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七零知青,攜千億物資嫁糙漢
七零知青,攜千億物資嫁糙漢 連載中

七零知青,攜千億物資嫁糙漢

來源:google 作者:余晚晚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余晚晚 沈雅 現代言情

【年代+種田+萌寶+寵妻】村裡地主家的狗崽子,竟然娶了個城裡來的女知青……女知青長得好,漂亮,氣質出眾,還會跳舞,可是便宜死了那地主家的小癟三***男人躺在破木板床上,雙手枕在後腦勺,翹着二郎腿美滋滋的想着他陸三終於娶媳婦兒了,小媳婦兒還長得賊漂亮他得護着疼着寵着,可別讓人給撬走了***沈雅重生到了剛嫁給陸青決的當晚,這次她沒逃前世為了回城機會故意嫁給陸青決,婚後不如意,她怨恨叢生為了回城不惜將肚子里已成型的胎兒打了***回城後,她日夜噩夢不斷,抑鬱導致她中年便因癌症命喪黃泉重生歸來,她只想生娃,發家致富奔小康至於男人,好就不要,不好就踹展開

《七零知青,攜千億物資嫁糙漢》章節試讀:

沈雅迷迷糊糊的睜開眼,看到周圍一圈人在她面前,跟看猴子似的。

有兩個滿嘴口氣的嬸子,沖她絮絮叨叨的說著:

