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網遊動漫›奇門狂醫
奇門狂醫 連載中

奇門狂醫

來源:外網 作者:蕭雲楊倩 分類:網遊動漫

標籤: 網遊動漫 蕭雲楊倩

急診科醫生蕭雲,意外撞破女友與上司的醜事,蕭雲果斷分手,獲得奇門傳承,從此精醫術,通玄學,煉功法,縱橫都市,所向披靡。展開

《奇門狂醫》章節試讀:

「「別扔,別扔我的東西……」

這是媽的聲音!

蕭雲三步並做兩步,迅速衝上了樓。

剛到門口,就看見房東提着一袋衣服往外扔。

而母親蕭貞靜倒在地上,額頭鮮血直流!

蕭雲心下一慌,趕緊跑了過去,把母親扶了起來,「媽,媽!你沒事吧?」

「蕭雲,你回來得正好,你這個月房租還沒交呢!」房東冷冷地說道。

「雲兒,你快告訴他,還有兩個星期才到交房租的時候呢,況且,往常也不是這個時間交啊,我跟他說了,他不聽。」蕭貞靜有些着急的說道。

蕭雲看着母親額頭撞破的傷,眼神冷冷地盯着房東,「之前簽合同的時候,不是說好了每個月15號交嗎?再說了,你不能先跟我商量一下嗎?為什麼直接衝進來扔東西打人?」

房東聳了聳肩,「我可沒碰過她,是她自己站不穩摔的。」

蕭雲緊捏拳頭,牙齒咬得咯吱作響,「你不亂扔我媽的東西,她會急得摔倒磕破頭嗎?」

「行行行,我懶得跟你啰嗦了,大不了這個月的房租少你三百塊,當做醫藥費,夠了吧?」房東不耐煩地揮揮手,推了一把蕭云:「趕緊的,房租!交不出來你們現在就給我搬出去!」

「你別欺人太甚了!還有兩個星期,憑什麼現在就交啊!」

事實上,房東這兩天打牌輸了不少錢。

恰好剛才曾少義找到他,說只要找借口收拾蕭雲一頓,就替他還清欠的一萬塊錢。

這會兒,見蕭雲態度強硬,房東心裏一喜,這小子還挺容易被激怒的,這不是給自己機會嗎?

於是便擼了擼袖子罵道:「給你臉了是吧?」

接着,二話不說一拳砸向了蕭雲的面門。

蕭雲迅速彎下腰,輕鬆躲過了這拳。

現在的他,反應能力已經不是以前可比的了。

他嘴角一扯,起身一記上勾拳,直接打在了房東下巴上。

「砰!」

房東踉蹌兩步,一個沒站穩朝後仰倒下去,嘴角瞬間流出了血。

一旁,母親蕭貞靜被嚇得大叫了一聲,顫巍巍地拉住了他,「雲兒……別打了!會出人命的!」

房東捂着嘴坐在地上,好半天才回過神來。

原本,他覺得這棟樓就蕭雲一家最好欺負。

一個斯斯文文的醫生,一個老弱病殘的老婦人,隨便找個理由動手,他們肯定屁都不敢放一個。

答應曾少義的事,肯定輕輕鬆鬆就能辦妥。

可……

誰知道這書獃子居然這麼能打!

