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千源窟
千源窟 連載中

千源窟

來源:google 作者:袤宇行星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溫雨瀾 鄭江遙

我曾見到過吞噬生命的漩渦,那是一張貪婪無厭的巨口當世界被禁錮於外來科技文明下,原住民就只能永世為奴嗎……生命在時光的流逝中不斷隕落和消散,可我們卻不願屈服於統治者的發難,那是屬於我們,屬於覺醒者的涅槃……必死的覺悟嗎?我早就做好了狂風、暴雨、驚雷、閃電,請都向我來!爾等一名歸天體,何戰吾身十三魂!展開

《千源窟》章節試讀:

「那然後呢?為什麼現在掌權的會是這些丑啦吧唧的外星人?」

……

「喂?老占,我問你話呢?你快別賣關子了,接著說啊!哎呀,真是急人!」

「噗……你這小子別著急嘛……又不是不告訴你……」

老占突然的停歇讓鄭江遙很是抓狂,看着他抓耳撓腮的猴急樣兒,老占忍不住笑了出來。

「那你倒是說呀!你這老頭,真是煩人!」

鄭江遙撇嘴歪過頭去,將老占數落了一番。

「唉……說再多這些都不過只是傳說罷了……」

剛剛還在不正經的咧嘴大笑,現在卻突然又傷感了起來。

老占抬頭望向天空,數以萬計的碟盤狀飛行器在高聳入雲的高樓之間來回穿梭。那是屬於羽修星人的交通用具,是原本不屬於這個星球的高科技。

……

眾神和魔王的共同隕落令幽冥族和人族雙方都混亂不堪,這樣的結果如何計算勝負?這是在場所有軍士誰都不曾預想的結果。

就在雙方還在為誰輸誰贏爭論不休時,剛剛明亮的天空卻又灰暗了。

只見一艘巨大的飛艇橫空而來,一出現便遮擋了大半個太陽。

砰——

突然,兩道火光從天而降,分別落在了兩方陣營的中心位置,而被這火光擊中的士兵竟在一瞬間全部灰飛煙滅。

「我們是羽修星人,我們現在是在整片大陸內用腦波共享裝置與你們進行交流。現在通知諸位一件無上光榮的事,我們將徵用這個星球的資源,你們將是我們羽修星人光榮的囚徒!」

隨即一個囂張的聲音在每個幽冥族和人族的士兵腦海中響起,他們不知道面前的族群是何種生物,只知道面前這種強大的生靈不是他們能惹得起的。

如今兩族都已群龍無首,恐慌、迷茫、悲傷、混亂充斥在兩軍陣內。

羽修星人早就覬覦這片資源豐盛的寶地,只是忌憚魔王與十二神的震世威能。

他們一直期待天輝大陸能有一場神魔大戰,最好是斗得兩敗俱傷,他們坐收漁翁之利。而現在這種情形,是對於羽修星人最有利的形勢,他們虎視眈眈,他們乘虛而入。

此種絕地,將近百萬的大軍竟沒有一個敢站出來。幽冥族沒了魔,人族沒了神,他們便沒有了任何威懾力。

神和魔可能是羽修星人在天輝大陸唯一忌憚的存在,而現如今就連他們也已經魂歸異處了,這百萬的大軍便就如同一盤散沙,如同一群黑壓壓的螻蟻了。

他們俯首稱臣,他們潰不成軍,他們任人宰割。

「對,如今的天輝原住民就是羽修星人的奴僕,只是現在他們沒空搭理我們罷了。如果人物和幽冥族沒有生靈站出來與他們對抗,那麼我們最終只能走向滅亡。不在沉默中爆發,就在沉默中滅亡啊……」

