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恰似東山山上月
恰似東山山上月 連載中

恰似東山山上月

來源:google 作者:唐蒔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唐蒔 現代言情 陸敏

夏天的校園招聘會上,唐蒔拿着從宿舍樓下打印的一沓簡歷從人堆里鑽了出來,會館裏人來人往的,將本來就不算寬敞的地方擠得更加的狹小,每個人身上都散發著隱隱約約的汗臭味,讓唐蒔不由得捂住了口鼻....展開

《恰似東山山上月》章節試讀:

夏天的校園招聘會上,唐蒔拿着從宿舍樓下打印的一沓簡歷從人堆里鑽了出來,會館裏人來人往的,將本來就不算寬敞的地方擠得更加的狹小,每個人身上都散發著隱隱約約的汗臭味,讓唐蒔不由得捂住了口鼻。

這是這學期最後一場招聘會,如果這次還找不到工作,她就得跟在學校外面租房子,開始四處投簡歷面試。

想到這裡,原本就煩躁的心更加的焦躁起來。

唐蒔大學鬼使神差的選了個自動化專業,她的成績一向不錯,可偏偏她投過簡歷的這些公司給她的回復都是比較希望招男生。這一點,讓唐蒔實在沒有辦法理解,氣的直接轉身出門,回到了宿舍。

彼時,室友陸敏正百無聊賴的坐在椅子上塗著指甲油。

「小蒔,你又去招聘會啦?」

她臉上化着精緻的妝,一身藕粉色的束腰連衣裙緊緊勾勒着她完美的身材,是學院里公認的宅男女神,身後時常有着一眾的追求者。

唐蒔其實很羨慕陸敏,從小在蜜罐里長大,家裡公司又早就給她留好了職位,只等她畢業就能直接上班,根本不需要跟唐蒔一樣東奔西跑為了工作發愁。

「最後一次了,投了寫簡歷,應該還是沒什麼希望。」

說完,唐蒔將手裡的包往桌子上一扔,拿着衣服進了浴室。

湘城的夏天是真的很熱,還是洗個冷水澡比較能壓低心裏的不爽。

她站在浴室里,人頭花灑從頭直接將水淋了下來,蓬鬆的頭髮慢慢的變成一縷,緊緊地忒在臉上,疲憊伴隨着汗水落到了地面。

「你怎麼不繼續寫小說?之前看你不是跟那雜誌合作得還挺順利的嗎?」

唐蒔從浴室出來,陸敏的指甲油已經塗完了,拿着兩個包猶豫着晚上約會應該帶哪一個。

她的這句話也讓唐蒔突然回想起來,自己前些年一直在堅持的那件事。

唐蒔從高中時寫過一篇小說,那是一個關於自己暗戀的故事,七彎八拐的將自己的喜歡的那個鄰桌男生寫了進去。

後來,在朋友的慫恿之下,她將稿子整理出來,投稿到了她常看的一家雜誌社,沒想到的是,她投過去不過一個星期,雜誌社的編輯就跟她取得了聯繫,希望以後能夠經常合作。

她清楚的記得,自己拿到的第一筆稿費是128,在現在看來這128或許不算什麼,可對於高中時期的唐蒔來說,的的確確是一筆大數目。

那時候,她幻想着自己如果能夠每周一篇稿子,那每個月就有五百多的零花錢,能夠買好幾身裙子,再也不用因為生活費不夠而跟家裡置氣了。

那以後,唐蒔也真的勤勤懇懇的每個月都堅持着,稿費從一個月幾百到了幾千,寫小說也一度變成唐蒔心裏畢業後的最佳職業。

只是,事情並沒有唐蒔想的這麼美好,在近兩年紙質書不那麼景氣的市場壓力之下,唐蒔一直投稿的那家小雜誌社在一年前宣布倒閉了。

這些年,她一直只跟這家雜誌社有聯繫,並不知道其他外面的時長情況,當時又正好恰逢大三後的實習期,也正好沒有那麼多時間和精力來繼續寫稿子,雖然編輯有跟他說過,只要她寫,也能夠幫他找到其他地方投稿,可唐蒔還是婉拒了她的提議,認為自己好傻應該先準備實習和畢業。

只是就現在這個情況來說,繼續寫文,好像也是個不錯的選擇,這幾年存下的積蓄也不算少,或許能夠支撐自己在收到下一份稿費之前的消費。

「唐蒔?你怎麼啦?」

看着似乎是陷入了沉思,站在浴室門口發著呆的唐蒔,陸敏上前歪着頭,伸手在他胳膊上派了一把。

「沒事!謝謝你敏兒,我想好了,可能我真的不應該放棄。」

說著,唐蒔從柜子里拿出一個干毛巾,將自己濕漉漉的頭髮包了起來夾在頭頂,坐到了電腦上桌前翻出了那個幾乎有一整年沒有打開過的文件夾,裏面有她這麼些年寫的所有東西的存檔。

「你想清楚就好,我先出門啦,今晚就不回來了。」

說著,陸敏拿着口紅往嘴上輕輕的塗了兩下,又伸手拍了拍唐蒔的肩膀,扭着腰肢風情萬種的走出了房門。

「去吧去吧。」

唐蒔衝著陸敏搖曳生姿的背影揮了揮手,又重新看向了自己的電腦,上面密密麻麻們的,是她以前生活的一半寄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