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七零空間:鹹魚知青折了高嶺之花
七零空間:鹹魚知青折了高嶺之花 連載中

七零空間:鹹魚知青折了高嶺之花

來源:google 作者:桃桃果凍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姜月月 現代言情 顧之檐

【小鹹魚×科研清冷貴公子】【雙向奔赴+跨越時空相愛+甜寵+空間+系統】鹹魚姜月月一朝穿書成為文中透明小知青,帶着不靠譜外星小統,成天思考的事情就是如何能夠快樂的躺平,快樂吃瓜,她只是這個年代旁觀者見證着旁人的悲歡離合,卻不料一不小心折下高嶺之花,吃瓜的最高境界竟然是吃到自己身上………再後來原書世界坍塌,真相一點一點被揭露,姜月月才明白原來從始至終就沒有所謂的無緣無故和理所當然……………顧之檐:你大概永遠無法明白我有多愛你,在那不知名的歲月里,我曾執着地苦等過一生………展開

《七零空間:鹹魚知青折了高嶺之花》章節試讀:

姜華華專門託人給姜月月買了距離起點站最近的一趟火車,但因為說得時候有些晚了,沒買上卧鋪票。

兩人眼巴巴地站在月台看着姜月月瘦瘦的背影在人群里變成一個圓點,然後再徹底消失不見,心情格外低落。

姜好好積累已久的情緒如突然開閘傾泄的洪水,洶湧不止,摘了眼鏡看着姜月月消失的地方直接哭了起來,嘴卻是沒停「那個笨蛋,就知道往前沖,也不怕擠着自己。沒良心的,一次頭都沒回,白疼她了。」

姜華華此刻心裏也難過的不行,可她是大姐,她不能在妹妹已經很難過的情況下,再表現出自己的脆弱。

「既然這麼難過,當時為什麼提出來要送她去呢?」

姜好好的失態很快就收斂了起來,掏出帕子,擦了擦眼淚,重新戴上黑框眼鏡,幽幽道「那不一樣,送她去那是為她好,再捨不得也要送過去,留在這裡,不一定護得住她。而且大姐,你又好得到哪裡去,眼睛都看直了吧。」

姜華華沒有接話,因為姜好好全都說對了,她是真的想現在立刻馬上上車補張票直接送她過去。

說一千道一萬,她還是放心不下她。

她比月月大四歲,孟婉走得時候,她已經省事了,好好從小就很獨立,甚至還能幫她分擔很多東西。

只有月月,是她從一個抱着她哭着喊着找媽媽的小丫頭照顧着成了今天亭亭玉立的少女的,她不僅僅是大姐,更是代替孟婉擔負了母親一職。

姜月月剛剛突出重重包圍搶先進入車廂,此時人並不算太多,姜月月掃了一圈,向一個臨窗的位置走去。

解下自己身上被強行刪減過後的包裹,將它抱在身前,面盆往座位下面一塞,然後費力的打開了窗戶,找到依然守在外面的兩個身影,用盡所有力氣朝外大聲喊了起來「姜華華~~姜好好~~」

