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祈鯤
祈鯤 連載中

祈鯤

來源:google 作者:塵蒲雲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塵君下 塵蒲雲

傳聞鯤降臨時,所有的黑暗都會被雲霧吞噬,大地將會再次擁抱陽光花有百寓,人擇其一,我塵君下偏要擇你天道所不容之花展開

《祈鯤》章節試讀:

「小七。離土境接下來……是如何修鍊的呢?」

一陣清脆的聲音夾雜在講話聲當中。

那是塵君下正啃咬着從洞里採摘的白晶,所發出的聲音。

白晶多長於天然洞中,形狀如晶體,閃白光,看模樣應該是一種晶體,但其實是一種植物,並且這種植物是可食用的,雖然口感不是很好。

「你就不能專心點嗎。少一心兩用了——不對應該說你一心三用,你還想記離土境的修鍊方式。」小七沒好氣的說。

塵君下停下咀嚼,反駁道:「我不贊同你的看法,如果照你這樣講的話,我不應該是一心三用,應該是一心五用甚至更多。因為我還在品嘗白晶的味道,至於味道嗎——不是你講的那麼難吃,味道應該還算可以,有一絲甜味。另外我還在思考該怎麼出去,至於其他心用我還沒想到。」

「那你想到可一定告訴我,你個大聰明。」

「你生氣了啊?」塵君下說。

「沒有。」小七講。

「那就好。」塵君下鬆了口氣說。

「給你的心用過吧。」

「???」塵君下一臉懵逼,如果可以說問號,他一定說個一天一夜。

……

……

經過塵君下的不懈努力,小七總算是笑了起來,然而接下來的談話,塵君下是笑不出來了。

「哈哈。我故意的。」

「我猜到了,但是不敢確定。」

小七說:「我曾經有個朋友向我請教過一件事,我依然記得。她問我,假如她故意生氣,守護神會拚命哄她嗎?你那疑惑的眼神,忘了告訴你,你們稱我們為花魂,我們稱你們為守護神。然而,她從來沒有見過守護神,我也沒有回答,如果我當初回答就好了,哪怕是一個謊言……」

塵君下放下白晶,站了起來,把手心中的小七舉在自己的眼前,說道:「這件事並不怪你,我和你講講我的故事吧。」

你所認知的天是多姿多彩的,就連地面都可以有很多種顏色,泥土,青石,灰石……但我不這麼認為。

在還未來到你們這個世界時,我所認知的是,沒開靈眼之前,全是黑色。

開了靈眼後,天是紫色,地是紫色,就連人都是紫色的。

我也曾以為我見過星星,在無邊無際的黑色中,零零散散,幾顆微弱的星星就掛在空中。

它們在閃爍,在跳動,儘管很微弱。

我的眼拚命撕着黑色,想要看看黑暗之外的顏色。

我真的看到了,但我也真的十分後悔看到了。因為自我看到起,我才發現那是一場無關緊要的政治陽謀,就是為了讓人民獲得另一種顏色——紫色。

那些閃爍的,不是星星,而是靈眼。

沒有覺醒靈眼的我,拼了命的像是在大海找一根銀色的針,找到後才發現那竟然是一根染了顏色的頭髮。

我覺得自己被欺騙了,於是我像個任性的孩子繼續選擇鑽進黑色中,在黑色中幻想着其他色彩。

後面因為一些事情,我又選擇進入了紫色世界中。

而當我在黑暗中幻想其他色彩時,我第一個想到的便是祖輩口中閃閃發光的螢火蟲。

我聽說螢火蟲不僅自己會發綠光,它們還會在空氣中扇動一種特殊的氣體,從而讓空中也染上短暫的綠光。

最神奇的是,綠光會在空中演變成一幅幅傳神的畫。

這時候就是祖祖輩輩圍着火焰跳舞,那時候火焰不是紫色的,是我從未見過的顏色,它們說是兩種顏色相交而成。

大家會在這時候唱歌,吃肉,說起肉來,我從來不知道那是什麼口味。蒲松每次都會給我帶一些靈果。他總是說吃靈果對身體好,我說你吃吧,他總說自己吃靈果都吃膩了,我其實都知道,那些靈果都是他用他微不足道的靈葉換來的。

我總是在渴望很多色彩,但其實我最渴望的不是色彩。

我其實最渴望的是我母親的懷抱。在我印象中,母親的懷抱,就是最令人渴望的光。但我從一開始就失去了,就像這個世界其實也是從一開始就失去了色彩。

我很是矛盾,我渴望祖祖輩輩口中那個世界,但我又總是不太相信那些是真的。

你說朋友……我那個時候並沒有朋友。

小七,沒關係,從今天開始我們兩個不要再互相道歉了,就像樹枝與樹葉。

樹枝從不會埋怨樹葉的不辭而別,樹葉也從不會埋怨樹枝的不夠強大,它們大多數會在風中告別,但最後也會在風中相聚。泥土就是它們的見證者。

我這段話好像是有些矛盾,但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我們的友誼永不矛盾。

我的母親從不是一個罪人,我才是。

我出生那天,本該夭折,但我的母親為了我,不顧父親的勸阻,公然使用紫火。

紫色的火焰在我母親的指尖冒出,小小的火苗帶着我母親的希望連同着族人的絕望,以摧枯拉朽之勢化身巨大惡魔,將世界燒成一片紫色。

我就是在一片慘叫聲誕生了。

我母親為了我,違反了族內條規,本該被極刑處死,我的父親此刻站了出來,答應前往遙遠宇宙尋找新的生活地。

說來也搞笑,明明紫火是我們與生俱來的優勢,卻不知從何起,被這個世界視為詛咒,一旦露出一點苗頭,世界就彷彿被催眠,開始了自殺。

我母親雖死罪可免,但活罪難逃,被族人關押在一處不為人知的地方。

出生就是孤兒的我,只有一個老師警告我不許使用紫火,他總是說我的紫火不屬於我。

我是沒有朋友的,倒是有許多閑言碎語。

後來我才在閑言碎語中,得知我的紫火是屬於我母親的。

我說為什麼我總是能夠感知有一個地方在召喚我,但我因小時候不懂,而且還很害怕,所以從來沒有找過母親。

我需要那個陽謀,這樣不至於我在黑暗中寸步難行。

說來也搞笑,我是在學會靈眼後,選擇鑽入黑色世界中得知我母親的消息。

自那以後我恨不得無時無刻處於紫色世界中,我要了解地形,好救我母親於水深火熱。

我失敗了。

我以為我死了,但我醒來就發現我在天劍山,蒲松就在我旁邊。

他看我的樣子和我族人是不一樣,他看我的樣子,是好奇,是友善。

雖然我欺騙了他,說我容不下除了族人以外的人,我並不愛自己的族人,但至少我們是一個種族。

《祈鯤》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