房東心裏暗罵一聲倒霉,連滾帶爬地跑出了房間。

走到門口,又底氣不足地朝蕭雲扔下一句:「臭小子,算你狠!」才灰溜溜地跑了。

身後,母親蕭貞靜有些擔憂地看着他,問道:「雲兒,你今天這是怎麼了?」

自己的兒子從小便是個不愛惹事兒的主,今天竟然出手打了房東,這讓她覺得,兒子一定是遇到什麼煩心事了。

「是不是和倩倩又鬧矛盾了?還是買的鑽戒她不喜歡?」

聽到這,看着母親兩鬢斑白的髮絲,眼角深深的皺紋,蕭雲只覺得心像被狠狠扎了一樣痛。

之前,他也猶豫過。

與其給楊倩買那麼貴的鑽戒,不如多買點東西給媽補補身體。

可母親卻執意說用不着,一定要先把未來兒媳婦的東西買了。

在母親心裏,早已把楊倩當成了一家人,如果她知道楊倩背叛了自己,還做出如此過分的事,肯定會氣暈的。

想了想,蕭雲忍下心中泛起的酸楚,將母親扶到了床邊,「媽,我先替你把傷口處理了。至於我和倩倩,沒什麼事。」

不等蕭貞靜再說什麼,蕭雲就轉身出去拿藥箱了。

蕭貞靜嘆了口氣,也不再過多去追問。

樓下,房東低着頭,如同喪家之犬般站在曾少義面前,「曾少,那小子太能打了!我這小身板,哪兒打得過他啊!」

曾少義斜着一雙吊三角眼,陰鷙地說道:「沒用的廢物!交代你辦這麼點小事兒都辦不好。」

「曾少,您看我怎麼說也是膈應到那小子了,我欠的那一萬塊錢……」

曾少義不耐煩地揮揮手,「行了行了,我替你先還上。」

房東心下一喜,連忙點頭哈腰地搓搓手:「是是是,曾少您放心,拿人錢財替人消災,之後我肯定再找幾個兄弟一起來,替您好好教訓教訓這小子!」

曾少義陰險一笑,「哼,蕭雲,跟我作對?我要讓你生不如死!」

……

晚上,母子二人簡單吃過晚飯後,就早早睡下了。

夜裡,蕭雲翻來覆去卻睡不着。

一想到工作被調崗的事,壓力就大得讓他喘不過氣來。

最後,他乾脆將腦子裡的醫術、武道又找了出來,一遍遍地消化,參悟。

不知不覺中,天邊漸漸放亮。

蕭雲睜開眼,竟然驚奇地發現,自己一夜未眠,非但不困,反而神清氣爽!

他從沙發上起來,簡單洗漱後,吃過早餐便出了門,準備去醫導台坐班。

醫導台坐班的,大多是技校畢業的十幾歲的小姑娘。

才到醫導台,就有一個小護士嚼着泡泡糖朝他笑道:「喲,高材生呀!」

此話一出,便有幾個路過的醫生朝他看去。

「那不是蕭雲嗎?怎麼跑去醫導台坐着了?

「哎呀你還不知道啊?聽說他啊,晚上值班騷擾女病人,手腳可不幹凈了!都鬧到警察那兒去了,這才被主任給下貶了。」

蕭雲只覺得臉上火辣辣地燒着,心裏滿是委屈,卻又無處可訴,只能低着頭,默默地走到自己的工位上坐了下來。

「切!還擺架子呢!讀那麼多書有什麼用,還不是得跟我坐在一起。」坐在他身邊的小護士翻了個白眼,轉身掏出手機刷起了視頻。

深呼吸一口氣,蕭雲開始了工作。

整個下午,他都認認真真地給病人們指路,告訴他們該掛哪個科,絲毫沒有因為情緒而消極怠工。

旁邊的小護士見他那麼積極主動,心裏嘀咕這男的長得倒是挺帥的,腦子怎麼就不好使呢?

這醫導台一天來來往往多少人啊,真要像他一樣,對每個人都那麼認真,不得累死!

不過也好,他這樣自己倒是可以偷偷懶了。

就在這時,一道囂張的聲音在蕭雲頭頂響起。

「蕭雲,給住院部的四樓扛一桶水送過去,對了,回來的時候順便把我辦公室的地掃一下。」李秀琴一臉得意地環抱雙手,站在醫導台前使喚道。

蕭雲撇了撇嘴,忍着氣說道:「李主任,這活不該是我乾的吧?您辦公室髒了,到下班會有保潔阿姨去打掃的。」

「我讓你做就做,上級的話都敢不服從,還想不想幹了?」李秀琴瞪着眼睛,大聲嚷嚷道。

蕭雲氣得咬牙切齒。

這臭三八,完全就是在整他的!

「怎麼?不爽啊?不爽你就辭職啊!我告訴你蕭雲,咱們中陽市第一人民醫院的醫導台,可是一堆人眼巴巴的想坐呢!」李秀琴看着蕭雲嘲諷地笑道。

「我……」蕭雲差點就脫口而出說我不幹了!

可想到家裡的母親,最終只得硬生生地把這口氣咽下了。

蕭雲氣哼哼地去扛了一桶礦泉水,從門診樓送到了住院部的四樓。

回來後,又在李秀琴那小人得志的眼神監督下,不情不願地替她把辦公室的地拖了一遍。

期間,李秀琴還得意洋洋地拿起手機,對着正在幹活的蕭雲拍了幾張照片。

片刻後,她對着手機屏幕笑得如同一隻哈巴狗似的,長按屏幕發送語音道:「哎呀曾少您言重了,能替您出氣是我的福分。」

蕭雲咬了咬牙。

看來,這臭三八是鐵了心要把他逼走了。

也不知道曾少義給了她什麼好處,讓她這麼積極地賣命整自己。

一天的時間,李秀琴就讓他送了五六趟水,每次不是送住院部,就是送住院部後面的辦公樓。

若換做是其他人,早就累得直不起腰了,可蕭雲卻似乎有使不完的勁兒,也不知是不是因為昨晚在腦海中演練了一套氣功心法的緣故。

臨近快下班的時候,蕭雲又被李秀琴叫去急診室里拖地了。

「李主任,這地板早上我已經拖過一遍了,很乾凈,沒必要再拖了吧。」

李秀琴坐在椅子上,兩條又胖又短的腿搭在辦公桌上,頤氣指使地說道:「我有潔癖不行嗎!叫你拖就拖,啰嗦什麼?受不了了你辭職啊!」

蕭雲氣得不行,可偏偏又拿她沒辦法!

正當蕭雲忍氣吞聲地繼續拖地時,急診室的門突然「砰」的一聲被踢開了。

一個中年女人抱着一個七八歲的小女孩沖了進來。

「醫生,醫生,快快快,快看看孩子怎麼了?」

只見女孩面色脹紅得可怕,呼吸急促,正閉着雙眼呢喃。

《奇門狂醫》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