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七零之嫁給男主他弟
七零之嫁給男主他弟 連載中

七零之嫁給男主他弟

來源:google 作者:日晚春風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蘇悠悠 賀致業

蘇悠悠穿過來的時候劇情已經進入火葬場看着眼前知青和村民們七嘴八舌的逼問,她都想直接跪了如果的劇情沒錯的話,不久後她就得領盒飯了她看了看站在身旁一臉漠然的男女主,心中有成千上萬個馬景濤在咆哮為什麼?!好好活着不好嘛!!!不好嘛!!!為毛要招惹男主啊喂!!!男女主是一般人能惦記的嘛!為了不走書中的老路,蘇悠悠只好指了指周圍看熱鬧的男主的二流子弟弟「他,對,就是他,我喜歡的是他,他哥只是個工具人,沃發四」蘇悠悠內心苦逼~一定要相信她哇,真不是約會,真不是破壞男女主感情,她啥都沒幹啊,就是單純的,單純的趕個時髦穿個越而已~蘇悠悠:看我真誠的bulingbuling的大眼睛,我真沒賊心周圍眾人:這年頭二流子這麼搶手嗎?抱手手.jpg二流子弟弟賀致業:哥就是這麼搶手,但對象這種生物,只會影響他在二流子路上奔跑的速度後來二流子弟弟賀致業:蘇同志,我有個對象要跟你處一下蘇悠悠:哼,不稀罕!展開

《七零之嫁給男主他弟》章節試讀:

蘇悠悠可不知道賀致業已經把她當做精怪看了。

她還以為是她那天的噁心人起了作用,直到割完早稻,賀致業和他娘都沒找過她。

其實賀致業是不敢來找她。

他找的那位師傅說了,只要戴上他畫的符,離那精怪遠遠的,就可以保他平安。

至於張大娘,自從知道兒子被精怪纏上後,全部的心思都放在兒子身上,自然也顧不得蘇悠悠。

再加上割稻這種大事,全村老少都要齊上陣,任務繁重,每天累的連話都不想說,更加不記得還有蘇悠悠這號人。

蘇悠悠也是累的夠嗆,她現在走路都打晃,整個人也累瘦了一大圈。

她現在急切的想要吃肉,可村裡現在忙着曬稻子,沒有牛車去鎮上,她就是想吃也吃不了。

所以她決定拿好工具去山上看看。

「你是去山上挖野菜嗎?」

霍靜夏清脆的聲音從她身後傳來。

蘇悠悠背好背簍,點點頭,「是啊,要不要跟我一起去?」

「嗯,好啊。」

嗯?