姜好好從小到大機警慣了,扯了扯姜華華的袖子「你有沒有聽到有人在喊我們的名字?」

姜華華只顧着找姜月月,壓根沒注意其他動靜「沒有吧,你是不是聽錯了。」

姜月月見兩個姐姐無動於衷,頂着滿車廂人的視線,站起來歉意地笑了笑「不好意思啊,我是下鄉的知青,頭一次坐火車,有東西忘拿了,馬上就好,對不住啊」。

這個年代的人最是純樸,畢竟誰沒有點急事啊,更何況火車站本就嘈雜,見小姑娘長得好看,又道了歉,也沒人說什麼,都自顧自地忙自己的事情去了。

姜月月將手做成喇叭狀,重新深呼吸一口再次大喊起來「姜華華~~姜好好~~~」

聲音再次傳來,姜好好很確定自己沒有聽錯,四周環視一圈,剛轉頭就看見後幾節車廂窗戶邊上,姜月月一臉燦爛的跟她招手。

「大姐~~二姐~~~嘿嘿嘿,是不是捨不得我?是不是難過的想哭?來來來,悲傷氣氛組加我一個。」

姜華華和姜好好一路小跑過來剛喘了喘氣,還沒溫情一秒,就差點被姜月月這一番話噎死,那得意得身後的小狐狸尾巴藏都藏不住了,兩人難受的情緒頓時去了一大半。

「你哪隻眼睛看到我哭了,整天在家就知道惹我生氣,你走了我正好清凈點。」說著,忽然眯着眼睛瞅了姜月月一眼,冷冷道「你那爪子,等會車開了,就給我老老實實收進去。」

姜好好就是不想慣着她,非得刺她兩句,不然姜月月能上天。

姜月月胳膊撐在窗戶上,一點都不生氣,反而越笑越歡「二姐,你看你那紅得跟兔子一樣的眼睛,肯定哭過了,我就知道我二姐那麼疼我,肯定捨不得我。哈哈哈哈~~~」

姜華華忍不住搖了搖頭,擔心道「你二姐的性子,你又不是不知道,最是嘴硬心軟,自己知道就行了,還非要說出來,這不是上趕着被收拾嗎?倒是你,我是真放不下心。」

姜月月滿臉不在意,「這有什麼放不下心的?安啦,我肯定勤快寫信,爭取原模原樣的跟你們還原我的知青生活。你們就等着吧,以後我發達了,帶着你和我二姐一起飛。」說到最後,姜月月直接起來雙手叉腰笑了起來。

那樣子,大庭廣眾的,着實有些丟人,姜華華和姜好好幾乎沒有商量的同步遮住了自己的臉。

姜好好冷哼一聲「靠你?鹹魚姜月月?」

跟姜月月在一起待久了,總能從她嘴裏聽到一些稀奇古怪的詞,不過倒也不難理解就是了,說得多了,也就記住了。

姜月月一時有些尷尬,轉過頭可憐巴巴地看向姜華華「大姐~~你看她。」

姜華華現在並不想解決這樁無厘頭的官司,攤攤手「你們自己解決,我不管。」像是突然想起什麼,「無論是家裡,還是舅舅那裡,都安排妥當了,你不必擔心。」

姜月月其實一直想問的,但姜華華之前已經明令禁止她關心這件事了,如今得到了準確消息,心裏的大石頭放下了一大半。

「吶~~」姜月月從衣服口袋裡掏出兩個鼓鼓的信封袋子往外遞,見倆聰明姐姐一時愣在那不動,獃獃得看着她,忍不住催促道「愣住幹什麼呀?趕快啊~~接住~~」

火車馬上就要開了,乘務人員已經開始催促無關人員儘快離開。

「長話短說,裏面有一個月的量,按照日期每天拆一個……」還沒來得及多說什麼,火車就發動了起來,姜月月整個人半個身子伸出窗戶,兩個胳膊舉到頭頂,比划出一個「愛心」的形狀。

腦袋裡突然想起姜好好的話,渾身雞皮疙瘩都起來,整個人連忙縮進車裡。

姜華華和姜好好目視着漸漸遠去的火車,再看看各自手中那鼓起來的信封,一時感慨萬千。

姜華華摟住姜好好的肩膀,輕笑道「好了,回吧,趕緊去把東西給那個小祖宗寄過去。」

姜好好也罕見的笑了笑,摸了摸手中的東西,「那笨蛋還挺用心的,也算沒白疼她,看樣子她那腦子也沒有那麼不靈光。」

不得不說,姜月月這種在現代追人的常規操作,不僅有效地緩解了兩個姐姐的負面情緒,順便賺取了一**感動值。

姜月月實在是困的厲害,從昨晚上到現在,滿打滿算才睡了4個小時,實在是撐不住了,將自己的大包裹抱在懷裡,就進入了休眠模式。

「最最最可愛的憨憨,快出來哇,我需要你。」

【憨憨:在呢,在呢】

姜月月接連打了好幾個哈欠,眼睛都快閉上了,有氣無力地道「憨憨,你幫我盯着外面,有事就叫我一聲啊,我要睡會。」

說完,找了一片嫩嫩的綠草地,直接躺上面睡著了。

沒辦法,她如今還是一個資產為零的打工仔,買不起床,嗚嗚嗚………

【憨憨:好的,月月】

空間內外的流速是一樣的,姜月月晃晃悠悠醒了過來,看了看時間,都晚上6點多了,她竟然睡了10個小時,這麼厲害!!!

