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七零空間,禁慾糙漢撩妻有術
七零空間,禁慾糙漢撩妻有術 連載中

七零空間,禁慾糙漢撩妻有術

來源:google 作者:九個丸丸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李長安 現代言情 顧嬌嬌

【空間+物資+帶崽+寵妻+虐渣+糙漢】末世『艱難』活下去顧嬌嬌穿越了,一覺睡醒穿成死了男人立馬要生孩子的寡婦極品婆婆,奇葩小姑子,最離譜的是,原主逆來順受,以至於婆婆要原主在牛棚生孩子她顧嬌嬌這輩子,下輩子也不可能受這麼大苦嘴上經常掛的一句話是:「我不大度,既往不咎這個詞太虛偽,我喜歡風水輪流轉」分了家的顧嬌嬌,帶着剛出生的崽,住小洋樓,日子過得美滋滋可是某一天,撿到一個野人,日子就不那麼安逸了夜半野人爬上床,用好聽到懷孕的嗓音說:「我不是野人,叫老公」顧嬌嬌:「???」看清野人那張臉,顧嬌嬌嚇得一個哆嗦,兩人恰好對上視線呀,這野人老公還挺帥——[長安歸『顧李』,『顧李』有長安]展開

《七零空間,禁慾糙漢撩妻有術》章節試讀:

