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七零:斗完惡婆婆我成糙漢心尖尖
七零:斗完惡婆婆我成糙漢心尖尖 連載中

七零:斗完惡婆婆我成糙漢心尖尖

來源:google 作者:又見丫頭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季井陽 寧遠袖 現代言情

【糙漢+甜妻+穿書+種田】寧遠袖不過拔了個牙,竟然就這樣穿進了書里可是,她想要穿的是女主啊,偏偏成了最不受待見的女炮灰聽着隔壁老太太又在設壇做法詛咒自己的兒子,寧遠袖終於坐不住了,結局改變了就改變吧,她要救他,然後惡鬥婆婆,馴養他這個糙漢子,養在溫柔鄉,讓他看遍人間好風景,嘗遍人間好味道咳咳,沒想到最後受不了的是她,這該死的威猛無比的糙漢PS:本書開章故事,老太太設壇作法詛咒自己兒子,是真實故事改編,並非嘩眾取寵,也正因如此,才萌發了寫這本書的初心人世間哪,遠比我們以為的要震撼人心展開

《七零:斗完惡婆婆我成糙漢心尖尖》章節試讀:

「快和娘說說。」張婆子拉過寧遠袖,又是看印堂又是看手掌心的。

「這兩天總有個聲音說大凶,大凶,等我回頭,卻也見不着人。」寧遠袖胡謅道。

張婆子嚇出一身冷汗,「還有說什麼嗎?」

「還說不嫁不嫁。」

張婆子一時無言,臉色凝重,想起剛剛隔壁發生的事,只覺得渾身的汗毛都要豎了起來。

「行了,先讓娃吃飯。」寧老漢卻轉移了話題,反而顯得輕鬆了。

「娃不懂事,你也不懂事?都這時候了,還想着吃飯?」張婆子罵道。

「那你有啥法子?總不能活人叫尿憋死不是。」寧老漢撩開帘子出去了。

「讓娃吃飯!」臨了,又補了一句。

寧遠袖終於相信,這爹是真疼閨女,他應該看穿了她的伎倆,這年頭也就是張樹英、史婆子這樣的人還信這牛鬼蛇神的。但是她爹卻沒有拆穿她,這就匪夷所思了。

但是她這會管不了這麼多,只想先填飽肚子,才能有力氣思考。

張婆子平日里管這管那,真有事,還是寧老漢拿主意,所以便拿了碗,盛了一碗糊糊給寧遠袖。

寧遠袖哪裡會滿足這個,又央着她娘給炒了個雞蛋。

「袖兒啊,這幾天你就別出門了,等娘去請了人來,化解了你這衝撞就好了。」張婆子又反過來安慰到閨女。

寧遠袖喝了一碗糊糊,又把炒雞蛋吃了些,才覺得重新活過來了。

糊糊沒啥味道,但好在雞蛋味道不錯。桌上的那個黑麵疙瘩,寧遠袖一點吃的**都沒有。

看着這土灶、這柴火鍋、這堆了一地的牛糞小樹枝,還有這黑黃黑黃的土牆,寧遠袖這心裏又拔涼拔涼的。七十年代,她果真在七十年代。買什麼都要票,天天出工還吃不飽的七十年代!

張婆子還在灶台上忙活,嘴裏念念叨叨。

寧遠袖知道,這張婆子也就是控制欲強一點,其實對閨女還是好的,並沒有因為她是女娃,而特別薄待了她。之所以同意把閨女遠嫁,也是聽信了劉媒婆的那張嘴,說男方家裡是有實業的,家底厚,其實不過是每年釀幾壇醋,這手藝在山城,壓根不是什麼稀罕事,幾乎家家都會。

但是張婆子並不知道這些,再加上對方給出的聘禮還算可以,有一百塊錢呢,而她娶兒媳婦的時候,不過是三十塊錢就辦妥了,如此這樣,她才應下了這門親事。

「娘,我吃飽了。」寧遠袖生硬地叫道。

「那你回屋獃著去吧,碗就放那,你哥他們也快回來了。」張婆子囑咐道。

寧遠袖正要走出去,突然想起了什麼,又折了回來,趁她娘不注意,偷偷把那碗吃剩的雞蛋端了出來。

她哪裡會老老實實在屋子裡獃著,用油紙包了炒雞蛋,揣在了外套的口袋裡,又在那一面小鏡子里整理了下頭髮,才要走出去。

但是她頓住了腳步,失聲笑了出來,下午她說任秀麗穿得土,剛剛照鏡子,才發現自己和她一樣的土,一樣的土布衣裳,一樣的布鞋寬褲,甚至這兩條長辮子比那齊耳的學生髮還要土上三分。

畢竟人家是女主,自然是要新潮一點的。但是在她這個現代人看來,不過是五十步笑百步,一樣的土。

這會院子里沒人,寧遠袖便虛掩了房門,出了院子。

她蹲在季井陽家的牆根下,豎著耳朵聽裏面的動靜,卻什麼也聽不到。

天色已經漸暗,天邊起了大片大片的紅霞,日落西山的這個點,各家都在準備吃晚飯了。

寧遠袖手裡握着根木棍棍,在地上隨意地寫着字,等她抬頭,村子裏已經開始亮起了油燈。

地上橫七豎八的,是一遍一遍的「季井陽」。

她自己也沒有意識到會這樣做。

覺得幼稚,又用手裡的棍子給劃糊了。

終於,身後傳來柴門的吱呀聲。

寧遠袖匆忙起身,卻因為蹲得太久,腳麻了,一股鑽心的麻痛傳遍全身。

「嘶。。。」倒抽一口氣。

「誰在那?」季井陽聽見聲響,問道。

「是我。」寧遠袖可沒打算和他玩什麼猜猜我是誰的遊戲,直接報上了名號。

聽是寧遠袖,季井陽頭也不回地朝前走去了,一點沒寒暄的意思。

寧遠袖知道,原主之前沒少對他冷嘲熱諷,季井陽心裏對她的印象肯定好不到哪裡去,甚至有可能懷恨在心。

照理說,倆人雖然相差一歲,但一個舊年尾,一個新年頭,其實就差一天,再沒有這樣巧的事,又住隔壁,本來關係還挺不錯,算是青梅竹馬了,季井陽有什麼好吃的都留着給寧遠袖。那會,兩家人還開玩笑,就此定個娃娃親。

但是在季井陽八歲那年,他親娘得病去世,兩年後他爹就給他娶了後娘,同時還帶來一個大他兩歲的女娃,而他這個後娘挺會來事,很快就和村裡人熟絡了,特別和原主的娘,張樹英交好。

有一天,張樹英就告訴寧遠袖,以後離季井陽遠一點。那會的寧遠袖,也就是原主,壓根聽不懂這是什麼意思,還是照舊找季井陽玩,有一次,就因為這,被張樹英狠狠揍了一頓。自那以後,原主就慢慢疏遠了季井陽,並且在她娘的耳濡目染下,開始討厭季井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