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奇幻:我替反派打工
奇幻:我替反派打工 連載中

奇幻:我替反派打工

來源:google 作者:白水藤藤菜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白水藤藤菜 秦喬

全民穿越時代大多數穿越者會攜帶金手指,也就是『系統』,或者神奇的『道具』,亦或是常人難以企及的『天賦』,讓他們能在穿越的世界裏施展才華,大展宏圖但你有沒有想過,一個什麼都沒有的普通穿越者,該如何在異世界中生存下去?就在那些擁有強大實力的穿越者,在另一片天地大展拳腳的時候最底層的無系統穿越者們,正在苟延殘喘西式奇幻世界觀這裡,有劍與魔法的傳說,勇氣與智慧的讚歌【權謀】+【凡人】+【復仇】+【退隊】展開

《奇幻:我替反派打工》章節試讀:

走到門前,秦喬突然停下了腳步,低着頭,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還有事?」蜜莉恩淺笑道。

沉默片刻,秦喬緩慢轉過頭,輕聲道:「宋安琪……我可以去看看她嗎?」

蜜莉恩用手將髮絲挽到耳後,抿了一口紅酒,淡然道:「就算我不同意,你也會偷偷去吧。」

秦喬不語,表示認同。

「在地牢里,讓麗昂娜帶你去吧。」蜜莉恩將椅子轉過,面對落地窗,看向窗外的海景。

「謝謝大人。」

出了門,大門再次自動關上,魅魔女僕麗昂娜一直守在門口。

她見秦喬出來,連忙迎了上來。

「喬大人,您得到想要的答案了嗎。」麗昂娜柔聲問道,態度很是恭敬,謙卑。

秦喬很喜歡這個女孩,她的笑容給秦喬一種如沐春風的感覺,「嗯,你可以帶我去地牢嗎。」

「嗯?」麗昂娜微微點頭,「當然可以。」

麗昂娜走在前面帶路,屁股後的細長尾巴一甩一甩的,煞是可愛,直讓秦喬離不開眼睛。

地牢就在城堡的地下二層。

讓秦喬奇怪的是,這裡的守衛貌似都認識秦喬,見秦喬前來,他們一點也不意外,而且口中連連問候。

不禁讓秦喬猜想,他們是不是都知道自己已經晉陞了。

來到關押秦安琪的牢房前,兩人停住,秦喬朝里看去。

地牢里的光線並不暗,不是秦喬前世那些流行作品裏描述的那樣不堪。

相反,雖然這裡是個魔法世界,但科技同樣有發展,屬於雙科技樹都點了,煤油燈早就淘汰了,地牢中的天花上,是電燈,牆壁上,是魔法燈。

牢籠內,傢具更是一應俱全。

除了自由被限制,和沒有**的生活之外,宋安琪幾乎可以在裏面做任何事情。

目光穿過附了魔的鐵欄杆,秦喬一眼便看到了正坐在桌前看書的宋安琪。

她那一身白的服裝,早已經被換成了囚服。

但這依舊掩蓋不了她的淡雅氣質,她的性子和氣質,反倒有些適合穿越到某個玄幻世界裏,做那種超然於世的隱世仙子。

宋安琪的系統,是爛大街的【簽到】系統,而且還是被削弱的那種,不是常規的日簽,而是月簽,意思就是一個月只能簽到一次。

簽到的獎勵,也就是某些道具,或者技能什麼的,她全身的裝備道具,都是簽到而來。

因此,她在勇者團隊中,綜合實力是比較弱的。

但總比秦喬什麼也沒有好。

聽到鐵欄杆外的腳步和動靜,宋安琪抬起頭,淡淡看了秦喬一眼,便不再理會,繼續看着書。

「不打算說點什麼嗎?畢竟三年不見了。」秦喬強行擠出笑容,試圖緩和氣氛。

「如果你是來羞辱我的,那麼你的目的達到了。」宋安琪頭也不抬,語氣平靜地說道。

秦喬悻悻一笑,這小妞的性子,果然還是和以前一樣冷淡啊。

「咱們非得要這樣嗎?鬧個你死我活……為什麼就不能同心協力呢。」這是秦喬一直想要問的問題,為什麼呢,非得要至他們與死地!?

