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奇國記
奇國記 連載中

奇國記

來源:google 作者:貝宇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葉赫明 葉赫蘿 奇幻玄幻

廣袤的中土世界裏,有許多奇異的國家,大大小小,不計其數,更有很許多人們從未見過的奇人異獸,他們在這個世界裏繁衍興衰已長達數萬年綺蘭國的王子為了找失蹤的妹妹,從而在這個世界裏展開了驚心動魄的冒險之旅……展開

《奇國記》章節試讀:

巨蟒將少年纏着拖入灌木叢後,追風躡影,一直往叢林深處去了。

當時,少年被巨蟒奮力拖拽着,只覺天旋地轉,一時暈厥了。

待他蘇醒時,只覺雙眼惺忪,拭目細看,只見周圍地勢平坦,較為開闊,又十分幽暗,蔭蔭翳翳,只有稀疏的幾束陽光。

忽覺一股清風颯然拂過,透心般的涼爽,他抬頭一看,心裏驀地一驚,原來他被巨蟒帶到了谷底,想必這裡就是巨蟒的巢穴了。

他顧盼四周,四面皆是懸崖峭壁,縱然是靈巧的猴子,只怕也難以攀登,除非雙肋下生了翅膀,否則莫要妄想離開此地。

可奇怪的是,卻不見巨蟒在旁邊。

少年心想:「莫非那大蛇去召喚它的蛇子蛇孫啦?它們要一起共享我這塊肉?」

想到這截,腦中竟幻想出了一群蛇兒爬在身上撕咬他的景象,猛地一抖身子,汗流浹背,骨頭都酥軟了。

他又想:「此地不可久留,我還是儘快離去的好。」想着,仰視四周,在原地踱來踱去,看看是否能爬出去。

他只顧着早點離開,卻不防腳下有一塊石頭,哎喲一聲,一腳絆倒,滾了兩個跟頭,及至起來時,只見前方石頭後面露出一截黃色的尾巴。他知道這是巨蟒的尾巴,倒吸了一口涼氣,心兒突突亂跳,躡手躡腳的意欲離開。

但此刻巨蟒從石頭上爬了出來,它抬高脖子,緩緩滑近少年。

少年面色如紙,目瞠口哆,顯得十分害怕,正一步步後退。

這時,他忽想起身上帶的摺扇,旋即拿出摺扇,用力向前一揮,三枚銀針便徑直飛出,直打在巨蟒頭部,卻又彈開了,這才恍然想起巨蟒皮似金甲,刀槍不入的。

眼下少年命在旦夕,已無逃生之法,遂棄了摺扇,閉上眼睛,萬念俱灰,從容就死。

巨蟒張着巨口,垂涎欲滴,本想一口將少年吞下。

俶爾之間,一道白光和一道青光從少年腰間射出,將巨蟒打飛了三丈有餘,掛在崖壁的一顆朽松上,又聽咔嚓幾聲,松枝斷裂,巨蟒掉了下來,砸在石頭上。

少年目瞪口呆,不明所以,只見他腰間掛的龍紋白玉掙脫了繩線,飄飛於半空之中,周圍縈繞着青白二光,令人目眩。

突然,一聲嗷吼,白玉上竟奔出兩條神龍來,一條是白色的,一條青色的,盤旋在空中,張牙舞爪,嗷嗷震吼,響徹空谷。

巨蟒見兩條神龍聲勢浩大,耀武炫威,心裏驚駭已極,登時往石頭縫裡鑽進去了。

兩條神龍見巨蟒溜走,隨即飛回了白玉里,化作龍紋,青白二光也隨之消失。

爾後,白玉緩緩飄回少年身邊。

少年接過白玉,心想:「我倒忘了我有龍紋白玉護身。這白玉里的龍紋竟是兩條神龍化作,我以前卻不知道,真是件令人稀罕的寶物。難怪父王一直叮囑我要隨身帶好,原來到了生死攸關之刻,它可以保我安然無恙。 」又對着白玉道:「神龍啊神龍,多謝你們方才救我性命,你們的救命之恩,我銘感五內,但而今我還被困在谷底,無法出去,所以還得勞駕你們再出來一趟,把我馱出這幽谷。」

