,所以被大虎給察覺了出來,這着實讓他驚訝,他可是清楚的記得上一次洛天突破境界是在二十多天前呢。

「哈哈,上午剛突破的。」

「我停在六重天都三個月了……這真是……」

大虎一臉受了打擊的模樣,真是人比人氣死人啊。

「給你帶了好東西呢,我爺爺抓了幾條赤尾鯉,叫上阿聰,二虎,小雨,壯壯他們一起來吃吧。」

洛天像變戲法一樣把赤尾鯉從身後拿出來,在那大虎面前晃了晃,大虎激動得眼睛都直了,口水嘩嘩的直流。

「哇!大熊爺爺真厲害啊,比我老爹厲害多了,每天吃他打的一級妖獸,早就吃膩了,今天終於有好東西吃了!」大虎雙眼緊緊的盯着那滑溜溜的赤尾鯉,激動得直誇洛天的爺爺,他平日里可是很少得到三級的靈獸吃啊。

「你這熊孩子,回頭讓你爹收拾你。」大虎媽媽翻了翻白眼,對着大虎道。

「哎呀,慘了慘了。」大虎怯怯地捂住嘴,他最怕自己老爹了。

洛天看着他們那樣鬧,也是不由得哈哈大笑了起來,「走吧,你這個饞鬼!」

拉着大虎圍着漁村溜達一圈,就聚齊了一大群少年少女,小的有七八歲,大的有十六歲,一個個青春洋溢,活潑可愛,都是和洛天從小玩到大的小夥伴。

他們知道洛天突破到真我七重天后也是引發了一陣喧嘩,而等到洛天將赤尾鯉拿出來時他們就全都兩眼發光,一個個像餓狼一樣盯着那肥美的赤尾鯉。

「小天,這赤尾鯉味道香不香?!」

「笨蛋,小天都吃過了,那肯定香!」

「我長這麼大還沒吃過赤尾鯉呢,啊啊啊,好想吃啊!」

「大熊爺爺真是太厲害了!!」

一時間,各種歡聲笑語不絕於耳,充滿了整個漁村。路過的大人們看着這群朝氣蓬勃的少年,臉上露出欣慰的笑容,這群孩子的快樂成長就是他們最大的開心。

一群少年迅速的把烤架擺好,剝掉鱗片後就把赤尾鯉往火上扔去,只聽見噼噼啪啪的一陣聲響,那是魚肉爆裂的聲音。

伴隨着那清脆的聲響,一股濃濃的香氣頓時蔓延了整個沙灘,引得海邊隔得近的大齒鋸鯊躍水觀看。

一個個少年少女們如餓狼搶食般吃完赤尾鯉,不一會兒,嘴裏便是不停地吞吐着霞光,那裏面是赤尾鯉的精華。緊接着,赤尾鯉的功效起作用了。只見他們全都一陣一陣的地發起顫來,有的身體上下抖動,有的在沙灘里打着滾兒,有的癢得嗷嗷直叫。

洛天看着他們的樣子,也是忍不住捧腹大笑,這笑聲如此歡快,如此空靈,穿過重重的山嶺和天空,然後消散在山間。

「哈哈哈,我感覺自己現在力大無比。」壯壯長得很是結實,他張開雙臂在自己胸脯上猛捶幾下,然後順手舉起地上一塊千斤巨石,大笑道。

「對呢,我也是,我的境界似乎又穩固了許多。」小雨是個十四歲的乖巧女孩,已經突破到了六重天境界,天賦極好,她也在此時眨巴着大眼睛。

「對呀對呀,我也覺得自己能舉起千斤巨石呢?」二虎是大虎的弟弟,長得比大虎小一號,他也在手舞足蹈。

「哈哈哈,真的假的啊?」

「就是就是,比一比吧。」

不知是誰提議,大伙兒就一起開始組隊比試力量了。洛天和二虎一組,小雨和大虎一組,其他人也各自組着隊。

雖然小雨和大虎都是在真我六重天境界,但大虎強壯威猛,小雨作為女孩子,總還是要吃點虧的,於是在堅持了一會兒後小雨便敗下陣來,引得大家一陣惋惜。

而洛天和二虎的比試就更沒有懸念了,二虎才真我境五重天,哪裡會是洛天的對手呢,只見二虎運足全身力氣,麻衣麻褲虎虎生風,猛地向前衝來。

而洛天站着不動,他往上一擋,便彈開了二虎的雙手,隨即反手往下抓住二虎腹部的衣服,猛地一舉,二虎的整個身子就已飄到了空中。

「好!」

眾人一片叫好,這一招果然乾脆利落,沒有半點的拖泥帶水。洛天輕輕的將二虎放下,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笑容。

「小天,你境界比我高兩層,贏了也很正常,你要是只用真我六重天境界的力量把大虎放倒,我就真的服了你。」二虎眉毛動了動,他顯然覺得自己會輸是因為洛天的境界佔了優勢。

「對啊對啊,小天境界這麼高,當然能贏了。」壯壯也附和着。

洛天心裏一聲輕笑,這倒不只是境界的差異,這麼多年來在小夥伴們都睡著了的時候,他還獨自一人在院子里搬着石頭鍛煉力氣,以至於別人的力氣是一千斤,他的力氣卻足可達到一千以上。

