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啟稟王爺!王妃被武林盟主搶走了
啟稟王爺!王妃被武林盟主搶走了 連載中

啟稟王爺!王妃被武林盟主搶走了

來源:google 作者:墨上秋影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付朝瑤 古代言情 孟華衍

十八歲生辰那天付朝瑤被娘親託夢罵蠢笨如豬,被繼母跟繼妹玩弄於股掌之間,於是她痛定思痛,改過自新,並着手調查娘親西海救龍,死於非命的真相期間心狠手辣,風流倜儻的男主六王爺每每讓她深陷囹圄驚才艷艷,俊美無雙的武林盟主男二孟華衍則次次救她於危難之間撥雲見霧,風起雲湧,什麼?男主要被男二後來者居上了?展開

《啟稟王爺!王妃被武林盟主搶走了》章節試讀:

「什麼意思?娘又有新計策了?」

「不早了,回房歇着吧。」劉氏一副很累不打算多說的樣子,付無雙雖好奇但也乖乖的沒再繼續多言。

付朝瑤回到院子以後,就看見一綠裙少女斜靠在卧房門口睡著了。

她上前站定,嘆了口氣,輕拍她的肩膀,那少女猛然驚醒,揉揉雙眼:「小姐!你回來了!」

「嗯,怎得不去屋裡睡?」

彩盈站起身揉揉發酸的脖子,開口回道:「我擔心夫人跟二小姐過來,在此等候還可以周旋一二。」

付朝瑤心下感動,拉着她進了卧房,把門關好,徑直走到桌子旁坐下,自顧自的端起茶壺倒水。

「啊!小姐!小姐!」彩盈忽的大聲咋呼,嚇得付朝瑤手裡一抖,茶水全都灑了出來。

「我不是故意把裙子弄壞的……」付朝瑤心虛的按着裙子,不太敢看彩盈的臉色。

「小姐,你這是怎麼搞的?有沒有受傷?壞就壞了吧,大不了補補就是,最重要今日是你十八歲的生辰,廚房裡我還特意給你準備了長壽麵,估計這會都坨了,你稍等我一下,我馬上重做一碗,很快的!」

說著就要開門去做面,付朝瑤起身一把將她拉住按到椅子上,秀眉輕攏,迷迷濛蒙道:「彩盈,現在我吃不下面,你……聽我說,我好像……撞邪了!」

彩盈眨巴眨巴眼睛,完全沒聽懂她話的意思,伸手摸摸她的額頭,嘴裏嘟囔一句:「沒發高熱啊!」

她翻了個白眼,打掉彩盈的手,一屁股坐回椅子里,雙手托着下巴困惑道:「我本是在那榮盛樓聽書聽的好好的,可不知怎麼就聽着聽着睡著了……」

彩盈兩手抱胸,很是鄙夷道:「小姐,你睡本就無需理由啊!」

付朝瑤斜她一眼:「你再不閉嘴,本小姐就做主把你嫁給後廚王羅鍋。」

彩盈嚇的緊緊捂住嘴巴,幽怨的看她一眼,付朝瑤見這丫頭老實了,又重新開口道:「夢裡我見到了我娘,她還是我孩提時的模樣……」

彩盈低低道了聲夫人,顧不上嫁不嫁王羅鍋了,她忙問道:「自從夫人過世,小姐不是一次也沒夢到過?」

付朝瑤微微點頭:「所以我真的好開心,娘終於心疼我捨得來看看我了!」

彩盈控制不住的欣喜:「那夫人可是說了什麼?」

付朝瑤撇了撇嘴,有點難為情的小聲道:「她上來就罵我蠢笨如豬!」

「嗯??」

「說我讓劉氏母女玩弄於股掌之間,辱沒了烏龍山十三寨的名聲!」

「真的是夫人!這的確像夫人可以說出的話。」

付朝瑤涼涼的看一眼彩盈:「我真的那麼蠢嗎?」

彩盈戰戰兢兢道:「從小到大奴婢都勸過小姐多少次了,別上夫人跟二小姐的套,她們每次都是故意說些難聽的話引小姐大怒,然後再可憐兮兮的找老爺告狀!哪次不是老爺看你喊打喊殺夫人跟二小姐,才氣急敗壞請家法罰小姐打手板,打掃山莊,閉門思過!」

