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千意綿綿:陳醫生今天吻了嗎
千意綿綿:陳醫生今天吻了嗎 連載中

千意綿綿:陳醫生今天吻了嗎

來源:google 作者:不周三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姜書綿 現代言情 陳遷

【膽小害羞小綿羊vs腹黑野性大灰狼】喝醉的姜書綿撞到了一個男人的懷裡嬌嬌的叫着學長,對着他上下其手直到被男人扼制住了雙手,她才醉眼朦朧的抬起頭看向他,眼中充滿疑惑,「咦…你不是學長呀…」她有些不滿的掙扎着,嘟着嘴,語氣糯糯:「真小氣!白長這麼帥了!摸一下都不行!」掙脫了許久不見成效,她索性放棄了,整個人都趴在了男人身上,她有些難受:「你比學長帥多了!肯定也比他好對不對?不然你做我男朋友好不好?這樣我就會忘了他,再也不難過了…」「怎麼做?」他的聲音帶着些蠱惑,聽的姜書綿一陣酥麻怎麼做?腦袋昏昏沉沉,她抬起頭眼含着點點淚光,男朋友的話…應該要親親抱抱舉高高?於是,她真就那麼做了,說是接吻,其實就是對着他一頓亂啃,因為她根本不會!展開

《千意綿綿:陳醫生今天吻了嗎》章節試讀:

姜書綿站在醫院的走廊上,她緊張的拽緊手中的包包,糾結着自己要不要挂號,畢竟……

內心兩個小人打了半天的架,她終於下定了決心,深吸一口氣,早來晚來遲早要來!死就死吧!

剛想去醫院大廳,身後卻傳來男人低沉溫潤的聲音。

「看病?」

這聲音好聽到令人**,這是姜書綿的第一感覺。

她轉過身來,有些怯生生的看了一眼跟自己說話的年輕醫生,就一眼她立馬低下了頭。

果然,聲音好聽的人基本都好看,而他是她見過最好看的,沒有之一。

發質有些偏灰,不是那種純黑的,整個人帶着幾分清冷,高挺的鼻樑上架了副銀框眼鏡,又給他添了幾分溫和感。

他人很高,目測超過一米九了,就算只是穿着千篇一律的白大褂,也帥到讓姜書綿直接發了呆。

面對醫生,她內心是緊張的,細嫩纖長的手指因為太過用力,關節顯得有些泛白。

陳遷注意到了她的手上細微的動作,這雙手讓他多看了幾眼,這無疑是他見過最好看的手。

他挑了挑眉,見她一臉局促的樣子,扶了扶眼鏡,招呼她,「進來吧。」

姜書綿太過緊張也沒多想,哦了一聲,鬼使神差的就跟着進去了。

誰讓她是個妥妥的聲控呢,光聽他的聲音,腦袋就已經變成了一團漿糊,更何況…這醫生還帥出天際了。

陳遷望着這個從一開始就低着頭呆愣愣的小丫頭,用筆敲了敲桌子,表情帶着些醫生專屬的嚴肅:「看什麼病?」

姜書綿被拉回了思緒,她暗暗罵了自己一句沒用,色令智昏!