說完,他把白玉放在一塊大青石上,誠懇的拜了兩拜,然後離得遠遠的,生怕神龍奔出來會撞到自己。

他在遠處巴望着白玉,蹺足而待,但過了良久,卻不見白玉有任何動靜,忖度道:「難不成那兩條神龍聽不懂人話?不對,神龍即是神物,定然知曉我在說什麼。莫非,只有我遇險的時候,它們才肯出來?對,一定是這樣。」

他皺着眉兒,左右一想,一時計上心來,假裝巨蟒又回來了,欲藉此引出白玉里的兩條神龍,於是痛苦的喊道:「啊……你居然還敢回來……啊……你個噁心的長蟲,我的肋骨都要被你給纏斷啦!快放開我!不然我扒了你的蛇皮……」可任憑他喊破喉嚨,那白玉依然沒有反應,又想:「難道神龍知道我在扯謊演戲?也對,巨蟒剛才被龍威嚇跑了,一時半會絕不敢再回來了。不行,我得換個法子。」眼珠一轉,想了一下,「哦!有了。」

他先是學狼「嗷嗚」的叫了幾聲,又喊道:「哪來的野狼?救命啊!狼要咬我……啊……別過來……快救我……」

這聲音苦痛萬般,倒像是真的被狼咬了一樣,但儘管他演的很賣力,聲嘶力竭,龍紋白玉仍舊無動於衷。

無奈之下,他只得罷休,氣吁吁的回到原地,拿起白玉,嗔怪道:「你們既不願馱我出去,方才又何苦出來救我?讓我在這鬼地方慢慢等死,還不如讓那大蛇一口吃了我呢,哼!」

他爬上大石頭,站在上面,望着崖頂高喊道:「救命啊!有沒有人?我在谷底,請救我出去!」喊了幾聲,便覺沒勁,坐在大石頭上發愁。

兀自坐了一會兒,挂念起自己的妹妹,喃喃自語道:「這白玉能驅走妖魔巨獸,當初我若把這白玉送給妹妹,也許她就不會被巨人抓走了,即便被抓走,只要有這白玉在身邊,巨人也決計傷害不了她的。」

這龍紋白玉乃綺蘭國王室嫡傳的護身神物,但只此一件,且按照王室歷來的規定,白玉只能傳給儲君,以保未來國主之無恙,以保國家之安泰。

他心裏想着,惆悵了好一陣,唉聲嘆氣道:「祖宗啊祖宗,你們為何就不能多造幾件這樣的護身神物呢?你們可知我還有一個妹妹呀!若多幾件,人人都有,豈不更好?」說到這裡,對着白玉怏然不悅:「哼!什麼稀罕物,別人沒有,偏就我有,有也沒用,如今我又離不開這幽谷,在這谷底終究一死,縱然不死也得在這兒孤獨終老,有何意義?倒不如摔了算了。」

他意欲狠心摔碎這白玉,但又想起父親的叮囑,一時下不去手,心裏惻然:「這白玉是父王給我的,我若摔碎了它,實則忤逆不孝,只怕父王會傷心。唉,算了,我還是好生收着吧!留着權當作一個念想,看着它就像看到我父王,我也不至於太孤獨。」於是將白玉牢牢系在腰間。

這幽谷里時有鳥鳴嚶嚶,倒是令人覺得悅耳清爽,但一個人待在這裡,無人說話,真是寞天寂地。

過了許久,紅日逐漸偏西,飛鳥歸巢,一抹夕陽灑入谷底,彷彿噴上了一層金漆。

少年正在悒悒不樂,餘光轉動時,忽瞥見不遠處的一塊青石後面金光閃爍,不知是何物。

他心裏好奇,便想走過去一探究竟,待到那塊石頭後面時,欠身一看,神色愕然,一株株金色的三葉小草盈盈在目,心道:「這是『金衣草』嗎?我記得《奇物記》里記載過兩種奇特的小草,一種是『金衣草』,一種是『躡空草』。『金衣草』有三片葉子,全枝金色,吃了可以刀槍不入,儼如穿了金衣,想必這就是『金衣草』了。哦,是了,怪不得那巨蟒刀槍不入,原來它是吃了這『金衣草』。不知這『金衣草』是什麼滋味?可否充饑?」