以前沒有機會問,現在穿越者同伴在眼前,他問了出來。

宋安琪停下了手中翻書的動作,抬頭看向秦喬,笑道:「弱肉強食,你也是華夏人,應該明白這個道理。」

「就是因為我們沒有系統,沒有生存的能力?」秦喬的面色垮了下來,「這是什麼狗屁邏輯,我們並沒有妨礙你們做你們想做的事情!相反,我們還會支持你們!」

秦喬想說的其實就一句話。

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秦喬想不通,他實在想不通!就因為自己這群人弱小?但完全沒有理由趕盡殺絕啊!

秦喬越想越激動,他一把抓住了鐵欄杆,嘶吼道:「是!我承認你們有系統,你們很強!你們是天選之子!但我們究竟做錯了什麼!!」

「你們錯就錯在!你們自以為擁有一點理想!就能撼動規則和真理,去改變世界?!無知!可笑!連這個世界的本質都不知道,你們憑什麼說可以改變這個世界!?」

宋安琪一掌拍在桌子上,猛然站起來,譏笑道。

「你以為我們之前把你們當成同伴嗎?對,有,但那是對寵物的喜愛,是憐愛,和喜歡一隻貓一隻狗沒有區別。你們生來就普通,為什麼不能滾回你的角落,做一個小小的點綴,襯托我們的偉大呢?這就是你們活着唯一的價值,你們也只有這樣一點可憐的用處。」

秦喬愣住了,他沒想到,宋安琪對自己這群沒有作用的穿越者如此仇視。

宋安琪顫抖着身軀,低下頭,眼淚一滴一滴流出,低落在書本上,綻開一朵淚花。

她低沉道:「你是這樣,雷明也是這樣,我都告訴過他不要回來!不要回來!與其讓他死在那個男人手裡,不如讓我親手殺了他……」

秦喬表情茫然,嘴角忍不住抽動,「雷……雷明,是被你殺的。」

宋安琪抬起頭,眼淚已經布滿臉頰,她聲音顫抖,「你知道嗎,他死在我懷裡的那一刻,我就明白了這個世界的生存規則。我一開始就知道,我一直知道,只要你們活着一天,那個男人就永遠無法安心!你們,必死!」

秦喬黑着臉,一言不發。

哪怕是愛人,但觀念不同,就無法尊重對方,將對方當「人」看待。

宋安琪輕蔑一笑,坐回凳子上,「你走吧,你已經暴露了身份,活不了多少天了,趁着現在活着,好好享受一下吧。」

說完,宋安琪便將頭埋在書內,不再言語。

女僕麗昂娜一直站在秦喬身旁,見他情緒低落,麗昂娜很乖巧地握住了秦喬手臂,安撫他的情緒。

秦喬吐出一口氣,低頭朝麗昂娜笑了笑,轉身離去,沒有再去看宋安琪一眼。

在秦喬走出去後不久。

一個充滿了女性魅力的身影從黑暗中走出,燈光下,她的臉是如此迷人。

這人是剛剛秦喬才見過的,魔將蜜莉恩。

蜜莉恩看向秦喬離去的方向,雙手環抱,露出了意味深長的笑容。

「殺了我……」牢房內,宋安琪埋着頭,淡淡說出了這句話。

「嘻嘻。」蜜莉恩走近鐵欄,笑道:「現在還不行哦,魔王大人對你很感興趣,想要見見你。」

「殺了我……」宋安琪一直重複着這段話。

「為什麼想要求死呢,你可是一個好的誘餌呢,你的同伴應該會來救你吧。」蜜莉恩靠在鐵欄上,嘟着嘴問道。

「呵……同伴……嗎……」宋安琪自嘲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