「來吧,小天我們來比一次。」大虎也想試試洛天的力氣怎麼樣,於是開口邀戰。

「好,來吧。」

隨着洛天話音一落,少年們一個個睜大了雙眼,這可算是他們漁村小輩中的巔峰對決了,不容錯過。

洛天雙眼微眯,抖抖手,將力量限制到六重天層次。然後只見他挽起了袖口,雙腿也微微彎曲,降低自己的重心。

大虎雙手作虎刨狀,眼神專註,一股屬於真我六重天的力量漸漸散發出來,將那地面的沙塵都是微微颳起,引得眾人一陣驚呼,顯然,他這次用出了比對付小雨更強大的力量。可這都還不夠,突然,他雙手上出現兩道暗白色的光團,那光團不是很大,但卻在隨着大虎的呼吸越來越亮,而且透着一股攝人的氣息。

「那是?真氣凝光!大虎竟然修成了!」

「是啊,這下大虎的力氣起碼都超過千斤了吧,比和小雨對抗時更厲害了!」

「小天這下可慘了,真氣凝光可不是誰都能修成的。」

眾人一見那白色光團,不禁對大虎佩服起來,同時也有點擔憂的看着洛天。這真氣凝光有聚集全身真氣的作用,能量奇大,可以使戰力提升一個檔次。而要想擁有這種真氣凝光要看悟性,悟性越高,越早領悟。如今大虎擁有了它,可就不是一般人能夠撼動的了。

而洛天把境界限制得和大虎一樣,就沒有了什麼優勢,眾人在旁邊嘰嘰喳喳的討論着,各抒自己的看法,但大都不是很看好洛天。

「哈哈,真氣凝光么?我也有,早在真我境五重天的時候就領悟了!」

看着大虎手上的白色光團,洛天並不覺得什麼驚訝,反而嘴角露出一抹笑意。 真氣凝光也不是什麼稀奇物,自己早便是已經擁有。只見他雙手作獅撲狀,周遭空氣彷彿受到牽引般,兩顆紫色光球在那手臂上面若隱若現,越來越亮,一會兒,竟是比大虎的白色光團更加耀眼。

嘶!

「小天也領悟了真氣凝光!」

「真是可怕,這下勝負可就不好說了啊!」

「…」

底下一片不可思議的倒吸冷氣之聲,誰能料想洛天竟然更早的領悟了這真氣凝光。不過雖然兩人都同樣領悟了真氣凝光,但大虎那強壯的身體顯然更佔優勢,小天可比他瘦得多了,勝負還真是不太好說。

於是接下來的比賽,大家就更是期待了。

「哈!」

大虎也是有點微微驚訝,不過他也不示弱,一聲大喝便是猛地向前衝來,帶起了飛揚的塵土,氣勢逼人,及其強悍。那攜帶着白色光團的雙手如餓極了的猛虎一般往洛天肩部抓去。

洛天不避不讓,任由大虎扣住自己的肩部,他也想試試自己的力氣到底是有多大,於是將那紫光手臂搭在大虎腋下,猛地發力便是想要將他舉起。

不料大虎果真是功夫不錯,洛天竟是不能撼動他分毫。兩人你不讓我我不讓你,上身僵持不動,就各用雙腿攻擊,霎時間腿勁橫飛,將那地面犁出一條條長長的溝壑。

「哈哈,小天真是厲害,竟然架得住大虎這身體。」

「大虎也不錯啊,兩個人都厲害。」

「他們都擁有真氣凝光,這次比試可就不好下定論啊。」

周圍的少年少女們歡欣鼓舞,為場中正在戰鬥的兩人加油鼓勁,引來不少大人觀看,洛雄也在其中。當他看見洛天將真氣凝成紫色光團後,也是不由得嘆道:「你小子,倒是有兩下子!」

「哼!靈光加持!」

本以為就會這樣僵持着,不料大虎一聲悶哼,那白色的光團驟然間變亮了幾分,而他的力量也是在此刻不斷暴漲,遠遠的超過了一千斤巨力。

「不好!」

洛天頓覺不妙,大虎剛才這一發力,讓他感覺自己似乎正與一座小山對抗,當真煎熬!眼見着自己的雙腳就要離地而起,洛天的眼神驟然冷冽了下來。

「這…小天要輸了嗎?」

所有人都是這一個想法,因為大虎這突然猛增的力量讓得他們都是心驚肉跳。

「小子,你可不要給我丟臉啊…」一旁的洛雄看着就要被大虎舉起的洛天,也是暗暗着急。

被大虎那般架住,洛天的雙腳不斷遊動,已經馬上就要脫離了地面,而若是脫離了地面,那也意味着他將會輸掉這一場比試。

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而就在洛天雙腳離地的那一剎那,驚變突起!

洛天那深黑的大眼睛在這一瞬間變得通紅起來,布滿可怖的血絲。而他的雙臂筋骨暴露,全身似是充滿了恐怖的煞氣。

他竟然再次聚集真氣,手臂上紫色光團又是亮了一圈,直接蓋過了大虎的白光。將所有力量盡數注入雙臂之中,洛天一聲暴吼。

「起!」

而隨着這一聲狂吼落下,大虎頓覺不妙,自己為什麼突然之間壓制不了洛天!

而這不妙還只是剛剛開始,不僅壓制不了,他直接感覺自己要離地而起!

雖然使出了渾身力氣去對抗,但是大虎所有的掙扎都是無用的,他直接被洛天一下子舉到空中,眼中滿是不可思議。

從洛天猛然發力開始到大虎被舉到空中,這不過一眨眼的時間。

全場瞬間就安靜了下來,似乎能聽見吞吐口水的聲音。

「發生了什麼?!」

「大虎不是要贏了嗎,怎麼突然之間被舉起!」

「誰能告訴我小天怎麼做到的?!」

所有人都目瞪口呆,形勢逆轉之快讓他們沒有反應過來。洛天分明是處於下風,怎麼一下子就把大虎舉起來了?難不成洛天之前隱藏實力?

