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譙水何羅
譙水何羅 連載中

譙水何羅

來源:google 作者:員氏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丹何羅 奇幻玄幻 邊春山

譙明山旁的譙水裡生活着一種魚,叫何羅,它幼時一頭十身,人們捕其來治療癰腫病,然而一名少年聽它叫聲如狗吠,不忍吃其,養在水缸里,沒想到村子火患,少年家被何羅庇佑,成唯一未被燒掉的房子,從此,少年和何羅結下不解之緣,破羌人,攻土國,興封地,練術法,修道學,一人一鳥,情深意篤,終成眷屬小說以《山海經》西山經諸獸為原型,同時還有道家宗師鬼谷子身影,嫁接商朝武王婦好朝代為背景!軍事描述也較多展開

《譙水何羅》章節試讀:

四月初春,譙水解凍!世代生活在譙水中的何羅魚族忙碌非凡,何羅魚族的族長們經驗豐富,給魚族戰士們做着周密的部署!

「將士們,冰面解凍,人類就會來捕獵,他們絕不會放過我們,他們會把我們煮熟吃掉,母親們要照看好幼子,魚族戰士們要給每一個放着誘餌的魚鉤上掛上我們的舂米果,防止我們魚族誤咬魚鉤!潛水區禁止進入。全部蟄伏深水處!要躲在石頭城下!人類捕獵期禁止魚族西遊入黃河,在臨入黃河的中曲淺灘,有大批的人類獵人守候等着捕捉你們!」

何羅魚族一陣騷動,在冰面下生活一冬的幼子們,都早已迫不及待要浮出水面看一看岸上的鳥語花香了,這無疑是當頭棒喝,當即,全部叫喚起來,何羅魚叫聲如狗吠,頓時水下狗聲鼎沸!

邊春山聽着水面下的異樣聲響,不禁巡聲沿河查看起來。他只帶了一柄長桿撈魚網,今天無論如何也要撈到何羅魚,聽老人們說,何羅魚治療癰腫病簡直有如神助。母親癰腫病已綿延一冬,至開春已不能下地,雙腿腫脹疼痛難忍,腐壞之處已生蛆蟲,村裡的大夫束手無策,邊春山心裏下定決心無論如何他一定要撈到何羅魚!

可是水面下似乎傳來的是狗吠聲,不禁臉露異色!怎麼可能會有狗在水下還能叫出聲來?他又擔心真的有狗掉入水中!和他一起來捕魚的同村十幾人,分散沿河兩岸,距離較遠,他無法確定是否真的有誰帶的狗掉入河中。只好挽起褲腿向有聲音的河中趟去!河水漸漸從小腿開始到腰處,這應是譙水較深的一處灘頭了,灘面不小,估計中間深度足可將人淹沒。邊春山水性不好,不敢再貿然往前走去,只好再往淺水處走。突然,腳下被撞了一下,藉助水力力道不小,邊春山不由的踉蹌一下。趕緊將網伸入水中,胡亂的舀了幾下,猛地將網子拉出水面,幾隻五彩斑斕的魚在網中驚慌蹦跳,邊春山欣喜若狂,沒想到一下捕到這麼多魚,不待多想,趕緊撐着漁網杆子向岸上走去,唯恐這魚蹦出網來再次掉入河中。

上了岸,邊春山趕緊將魚倒入他帶來的水桶中。幾位同伴對於他帶來的水桶都譏笑一番,魚是捕來吃的,難不成還要養着?邊春山沒有理會大家的譏笑,他聽老人們說何羅魚是譙水的河神,譙水從譙明山奔騰而下,一路西入黃河,世代哺育沿河村民,每年開河捕魚,大家都呼喊着捕何羅,補到魚的人都去讓村裡的族長看,族長說沒有一條是何羅。既然何羅存在傳說中,那帶一些譙水回去給母親洗洗腿,也許也有用。邊春山一到河邊就裝了大半桶河中水。

此刻,將網中魚一倒入水桶中,邊春山就傻眼了,看似桶中數條魚,實則只有一個魚頭,他仔細一數,一頭十身,全身金光閃閃,斑斕色彩非常好看。邊春山突然想起族中老人們說起過何羅魚一頭十身之言,不禁心中狂喜,他捕到真的何羅了。這時何羅魚定定的盯着邊春山,發出一聲狗吠,低吟淺叫一聲,邊春山心中不禁動容,他這才恍然大悟,原來水中狗吠聲儘是何羅魚叫聲。魚聲似狗,更加讓邊春山覺得匪夷所思,他看着何羅盯着他,若不是為了母親的病,他可能會放它回到河中!他顧不上和同伴們打招呼,拎起水桶往家走去!

