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七零修仙:病嬌哥哥又寵又撩
七零修仙:病嬌哥哥又寵又撩 連載中

七零修仙:病嬌哥哥又寵又撩

來源:google 作者:粉白漸變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蘇建民 麥梓

【空間+穿書+修仙+甜寵+青梅竹馬】在二十一世紀擁有一個空間是怎樣的體驗?一朝重生,麥梓知道了是萬丈高樓平地起,萬貫家財找上你!可剛過上吃飯睡覺肝小說的舒服日子沒兩天,麥梓就穿進了自己剛肝的一本年代文,變成了和自己同名同姓的小「麥子」麥梓:小說剛看完,女主女配女三女四……女十八她都記得這個麥子?是誰?展開

《七零修仙:病嬌哥哥又寵又撩》章節試讀:

麥梓透過窗縫看出去,院子里已經站滿了人。

最前面那個老太太,短粗身材,套着一身不新不舊的灰布褂子,站在那兒,在黃昏灰沉的天色下,活像個被鋸了頭蓋的木頭樁子。

皮肉鬆弛的臉上,一道道紋理下垂,像極了老樹的枯皮,渾濁的雙眼斜眼看着人,給人一種陰沉沉的感覺。

那就是蘇桂英,麥子的後奶。

「蘇建國滾出來!」就是她喊的。

蘇桂英人如其名。是個十里八鄉名聲響亮的厲害人,個性潑辣,蠻不講理。

雖是個「弱勢婦女」,卻靠着撒潑,成了把人打成骨折,還要人倒賠錢的蘇家坪村一霸。

一張嘴罵遍整個蘇家坪村無敵手,打架更從沒吃過虧,以此聞名。

走出去只需要報她的名,是人是狗都得繞着走。

這裏面自然也有她兩個好兒子的功勞。由來都是老太太負責衝鋒陷陣,兩個兒子負責保駕護航。

就像現在,兩個面露兇相的漢子一左一右站在老太太身邊,手裡拿着鋤頭鐵鍬,看那架勢,是準備一言不合先打再說。

這種路數,哪個能專心跟老太太吵?哪個敢?她肯定吵遍天下無敵手啊!

也就這幾年,到處都鬧哄哄的,形勢緊張了,老太太也怕,才收斂了些,行事也開始講究個『占理』了。

今天她這麼聲勢浩大地闖進來,顯然是覺得自己『占理』。

老太太跟前夫生了兩個兒子,老大陳聰,老二陳明。

兩人又各自成了家,老大陳聰娶了同村的張大花,生了兩兒一女,分別是陳富,陳貴,陳香。老二娶的是鎮上老劉家的劉月琴,生了兩個兒子,陳平,陳安,兩個女兒,陳雲,陳苗。

麥梓一個一個看過去,跟記憶里一張一張面孔都對上了,嚯,這是一大家子老老小小都來了。

哦,還差一個,陳香。

多半是在家替她奶看那對『金童玉女』呢。

老太太也是個狠人,進門一年就挺着五十高齡的大肚子,給麥子親爺爺添了一對龍鳳胎,老來得子,還來一雙,算是實實在在把老爺的心籠絡了。

連老爺子原本當兵的獨子麥立家,都要靠邊站。如今麥立家也沒了,老爺子就徹底跟蘇桂英成了一家人。

麥梓在人縫裡找到躲在後面的麥老爺子,輕嗤一聲。

姐妹兩個最後的親人和依靠,現在站在欺壓她們的隊伍里,真是諷刺。

她收回視線,懶得再去看外面的鬧劇。

蘇建民驚訝於她的平靜,「真是個奇怪的小丫頭,你這會兒不擔心你姐姐了?」

麥梓很想翻白眼,努力忍住了。

「我擔心呀,哥哥,那你能讓我出去幫幫我姐姐嗎?」麥梓話落立刻切換一臉祈求。

蘇建民一愣,拒絕的話脫口而出,「不能。」

麥梓給他一個意味深長的眼神。

蘇建民福至心靈讀懂了,不能出去還說什麼說問什麼問?