付朝瑤雙眸垂下,喃喃道:「是夠蠢的!以前怎麼就沒發現呢?」

彩盈看她神色黯淡連忙寬慰道:「小姐,如今反思並不晚,夫人可真是厲害,一個夢就可以讓冥頑不靈的小姐棄暗投明!」

付朝瑤瞪她一眼:「成語是這樣用的嗎?」

「哎呀!小姐,意思到了就行,管它用沒用對!這話不是你說的嗎?」彩盈又問道:「那夫人除了罵你還說什麼了?」

「讓我去找舅舅。」

「夫人這是何意?舅老爺不是早在夫人隔年就故去了嗎?」

「我也是不解!」

「那夫人沒說舅老爺在何處?」

「正是要說的,可都怨我中午可能吃太多了,打了個飽嗝,然後就醒了……」

彩盈聞言抽了抽嘴角:「夫人看到小姐如此心寬體胖,定是十分欣慰的!」

付朝瑤懊惱的搖搖頭,站起身走兩步撲到床被上,聲音悶悶道:「既然如此,那便順其自然吧!」

彩盈小聲問道:「小姐,不吃長壽麵了嗎?」

「明天吃吧!好睏啊!」說著就蹬掉鞋子扯過被子躺了下去。

「不洗漱了嗎?」彩盈給她掖掖被角,見半天沒有回應竟是睡著了。

這一晚付朝瑤睡的沉且香,等隔天早上彩盈叫她時她正剛剛醒來,彩盈伺候她洗漱更衣,然後去山莊偏堂用早飯。

付無雙帶着丫鬟香秀跟她在門口碰個正着,付朝瑤視她如空氣直接繞開她就要進屋。

付無雙立時就變了臉色,開口道:「你不要以為昨晚插科打諢就可以矇混過關,能騙得了爹,騙不了我,有人昨日在四方街看見你跟一男子當街拉拉扯扯!」

付朝瑤心裏訝異,她說當街拉拉扯扯,其實並沒有,她跟那淫賊明明是在屋頂,所以付無雙八成是在誆她吧?

遂面上稍稍淡定,正想說些什麼時餘光掃到付鎮海跟劉氏往這邊走來,於是話音一轉認真道:「昨日四方街突發淫賊採花事件,我信奉爹爹平生教誨,把我名劍山莊除惡揚善之精神發揚光大,適才出手幫忙捉拿那淫賊!只可惜我愧對爹爹平日悉心教導,學藝不精才讓那淫賊趁機逃跑。」

付無雙呵呵恥笑道:「你少拿爹來搪塞我,什麼除惡揚善,明明就是私會外男,哦……我知道了,那淫賊莫不是把你采了?你追着讓他負責既而當街拉拉扯扯?」

付朝瑤哇的一聲哭出聲來:「妹妹,雖說你平時嫉妒於爹爹疼我愛我,可也不能如此顛倒黑白侮辱我?我可是你同父異母的親姐姐,我要是被淫賊玷污,你就那麼開心嗎?」

付鎮海跟劉氏一前一後走了過來,付鎮海剛剛聽到付朝瑤的話忍不住老臉一紅,不尷不尬的站在那裡,他竟不知這個女兒如此敬他愛他。

以前他可是沒少罰她,對她實在稱不上「好」,自從他跟柳如月結合以來,可能是對劉氏愧疚吧,對無雙安陽付出的心血遠遠要多的多,無雙乖巧懂事,安陽又重病纏身,這兩孩子把他的精力分走不少。

反之對脾氣爆,說話直的付朝瑤實在是不喜,也可能她總是讓他想起她的母親冷如月吧,沒來由的平添了幾分厭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