【憨憨:月月,你醒啦。中間除了幾個新上車的人,好像也跟月月一樣是知青呢。沒有其他事情哦,東西我都替你盯着呢。】

姜月月聽到「知青」兩個字,眸光動了動,警惕感陡然上升,「謝謝憨憨。」

【憨憨:不客氣。月月~,你現在還不打算種植農作物嗎?】

姜月月站起來活動了一下關節,耐心道「憨憨,現在的年代很多農作物都有地域性和時令性的限制,我要是冒冒然拿出了反季節的東西被人盯上,那樣你怕是會失去我哦。」

【憨憨:對不起,月月,我考慮問題不全面。】

姜月月察覺到呆萌地奶狗音里隱藏着一絲沮喪,知道那個小傻瓜肯定在自責呢。

「憨憨,謝謝你對我這麼好,我特別喜歡你。」姜月月是真心實意說出這句話的,並不僅僅是安慰憨憨。

【憨憨:真的嗎?】

姜月月認真的點了點頭,柔聲安慰道「真的不能再真了,所以,不要沮喪,不要害怕犯錯,憨憨,你真的已經做到很好了。」

【憨憨:謝謝月月】

原本空着的幾個位置,等她醒過來時全都坐滿了差不多年紀的年輕人,估摸着這些就是憨憨口中說得那些知青了。

禮貌地跟幾人點了點頭,姜月月就獨自偏過頭朝窗外看去。

畢竟只是萍水相逢,可能下一站就分道揚鑣了。她本身可沒有社交牛x症,實在是做不到一上來就自然熟地跟別人聊到昏天黑地。

姜月月完全沒有一點像別的知青那般哭哭啼啼,滿臉愁容,她對她接下來的生活摩拳擦掌,甚至還有一點小興奮。

她有空間,有農產品,在如今物資較為緊缺的年代,在黑市溜達一圈,完全不愁銷路。

只要不犯原則性錯誤,小打小鬧一點,沒有監控的年代,只要隱藏的好,誰猜不到她的東西是從哪裡來的,運氣再好一點,還能低價收購點古董,字畫……

等局勢明朗一點,搶先去一線城市囤點房產,商鋪………

嘖嘖嘖!!!

姜月月彷彿已經看到了無數的小錢錢就會往她的小金庫里跳,從此躺平走上人生巔峰的畫面。

媽媽呀,她,鹹魚姜月月出息啦!!!

漫漫火車路,沒有任何消磨時間的娛樂方式,姜月月很快就無聊到偷偷觀察周圍的幾個年輕人了。

她自己坐在臨窗位置,同一排還有兩個女孩子,一個用紅頭繩扎着兩根麻花辮,一個剪着齊耳短髮。

坐在過道位置的麻花辮女孩,整個人看起來斯斯文文的,長得一對大大的杏眼,總是以淡笑示人,五官不算太出眾,只能算是清秀,倒也稱得上小家碧玉。

中間那位短髮姑娘,長相英氣,眉眼之間自帶着一股浩然正氣,眼神清明,坐姿端正,自有一番風骨,姜月月不自覺將她和沙場女將軍聯繫到一起。

姜月月對面還坐着一個女孩子,是這三個裏面顏值最高的一個。五官精緻,皮膚白凈透亮,一雙明亮的大眼睛笑起來會變成彎月狀。

還有兩個就是男孩子了。

中間那個留着板寸頭,身材高大,肌肉發達,目測185cm左右。五官輪廓分明,面容俊朗,明明就坐在那裡偏生與周圍人產生了一種格格不入的感覺。

他旁邊那個男孩子,從姜月月醒過來就明裡暗裡好幾次發現他在偷看她了,目光閃爍不定,長相賊眉鼠眼,動作輕浮,頭髮梳的鋥亮,還上了髮油,渾身的油膩感,姜月月對他沒有一點好感,這種人就像陰溝里的老鼠,能離多遠就離多遠。

除了讓她有點噁心的那個男孩子,其他人的形象待定。

她可不是憨憨,傻乎乎的,如今對她們的第一印象都是她們願意讓她看到的那一面,到底為人怎麼樣,那可不好說哦。

「咕~~」

還是早上才吃了一點東西,姜月月的肚子猝不及防的叫了一聲。

周圍人全都看了過去,饒姜月月是個厚臉皮的,此刻也尷尬得摳出了腳趾。

姜月月尷尬地扯了扯嘴角,隨後淡定地從布袋子里掏出最簡單的那盒。

把那盒裝肉得掏出來?公然拉仇恨?招惹盜賊?

她可沒那麼傻。

見姜月月吃得歡快,一時間眾人都有些餓了,紛紛掏出自己的乾糧。

姜月月偷偷觀察了一下,伙食最好的是185男孩,裏面一大半都是肉,還有一盒大米飯,家境應該不錯。最差的是猥瑣男,只有一點粗糧,其餘的包括她在內算不上好,也算不上不好。

火車上又陸陸續續下了一批人,車廂內還剩下的全都是終點站下的。

一頓飯吃完,彼此又年紀相仿,大家便聊了起來。

姜月月兩眼冒星星地看向短髮姑娘,主動開口詢問「姐妹,你的武力值是不是很好?」

短髮姑娘不好意思地撓了撓頭,「還行,會些拳腳,家裡從小把我當成男孩兒養大的。我叫江蘭,你呢?」說完朝姜月月伸出手來。

江蘭?