這下好了,連大虎的真氣凝光都輸了,估計漁村的孩子們中就只有洛天的力氣最大了。

「啊,小天真厲害!」

「哇哇哇,以後小天就是我們的老大了!」

「小天以後要保護我!!」

可是大家這些讚賞的話語洛天卻是一句都沒有聽見,他那雙布滿血絲的眼睛漸漸恢復成幽黑,周身的煞氣也慢慢散去。低頭看了看自己那通紅的雙手,洛天獨自在人群里皺眉沉思。

剛才紫色光團再度亮了的那一剎那,他感覺體內似乎有一股力量正欲破體而出,那力量十分狂猛,雖然自己將它極力壓制,但還是有一些傾泄而出,大虎也因此被舉到空中。

可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洛天自己也想不通。

抬起頭,看見洛雄正站在自己面前,洛天搓了搓手,笑道:「爺爺,我贏了。」

「走吧,你小子!」沒有人看出洛天體內的變化,可不代表洛雄沒發現啊,看着眼前這個俊逸的少年,此時此刻,洛雄眼裡儘是掩不住的高興。

這孩子,終於要開始展露自己的鋒芒了嗎?

風吹楓葉落,月掛院上空。

小漁村的夜晚靜得似水。蟬鳴已經停息,只有海風在輕輕吹動。

洛天端坐在小木床上,閉目合一,將自己的心神沉入體內,不斷尋找着白天和大虎比試時那股想要破體而出的強大力量。

良久,他的額頭上開始冒出顆顆豆大的汗珠。

「還是沒有辦法找到嗎?」

洛天皺起眉頭,他不明白這究竟是怎麼回事,自己的體內什麼時候有了這麼一股力量,這股力量是從哪兒來的?為什麼自己一直沒有發覺?

想不通,洛天無奈搖搖頭,或許還是自己實力不夠吧。於是只得將它暫時壓下,然後投入了真我境七重天的修鍊。

世人皆知,聚靈境修鍊的是靈氣,真我境修鍊的是內氣,靈氣由天地所生,內氣卻是由本體滋生,個人與天地顯然是沒有辦法可以相比的,所以真我境和聚靈境也有着巨大鴻溝,洛天如今還處於真我境七重天境界,雖然在漁村少年中是最高的,但實際上卻是極低,連天地靈氣都無法煉化。

「我一定要早日突破到聚靈境,那樣才能吸收更高等級的靈氣。」洛天在心裏暗下決心。

自從上次將赤尾鯉的能量吸收以後,洛天基本上已經將真我七重天的境界完全鞏固,節省下了不少的苦功,如今他再修鍊,那便是朝着真我八重天進發了。

真我分九重,第八重天對於武者是一個坎,跨過這重境界,就算是極為厲害的真我境武者了,到時身體強硬度能大大提高,肉身力量也能暴漲一截,那等威力可比真我境七重天的武者厲害了數倍。

這般想着,洛天緩緩閉上了雙眼,很快就進入修鍊狀態,而這一夜,就在忘我的修鍊中度過。

……

清晨,那一縷陽光又灑在碧綠的大海上,蟬也開始發出清脆悅耳的聲音。

漁村少年們早已在沙灘上集結完畢,每個人都在歡快的交談着,好生熱鬧。

路過的村長看見他們集合得這麼齊全,好奇問道:「你們幾個小傢伙又要去哪兒玩兒啊?」

少年們異口同聲的回答:「去青山嶺掏鳥蛋啊!」

原來他們還戀戀不忘那大鳥窩呢,早就約好了今天要去青山嶺掏鳥蛋。

「又去掏鳥蛋,難不成你們不怕那大蟒了?」村長道。

「怕什麼大蟒嘛,不是有小天在嗎,雖然那大蟒是二級妖獸,可小天已經突破到真我七重天了呢。」人群中小雨眨巴着好看的大眼睛回答着,不時看向正在一旁正在被大家逗樂的洛天,眼中閃過一抹敬佩之色。

「對對對,小天現在可比我都厲害多了呢,有他在,我們很安全的!」大虎也道,自從比試輸給洛天后,他也算是更加佩服了眼前這個少年,他已經修鍊了三年,卻敵不過才開始修鍊不到一年的洛天。