「母親,母親,快看,快看!」

邊春山一到門口就開始喊起來,炕上一個婦人聞聲從枕頭上抬起頭來,應道:「兒啊,怎麼啦?」「母親,我捕到何羅魚了!你快看!」婦人抬起上半身來,探到邊春山舉過來的水桶上一看,頓時驚詫不已。那水中何羅用眼睛盯着婦人,竟然有些人類神色流露!「母親,你快告訴我,怎麼烹制,我給你治腿!」「不,孩子!」

譙明山、譙水無數的傳說,這婦人自幼便耳熟能詳,有神明庇護,譙明山脈連綿橫亘在北麓,孕育了一代又一代山民!婦人自小善良純樸,幾乎不吃肉食,從小敬畏生靈,看着這金光閃閃的斑斕怪魚,她不禁心中忌諱!

「孩子,母親的病是天災人禍,是我該受之苦,若就此死去,母親心中也絕無不忿!人的壽命自有定數!那何羅魚絕不是凡物,母親寧死也不願屠戮它的性命!徒增你的業障!」

「母親,可是,你的腿……」邊春山難過起來,他又何嘗想傷害這條何羅魚。母親教導有方,邊春山心地善良,但對母親的孝順讓他心中異常矛盾!去年村裡的吳大娘已經因為癰腫病病死了!

「孩子,天色不早了,你把它放入缸中,明天再把它送回去吧!」

「母親,我聽您的!這譙水是我專門提來為您清洗創口,我這就燒熱給您洗腿!」邊春山擦了一把眼睛,最終聽從了母親的決定!

邊春山忙碌起來,他和母親都沒有注意到,何羅魚張嘴吐出一團藍色水汽,轉瞬融入水中!

邊春山小心將何羅魚抱出來放入屋中水缸中!從米缸中抓了一點米放入水中!轉身去燒水!

然而,邊春山和他母親不知,此刻譙水何羅族內已大亂!被邊春山帶走的何羅是何羅族最尊貴老族長的孫女——丹何羅!老族長視為珍珠,寵愛至極!其母親發現丹何羅不見之後,驚慌失措來報告老族長,族內何羅兵士整個灘頭苦尋一遍,還冒險派兵士淺灘尋找,均未找到。老族長大驚失色,調集全族,徹夜苦尋,眼看子時還未找到丹何羅蹤影,老族長已知凶多吉少,急火攻心,踉蹌難立,遂命人速發嗥鳴與譙明山中孟槐族,相助尋丹!

孟槐族與何羅變身的休舊鳥族世代姻親,兩族相互扶助在譙明山系共生共存,兩族結合所生鈴腰更是赤身如丹楓,漂亮非凡!

接到山下傳來何羅族嚎叫訊息,滿山響起「貓嚎」聲,只見山中陸續從四面八方走出一些背身披滿赤紅色長毛,形似壯鹿的威猛孟槐,它們聚攏到冠高兩尺的壯碩頭族身邊!他的背上伏着一隻休舊鳥,休舊嘴巴通紅,頭上青冠熠熠發光,通身羽毛潔白無瑕,身體修長。宛若仙鳥!

頭族孟槐昂頭說道:「孟槐族今日大事,現下山尋找丹何羅。她是孟槐未來頭族之妻,決不能被人類屠戮!」「幻化身形,真身不能被人類窺探!」「七齊,帶囂去,如果丹何羅活着,不着火的屋子就是她被囚之處!」

身形高大威猛的孟槐族群仰天長嚎一聲,叢林隨即煙繚霧繞,在那煙霧輕薄之處,隱約的現出一些頭戴紅冠,身披紅袍的人形鎧甲勇士,幾聲常嘶,一群身如白狗的烏頭天馬斜飛落地,紅袍孟槐族群跨身上馬,即刻向山下飛奔而去!比他們飛得還快的是擁有兩對翅膀的囂,它勢如破竹,飛躍天馬頭頂,鳴叫一聲悅耳哨聲。

囂是一種孟槐族豢養的四翼鳥,平日如雀鳥鳴唱,聲音動聽悅耳,可是,一旦生氣,則口噴烈火,暴躁異常!囂雖歸孟槐族豢養,卻最伏命效忠的是休舊族!何羅化身休舊鳥後,再不能回到譙水,便成立休舊族群,建立修身之所,囂鳥最早住在梁渠山,因山上盛產黃金美玉,被人類發現開採,一併抓捕囂鳥燒烤食用,發現囂鳥有治療腹痛功效,更是變本加厲,囂鳥失去棲身之所,四散逃命,途經休舊鳥族的丹熏山休整,被休舊鳥族族長俢和收留。丹熏山從此住了休舊鳥族和囂鳥族兩大族群。而囂鳥族感念休舊鳥族,便世代聽命休舊。囂鳥憤恨人類,常會口噴烈火對之!

