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奇怪小孩進化中
奇怪小孩進化中 連載中

奇怪小孩進化中

來源:google 作者:缽缽兔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葉知 現代言情 程紀辛

程紀辛x葉知【裝模作樣實則嘴硬心軟與敏感老實卻堅韌】【破鏡重圓+非典型先婚後愛】葉知覺得,她的人生是在遇到程紀辛之後才終於有了燈塔指引,於是她鼓起勇氣向遙遠卻璀璨的光明靠近,卻發現原來燈塔並非為她而明程紀辛覺得,總是溫柔好說話的葉知其實心腸很硬,也很無情,能夠輕易地主動招惹,也能隨意地不告而別,可他卻做不到放下不去想她因為誤會分離多年的兩顆真心,多年後又因為一場源於互利互惠的誤會婚姻而再度靠近像野草一樣長大的葉知,出生以來就未曾獲得過任何期望,這次婚姻是她人生頭一回被寄予的期待自小作為家族繼承人培養,程紀辛的人生字典里沒有喜好與偏愛,這次婚姻是他第一次固執的堅持在愛里蛻變成長,在恨里雙向奔赴,因為愛而受的傷,最終也將用愛治癒展開

《奇怪小孩進化中》章節試讀:

程紀辛和葉知二人的婚約定下,婚禮最終定在了一個多月後的日子,快得讓葉知覺得他們只是買個菜這麼簡單。

究其主要原因還是程業權與葉錦文講求效率的生意人習性,既然兩家都深諳這場婚姻僅僅代表利益,速戰速決促成目的才是關鍵。

而兩位最主要的當事人,葉知善於接受、不會拒絕,程紀辛則貌似壓根不在乎。

雖然這場婚姻與愛無關,但必要的儀式也需具備應有的估值,因此籌備婚禮的時間相當緊迫。

面對這樣充斥着利益交換意味的婚姻,事到臨頭葉知的內心更多的反而是平靜。她早已說服自己不要有太多莫須有的願望,所以自然對婚禮沒有太多要求。

只是李婉似乎特別期待,在生意場上打拚多年,從程念恩出生後便退居家庭,一心照顧體弱幼子,至今已近八年之久。如今程念恩已經逐漸能夠自理自立,李婉也因此多出了不少時間,對婚禮的籌備這件事躍躍欲試。

她拉着葉知討論,問她喜歡什麼風格的婚禮和婚紗,又描繪了她計劃中的夢幻儀式。一定要有最美的場布,攝像司儀必須精挑細選,禮服試紗、婚戒設計更是需要儘早開始準備,否則會來不及。

葉知不喜歡聲勢浩大的一切,嘈雜的場面、密集的人群,會讓她緊張心悸,手心冒汗。但李婉的興奮與雀躍太明顯熱烈,讓她根本說不出拒絕的話。

婚禮主角之一的程紀辛如同局外人一般,將這一切與葉知的反應都看在眼裡,卻是什麼也不說。

他對這些虛於表面的儀式沒太大所謂,但他知道葉知不喜歡太熱鬧,只是不忍心拒絕。這是曾經在一起時葉知告訴過他的秘密。

那是某個下雨的周末,在清伊花園那套房子不大的客廳里,程紀辛拉上窗帘隔絕出一片清靜,和葉知窩在沙發上看電影《時空戀旅人》。

當電影劇情播到男主角從劇院一路狂奔回家,跪在床邊向睡得迷迷糊糊的女主角求婚時,葉知不安分地撐着沙發靠近程紀辛,用頭在他頸窩蹭。

程紀辛記得當時葉知的臉頰熱熱的,似乎想說什麼卻不太好意思的樣子很可愛。他想看得久一些,所以故作鎮定沒有他很喜歡錶現出來,假裝被打擾地用沒有波動的聲音問她「做什麼」。