「對嘛對嘛,村長爺爺,您放心,有小天在我們不會有事的!」另外一群少年也是你一言我一語的說著,請求村長放他們去玩兒。

洛天彷彿也是深感責任重大,他拍了拍自己的胸脯,看着有點無奈的老村長,笑道:「放心吧,村長爺爺,我會保護他們的,再說,這不還有大虎壯壯他們嗎?」

聽着眾人這般說來,村長也是無奈的搖了搖頭。

「真是一群管不住的野孩子,去吧去吧,注意安全啊。」村長只得嗔笑着擺擺手,由得他們去了。

別了老村長,少年們便熱火朝天的向青山嶺進發了。

小漁村和青山嶺隔得不遠,一路說說笑笑,走走停停,也只花了個把時辰,一群人就到了。

青山嶺,地如其名,放眼望去,只見一片青蔥的山嶺聳立在眼前,足有數十里長,這山嶺又彷彿是被人用巨刀劈砍了一樣,在那山嶺右側,有一處上千米高的懸崖,很是壯觀。

雖然以前來玩過很多次,但這次少年們顯然還是被這景象給震撼了。

「青山嶺好大啊,比漁村旁邊的小山嶺大多了!」壯壯咽了咽口水。

「天吶,上次你們來怎麼都不叫我,這麼漂亮我還是第一次看呢!」底下有少年在翻舊賬了,上次來青山嶺的確只有一部分少年來,以至於他們錯過了這般景色。

「牛牛,你以前來過嗎?」小雨轉過身看向旁邊一個流着鼻涕的孩子,那是牛牛,牛爸牛媽家的寶貝,今年才六歲。

「來過啊,這兒好美啊!」牛牛流着鼻涕開心的笑道。

「…」

一行人都在抒發著自己內心的感嘆,為這青山嶺的美景驚異了一番。

這時大虎站在眾人前面,威風凜凜的說道:「青山嶺確實壯觀,但在我們青靈國來說它也還排不上號,要清風山脈才真叫一個大,綿延幾千里,裏面五六級的妖獸都很多,我爹就在裏面闖蕩過!」

說完,大虎驕傲的揚起了自己的頭,雖然大虎爹爹只在清風山脈外圍遊盪過,但能活着出來在小漁村裡已經算是極為厲害的了。

哇!

眾人當然聽說過清風山脈,那是青靈國最大的一座山脈,裏面高級妖獸無數,天材地寶遍地都是,很多強大的武者都進去獵殺妖獸,尋找寶物。

少年們都對清風山脈十分嚮往,同時也向大虎投去讚許的目光。

「我也想去。」小雨那大大的眼睛裏滿是憧憬。

不料大虎卻笑道:「那裏面可是有着眾多殘忍妖獸的,就是宗門弟子前去也討不了好,你去了肯定第一個被吃。」

「啊!」小雨一驚,怯怯的閉了嘴,自己這點實力去,倒也只是送死的份兒。

可她旋即轉身,看向自己面前那平靜的少年,小聲地問:「小天,你以後會去清風山脈嗎?」

這時,洛天抬起頭,那深黑的眼中似是閃過一抹光亮,旋即他嘴角勾起一抹若隱若現的弧度,微笑着點了點頭。

清風山脈么,倒是個不錯的地方,有機會的話…我一定要去看看!

……

一路欣賞風景,一路感嘆。不一會兒,一塊方圓二三十丈的平地就出現在了眾人面前,令人奇怪的是,這平地上不見任何小草,連沙子都裸露了出來,似乎這土地十分貧瘠。

可眾人抬頭看去,在那平地中間卻分明的聳立着一棵足有五六人人合抱的大樹,那大樹高達百丈,樹冠籠罩過去足有百米,生機勃勃,長的蒼鬱茂盛。

再仔細一看,只見得在那高有七八十丈的樹冠里,一團巨大的黑影正穩穩地坐立在眾多樹枝交匯的**,那黑影足有一米大小,而它正是洛天眾人此行的目標,大鳥窩!

看着那巨大的鳥窩,眾人也是激動得兩眼放光,直流口水,這麼大的鳥窩,裏面的蛋肯定又大又多吧,這要是弄來烤着吃,那得多美味啊!

「啊啊啊,我好像看見又大又白的鳥蛋了!小天,快快快,快把它取下來。」

「我已經聞見它的香味兒了!真好吃啊!」

……

眾人全都給發了話的兩個大饞鬼送去一個鄙視的大白眼。這才剛看見鳥窩呢,就聞到香味了,也太誇張了吧。

話雖如此,不過大家看着那團黑影,眼中也是發出欣喜的光芒。

「小心呢,那大蟒可能就在附近!」大虎示意眾人噤聲。

眾人也這才想起,在這大樹周圍可是有一條巨大蟒蛇的,上次他們來掏鳥蛋就是被它給嚇了回去,於是一個個都小心翼翼起來。

可大虎話音剛落,外面的草叢裡就傳來沙沙的摩梭聲。 那聲音越來越接近,越來越劇烈,向著漁村少年們的方向傳來。

所有人的臉都崩得老緊,心裏撲通撲通的直跳,大氣不敢多出一口,是那大蟒嗎?不會真讓這個烏鴉嘴說中了吧?

只聽見那摩梭聲越來越近,越來越近,倏地!草叢裡冒出一個碩大的蛇頭,光是那腦袋就有人的大腿粗,正在吐着猙獰的蛇信子,竟然又是那條大蟒!

那大蟒的眼睛睜得像牛一樣大,當中布滿了血絲,彷彿是在俯視着眾人,它當然感覺到在場的少年中境界最高的不過真我七重天,自己反手之間便能鎮壓。於是把兩條猩紅的蛇信子威風凜凜地向外噴吐,駭人至極。

眾人看着這條大蟒,全都被嚇得瞳孔一縮,臉色慘白,二級妖獸對他們來說可很難對付啊。

「大虎,你這個烏鴉嘴!」小雨也被嚇得不輕,給了大虎一個白眼。

「額,我也不知道它就在這裡啊。」大虎苦笑着摸了摸自己的頭,不過是想提醒大家一句,沒想到這大蟒就真的出現了。

「慘了慘了,我可不想被它吃了啊!」牛牛膽子小,直接被嚇哭了起來。

「這可怎麼辦呢!」

壯壯吞了吞口水,像機械一般轉過頭來,大虎他們也緩緩看過去,只見在不遠處,洛天面色倒是極為平靜,沒有泛起絲毫波瀾,那深黑的眸子正打量着眼前那條大蟒,似乎在衡量對方的實力。

「小天,靠你了!」小雨期待的看着洛天,其餘漁家少年也一個個把希望寄托在他的身上。

洛天倒是沒有被嚇到,這大蟒只是一隻普通的二級妖獸,實力充其量也就相當於真我境七八重天的武者,自己還是有信心扛得住的。

眼睛微眯,嘴角勾起一抹小小的弧度,洛天淡淡笑道:「沒事,我應該降得住它。」

看着洛天胸有成竹,眾人也是鬆了一口氣,接下來,就看洛天能不能收得住那大蟒了。

「來吧,讓我試試你有多厲害!」

不等大蟒先攻擊,洛天就猛的向前跨出,三步並作兩步,轉眼便到了那大蟒面前,隨即右手握拳猛地向著蛇頭轟出。

砰!