他摘了一片葉子,塞進嘴裏,嚼了幾下,登時啐了一口,將草葉吐了出來,「呸!呸!又苦又澀的,可真難吃。」覺得無趣,便想轉身回去,方要舉足時,雙眉一翹,忽道:「對了!那巨蟒刀槍不入,是因為吃了這『金衣草』,那它能騰空飛躍,莫非……莫非是吃了『躡空草』?難道這裡有『躡空草』?」說罷,當即在周遭仔細尋覓。

尋了半晌,果然在另一塊青石下面看到了一叢奇特的小草,其葉如松,青翠異常,散着一股松香,不覺喜上眉梢,說道:「按照《奇物記》里的記載,這大概就是『躡空草』了,據說吃了這『躡空草』,可以一躍百丈。我若吃了這草,說不準能飛出這幽谷呢,我來試試。」

他恐這「躡空草」又像「金衣草」一樣苦澀,於是只摘了半片葉子,吃在嘴裏,只覺味道清香,十分好吃。

爾後,他向上輕輕一跳,竟自飛起了三丈多高,隨即墜下,歡喜道:「哈哈,果不其然。吃了這『躡空草』,我就可以離開這幽谷啦!」 又多吃了幾株「躡空草」,心裏忖道:「倒不如我把這草全部拔走,省得巨蟒吃了又出去害人。」

但準備拔時,轉念又想道:「不行!我如果把這草拔光了,那巨蟒就出不去了,我看這谷底也沒什麼可以吃的,它肯定會餓死。罷了,不拔了。」

隨後,他拍拍衣服,將氣一提,縱身一躍,就如飛鳥一般,直接攛到了崖頂,落在了草叢中,十分柔軟,並未傷及身體。

他瞻望四周,周圍全是豐茂森林,心道:「我在這谷底已經待了半日有餘,大將軍他們肯定在着急找我,我得趕快回去。但此處林木茂盛,而且天快昏了,難以辨識方向,我又該往何方去呢?算了,我往前走就是了,說不定前方開闊,我能弄清方向。」說著,往前方林中去了。

他穿越森林,突見前方敞亮,喜形於色,撥開灌木一看,是一片廣闊的花草地,心情頓時豁然。

這些花草勃勃繁衍,迎着微風倒伏,彌散出濃烈的芳香,沁人心脾。

光陰易過,天已昏沉。

澄月懸空,他在草地里踽踽獨行,披着月光,吹着微風,嗅着花香,倒也十分愜意。

走了一段,心想:「天黑了,我倒不如在這草地里睡一夜,明日再行也不遲。」

但這草地里蚊蟲肆虐,不宜睡覺,於是找了一塊大石頭,仰卧在石頭上,望着天空的明月,心旌搖曳,思緒滔滔,更兼昆蟲聒噪,一時竟難以入睡。

他聽着蟲鳴,腦中浮想起小時候與妹妹鬥蟋蟀的場景,便想捉兩隻來玩兒,遂起身在草地里搜尋,忽見一隻蟋蟀跳了出來,他雙手撲了上去,並未捉到。

那蟋蟀踴躍靈活,在草地里忽起忽落。他撲了幾次,但總是撲空,又要起身撲時,腳下被草環纏住,跌了一跤,滾了兩滾,待抬頭時,瞥見前方有一隻黑褐色的大蟋蟀在吃草莖,觸角很長,後腿粗大,雙翅摩擦發出響聲。

他小心翼翼靠近蟋蟀,正要撲時,猝然之間,一條細長的舌頭伸了過來,將蟋蟀粘了去。

他乍一看,原來是一隻青蛙,暗自愁道:「蛙兄啊蛙兄,你怎麼把我的蛐蛐兒給吃了呢?」

誰知那青蛙瞅了他一眼,開口道:「可惡的人類,什麼都是你們的,還讓不讓我們活了?」

他當即愣住,竟無言以對。

之後,青蛙呱呱叫了幾聲,跳入草叢深處了。

他不禁興緻索然,亦無心再撲了,回到石頭上呼呼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