「沈知青,不是胖嬸我說你,你說你都要嫁給這陸三了,今日新婚,你卻鬧着不幹了……你這做的不地道啊。」

「陸三雖說是出身不好,可手裡有錢啊,他好像有啥大關係,說不定能將你給弄回城裡。」

沈雅睜開眼,微微推開了下眼前的倆胖如大山的嬸子。

在這個吃不飽穿不暖的年代,她們倆能吃那麼胖,那麼壯。

還真是……挺厲害。

「幾點了?」

在剛才她還沒完全清醒的時候已經聽了個清楚。

她沈雅,重生了。

回到了嫁給村子裏地主家的狗崽子陸三的當天。

她之前不知道聽哪個狗日的說,陸三有錢,有關係,只要找他,准能弄到回城的機會。

陸青決有沒有大關係沈雅不知道,但她知道,村子裏的領導幹部看到他,都得喊一聲三叔……

沈雅腦子一發燒,衝上去,說要跟陸青決處對象……

陸青決那廝也是狗的很,說:我不處對象,要搞就搞個大的,跟老子結婚。

沈雅想着回城,就答應了陸青決。

她盤算的是,自己跟陸青決結婚,反正不讓他碰,等得到回城的機會,再一腳踹了他。

可沒想到,陸青決會搞的那麼隆重,大肆操辦酒席,

還說要將她城裡的爸媽都給請來。

沈雅哭着鬧着,尋死覓活的,他才沒去城裡請沈家爸媽來。

其實新婚那天,沈雅就後悔嫁給陸青決了。

這也是後來,她看陸青決怎麼都不順眼,各種折騰,各種作妖鬧騰……

男人又在新婚夜那天,不顧她的哭喊求饒,弄得她渾身生疼。

更可惡的是,嫁給陸青決後沒一個月,陸青決那混蛋就出門了,說是做生意。

這生意做了一年,也沒回來,她可是恨死了陸青決。

原本嫁給陸青決就是為了回城,可後來,失了身子,懷了孩子,男人還不見蹤影。

沈雅一怒之下,打胎,求家人托關係,將她給弄回城裡了。

回到城裡後,她全心撲在事業上,倒是做的風生水起,可總是想起那倆孩子。

沒錯,當初,她懷的是雙胞胎。

小診所打胎,她親眼看到了那兩團血淋淋的剛成型的孩子,一男娃一女娃。

小診所的大夫都說,太可惜了。

想起那倆孩子,沈雅每到深夜就痛哭,後來的事業再成功,也彌補不了她內心的缺失。

她又在三十五歲的時候檢查出來癌症晚期。

下意識的,沈雅想摸一下手腕上的佛珠……

她後來,又回到了下鄉的村子,去看那兩個孩子了,可惜,哪裡什麼都沒有了,只留下一片廢墟。

她便在寺廟,供了兩個木牌,每周都會去寺廟小坐半天。

興許,是上天憐憫,她才得以這個重生的機會。

沈雅輕咬嘴唇,心一狠……

既然都重生了,男人她可以不要,但自己的孩子,必須要。

「……沈知青,我們跟你說話呢,你咋不吭聲啊?」

「陸三來了,你們兩口子說會兒話,我們幾個就先出去了。」

胖婦女接了陸三給的東西,笑的合不攏嘴。

這陸三也真是有錢,出手大方,前來幫忙做事的,每個人給了五塊錢,前來鬧熱鬧的小孩,每人給一塊錢……

坐在床上的沈雅,看着在門口發錢的陸三。

真是有錢燒的。

那麼多錢留着過日子不好啊。

咳咳……

沈雅咳嗽了兩聲,正在給人發錢的陸三,朝着裏面看了一眼。

「錢給了就走,別耽擱老子洞房花燭夜。」

幾個嬸子明面上笑哈哈的,拽着孩子就離開了。

剛走出陸家這院門,就呸了一聲……

「不知道哪裡弄來的錢,還敢那麼硬氣。」

「可,這地主家的狗崽子給的錢,還真多,給的也爽快啊。」

其中一個不高不瘦的李姓婦女,瞧了下前面走着的那倆,翻了個白眼:

「瞧瞧你們,拿了人家的錢,吃了人家的東西,現在還罵人地主家的狗崽子,你們做事也不地道啊。人家陸三,聽說在外面混的可好了,說是在外面正兒八經給軍隊運輸物資的……。」

前頭倆婦女,嘖嘖了兩聲,沒搭腔,摸着口袋裡從陸家偷出來的花生瓜子糖果,快速的回家去了。

李姓婦女撇嘴,吃人家的,喝人家的,偷拿人家的,背後卻說人家的壞話。

啊呸,真不要臉!

***

沈雅看着沖她走近的男人,下意識的繃緊的身子。

陸青決這人,狠……

沈雅曾親眼看到過,陸青決是如何將村子裏罵他是地主家狗崽子的人,給揍的滿頭是血,倒地不起。

她嚇的愣在原地,不知道是該走還是該不走。

陸青決卻走到她跟前,在她耳邊低聲威脅:

敢對別人說,我就拖你進苞米地……

沈雅聽到這話,嚇的一溜煙跑了。

男人在後大笑,還罵她,是個膽小鬼。

「你……。」看着越發靠近她的男人,沈雅挺直了小身板,「陸青決我告訴你,我不怕你,我嫁給你,我是為了……。」

「為了回城,想靠我的關係,得到回城的機會。」

男人一身痞氣,掏了下耳朵,坐在沈雅的跟前。

嘴角上揚,咧嘴帶了幾分邪笑。

「不管你目的是啥,現在,你是我陸青決的媳婦兒,我想對你幹啥就幹啥。」

陸青決說著,明顯的感覺到沈雅的抗拒。

他低聲又道:「怕我?」

沈雅爭取讓自己表現的爭氣點,努力挺直腰杆子,「我怎麼可能會怕你?」

她猛地往前一挺……

男人的眼神隨着往下,落在了那處,嘴角帶了意味深長。

「勾引我?很好,你做的很棒。」

男人話落下,寬厚而帶着厚厚一層繭子的手,扣着她的後腦勺便壓了下來。

他的親吻像是暴風雨似的,驚的沈雅沒有反應的機會。

直到身上多了一隻手,故意的玩弄人。

沈雅俏臉紅的厲害。

啪的一巴掌,扇在了男人的臉上。

「你臭流氓!」

陸青決驚訝了下,一閃而過,嘴角輕揚,靠近在她耳邊,戲耍笑道:「還挺軟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