咬了咬唇,她有些忐忑的把包里用紙巾包着的東西遞過去。

「醫生,麻煩你幫我看看這個…」

陳遷伸手接過,指尖觸碰到姜書綿的手指,只見她迅速的把手縮了回去,他輕笑一聲,真是個小綿羊。

等看到了紙巾里包着的東西,陳遷這才收斂了笑容,抬眼盯着她,「然後呢?」

「我早上驗的,兩條杠。」姜書綿說的很小聲,「好像是懷孕了…」

陳遷沉默了半晌,仔細打量着眼前的女孩,黑長的頭髮如瀑布般傾灑,睫毛又長又密,巴掌大的小臉,皮膚白的幾近透明。

穿着簡單的長袖白T,骨架很小,看起來小小一隻,眉眼間的神情總給人一種楚楚可憐的感覺,按照現在的話來說,這張臉就是當代純欲天花板了。

他收回視線,突然瞄到了她帆布包里的高中數學書,臉色一變,「高中?未成年?」

姜書綿瞪大了眼睛看向他,有些慌張,連忙搖頭解釋:「不是不是!我成年了!20!20歲…」

「身份證。」陳遷不信她的說辭。

姜書綿打開包翻找着身份證,當看到那本數學後,才明白陳遷這麼問的原因,原來是看到了數學課本啊……

陳遷看着手中的身份證,小丫頭就連證件照也是乖巧的不行,然後瞥了一眼她的名字:「姜書綿。」

姜書綿不得不佩服自己,都這個時候了,她竟然滿腦子想的是,自己的名字從這位醫生的口裡念出來,性感好聽到不像話。

陳遷指了指牆上的醫生簡介,向她介紹自己,「陳遷。」

「什麼?」姜書綿沉浸在他叫自己名字的臆想中,一下沒反應過來他在說什麼。

陳遷無奈,用頭示意她看牆上,「我叫陳遷,第一排第一個就是。」

姜書綿抬起了頭,就看到了他的照片,是不苟言笑的,和現在的他很像,帶着別樣的嚴謹。

第一欄寫着他的職業:神經外科主任醫師、神經外科教授。

她沒忍住多看了一眼,他這麼年輕竟然就是教授級別的人了……

可是自己要掛的是婦科呀?而他是神經外科的醫生……

她臉募的紅了起來,她竟然傻乎乎的走錯了…都怪自己進來之前都沒看一眼科室。

「陳醫生,我好像是要去婦科才對…」

姜書綿臉有些發熱,十分不好意思,聲音也顯得更加的細軟可人。

陳遷看着他乖巧的模樣,舌頭不自覺的抵了抵牙槽,從旁邊拿過一本新的病例,寫上了她的名字,筆跡蒼勁有力。

他抬起頭看向她,「我也可以看。」

看着他說的十分認真的樣子,姜書綿有些不知所措,這不是能不能看的問題,關鍵是他是個男的啊……

沒等她的回答,陳遷直接問道:「孩子要嗎?」

「我…不知道。」

姜書綿還真沒有想過這個問題,神情顯得有些怔忪。

指甲扣了扣出汗的手心,她有些緊張,「沒有男朋友,應該不能要的吧?」

陳遷有些詫異的抬起了頭,眼神意味不明的看了她一眼,「孩子父親呢?」

這一眼讓姜書綿覺得羞恥,他大概覺得自己是個隨便的人吧,連自己的孩子父親是誰她都不知道……

她有些難受的咬着唇,語氣不知不覺的帶上了些委屈:「我不知道…」

略帶哭腔的聲音讓陳遷手中的筆一頓,他抬頭看了她許久。

嘖…這小表情可憐兮兮的。

陳遷不可察覺的嘆了口氣,有些無奈的站了起來,一隻手撐在桌子上,另一隻手夾着筆在她頭上揉了揉。

語氣帶着些調侃:「你真不認識我了?」

姜書綿感受到頭頂手掌傳來的溫度,整個人都僵住了,等反應過來才想到,這醫生是不是太越矩了!

她騰的站了起來,躲開了陳遷的手,眉頭微皺,聲音帶着些對他的不滿:「我…我為什麼要認識你!」

陳遷也不介意,收回了手,抬步湊到了她面前,與她四目相對,似乎是想從她的眼神中印證她話里的真假。

他開口的語氣故意惡劣了些:「要我幫你回憶回憶?」

姜書綿嚇得整個人都後退了幾步,抵住了牆,說話也磕磕巴巴了起來:「回憶就回憶…你…你離那麼近幹嘛…」

陳遷將腰彎的更深了幾分,湊到她耳邊,語氣有些曖昧不明,「不近點,怎麼回憶?嗯?」

耳邊的熱氣讓姜書綿感覺自己的身體像是被人點了把火,要燒起來了,一張小臉漲的通紅。

她用了最大的力氣一把推開了他,語氣有些小憤怒:「醫生,我是來看病的!」

陳遷也不惱,眼中帶着些玩味:「你沒病,只是懷孕了。」

聽他這麼說,姜書綿又氣又惱,越發委屈了起來,本來莫名其妙初夜沒了已經夠糟心了,結果還懷孕了,現在又要被眼前這個不認識的醫生嘲笑!

虧她覺得他是個不苟言笑的醫生!沒想到其實是個表裡不一的偽君子!

她強忍着眼淚,心裏有忍不住的委屈,「我知道我不知廉恥,不用你提醒!」

說著就想走,她一秒鐘都不想呆在這了!

陳遷沒料到她會有這麼大反應,抿了抿薄唇,伸手拉住了她,「我沒那意思。」

他拉的很緊,姜書綿掙了好幾下都掙脫不開,她有些惱火了,語氣帶着點奶凶味:「放手!」

陳遷用食指頂着眼鏡,揉了揉被眼鏡壓的發疼的山根。

這丫頭看起來膽子小的可憐,跟個小綿羊似的,生起氣來還真挺難搞的。

他沒有哄女生的經歷,只得隨口說道:「你再鬧,我就親你了。」

「你!」

見她還想開口說什麼,陳遷沒讓她說完,直接就吻了上去。

姜書綿渾身驀的緊繃了起來,不可置信的瞪大眼睛,看着閉着眼吻她的陳遷,她完全忘記了反抗,她從沒和異性有過這麼近距離的接觸!

除了那晚…但是那晚太醉了!她根本就什麼都記不起來了!

姜書綿用力推着陳遷,反被陳遷抓住了雙手動彈不得,十指相扣。

陳遷的吻並不溫柔,像是有些懲罰的意味在裏面,讓姜書綿覺得整張嘴都是酥**麻的,還帶着些火辣辣的疼。

突然,她腦海里閃過一些那晚破碎的片段,她拉着一個男人的衣領對着人家就是一頓啃!後面還把人推到了床上……

那些破碎的記憶慢慢拼湊出了陳遷的臉……

許久,陳遷終於放開了她,但嘴唇仍然離她很近,他氣息有些不穩,「記起來了?」

姜書綿整個人都呆在那了,他竟然是……

她大口的喘着氣,滿臉的不可置信的看向他,「你是那晚的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