蘇悠悠看了霍靜夏一眼,她只是客氣的問了一句,沒想到女主居然同意了。

「你不是過兩天就結婚嗎?這時候還跑到山上做什麼?」

「要結婚了就不能去山上了嗎?」霍靜夏反問。

蘇悠悠笑了笑,聳聳肩。

「可以,只是以為你要做個待嫁的新媳婦,要在知青點收拾嫁妝呢。」

「沒什麼好收拾的,就那麼點東西,到時候直接打包帶走就行。」

說到這裡,蘇悠悠又想起霍靜夏的新做的紅色嫁衣。

「你把你的新嫁衣放好了嗎?還有結婚當天要穿的鞋子褲子什麼的。」

蘇悠悠不是無的放矢,而是書中確實發生過這事。

吳英梅因為嫉妒霍靜夏要嫁給賀致黨,所以在宿舍沒人的時候,偷偷剪碎了霍靜夏結婚要穿的衣服,劃花了賀致黨給買的新皮鞋。

霍靜夏是結婚當天才發現衣服鞋子都壞了,不用想她也知道是誰幹的。

兩人當時大打出手,不僅驚動了知青點的人,更驚動了村裡的人。

好好的一個大喜的日子成了這個樣子,不用說也知道,是有多糟心。

雖然最後吳英梅賠了錢,但霍靜夏依舊只能穿一身半舊不新的衣服去結婚。

而且因為兩人打起來的緣故,整個婚禮的氣氛也是很尷尬,賀大隊長家裡甚至連個笑臉都沒有,參加婚禮的人只是匆匆吃了個飯就走了。

蘇悠悠覺得張大娘對霍靜夏一直很苛刻的原因,也許跟這件事也有關係。

看霍靜夏沒明白她的意思,她索性挑開直說。

結婚是一輩子的大事,若是她的婚禮也被人破壞,她想殺人的心都會有。

「我那天看見吳英梅惡狠狠的盯着你的新嫁衣和新皮鞋那些,這人你也知道,她腦子有點問題,就因為我跟賀致黨說了兩句話,她就想把我打入泥潭永不翻身。」

「你想想你這要嫁給賀致黨了,她還不更瘋,所以你最近小心些,別讓她毀了你的婚禮。」

霍靜夏一聽蘇悠悠這麼說,心裏也是一緊。

她只想到吳英梅會像上輩子一樣,在結婚前夕找人強了她,卻沒想如果此計不成,她還會不會做其他動作。

果然像這種臭蟲就應該找准機會一腳踩死,不然她還會繼續出來噁心人。

可惜王大強始終不承認跟蹤她的事,也不承認是受吳英梅指使要強她,不然她和致黨早就把這對人渣敗類狗男女送去槍/斃了。

不過蘇悠悠今天上山又讓她看到了希望。

她想看看,如果她今天跟蘇悠悠一起去山上的話,吳英梅會不會再有動作。

吳英梅確實在霍靜夏和蘇悠悠上山後出了知青點。

自從霍靜夏一個月前從高燒中醒來之後,看她的眼神老讓她覺得膽戰心驚的。

霍靜夏給她一種隨時都會弄死她的感覺。

這讓她又恨又怕。

她本來找了王大強,想讓他當著眾人的面和霍靜夏發生關係,然後再娶了她折磨一輩子。

誰知道他是個廢物,還沒出手呢,就被霍靜夏發現了。

幸虧她手裡有他的把柄,這才讓他沒有把她供出來,不然她也要被他害死了。

既然這顆棋子壞了,那麼就去找下一顆。

老天垂憐,讓霍靜夏和蘇悠悠這對賤人一起上山了,也省得她浪費時間一個個的對付了。

只要一想到兩人被村裡那些散發著惡臭的老光棍玷污,她心裏就止不住的暢快。

蘇悠悠是一點都不知道她被人算計上了,這會兒正美滋滋的撿着蘑菇,挖着野菜呢。

這後山坡竹林里的竹筍也不錯,待會也可以挖一點帶回去。

到時候這些都可以多弄一些,等晒乾之後給蘇小炮灰家裡郵去一些。

城裡的蔬菜也是供不應求,每個月吃不了幾次新鮮的蔬菜,這些東西寄回家正好可以給家裡添個菜。

等背簍都裝滿後,蘇悠悠打算去試試手藝,看看能不能打着一隻野雞或兔子解解饞。

「霍知青,你背簍滿了嗎?要不要跟我去看看能不能打只野雞啥的?」

女主雖然前行的路上充滿了極品,不過運氣也非常不錯。

所以有女主陪着,她肯定能找到野雞兔子啥的。

「你會打獵?」

霍靜夏特別吃驚,蘇悠悠這嬌嬌軟軟的樣子,可一點都不像是能打獵的人。

「不會,但我彈弓玩的好,我這幾天忙裡偷閒做了個彈弓,就是不知道能不能找到獵物讓我試一試。」

看蘇悠悠一臉自信,霍靜夏也是充滿了期待。

自她重生的這一個月以來,她就沒吃過肉,她都快忘了肉是什麼味道了。

不過該提醒的還是要提醒。

「咱們就在這外圍找找吧,裏面不安全,再者在外圍出個事喊一嗓子,大家也能也能聽到呼救聲。」

蘇悠悠自然沒意見,她頂多就能打些野雞兔子這些,要是往山裏面走,碰到野豬什麼的,那也得玩完。

兩人運氣不錯,在一片矮灌木叢中發現了一隻覓食的野雞。

蘇悠悠示意霍靜夏靜聲,舉起彈弓就朝野雞的腦袋射去。

哦吼!

射中了!

兩人高興的朝野雞走去,可這時突然走出來一個人,攔住了兩人的去路。

看着那人手拿木棍,笑的一臉猥瑣,霍靜夏就知道是怎麼回事。

她拉住蘇悠悠的手,將她護在了身後。

蘇悠悠有些頭疼的看了看身後,護不護都沒用,身後還有一人呢,她們這是被前後夾擊了。

唉,跟着女主就是這點不好,遇到好事的同時也會遇到各種極品和糟心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