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穿越重生›千里山河定風波
千里山河定風波 連載中

千里山河定風波

來源:google 作者:陳知意 分類:穿越重生

標籤: 李宴如 樓清 穿越重生

風滿樓——李宴如:小樓,我要隨我爹去戍邊了,你一定要等我樓清寒:好誰知歸來後一切都已斗轉星移,元武二十七年,暻帝駕崩,朝堂上各方勢力你爭我奪,江湖風雲涌動,掀起一陣腥風血雨,一座勾心鬥角的皇城,一家神秘莫測的酒樓,當一切水落石出,面對命運的操控,他們又該如何抉擇……展開

《千里山河定風波》章節試讀:

李宴如推開房門,然後就愣在門前,房間里幾雙眼睛就這麼盯着她,她尷尬的說道:「不,不好意思,我,那個你們聊你們聊。」
說著,她就要關門出去,這時被人叫住:「等一下。」
叫住她的是一位老先生,風滿樓的樓主,樓浦和,樓清寒見狀明顯有些意外,正欲開口就被打斷:「你就是勝武將軍府的大小姐?」
李宴如頓住然後趕緊就看向樓清寒,見樓清寒神色自然,她才進門,然後有些拘謹的回答到:「是。」
樓浦和上下把她打量了一遍才說道:「不錯,是有點華年當初的影子。」
李宴如一聽驚訝道:「您認識我母親?」
樓浦和不緊不慢的說道:「我不僅認識你母親,我還認識你父親,你家祖上十八代我都清楚。」
李宴如尋思着,嘿你這個老頭怎麼還罵上人了呢!
一旁的樓清寒從容的添着茶,音華笑起來:「爹,您就別逗郡主了,郡主請坐。」
「爹?」
李宴如疑惑的重複了一遍。
樓浦和立刻說道:「這可不能亂叫啊。」
李宴如被逗得有些不好意思,然後行了一個禮以後坐下說道:「您是華姐姐的爹,那你就是小樓的師父咯?
他們說的老樓主就是你?」
樓浦和但笑不語,李宴如終於順清楚了,然後好奇的問道:「可是您怎麼會認識我父親?」
「哈哈哈,當初你父親像你這麼大的時候,天天圍着我要糖吃。」
樓浦和的話讓她有些不敢相信,她爹那麼嚴肅的人,圍着老樓主要糖吃,簡直不敢想像。
音華這時開口:「爹,您不是要見見那幾位嗎?
我都讓人給您請來了,您看。」
「行,那就把他們請過來吧。」
樓浦和氣定神閑的喝着茶。
音華看看李宴如,略微有些顧忌的說道:「這。」
樓清寒起身:「師父我先帶郡主出去。」
李宴如也不是不會察言觀色:「那那,打擾了。」
見兩人出了門,音華才說道:「您既然知道郡主的身份,那您為什麼?」
樓浦和打斷她:「你不是常說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嗎?
更何況我入都城那些人遲早都會知道的。」
「可是將軍府您認為只是危險這麼簡單的事情嗎?
您是覺得勝武將軍多出這麼一個客卿,這涼都城裡的那些人都不會去查?」
音華嚴肅的說道。
「誰說我要他去將軍府做客卿了?」
樓浦和反問。
「那您這是什麼意思?」
音華一急脫口就問出了這話,等自己回味了一下才驚覺:「難不成您想讓小樓和郡主……」
「她非小樓良配。
我自有定奪,讓他們進來吧。」
樓浦和把話說完,不給音華反問的機會就說道。
音華聽完這話,也算是放心了不少,然後才轉出房間。
另一邊,李宴如從房間里出來就自言自語道:「原來他就是你師父啊,不過我覺得他挺好相處的啊,怎麼樓里的人談到老樓主就都這麼怕他呢?」
她說著才發現,樓清寒的思緒全然沒在她身上,見他看着窗外,她也伸頭出去看,可是並不覺得有什麼異常啊,還不就是和往日一樣熱鬧無常的街道嗎,何以小樓就看的這麼出神:「今日有什麼異樣嗎?」
「並無。」
樓清寒回答。
「既然這樣,你還看的這麼出神。」
她有些不解。
樓清寒回頭,然後說道:「只是覺得有些感慨,宮裡想必是一片素錦麻衣,天子薨,你看這都城內外還是一片熱鬧繁華,這樓里進來吃酒聽戲的也不見少。
這樣看來,天子與這尋常百姓也無不同。」
經他這麼一說,李宴如突然也覺得有些悲涼,宮裡可算的上是死氣沉沉,到處都能聽到各宮嬪妃的哭聲,可是這宮外還是一幅泰然景象,讓她生出來一些不公:「皇上雖然生在這皇宮裡錦衣玉食,想來是該無憂無慮才是,可是每天要批閱奏摺,關心國家大事,閑時還要聽聽嬪妃們爭風吃醋,這樣看來還不若尋常百姓人家。」
她能說出這話,樓清寒還是有些意外,自從他接觸到李宴如,就覺得她是一個不識愁滋味的將軍府小姐,從小就跟將軍征戰四方,是大家眼中英姿颯爽的郡主,可是現在何以能生出這樣成熟的想法。
李宴如看着他盯着自己:「怎麼了?」
「沒事,今日你該是進宮吧,怎麼跑來了?」
他問。
李宴如一手托着腮幫子,一手給自己添茶:「別說了,今日進宮收穫還真不小,姑姑說皇上得的是肺癆之症,可是你之前說過肺癆之症是得常年累月的才會積成,可是皇上一直身體康健,什麼時候得了這肺癆之症呢?
誒你這茶不錯。」
她的話引起了樓清寒的注意,不過他還是沒有顯露出來:「師父才帶回來的。」
「你師父對你可真好,這外出雲遊還想着你。
誒你和你師父怎麼認識的啊?」
她突然來了興緻問道。
樓清寒說道:「我從小就是師父和師姐帶大的。」
「那你父母呢?」
她一時不注意便脫口而出,問完了才覺得不妥:「那個,我不是那個意思,小樓你。」
可是樓清寒卻好像一點也不在意:「沒事,我爹娘在生我的時候出意外去世,師父見我可憐便把我養在身邊,師父和師姐視我如己出,所以我早就不介意這件事了。」
她點點頭,然後說道:「怪不得你師父對你這麼好。」
「剛從宮裡出來就過來,你不怕勝武將軍將罰你?」
樓清寒問道。
「我爹現在一心想着皇上的事情,哪還管得着我啊。」
她一臉無所謂的說道:「對了,有沒有什麼吃的,我進宮光顧着安慰姑姑了,一口東西沒吃,回來以後就直奔你這了。」
樓清寒對着門外叫道:「念雙。」
念雙推門進來:「公子。」
他吩咐道:「拿些糕點進來。」
「是。」
念雙答應着又退出門外去。
沒一會兒便端了糕點進來,李宴如說道:「謝謝!」
念雙欠身然後退出門外守着。
李宴如見到糕點就停不下來:「還是原來的味道,怪不得你們風滿樓生意這麼好,你們這裡的東西是真好吃啊!」
樓清寒抿了一口茶說道:「這幾日你就別過來樓里了,宮裡出了這樣的事情,將軍府上下想必也是正在非常時期,你還是別亂跑。」
李宴如不管:「就是因為在非常時期,他們現在都管不上我所以我才過來的,怎麼,你不歡迎我?」
「不是。」
他似乎是有什麼話想說,醞釀了一下才開口:「師父要我齋戒三日,所以不便見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