一聲巨響,那大蟒似是根本沒想到這個少年竟然會選擇主動出擊,還沒有反應過來,那碩大的蛇頭便是被硬生生地打偏了過去,狠狠地砸在一旁的巨石上,將那巨石都是砸出一道細小的裂縫,抖落一地碎屑。

看着這一幕,眾人倒吸一口冷氣,這小天,也太猛了吧!

而洛天卻也並不好受,他握着自己被那反震之力震得通紅的拳頭,心裏也是在暗暗驚道,不愧是二級妖獸啊,這防禦也實在是太強了!

那大蟒把頭埋在巨石下猛地晃了晃,上面被拳頭轟中的地方碎掉幾塊鱗片,瞬間變得紅腫起來,雖然這點小傷不礙事,但它顯然已經被洛天激怒了。它刷的一下直立蛇身,眼中透出惡狠狠的凶光,直接從草叢裡迅速的爬了出來,那龐大堅硬的身體把兩邊的沙石壓得粉碎,緊接着所有的身子都露出地面,長足有七八米,引得漁村少年們一陣目瞪口呆。

洛天也在暗暗咂舌這蟒蛇的體型之大,它直立起來比自己還高,蛇信子可兇猛的吐出半尺。

刺啦!

大蟒怒了,一定要讓眼前這個少年付出代價!它長長的尾巴一甩,就向著洛天當頭砸去,帶起一陣刺耳的破風聲。

「危險!」大虎驚道,連忙提醒那巨尾之下的洛天。

而洛天豈會讓它掃中自己,他已是早有準備,就在那蛇尾砸中他的那一剎,腳尖一點地,身子如飛燕般靈活,瞬間就向外掠出四五米,躲過了這兇險的一擊。

而那去勢不減的蛇尾直接砸在地上,只聽「轟隆」一聲,一塊巨石直接被砸得爆碎,那剩下的力量也將泥土砸出了長兩米,深三寸的溝壑。

嘶!

「好強!」

「這種攻擊力起碼相當於真我境八重天的武者了吧,小天可危險了!」

「小天,我們來助你!」

看着地上那醒目的溝壑,所有人都是膽戰心驚,估摸着自己上去會怎樣。只是最後他們都得出同一個結果,那就是根本無法抵擋。真我境八重天的力量何其強大啊,就是洛天都險象環生。

絕不能讓洛天白白送死!大虎壯壯就欲上前相助。

而洛天卻向他們擺了擺手,微直了直身體,眼中閃過一絲認真的光芒,道:「八重天么?那就來看看是我的拳頭硬還是你的腦袋硬吧!」

話畢,洛天又向著那兇猛的大蟒飛奔而去,人在途中,雙手之上便凝練出了兩道紫色的光團,裏面充斥着一股氤氳的混沌之氣。

「真氣凝光!」

「似乎比上次的更加凝實!」底下有人驚呼。不錯,經過昨晚的修鍊,洛天的境界又鞏固了一大步,連帶着這真氣凝光也比昨日更加凝實了,那也意味着,洛天現在擁有着更加強大的力量!

只見洛天將那紫色的光團覆於拳面,手肘向後一縮,全身肌肉猛然鼓起,右拳似是攜有千鈞之勢般向著那蛇頭猛地狂砸而去,那大蟒也張着血紅大口向洛天一口咬來。

砰!

只聽見一聲巨響,塵煙四起。那泛着紫光的拳頭猛地擊在了大蟒下顎處,千鈞之勢噴薄而出,如摧枯拉朽般,紫色光拳直接將那血口打得閉合,然後又順勢擊在那巨大的蛇頭**,就像是石頭砸中西瓜一樣,血肉飛濺,景象殘酷。

「怎麼可能!」

「小天怎麼可能這麼強!」正在觀戰的眾人懷疑自己有沒有看錯,那場中的少年此時正如一尊小殺神一般,這還是他們認識的洛天嗎?

可他們並沒有看錯!

「難怪小天不讓我們幫他,原來這大蟒對他完全造不成威脅。」小雨深吸一口氣,逐漸平靜下來。其他人看着洛天,心裏也是掠過一抹敬佩之色。

一拳得勢,洛天怎麼會給那大蟒留下反應的時間,緊接着二拳又至,三拳,四拳,五拳……

那大蟒先前的威風已經蕩然無存,它直接被狂虐在地,掙扎着就欲逃離。

而洛天如何能輕易放過它,他直接伸出那布滿紫光的雙手,在眾人目瞪口呆的注視下抓起那大蟒的尾巴掄砸起來。

於是便出現了這一幕,一個十四歲的少年面帶微笑的抓起一條七八米長的大蟒蛇,提着尾巴四處狂轟濫炸,地面的石頭全被砸碎,而那大蟒的慘叫之聲卻叫得另一群觀戰少年膽戰心驚。

良久,洛天也累了,他鬆開抓着大蟒尾巴的手,而那大蟒已經血肉模糊,癱在地上毫無生氣。

洛天手上的紫光也慢慢散去,他搓了搓手,感覺還有點意猶未盡。

而那群漁村少年們早已經是目瞪口呆,他們盯着這個平日里陽光溫和的鄰家大男孩,又看了看癱在地上毫無生機的大蟒,所有人心裏都只冒出這麼一句話:

這傢伙簡直是個怪物!