那個小說里後來響徹國內外的女子跆拳道教練,江蘭!!!

出自武學世家,一生榮譽無數,戰鬥力超高的江蘭!!!

媽媽呀,她,鹹魚姜月月還能有這種運氣,出息了,出息了!!!

要不是初次見面,姜月月都想直接拜大哥了,這可是活生生的江蘭!!!

見她伸出手,姜月月激動地兩隻手都伸了出去,緊緊握住,對她笑地格外崇拜「我叫姜月月,生薑的姜,月亮的月。你是知青嗎?」

江蘭能感覺到醒過來就有些冷淡的姜月月對她突然熱情起來,尷尬得從姜月月死死握着的爪子中拔出了自己的手,點了點頭「嗯,你也是?」

姜月月點了點頭,江蘭看她那乖乖巧巧的模樣,像極了家裡的小奶狗,有點想rua她的小腦袋。

過道的那個斯斯文文的小姑娘道「巧了,看來大家都是知青。我叫張如,弓長,張,如果的如,以後請多指教。」說完,淺淺的笑了笑。

張如?女主蘇戀戀最好的朋友?

媽媽呀!要不要這麼巧?男女主不會也在這趟車上吧?

轉瞬心裏又安慰起自己,不可能,哪有那麼巧的事情!要是這麼巧,她就……

突然一道不急不緩的帶着些笑意的溫柔女聲響起,「我叫蘇戀戀,屠蘇的蘇,蝶戀花的戀,日後有做的不好的地方,還請多包容。」

姜月月聽到對面的女孩子說出這句話時,整個心都涼了半截,得,女主出場了,立馬將已經說出口的沒說出口的全都吞到了肚子里。

她剛才說什麼了嗎?剛剛什麼都沒說!!!

忍不住吐槽,這操蛋的劇情就是死死地給她安排上了,是嗎?

壓了壓心內的驚訝,盡量讓自己表現的平靜一點,再次對人露出招牌假笑,表示她的認真傾聽。

「林深。」185男孩的介紹,只有兩個字,簡潔明了。

咦~男主角哦~火車上兩個人坐到了一起,緣分吶,那身上該死的狂拽氣質,嘖嘖嘖!果然是作者大大的親兒子。

「大家好,我叫朱順,日後請多指教。」

在場五個人,除了張如對他笑了笑以外,剩餘幾個沒一個人理他。

反正姜月月是不相信張如沒有看出朱順的猥瑣特質,既然別人要惹麻煩上身,她幹嘛要出口提醒,看熱鬧不好嗎?

何況她總覺得這個張如,沒有小說里寫地那般真誠善良,反正就是哪裡怪怪的。

剩餘幾個人不像姜月月一上車倒頭就睡,堅持了那麼久困意襲來,很快就沒人說話了,三三兩兩的閉上眼休息起來。

姜月月剛從座位底下掏出水袋,還沒來得及擰開,就聽見一道清冷地像高山寒雪的男聲「林深,我的杯子是不是裝你包里了?」

一個身穿白襯衣,黑色休閑褲的目測182的男子從不遠處走了過來,站在過道處壓低聲音拍了拍林深的肩膀。

男子眉眼舒朗,面容清雋,五官輪廓分明,身姿挺拔,皮膚白皙,渾身收拾的利落清爽,氣質儒雅,身上帶着一股濃濃地書卷氣息。

如果再配上一副金絲眼鏡,蘇斷腿,好嗎?

這個人的長相完全長在了姜月月的審美點上,她甚至聽到了心動的聲音。

林深迷迷糊糊地醒過來,看清楚來人後,指了指頭頂的貨架,眼睛又重新合上,「之檐,藍色包,自己拿。」

顧之檐很快拿到了杯子,見姜月月從他過來就像看珍稀動物一樣盯着他看,彷彿他是什麼絕世珍寶,眼裡帶着一絲狂熱,甚至還有佩服。雖是有些不喜,一直以來的教養讓他到底沒說什麼,沖對方點了點頭,很快就離開了。

姜月月從林深開口的那兩個字,就知道他是誰了,講真,姜月月從看原文時,最佩服的就是他。

那可是大佬啊,惹不起,惹不起,她的心動還沒開始就要結束了嗎?

她看對方如珍寶,對方覺得那姑娘腦子可能不太正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