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千里新
千里新 連載中

千里新

來源:google 作者:葉有憶兮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葉有憶兮 蔓籮

地獄有花,名曰:曼珠沙華由后土娘娘精血所化,經地府千萬年戾氣供養,終,於某一日化妖人間有茶館,名曰:千里新據野史記載,唯有有緣人得見,老闆娘及善甜品小食重點是老闆娘上可通天,下可入地,據有緣人形容,極美!展開

《千里新》章節試讀:

蔓籮坐在自家後院裡邊,喝着她新得的梔子花茶。

伴着微風拂過,忽的,她睜開那雙因為享受而眯起來的雙眼。

看着凡人所看不見的戾氣,在飛速朝着一個地方涌去。

輕輕地放下茶盞後,竟在原地消失了。

再次出現,是在戾氣彙集的源頭–麗紅院。

蔓籮面前是一名雙目流着血淚的女鬼,身着破爛到已經看不出樣式的粗布麻衣。

看着滿是戾氣,卻還不曾沾了血氣的婦人。「哎,」蔓籮嘆了一口氣,這瞅着又是一個有冤屈的可憐之人。

又來活兒了,還想着今兒去西湖那邊摘些兒蓮花來炒茶呢,如今看着,嘖,沒戲了。

修長白皙的手中憑空出現一朵艷麗的花兒,鮮紅的花兒似長了翅膀,直接向那女鬼飛去。還不等女鬼有什麼反應,那花兒便直接沒入女鬼的體里。

就見那女鬼身上方才還衝天的黑色戾氣,在幾息之間突然消失。

隨後那花兒變成了濃烈的血紅色,又從女鬼體內飛出,回到蔓籮手中,慢慢變小,最後化作手背上的一粒硃砂痣。

而女鬼那先前看着駭人的一張臉,也恢復成生前的模樣,嘿,還是一名楚楚可憐的標緻美人兒。

帶着那美人就回了院子,她那梔子花茶在這幾刻鐘的浸泡里,慢慢的舒展開來,恢復到樹梢上那楚楚可憐的模樣。

在清風的功勞下,院內飄着淡淡清香。

一段塵封的往事緩緩展開。

女鬼原名何麗娘,並非京城人士,而是千里外的春風鎮古田村人士。

二十年前。

「大師,您看看,俺的家人都在這兒。」中年男子有些謙卑地對面前仙風道骨的老道說道,身旁還站着三名婦人。

那老道一下一下捋着自己快到胸口的白須,目光從幾位婦人的臉上一一掃過。

隨即又來回走着,目光不斷在幾人之間來回打量,似要把人看透。

終於在三名婦人快要受不了這目光的時候開口,「您這三位夫人皆是有子的命格啊,只是……」

「只是啥呀,大師還請您指點迷津。」中年男人圓潤的臉上露出急切,說話的同時手中拿着一個銀元寶遞到老道手中。

「恕貧道直言,您家至今還未添丁,是您之過,您身上陽氣過重,一般人承受不了,您且附耳過來……」

老道說著就在中年男人的耳畔嘀咕道,幾位婦人就見自家夫君點頭,心頭有些納悶,也有人覺得這神神叨叨莫不是騙錢的。

眨眼一年過去,他們就知道這不是騙錢的老道了。

一聲嬰啼劃破長空,何有財焦急的臉上瞬間笑容滿面。

「恭喜老爺,喜得千金。」產婆抱着嬰兒出來道喜。

何有財小心翼翼地接過孩子,輕輕地抱着,看着那皺巴巴的小臉都覺着特別好看。

「老爺,夫人懷啦!」還沒見到人,就聽到喜悅的聲音傳來。

嬰兒聽到這攪擾自己睡覺的聲音,不滿地皺起小臉。