隨着洛天將那大蟒強勢解決,少年們驚呼了一會兒後,便將注意力轉移到了樹冠中間的大鳥窩上。

不得不說,這鳥窩築得實在是有些高,離地七八十丈的距離,眾人只看了一會兒就已經有些頭昏眼花。雖然這一群漁家少年們從小也在林子里爬過不少樹,但還從沒有挑戰過這種幾百米的高度,頓時一個個都有點蔫了下來。

大虎看了看眾人,道:「小天剛剛已經和大蟒戰鬥了這麼久,讓他先休息,小雨是女孩,也不能讓她去,這樣吧,壯壯二虎,咱們上吧,剩下的就我們幾個境界高一些了。」

「嗯好。」壯壯和二虎都同意這個想法,其他人也沒有意見。

洛天看了看這高高的樹冠,抬着頭去感受那從樹縫中透來的溫暖日光,覺得很是舒服,他笑着擺擺手,道:「你們去吧,注意安全啊,實在不行就叫我。」語罷,便又抬起頭曬太陽了。

大虎二虎壯壯三人挽起袖子,各自分三個方向爬去,要知道,像這種太粗的大樹,是很難互相合作一起爬行的,所以他們誰也不管誰,各顧各的,就看看誰的遠一些能拿到那鳥蛋。

大虎第一個衝上去,兩腿一蹬就上去了兩三米,二虎和壯壯接着上,也是同樣的動作。

不一會兒,他們就都爬出去二十多丈遠。

「這種樹可不太好爬啊,基本上七十丈以下都是光禿禿的,沒有一點可以借力的地方,完全就是靠一股子勁硬撐。」小雨看着正在樹上艱難爬行的三人,好看的眉頭輕輕皺起。

「對啊對啊,我們境界還不夠,要是像那些高級武者一樣就好了啊,一飛就能飛到空中去呢。」牛牛也奶聲奶氣的說著,一雙大眼睛看得起勁極了。

「遭了,越爬到後面越困難,而且還不能休息,一休息就會浪費更多的體力,你們快看,二虎快堅持不住啦!」又有一個少年說道。

這時眾人的眼睛都集中到二虎身上,此時他已經爬到了四十丈左右,可以很清晰地看見他漲紅了臉,滿頭大汗,雖然一雙手還是緊緊的抓着樹皮,可他那疲憊的眼神和越來越慢的速度卻告訴大家他挺不住了。

洛天也看見了堅持不了的二虎,他衝著樹榦喊道:「二虎,下來吧,別逞強,注意安全。」

二虎也是個知分寸的人,他知道自己不能再繼續前進後也就順着樹榦慢慢的滑了下來。

「咳咳,沒成功,就看他們兩個了。」二虎來到地面,有些不好意思地笑道。

「沒事沒事,估計他們兩個也不容易,畢竟這樹也確實太高了。」 洛天看着二虎,又抬頭望向還在努力向上爬行的兩人,眉頭微微皺起。

果不其然,壯壯爬到五十多丈就堅持不了滑了下來,而大虎的境界比他們高,但也只爬到六十丈左右,越到最後越難爬了。

兩人的相繼失敗引起眾人的一陣嘆息。

「唉,難不成又得白跑一趟了?」小雨無奈,連大虎都失敗了,她去更沒戲。

「天啦,那鳥窩就在上面呢,要是這次不取下來可能就會被天空中的飛行妖獸吃了!那得多可惜啊!」貪吃的牛牛不樂意了。

「就是就是。」

「……」

眾人看着似乎近在眼前的鳥窩,心裏儘是不甘,好不容易打敗了大蟒,難道還是無法得到鳥蛋嗎?

「我來試試吧。」

一個平靜的聲音響起,正在曬太陽的洛天抬起頭看向愁眉苦臉的眾人。

「我境界比你們高,理應我去取。」

「小天,你還有力氣?」小雨探着腦袋問道,洛天剛和大蟒大戰一場,真氣都還沒恢復呢。

「對,你別去了,大不了我們下次再來取,也不一定有飛行妖獸會經過這裡的。」大虎搖了搖頭道,他可不想讓洛天去涉險呢。

其他人也勸他算了,畢竟這麼高的樹可不好攀登。不過他們雖然嘴上這麼說,但一個個還是極為不舍的看着那樹冠上的鳥窩。

「額…我之前沒費力氣你們信嗎?」看着眾人這般表情,洛天有點無奈的道。

「什麼?」

「沒費力氣!」

眾人懷疑自己有沒有聽錯,這小天難道是鐵做的,與實力堪比真我八重天的妖獸大戰竟然說沒費力氣,一個個咂了咂嘴,顯然是有點不信,但眾人隨即也高興了起來,這樣的話,也不妨讓他去試試,說不準還真能成功呢。

「既然如此的話,你就去試試吧,注意安全啊!」小雨囑咐道。

「實在不行就算了,等下次叫大熊爺爺來拿。」大虎也這樣說。

洛天點了點頭,旋即在眾人期待的眼神中直接採取了最為簡單粗暴的方式,一個箭步向前衝去,只聽見刷的一聲,他就蹬着那粗大無比的樹榦如飛檐走壁一般掠去。

蹭蹭蹭……

兩隻腳不斷踩着那粗壯的樹榦,發出低沉的碰撞之聲。只這一次發力就衝上了七八丈高,他那身影也在眾人的眼中越來越小。

而樹下的人早已是目瞪口呆,毫無準備之下,洛天突然就直接這麼強勢的開爬,僅這第一次發力就爬到七八丈,這可是二十多米啊!難道自己面對的是一個小怪物?