今日一早,丹何羅聽到從岸上傳來囂鳥的叫聲,她和母親央求去河邊看看囂鳥,被母親拒絕,趁母親聽族長們訓話之際,丹何羅偷溜到淺灘。她自幼活潑好動,有時祖父寵愛,由着她胡玩兒,但開河後,祖父也不允許她去淺灘了。這幾天憋悶的丹何羅恨不得立即化身休舊之身,飛出去。母親告訴她,化身休舊就是她嫁給孟槐下一任頭族七齊的時候,到那個時候她再也不能回到河中了。丹何羅不想與母親和爺爺分開。又懊惱的甩了甩頭,好把剛剛的念頭甩出腦袋!沒想到,她剛游到淺灘,就一頭撞到了兩根柱子上,隨即一張網把她整個的帶出了水面。她驚慌之餘不忘看着遠處的山景。這一眼真的是代價高昂!當然那兩根柱子正是邊春山踩在水中的腿!

她被裝進狹小的桶里看到一張少年的臉逼向她,她覺得那雙眼睛比她們譙水中的青魚族的眼睛還要亮晶晶!稜角分明的眼睛清澈明朗,讓她看的有些入迷!

她聽到少年和婦人說要烹制她,她驚異難受,聽到婦人要少年送她回家,她又竊喜歡快,聽到婦人病腿嚴重,她口吐液汁相助!少年抱起她,有一股熱流從少年掌心傳到了她的身體。原來比陽光暖和的是少年的手!她又欣喜不已!可是,少年抓了不知是什麼東西的小顆粒給她吃,吃了一口她趕緊吐掉了,真的好難吃!她肚子咕嚕嚕,她好餓!此刻,她蔫蔫的伏在缸底,一動不動!不一會兒,竟然漸漸睡去了!

在東方漸出魚肚白的時候,村西邊突然開始人聲嘈雜起來,狗吠聲摻雜着各種聲音,將邊春山吵醒。他昨晚給母親擦洗過腿之後,就困意難擋,歪在母親身旁的小塌上睡了過去。他揉着眼睛,披了褂子,出了院門一看,頓時慌亂起來,從村西開始,火勢熊熊直奔村東而燒過來,離他家屋子已僅剩三五家了。西邊燒着的屋子正一群人在潑水,好多人大喊着火了,着火了!邊春山慌着回去背母親,跑到門口,卻看到母親扶着門框正欲往外走想看發生什麼事兒了!

邊春山大喜,「母親,你的腿好了?」「是啊,兒子,腿今天早上就不疼了!」「河水如此有效,早知我天天去提」。邊春山扶着母親來到屋子外邊荒地上,趕緊拿着水桶向著火的房子跑去!然而,火如神助,不出半個時辰吞沒了整個村子,又過了半個時辰,能燒的都燒完了,火勢漸去。看着冒着黑煙到處黑乎乎的殘破茅屋,已再無可救之處,村民們垂頭喪氣,渾身煙熏火燎的襤褸之像,三三兩兩呆坐在地上看着燒黑的屋子愣神兒!

不知是哪家小孩兒大喊一聲:「為什麼邊春山家沒有燒?」,村子裏死寂,這一聲喊,像平靜水面擊石,村民紛紛抬頭看向邊春山所住的房子,大家不由驚呆了,紛紛往這邊走來。邊春山家和左右兩家齊嬸、五嬸家屋子挨着屋子,房檐接着房檐,左右兩家都燒成黑炭了,可是邊春山家的房子就像是被罩住了似的,根本毫髮未損。

此刻,邊春山和母親站在屋外也是愣在那裡,根本不知道怎麼回事兒?

「嘶~~~!」一聲長嘶打破了愣怔的村民們,大家循聲望去,在邊春山家房子上空,紅冠紅袍鎧甲勇士身跨烏頭白身天馬站在雲頭正定定看着下頭一群人。那天馬翅膀一抖,隨即落在邊春山的院落中,村民們早已嚇傻,後退着跌倒跪成一片。「神仙下凡了!」有人大喊着!

邊春山站在院子里,看着七齊落在他的眼前,他不是不想動,是他根本挪不了自己的腿。他也沒有跪下,他感覺自己沒有任何一個部位可以支配!

七齊定定的瞪了邊春山一眼,抽出他手裡還抓着的水桶,徑直走到屋裡的水缸,將桶直接伸進水缸,連水帶丹何羅一併撈起!飛身跨上天馬,天馬振翅,直衝入雲霄!隱約看到匯入雲霄中的一團紅袍中漸漸消失了。邊春山依然不能動彈。他被嚇傻了。他想他看到了天兵天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