「懷就懷了,小聲兒,別吵醒我家姑娘了。」何有財不以為意的說著,隨後自己驚呼出聲,「什麼!」

那聲音大得吵到了嬰兒,導致她不滿地扭動身子,何有財見此又馬上壓低聲音,悄聲問着已經跑到了跟前的小丫鬟,「你,你剛剛說夫人懷上了?」

小丫鬟這會兒知道小聲了,「是的,老爺,夫人懷上了。」

聲音雖然小,卻聽得一清二楚,何有財想着道士說的話,看着這個一出生,就給自己帶來好消息的小娃娃,一張臉笑的滿是褶皺。

女人傳播消息的速度總是出奇的快,沒一會兒功夫,二夫人和三夫人也知曉了此事。

這二人當即氣的不輕,當初也不知那道士和老爺說了什麼,沒多久就娶了個四夫人。

誰知進門一個月就傳來喜訊,今兒個聽到生下的是個女娃娃,那吊著的心才落下。

沒成想這大夫人就緊接着懷上了,二夫人也氣了,直接說身子不舒服,要找大夫來看看。

沒一會兒,大夫來了,搭脈後,老臉都皺了起來,看得二夫人還以為自個得了大病。

急忙開口,「大夫,我,我可是得了什麼不治之症?」

「呵呵,恭喜夫人,此乃滑脈,您已有孕一月有餘。」大夫收回手,呵呵笑着恭喜道。

「咚!」

屋內眾人齊齊抬頭看過去,就見三夫人暈倒在地。

原來在三夫人聽說二夫人請了大夫,還想過去安慰一番,畢竟同為人妾,今兒又聽說大夫人有孕。

結果一到門口就聽到大夫恭喜的話,瞬間覺得眼前一黑。

三夫人平日是個月信不準的,這沒來半個月了,也不曾在意,要不是今日這一暈,大夫把脈,還不知什麼時候才能發現自個也懷了身孕。

這大夫都懷疑起自個兒的醫術了,一天把三個人,全是喜脈,不由佩服起何員外來。

一眨眼,十三年過去。雖說麗娘不是正經的嫡女,卻比起一般殷實人家的嫡女還要受寵。

三位夫人都生了兒子,說句邪門的話,真的是麗娘出生後帶來的氣運。

而麗娘只是一個女子,對於他們的孩子也沒有威脅,幾位夫人對麗娘的寵愛真是勝過自己的臭小子。

這也就養成了麗娘天不怕地不怕的性子,常常帶着丫鬟小玉偷跑出去玩。

這天,麗娘去了桃花潭,那時的她不曾想到,這是她噩夢的開始的地方。

白凈書生,穿着一襲洗得泛白的青衣,手持一支竹簫,站在碧綠的水潭畔,吹奏着悠揚的曲子,一眼看去就像一幅乾淨的水墨畫,叫人心生歡喜。

一曲悠揚的簫聲結束,李啟明聽到身後傳來「啪!啪!啪!」的掌聲。

「你吹的真好聽。」單純美好的少女,帶着一臉羞意看着面前清秀的書生。

李明啟羞澀的笑了笑,「姑娘過譽了,此曲乃是前人所做,在下不過是演奏出來罷了。」

「不不不,已經很厲害了,我都不通樂理,爹爹曾經找過好幾個先生來教我,先生都道我朽木不可雕也!」

李啟明……

「我覺得你吹得比曾經教過我的先生都好呢!」

「不知小姐可想學?」

想到方才那悠揚的簫聲,麗娘脫口而出,「自是想的。」隨後想起自己的那些先生,又懊惱地補了句,「我怕是學不會的,莫誤了公子您的時間。」

「哈哈哈,在下不才,想試試朽木能否變為玉石。」

李啟明留下了姓名住址,麗娘就興沖沖地回家找爹爹要錢,商量請李啟明做老師了。

何有財不疑有他,派人調查下李啟明的身世背景,確認沒問題就恭恭敬敬地派人送了束脩,請了李啟明來家裡授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