沒錯,洛天現在就是一個發了威的小怪物。

第一次衝擊力盡,他抓住樹皮開裂的地方,一個勁兒的往上爬去,不一會兒就已經爬到了三十丈左右,可他還全然沒有半點疲憊,仍然速度不減的往上爬去。

「我感覺他是一隻蜘蛛,跟本掉不下了。」

「同樣是十四歲,為什麼我比他差這麼多呢?」

「因為你沒他努力啊,你難道沒見他每天晚上都苦苦的修鍊嗎?」

「咳咳…這倒也是…」

底下有人實在難以接受這個場景,竊竊私語。

而洛天現在已經爬到了五十丈,這時候這隻小怪獸才終於感覺到有一點累了,汗珠也慢慢的從額頭上冒出來,不過這對他還構不成什麼影響。

又繼續往上爬,再一會兒就到了六十丈,已經將大虎的高度超越。汗珠越來越大,流得越來越快,掌心的皮肉也被漸漸磨破,隱隱有鮮血滲透出來。

堅持!

不一會兒,六十五丈到了,再有五丈就能接觸到樹枝,那時候就能休息了。

雙手緊緊插入縫隙之中,洛天看着那五丈後的樹冠,眼中有着欣喜之色涌了出來。快了,就快成功了。

而那下面的人也越來越激動,馬上就要成功,洛天,你要堅持住啊!

也似是感受到了小夥伴們的期望,洛天咬了咬牙,緊閉雙眼,丹田中的真氣猛然倒灌出來,充盈着身體各處的經脈。漸漸的,他的身體之上又是浮現出了一層紫色光芒,將那紫色真氣灌入到自己雙手雙腳,洛天感覺現在有使不盡的力氣。

雙手死死抓住裂縫,全身發力猛地向上一竄,六十七丈,六十八丈,六十九丈……

最後一丈了,可沒想到在這最後一丈的時候卻難度倍增。因為這周圍的樹皮光滑無比,沒有一點裂縫可以借力,這可如何是好?

紫光散去,洛天神情疲憊,一頭黑髮已被汗水打濕。這也就算了,可最要命的是,自己一時竟已無法再次聚集出真氣凝光,而沒有了它是萬萬上不去的,再做停留,那更是浪費體力。

「要失敗了嗎?這可只有最後一丈了。」小雨在下面喃喃自語。所有人都目不轉睛的盯着上面那個一動不動的黑點,心中那僅有的希望也在慢慢破碎。

突然,那個黑點動了!

若是連這最後一丈我都不能跨過,若是連這點困難我都不能克服,那我談何成為強者,談何尋找父母!

洛天心裏風起雲湧,那眼神,透出深深的堅定。

「起!」

沒有任何的花哨,洛天猛一發力,竟是將那掌心之中的血肉磨破,殷紅的血液自那高空之中揮灑而下,散成一朵美麗的血花。而正是這時候,那蟄伏在洛天身體深處的潛力也是被瞬間激發出來,僅憑着肉身之力,那僅剩的距離被猛然越過!

「成功了!」樹下的少年們歡欣鼓舞,洛天終於成功的爬上了樹冠。

如泄了氣的氣球一般,洛天渾身無力的躺在那些交叉的樹枝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氣。

良久,方才感覺到手心的疼痛,洛天抬起頭看了看自己那淌着血的手掌,上面緩緩溢出的鮮血正紅得刺目。他又看向那不遠處正在陽光照射下熠熠生輝的巨大鳥窩,那因疼痛而緊閉的嘴角不由向上勾出一抹淺淺的笑容。

值得!

接下來就簡單了,洛天很快的就取到了那個大鳥窩,粗一看,全是由枯枝爛葉砌成,不過讓得洛天驚喜的是,那裏面竟然安安穩穩的躺着有七八個鳥蛋,每個蛋都有瓷碗那麼大,正是燒烤的好材料。

可是他馬上就發現了不同尋常,這裏面八個蛋,七個都是淡白色的,瓷碗那麼大,蛋殼表面有着斑斑點點,洛天認得這是禿鷹蛋。

但另外一個就截然不同了,它直接比別的蛋大了一倍,這也就算了,可它赫然通身都是赤紅色,而且上面沒有一顆斑點,只有一些好看的花紋,光華璀璨耀眼至極。

這是個什麼蛋? 洛天感到好奇,於是便湊近了去看,結果卻嚇了他一大跳,他似乎聽見了那鳥蛋發出什麼怪聲。

撲通撲通…

「那是…心跳聲?」

洛天吞了吞口水,又再次湊了進去,沒錯,那就是心跳聲!而且正是自那赤紅的鳥蛋中發出,這下可好了,饒是以洛天的心性都不由得懷疑自己遇見了怪物。

這鳥蛋裏面到底是什麼怪物?

