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麒麟醫婿
麒麟醫婿 連載中

麒麟醫婿

來源:google 作者:林銘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林銘 現代言情 裴心蕊

父母去世,風雨飄零和妹妹一塊兒被唐家收留,成為上門女婿期間受盡屈辱,直到......妹妹重病救命錢,都被丈母娘奪取林銘硬聲奪回,卻反被誣陷毆打!啊.....覺醒麒麟血脈,醫術異能,各種天賦逐一覺醒!一雙麒麟臂,舉世誰能敵?展開

《麒麟醫婿》章節試讀:

一席話落地。
霎時間,空氣變得無比寂靜!
唐笙不可置信的看着林銘,好半天都沒回過神。
離婚?
林銘動手打人要錢,做錯了事情。
竟然還敢拿離婚威脅她?
這是真不怕她報警抓人是嗎!
心中一股怒火唰的升了起來,唐笙的表情瞬間冷了。
一旁的劉琬芳也不屑的哼了聲。
「離婚?好啊!」
「不過這五年來,你吃喝拉撒都在我唐家,這筆賬是不是該好好算下!」
看着劉琬芳猙獰算計的嘴臉,林銘的心中一片寒意。
「我入贅林家時的公司,財產,哪一樣不是被唐家拿走?」
「這些還不夠嗎?」
「呸!那些破產玩意兒值幾分錢?幫你收了是我家可憐你!」
狠狠唾了一口,劉琬芳滿臉的蔑視。
「一千萬離婚費,你現在拿來,你跟我女兒立刻離婚!」
「一千萬?」
唐笙吃了一驚,頓時笑出了聲。
「媽,你也太看得起他了吧?」
「我倆結婚五年,他往家裡拿的錢有超過一百萬嗎?」
「往家裡拿的是沒有,但給他那個賤種妹妹拿的治療費,絕對有千萬了!」
劉琬芳盯着林銘,冷笑着說道。
「正好,那個賤種身上還有三百萬的醫療保險,林銘,你最好乖乖把那筆錢打過來。」
「不然小心我親自動手,用她的命來還你欠唐家的債!」
唰——!
怒火瞬間炸裂,林銘的臉色恐怖到了極致。
渾身的氣息冰冷徹骨!
他的父母早亡,就只剩下妹妹林雅一個血濃於水的親人。
對她,林銘幾乎是看做心尖上的一塊肉,恨不得花費全部心力去呵護!
劉琬芳的這番話,就是將他的心丟在地上狠狠踐踏!
砰!
下一秒,林銘一拳重重砸在了門框上。
嘩啦!
木製門框登時被砸出一個大洞,木屑飛舞,深深扎入林銘的皮膚。
整個手掌,瞬間鮮血淋漓,凄慘無比。
「欠你們的,我會還。」
「還不起的,我哪怕去賣腎賣血,也會不少你們一筆!」
「但你要是敢動我妹妹一下···」
林銘的眼神死死的盯住了劉琬芳,一字一句,無比堅決。
「就算你逃到天涯海角,我也會殺了你!」
「哪怕你變成鬼,我也不會放過你!」
一席話擲地有聲,重重砸在眾人耳邊。
劉琬芳瞬間閉嘴,下意識的往後退了兩步,後背冷汗津津。
甚至不敢再與林銘對視。
啪,啪,啪。
林銘緩緩的轉過身,打開房門,一步一步的走出了唐家。
背影透着無邊孤寂。
看他真的離開,唐笙不禁冷笑了聲。
在唐家住了五年,這廢物竟然還真把自己當個人物看了。
犯了這麼大的錯,還想讓大家好聲好氣的原諒他嗎,真臉比盆都大。
「行了媽,他也就嘴皮子厲害,你跟他置什麼氣啊?」
「氣壞了身體就不值了。」
「還不都是你!」
劉琬芳憤憤的瞪了唐笙一眼,滿倆的算計。
「當初要不是你非要跟這個廢物結婚,現在能變成這樣?」
「老婆,話也不能這麼說,當時笙笙也是看在林家家產上才同意的啊。」
唐建國忍不住插了句話。
「而且最近那劉家大少不是一直追在笙笙屁股後面?等離了婚,咱唐家的好日子還在後面呢!」
「爹~我們還沒確定呢,就是吃了兩頓飯。」
羞澀的捋了捋頭髮,唐笙笑的一臉甜蜜,彷彿完全忘記自己還有位相處五年的丈夫。
「行了,你別作的把劉家大少逼走了就行!」
警告似的指了指唐笙,劉琬芳轉身朝樓上走去。
「那混小子氣的我都快腦溢血了,我去休息會兒,你倆都別來煩我。」
回到卧室,劉琬芳反鎖大門,臉色立刻陰沉下來,拿出手機撥通了個號碼。
幾秒後,一道陰冷狡詐的男聲傳了過來。
「呦呵,這不是唐夫人嗎,你終於打算還錢了?」
「龍先生,麻將都還沒贏呢,怎麼還你錢?」
劉琬芳的臉色頓時有些尷尬。
她之所以挪用林銘父母留下的五十萬,其實是因為她打麻將輸得太多,還不上錢,最終借了流雲商鋪的高利貸。
而電話對面,就是流雲商鋪的老闆,龍池。
「還不上?你他媽的在我這還有足足一百萬的爛賬,沒有錢就拿命還!」
龍池的聲音頓時多了絲戾氣,冷冰冰的說道。
「您別生氣啊,我,我也不是說不還,就是要請您幫個忙···」
劉琬芳咽了咽唾沫,心裏有些害怕。
對林銘她敢橫,但這位可是燕城暗處數一數二的大佬,手段狠辣冷厲,她再敢胡攪蠻纏,指不定哪天醒來就在地下黑市賣器官了!
向天借一百個膽子也不敢裝硬氣啊!
「是這樣的,我那廢物女婿的妹妹,身上還有三百萬的保險費。」
「但是那賤種命硬的很,都五年了,人還活着!」
「麻煩您動動手···事後咱倆五五分,一百萬的賬也清了,五十萬就當給您的辛苦費。」
「五五分?我出人擔風險,你自己舒舒服服賺一百五十萬?」
「劉琬芳,你特么打發乞丐呢!」
龍池的聲音猛地一提,驚雷般炸響在耳邊。
「三百萬悉數歸我,聽明白沒有?」
「龍先生,您不能這麼算啊,那保險單是我家買的,您···」
想到自己一分錢也得不到,劉琬芳頓時急了,可話還沒說完,龍池的聲音就再度落下。
「有意見?」
一句話,透着深深的寒氣殺意,劉琬芳渾身一震,冷汗頓時出來了。
「沒,沒意見。」
「呵呵,算你識相,記得把那女的信息發過來。」
「要是敢玩什麼花樣,你自己清楚後果。」
龍池掛斷電話,沒幾秒後,劉琬芳信息便傳了過來。
「孬種!」
冷笑了聲,龍池立刻給自己的手下發去了消息。
「中心醫院三零二vip病房,林雅。」
「動手做掉,隱蔽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