蘇建民:「……」

麥梓其實是不擔心的,這事兒麥芽心裏有成算,早就準備好怎麼應付老妖婆了。

她不怕麥芽吃虧。

她唯一需要擔心的是老妖婆那兩個熊兒子衝動了動手,萬一動手……

她的瘦弱小身板也幫不上忙。

所以……

麥芽說的對,她出去說不定反而拖累麥芽,影響她發揮,添亂。

還是乖乖在屋裡觀戰吧。

蘇建民顯然跟她一個想法,他身體弱,見風咳,如果出去他爹媽也得分出精力擔心他。

兩個人不約而同,豎著耳朵聽外面的動靜。

院子里,剛下工回來的蘇德良和朱玉珍,也就是麥芽的新公婆,對着一院子陳家人和牆頭看戲的村民鄰里,硬着頭皮擠出一個笑臉問候『客人』。

「親家嬸子怎麼來了?有什麼事嗎?」

麥芽也從隔壁屋裡出來了,站在蘇建國身邊,微低着頭,並不插話,把新媳婦的嬌羞表現得恰到好處。

老兩口和小兩口都表現得很『淡定』,倒像是兩家就是正常結親,蘇桂英帶着一家子真是來串門一樣。

蘇桂英幾乎要脫口而出的髒話猛地一頓,一瞬間都要懷疑自己是不是老糊塗,記錯事了。

否則,依着這家人的性子,看見她怎麼一點不發怵呢?就連面人一個的朱玉珍,看見她都跟見了親人似的。

還天真地問候她倆兒子,「親家大伯,二伯,你們這是剛下工回來啊。」

手持鐵鍬鋤頭,可不是剛下工么。

直讓兩個大漢有種一拳砸進棉花里的無力感。

但蘇桂英豈是這麼隨便就能糊弄過去的,她很快就反應過來了。

扯着嗓子罵道,「誰是你們親家,我啥時候把麥芽嫁你們家了?我孫女好好的黃花大閨女,昨天晚上還在家裡,今天就變成你兒媳婦了?喪良心的畜生!不要臉!說,你們是怎麼把她拐騙來的?」

罵完人,她又化身狼外婆,心疼地對麥芽伸手,「我可憐的麥芽呦,你的命怎麼這麼苦啊,走,快跟奶奶回家吧。你放心,有奶奶在,誰也別想欺負你。天殺的蘇建國,咱們明天就進城,告他耍流氓!還有他們這一家的,拐騙婦女!」

虧了上面三天兩頭下來普法,老太太居然還知道拐騙婦女。

麥芽心裏覺得諷刺極了,但此時還不是她上場的時候,她只是害怕似的往蘇建國身後躲了躲,並不答話。

蘇桂英也不強求。

實際情況到底怎麼樣,當事人心裏門兒清,如今不過是看誰的演技更勝一籌罷了。

蘇桂英絕對是千年的狐狸,麥芽不理她,她轉頭又扯着嗓子開始罵蘇德良,罵朱玉珍,罵蘇建國,甚至蘇建民。

八輩兒祖宗也問候了個遍。

有理不在聲高。

但村裡人吵架,還就講究一個氣勢。有理還不聲高,那不是心虛是什麼?

蘇德良心虛,但他不能露怯。

好容易有個腦子不夠數的,看上了他大兒子,還不要彩禮,他怎麼也不能讓這事兒被攪黃了。

壯膽兒似的向前一步,撿着腦子裡還能記得的兒媳教他的話,盡量大聲地說,「你這老太太,叫你一聲親家,那是看在我麥叔的面子上,要不然,我們和麥家結親,跟你有什麼干係?」

蘇桂英霎時瞪眼不幹了,「怎麼沒關係?我嫁給她爺麥強,就是她奶奶!」

《七零修仙:病嬌哥哥又寵又撩》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