兩個人聽到聲音,齊刷刷朝着說話的人看去。

就見李大柱手裡拿着榔頭,褲腰帶上別著割柴刀,正往這邊走。

看到李大柱,顧嬌嬌眉頭皺得更緊了。

在她的印象當中,李大柱和李二柱都不是什麼好東西。

李大柱偷閑耍滑,仗着自己人高馬大,一臉兇相,在村子裏橫着走,就連大隊長都得給他幾分薄面。

尤其有一次,趁着李二柱還有卜瑤蓮不在家的時候,對原主動手動腳。

原主雖然木訥,可是性子剛烈,直接跑到廚房拿了把菜刀對準脖子,才躲過一劫。

至於李二柱,好吃懶做,曾經還動手打過原主。

所以這會兒看到李大柱,顧嬌嬌的眼神都變得凌厲起來。

李四丫看到李大柱,宛如看到救星。

嗷的一嗓子就嚎出來:「哥,哥你快救我,嫂子她拿着菜刀,要殺了我……」

李四丫說著,連滾帶爬,咕嚕嚕翻到了李大柱面前。

那慌不擇路的模樣,好似她真的會拿着菜刀,把她剁個稀巴爛似的。

顧嬌嬌也不慌,就站在原地等着看一場好戲。

隨後就見李四丫添油加醋地描述剛才的情況。

而她則趁着兩個人不注意的時候,直接將手搭在了野豬背上,然後動了動意念,那頭野豬瞬間消失不見。

而這會兒李四丫也哭訴完了。

「就是這樣的,她不但打我,還要搶走我找到的野豬。」

這個時候想要吃飽都是問題,更別說還有一頭野豬。

李大柱聽到妹妹的描述,眼睛都直了。

「野豬呢?野豬在哪?」

李四丫伸手指向顧嬌嬌的方向:「就那兒呢!」

那當她朝着自己手指的方向去看的時候,人又傻了。

剛剛還看到一頭撞石頭死掉的野豬,這會兒居然什麼也不見了。

要不是石頭上還殘留着一些血跡,她真以為剛剛是做了一場夢。

「不對啊,剛剛明明在這裡的好大一頭野豬,起碼有上百斤。」

李四丫顧不得臉上火辣辣的疼,一頭竄到了顧嬌嬌身後,仔細檢查。

「哥,你快看,血都還在呢,肯定是她把野豬藏起來了!」

李大柱聞聲也趕了過來,果然看到石頭上以及雪地上都有血跡。

此刻扯着嗓門問:「野豬呢,我妹說看到這裡有野豬,你把它藏到哪去了?」

說話的同時,李大柱的視線也落在了顧嬌嬌身上。

見她穿着一身他從來都沒有見過的大衣,整個人看起來也跟一個月之前看到的不一樣,不僅白了,也嫩了不少,看起來就更好看了。

因此這一眼,直接把他給看呆了。

顧嬌嬌冷聲道:「我可沒看到什麼野豬,我來的時候就只有一灘血,說不定野豬是你妹藏起來了也不一定。」

李大柱舔舔唇道:「四丫,她說她沒看到野豬。」

李四丫急了:「哥,我能騙你嗎?我沒藏野豬,剛剛就是在她身後,哥,那頭野豬要是被我們帶回去,起碼好幾個月都有肉吃。」

果然,聽到有肉吃這幾個字,李大柱又回歸理智,瞪大了眼睛,揚起拳頭兇巴巴道:「臭娘們,別以為你是我弟媳婦,我就不能把你咋樣,趕快說你把野豬肉藏到哪兒了?要是不說,看我今天不弄死你!」

顧嬌嬌看到李大柱這副兇狠的模樣,正準備出腳。

誰知道旁邊立馬跑過來一個人影,不由分說,一拳砸在了李大柱的鼻子上。

李大柱被打得一個踉蹌,好不容易才站穩腳,一摸鼻子,來人居然連他的鼻子都打出血了。

再一看,就見顧嬌嬌身邊居然站着一個留着絡腮鬍子,頭髮跟乾草似的黑漢子。

「你是哪個?憑啥打我?」

李四丫也被顧嬌嬌身邊的男人驚到了。

她完全沒搞清楚那個男人究竟是從哪兒來的,總而言之,一出手就把她大哥打得直淌鼻血。

「我是誰不關你們什麼事,反正你們不許欺負她!」

顧嬌嬌看着出現在身邊的野人,人都要傻了。

他不是在她的空間里嗎?

按照道理說,他在自己的空間,沒有她的意念開啟,他是根本不可能自由進出的呀……

李四丫反應迅速,立馬嚷嚷起來:「哥,你咋樣了?沒事吧?」

「哥,我三哥可憐啊,死了以後媳婦就跟野男人跑了。我說三嫂為啥一個勁兒要往山上去,原來山上有野男人!」

這一句話驚醒了李大柱,李大柱看着面前的李四丫,又看了一眼顧嬌嬌身邊的男人,恍然大悟:「好啊你啊,我說你一個婦女抱着孩子往山上跑,連家都不回了,原來是養了野男人!我、看我不宰了你們這對姦夫**!」

李大柱說完,揚起手裡的榔頭,就要往男人頭上砸。

誰知道下一秒,男人直接出腳,一腳下子將李大柱踹飛出去。

這一腳力道不輕,李大柱被踹出去以後,趴在地上半天都爬不起來。

李四丫也被嚇壞了,她哆哆嗦嗦走到李大柱身邊,試圖將他拽起來。

「哥,你沒事吧?哥,要不你先躺着,我回去找幾個人……」

說完這話,李四丫撒腿就往山下跑。

因為太匆忙,又因為有雪地上滑,李四丫站起來沒跑幾步,就順着山路往下滾。

摔得鼻青臉腫的李四丫,一邊哭一邊嚎叫:「救命啊,殺人了,我嫂子不守婦道,要跟野男人合夥殺了我!」

顧嬌嬌聽到這話,只想衝上去把李四丫按住,可她知道,就算她衝出去也已經來不及了,李四丫連滾帶爬,回去的速度肯定比她還快。

李大柱見親妹子撇下他跑了,也是愣住了。

顧嬌嬌一步步上前,一腳踩在李大柱的臉上問:「你剛剛罵誰是姦夫**?要殺了誰?」

李大柱掀起眼皮看了一眼,就看到了顧嬌嬌手裡的菜刀,當即一個哆嗦。

「我、我罵我自個兒呢……」

他被踢到肚子,摔下去的時候又傷到膝蓋,這時候爬起來都有點難。

「那你要殺了誰?」

顧嬌嬌繼續問,腳踩在他臉上的力道加重了幾分。

李大柱覺得屈辱,把心一橫道:「你個不要臉的臭娘們,不守婦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