鄭江遙從草坪上站起身來,拍拍屁股上的雜草。

老占繼續躺在地上,看着眼前已經不太蔚藍的天空。這個世界令他陌生又熟悉,不過好在羽修星人沒有將一切都改造,至少還留給了他們這片陸地。

「哦呦,平時悶聲悶氣的,沒想到思想還挺深沉。誒,老占,既然你這麼有覺悟,不如我倆就去拯救世界吧!怎麼樣?」

鄭江遙嬉皮笑臉。

「嗐,你就別拿我打趣了,我都一把年紀了,我這身子骨可遭不起折騰。要去只能是你自己去了,我可不奉陪啊。」

「還有,你頭綠了……」

「切,就說說而已嘛,你怎麼這麼膽小呢,無趣……」

鄭江遙轉身走去,絲毫不在意他頭上頂着的一點綠。

「哎!別走嘛!再欣賞一會兒風景啊……」

自從羽修星人入侵天輝大陸之後,天輝大陸上二十一歲到四十歲的原住民都被抓去當作了廉價勞動力。

天輝大陸資源富裕且基本不曾被開發過,而按照這個能源消耗速度粗略估計的話,差不多夠這些羽修星人用上萬年了。

今年已經十八歲的鄭江遙再過三年便要被送往能源開採中心受罪了,而現在他的任務就是逍遙天地,能多享受一秒是一秒。

但為了保證廉價勞動力的正常供應,羽修星人強迫陸上所有人都必須在二十一歲之前完成繁育任務,而後將子女交由四十歲以上的老一輩撫養。

就這樣一代一代地輸出人力,到四十歲後如果能活着回來的話,便回來繼續過着清貧的生活。

而同樣為了保證勞動力供應,羽修星人一般都會給進入「工作」的原住民注入一種名為「生命透支素」的激素藥物。

這種藥物的作用機理無非就是透支正常原住民五十五歲之後的生命,將其疊加到五十五歲之前的生命上,從而使其五十五歲之前的生命強度得到增強,不至於因過勞而死亡。

說白了,就如同它的名字一樣。通過透支生命的方式增強生命強度,但削減了生命長度。所以,打過這種激素的人一般都活不過五十五歲。

這樣來看的話,生活在這片土地上的原住民確實是實實在在的奴僕,他們是在用生命為這些侵略者服務。

老占也慌忙起身,一瘸一拐的追上前去。他已經扛過了那將近二十個受罪的年頭,但如今不過五十四歲的他卻早已頭髮花白、面容憔悴了。

他知道自己已經時日無多了,所以他才會想再多看一眼這曾經的山河……

鄭江遙和老占回到地葵村,這裡是他們的家。

正值晌午。

太陽的一角隱約在林立的高樓大廈之後,靠着它永不言敗的倔強才勉強擠出微弱的光鋪撒在這片貧瘠的土壤上。

按理說在以往的天輝大陸此刻都應該浸潤在春光燦爛之中,但是貪婪的羽修星人在這片錦繡的大地上幾乎建滿了他們所謂的「超科技建築」。

地葵村被高樓包圍,一天之中沒有多少地方能夠接收到陽光。這就導致村子裏絕大多數人發育緩慢,還有許多人得了各種各樣的皮膚病。但是最要命的還是作物接收不到陽光,食物就沒法大量生產。

鄭江遙走在街上,村子裏的人都聚在那一塊幾十平方米的陽光地上曬太陽,這是全村人一天中最舒閑的時刻。

這裡的人,個個面黃肌瘦。村子裏沒有一個人是完全健康的,鄭江遙也不例外。

天輝原住民受到羽修星人的壓榨,但現在的他們根本就無力反抗。

雖然天上是羽修星人高科技的「空之大陸」,但地上卻仍然很落後。羽修星人不僅要搜刮勞動力,甚至還處處打壓他們,不讓陸地上有任何發展。他們現在只能苟延殘喘着,就像是活在「地縫」之中。

他們是羽修星人用完就丟掉的棄子,他們一生的命運就這樣被羽修星人牢牢的掌控。

這就是天輝原住民的慘局,他們被狠狠地淹沒在了時代的夾縫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