就在洛天還欲仔細探察的時候,突然聽見樹下小夥伴們的呼喊聲。

「小天快下來啦,你在做什麼啊?」

漁村少年少女們正在大聲的呼喊,小天上去這麼久不下來,他們還以為是遇見了什麼情況。

「來啦!」

洛天看了看那顆奇怪的大紅鳥蛋,眉頭皺了皺,也不由得多想,便抓着鳥窩滑了下來。

小夥伴們都歡呼雀躍,盯了這麼久終於把這鳥窩弄到手了,一個個都有些感激的看着這次立了頭功的洛天。

「哈哈,有八顆蛋,太開心了。」小雨眨巴着好看的大眼睛哈哈大笑。

「哇,那顆蛋好漂亮啊,和其他的都不一樣呢。」牛牛好奇的看着那顆大紅蛋,就像發現了新大陸一樣。

「真的耶!好想摸。」大虎也發現了那顆奇怪的大紅鳥蛋,他直接就把手伸過去摸那蛋殼,結果他剛一觸碰到那蛋殼的時候,便是一聲刺耳的尖叫從他嘴裏傳了出來。

「啊,好燙!」

大虎臉上表情痛苦無比,他把手掌攤開,裏面一片通紅,就像剛被燒紅的火爐燙過一樣。

「燙?怎麼可能!」

眾人面面相覷,怎麼會燙呢?二虎不信邪,也將手伸了過去,結果在剛接觸到那大紅鳥蛋的一剎那也是一聲尖叫。

「真的燙!」

二虎將手攤開,裏面赫然是一道通紅的燙印。

洛天看兩人的模樣,也是一驚,難不成這鳥蛋真有什麼門道?不過現在他可沒時間去管這些,掌心裏的血還在不住的流呢,可把他疼得夠勁兒。

其他人也都很好奇,於是一個接着一個的上去試驗,結果全都被燙得猛縮回來,一個個像看怪物一般的盯着那顆漂亮的大紅鳥蛋。

這到底是什麼蛋啊?不像是禿鷹蛋啊,眾人心中只有這麼一個疑問。

「小天,你來試試。」小雨也被燙得手掌通紅,她轉過頭看向洛天,現在基本上就只有洛天一個人沒摸過那奇怪鳥蛋了。

洛天此時正在搓着那浸滿血的手掌,聞言,便走了過來,他也很好奇這只不同尋常的鳥蛋,怎麼會把大家燙成那樣。

「我試試吧。」

這般說著,洛天就把手緩緩地伸進鳥籠里,一寸一寸地接近那顆大紅鳥蛋。眾人都屏住了呼吸,想要看看洛天的情況到底會怎樣,雖然大家都認為一樣會被燙得大叫出來。

果不其然,當洛天的手與那火紅的蛋殼接觸的時候,意料之中的一聲大叫頓時自他口中傳出。

「啊!」

眾人聽了這聲大叫後都哈哈大笑起來,還是沒有例外啊,這個蛋果真是奇怪,連他們中最厲害的洛天都一樣被燙得哇哇直叫。

「不燙啊!感覺很滑呢,哈哈哈哈。」

洛天並沒有像眾人想像的那樣,被那鳥蛋燙得直縮回來,相反,而是直接在大家那目瞪口呆的注視下在那火紅的蛋殼上摸來摸去,彷彿什麼事也沒有。

可卻沒有人發現,就在他剛剛與那蛋殼接觸的一瞬間,他掌心之中浸出的一顆鮮紅血珠悄無聲息的融入了那蛋殼之內……

「怎麼可能?不可能不燙,我們都感覺到燙,沒道理啊!」

「對,不可能不燙的!」

「小天,你是不是騙我們?」

「…」

一群人都不相信洛天所說的話,大聲反駁着,就連一向沉着的小雨也是目光閃爍不定的望着洛天。

洛天無奈,他是真感覺不燙,而且摸着的確有很舒服的感覺。為了向大家證明自己的話,他兩隻手直接伸入鳥窩裏面將那顆大紅鳥蛋抱了出來,還在眾人面前晃了晃,以顯示自己說的確實是真話。

「不可能,沒道理啊…」

「難道這鳥蛋變正常了?」

「哼,我來試試。」

大虎不信這個邪,再度伸出手去觸摸那蛋殼,結果剛一接觸就是一聲大叫,緊接着壯壯他們幾個人也再去摸了一下,又全都被燙得哇哇直叫起來。

這個蛋還是很燙!

眾人不敢再試了,看向那怪蛋,都露出懼怕的神色。他們轉頭又一個個像看怪物一樣盯着洛天,這傢伙正抱着那蛋在臉上蹭來蹭去,竟然還用嘴去親它!怎麼可能,大家都被這怪蛋燙了,就他沒事,而且還拿着隨便玩。

而洛天也奇怪,莫不是這蛋看上他了,才會對他有特殊對待。

「唉唉,算了算了,也許小天和這怪蛋有緣分呢,那要不這樣吧,這次能得到這些蛋全都是小天的功勞,而且小天還因為去取蛋割破手掌受了傷,這個大怪蛋就交給小天,剩下的我們自己分,怎麼樣?」小雨說道。

聽了小雨的話,大家倒也全都欣喜同意,反正那個怪蛋除了小天也沒人能駕馭得住它。

「啊,這不好吧?」洛天表示很無奈,這蛋連什麼來頭都不知道,留在自己這裡還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呢。

「小天,我相信你! 」小雨笑呵呵的道,其餘少年也一個個向他使眼色。

……

太陽已經快要下山,這次的收穫還是挺不錯的,迎着夕陽,漁村少年們一個個都抱着大大的鳥蛋追逐打鬧着踏上了回家的路。

只有一個少年滿懷心事,不知所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