她安靜了一會兒,然後湊近他耳邊用很輕的聲音說:「我理想中的求婚就是像這樣兩個人。」又說「這是我的秘密」。

程紀辛聽懂了她的意思,逗她的心思也起來了,又開始裝模作樣,「像我們現在這樣?」

葉知瞬間炸毛,「什麼呀!我不是這個意思!」

他還是一本正經,眼裡卻帶着嘲弄的笑意直直盯着葉知的眼睛,道:「那是哪個意思?聽不懂。」

葉知又羞又惱,本意只是想跟他分享自己的偏好,到頭來倒像是她話裡有話在暗示什麼。偏過頭捂着眼睛,憋得臉通紅,一句話都不願再多說。

程紀辛看再繼續逗人就要真的生氣了,及時順毛。

他握着葉知的手腕,想拉開她的手,葉知不放,他就低頭吻住她的唇角。葉知被他親了幾下就不擋了,放下手來求饒似的抱住他,程紀辛摟着她順勢一提就把葉知抱到了懷裡。

他很想要似的吮吸葉知的嘴唇,她輕輕喘氣,含糊黏膩地叫程紀辛的名字,睜開眼和他額頭抵着額頭,眼神濕潤地看着他。

程紀辛移開嘴唇,眼底一片濃重的深情,看着葉知正色道:「我也是。」

恍若隔世的記憶襲來,卻無法和面前的葉知重合在一起。記憶里的葉知或許不喜歡,但人心會變,現在的她可能已經轉變心性,就算不喜歡但也至少可以接受了。

只是自己不了解她的心思罷了,程紀辛自嘲地想。

總而言之,那是她自己的決定,他程紀辛不操那個閑心,沒有在葉知已經答應下來他還自作主張去幫人拒絕的道理。

李婉雷厲風行,辦事效率很高,既然決定她來操持婚禮各方面的事宜,她很快便投入了狀態。

由於婚期定得倉促,來不及從頭開始定製婚紗,李婉便預定了第二天就去婚紗館試穿成品,再按照葉知的尺寸加急定做。

李婉在餐桌上提起,試探地觀察着程紀辛的臉色,囑咐他最好一起去。好在程紀辛沒有不耐煩,只平靜而瞭然地回答「知道了」。

於是在次日下午,久違的太陽明媚地高掛在頭頂,他們先到葉家接了葉知,又來到臨海市中心最大的一家婚紗館。

婚紗店坐落在一座商場的側邊,陽光映射下的玻璃很亮,一整排櫥窗中掛着各式各樣的白紗禮服,很是華麗夢幻。

店長在門口迎接他們,李婉陪着葉知挑中的婚紗已經在試紗室準備好,接待小姐帶他們走進去,葉知走進厚重的帘子後,李婉和程紀辛則坐在長沙發上等候。

沙發很長,程紀辛獨自坐在一頭,用平板電腦看文件、處理工作。李婉猶豫少時,聲音突然響起:「知知試婚紗出來,你記得誇啊。」

程紀辛的視線從平板電腦上移開,盯着一處像是在想什麼,然後過了一會兒才說「知道了」。

他說話時唇角很平,看不出情緒如何。

李婉心裏暗暗嘆氣,兒時的程紀辛懂事和乖巧很是省心,讓她可以放心地去拼事業,只是不知從哪一天之後開始,程紀辛突然變得沉默寡言。李婉只當是孩子長大了難免的事,但現在想來她從未認真了解過程紀辛的內心想法。

她知道自己兒子的個性自然不可能欺負葉知,但程紀辛對所有人都很冷淡,心思纖細敏感如葉知,很可能會因此偷偷傷心。

葉知換好第一套白紗出來的時候,程紀辛收起平板電腦順勢抬頭,烏黑的眼珠盯着她看。

程紀辛本身眉弓就高,眼窩偏深,是一副有攻擊性的矜貴長相。眼睛很有神,冷漠的人卻長了一雙多情的桃花眼,專註看人的時候總是會給人一種「他好像很喜歡我」的錯覺。

葉知內心忐忑,心臟跳得很快,在誰都沒說話的安靜之中「咚咚」地鼓動,感覺要讓所有人都聽見。就在她快要承受不了的時候,程紀辛開口了:「很漂亮,這件很適合你。」

葉知不知道他的這句話里有幾分真心,但卻無法抑制住內心的喜悅與心動。

她抿了抿嘴,一時間有點不知道該怎麼反應,就聽見自己笨拙的聲音響起:「還有幾套,還要試嗎?」

一旁的李婉被逗笑,「那再試試吧,說不定還有更適合的呢。」

又覺得葉知此刻獃獃的失神模樣格外乖巧,忍不住關心道,「累不累啊?還是說先休息一下?」

葉知擔心耽誤程紀辛的工作時間太久,忙連聲說不用,接待小姐又把幕簾拉了回去。

程紀辛又拿起平板電腦,眉目低垂,心無旁騖,目光落在屏幕上不發一言。

可他手上的平板屏幕已經暗了都壓根沒有發現。

腦海中似乎還在回蕩葉知剛剛詢問「還要試嗎」的聲音,從喉嚨里發出的嘟噥,像是在下意識地依賴和撒嬌。

這是他們從前還在一起時,程紀辛最常聽到的語氣。

數學作業忘了寫時,葉知蹭到他身邊說的「可以借我看一下嗎」;

雨下得很大的天氣,她在教室等他接,他因為有事耽誤到晚了的時候,葉知說的「你怎麼才來呀」;

在濱海公園的大風裡,他拉着葉知的手,吻了葉知的嘴唇,葉知的鼻尖被吹着紅紅的,臉頰也紅着時,葉知說的「可以再親一下嗎」……

程紀辛不想承認,但這些時刻的確有讓他感到開心和幸福的能力。不僅是在當時,現在回想起那些能力依然奏效。

趁着葉知換婚紗的時間,李婉打算和程紀辛商討一下婚禮的賓客名單。李婉提了一些連程紀辛都印象模糊的親屬,還有一些不曾有什麼合作的生意夥伴。他第一時間想到的是人太多了,葉知不會喜歡。

本不想自作多情地多說什麼,但是因為葉知很有本領地讓他回想起了一些使他心情變好的事情,程紀辛講究禮尚往來,不該讓葉知在婚禮當天心情太糟。

他回絕了李婉的提議:「請的人會不會太多了?」他又補充,「葉知不喜歡人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