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七零知青有空間:我看上村裡糙漢
七零知青有空間:我看上村裡糙漢 連載中

七零知青有空間:我看上村裡糙漢

來源:google 作者:吃泡麵沒調料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吃泡麵沒調料 李清清 現代言情

一朝穿越,醒來成為了下鄉知青吃不飽穿不暖,沒關係,她有空間,說她是村裡第一個萬元戶?李清清嘿嘿一笑,可不止呢展開

《七零知青有空間:我看上村裡糙漢》章節試讀:

漆黑的馬路上,一輛深紅的奔馳極速行駛。來不及做出反應,刺耳的剎車聲彷彿讓空氣瞬間凝固,一道身影迅速飛起又重重落下。

司機驚恐的臉,刺目的陽光,小孩的哭鬧,人群的尖叫,一幕一幕像電影片段循環播放,坐着的人猛地驚醒。

抹了把頭上的虛汗,李清清震驚的發現自己似乎在火車上。四周黑漆漆一片,藉著窗外的月光勉強能看到車廂內坐滿了打盹兒的人。

「奇怪,我不是死了嗎,這是什麼情況?難道穿了?」

她摸了摸自己的臉,感覺是溫熱的,稍稍放了點心。此時正值深夜,車廂內傳來此起彼伏的鼾聲,她腦海里胡亂思索着,迷迷糊糊的靠着窗睡著了。

次日,李清清是被車上的聊天聲和來來往往的走動聲吵醒的。

天色已經大亮,她伸了伸懶腰,輕輕捶打着酸痛的脖頸,嘖,有多久沒坐過這種硬座了,還挺酸爽。

她饒有興緻的打量着四周,一眼望去,多是些面孔稚嫩的少男少女,穿着打扮在她看來有些土氣,衣服顏色也灰撲撲的。

旁邊坐着的兩個女孩子安安靜靜不怎麼說話,對面一男兩女,似乎是認識,嘰嘰喳喳說個不停,她沖幾人笑了笑算是打了招呼。

車廂內的空氣有些渾濁,李清清打開窗戶,一股乾燥的帶着泥土味道的涼風瞬間涌了進來。

還不怎麼了解情況,不敢多說話,她閉眼假寐聽他們聊天。

但越聽越不對味,這些人怎麼張口同志,閉口戰友的,像是為了證實什麼,她暗戳戳的找身旁的妹子套話。

片刻,結合她聽到的和包里翻出來的個人檔案,李清清才終於確定了自己的猜測。

原來她穿到了1975年,這具身體和自己同名,年前滿的16歲,剛高中畢業就以知青的身份到黑省「插隊」下鄉。

她很快接受了自己穿越這個事實,前世自己為了救跑到馬路中間的小孩子丟了命,能再有一次生命有什麼不好,何況比前世還年輕了幾歲。

1975年啊,算不上好,也算不上不好。她獨自琢磨着,這要是穿到後面幾年多好,改革開放初期,只要有想法,幹什麼都能賺錢。

等存點小錢,趁房價還沒飛漲,再買幾套房子,後半生都不用愁了,就等着收租呢,這不妥妥的一部發家史。

不過現在也不錯,又不會當一輩子的知青,沒記錯的話,過兩年就會恢復高考,這會兒大學生的含金量可不是21世紀能比的。

而她要做的就是積極響應時代的號召,就能完完全全躺贏。想想心裏就美滋滋的。

老火車「呼哧呼哧」喘着粗氣,這時的火車行駛速度不怎麼快,車上一股怪味兒也叫人聞着頭暈難受。臨近中午,大家面上都逐漸露出疲色,三三兩兩的聲音也小了下來。

「嗚——」

火車到站鳴笛聲響起,車廂內的人躁動起來。李清清攥緊了身上挎着的包,她不確定貨架上哪個行李是自己的,等大家一窩蜂下了火車,她才慢吞吞的背着行李往門口走。

這會兒的火車不像幾十年後那種高站台,車門離地有大半個人那麼高,一把跳下去差點沒把她腳崴了。

迎面而來的是這個時代特有的建築風格,隨處可見的柴火垛,一排排土胚房上印着革命語錄。

耳尖聽到紅旗公社,她連忙朝那邊走去,在這個年代,沒錢、沒票、沒介紹信說句寸步難行也不為過,她可不想被打成盲流。

李清清沒想到公社還給他們這些知青準備了窩窩頭,天知道她自從從這個身體醒來就只吃了一個粗糧饅頭,擔心上廁所被佔座,水都不怎麼敢喝。

她翹首望着板車上的兩個大籮筐,隨着上面蓋着的白布被掀開,熱騰騰的蒸汽冒出來,她肚子很合時宜的咕咕叫起來。

快輪到她時,前面排着的隊伍突然騷動起來,兩個男知青扭打作一團。

怕被波及,她這手無縛雞之力的,可禁不住別人一拳。想到這裡,她連忙上前拿走兩個窩窩頭就躲一邊默默吃瓜。

聽着知情人繪聲繪色的講解,她慢慢了解了事情的經過。有幾個滬市來的知青聲音比較大,而且只用滬語交流,嘻嘻哈哈的,引起了後面幾個黑河青年的反感。

這批「上山下鄉」的黑省青年中有幾個的父母都在本地擔任過局長、處長,是地地道道的幹部子弟,因此帶有一股不能吃虧的傲氣。

其中一個比較有威望的,聽不得這種吵鬧,當即訓斥道:

「懂不懂禮貌?在什麼地方都大吵大鬧!」

其中一個滬市知青當即反唇相譏:

「真是個小冊老,港毒卻大比啊!」

「你說的什麼驢話,用普通話!」

大戰一觸即發,兩人你一拳我一拳,誰也不肯先服輸。雙方知青初來乍到,不願意打架,趕緊攔住自己人。被自己人架着碰不到對方,又開始鬥嘴,直到公社領導過來幫着協調,才算是勉強解決了矛盾。

吃飽喝足後,大家就地休息了會兒,公社書記帶着五個大隊長來接人,李清清被分在前進大隊的大安村生產隊。

坐在隊里安排的拖拉機上,「突突突「」的,還挺新奇,上輩子別說坐了,見都很少見到。

同行的幾人互相介紹自己,徐文州和葉冷秋都來自京市,滬市來的是趙愛國,王紅兵和趙雪梅,剩下的王敏和張明勇則是黑省本地人。敢情就她一個川省來的唄,唉,孤獨啊。

徐文州長得還不錯,整個人散發著生人勿進的氣息,葉冷秋也是蠻漂亮的一個姑娘,而王敏就有些沒眼力見兒了,明顯葉冷秋對於她的家庭情況不願多說,她還一個勁兒的問。

趙雪梅落落大方的,長得也算是清秀,想到這裡,李清清摸了摸臉,不知道現在這副長相怎麼樣,也沒個鏡子瞧瞧,應該還算不錯吧,不然那個趙愛國怎麼一個勁兒盯着她瞧。

值得一提的是,王紅兵和張明勇正是之前打架的那兩個青年。這可巧了不是,嘖嘖嘖,看來這今後的日子不怎麼太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