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恐怖靈異›秦安安傅時霆的小說叫什麼名字
秦安安傅時霆的小說叫什麼名字 連載中

秦安安傅時霆的小說叫什麼名字

來源:外網 作者:全城人都等着我成寡婦 分類:恐怖靈異

標籤: 全城人都等着我成寡婦 恐怖靈異

秦安安本是集團千金小姐,卻因為公司瀕臨倒閉,成了無人問津的落魄少女。後媽的出現,給秦安安本就落魄的生活雪上加霜;被後媽逼迫着嫁給身有殘疾的大人物傅時霆。拋開他本人的不談,這樁婚事確實是他們秦家佔了很大便宜,然而這樣的男人,誰會將自己的姑娘嫁過去守活寡。展開

《秦安安傅時霆的小說叫什麼名字》章節試讀:

第5章
秦安安嚇得不由地後退了兩步。
他宛若一頭蘇醒的野獸,沉睡的時候,不覺得他多危險可怕,一旦他睜開雙眸,危險便溢出來了。
張嫂從房間出來,將房門帶上。
看到秦安安如受驚小鹿,寬慰道:「太太,你別怕,先生剛醒,可能不太能接受這個消息。你今晚先睡客房,有什麼事明天再說。我看老夫人挺喜歡你,她說不定會站在你這邊。」
秦安安的腦海里亂糟糟的,她想過傅時霆可能會在哪天死去,就是沒想過他可能蘇醒過來。
「張嫂,我東西還在他房間……」秦安安朝主卧看了一眼,想進去把自己的東西全拿出來。
以傅時霆剛才看自己兇狠陰鷙的眼神,她心中有強烈預感,他多半不會接受她這個妻子。
她要隨時做好離開傅家的準備。
張嫂淺嘆了口氣:「不是什麼重要東西的話,就先放那兒吧!明天我去給你拿。」
秦安安:「嗯。您是不是也挺怕他?」
張嫂:「我在他身邊伺候挺久了。他看上去挺凶,但沒為難過我。」
秦安安應了一聲,沒再說什麼。
她雖然是他的妻子,但嚴格意義上來說,這是他們第一次見面,他對她有敵意,也能理解。
這一夜,她睡得不太好。
腦海里很多亂七八糟的念頭一閃而過。
傅時霆的蘇醒,徹底打亂了她的生活節奏。
……
次日。
早上八點,張嫂將秦安安的東西從主卧收出來,送到客房給她。
「太太,可以吃早餐了。先生已經在餐廳了。你也過去吧!跟他說說話,加深一下了解。」張嫂道。
秦安安面露難色:「他應該不想了解我。」
張嫂:「那你也得吃早餐,走吧!我剛才跟他說老夫人很喜歡你,他沒生氣呢!說不定今天對你態度會好一點。」
秦安安來到餐廳,還沒走近,便看到了坐在輪椅里的傅時霆。
他的雙手可以動了,這得益於平時的肌肉鍛煉。
雖然坐在輪椅里,但是他身姿挺正,如果站起來,身材肯定高挑修長。
帶着忐忑不安的心情,她來到餐桌旁坐下。
張嫂給她拿碗筷。
直到她拿起筷子,他也沒有開口說話。
她不由地偷偷瞥了他一眼。
就是這一眼,直接把他的注意力,引到了她身上。
那深邃無垠的眼眸,就像一個黑洞,好像能把人吞進去。
「那個……我、我叫秦安安……」她緊張開口。
傅時霆端起咖啡杯,好整以暇喝了一口,聲音不咸不淡傳來:「聽說你現在可能懷着我的種。」
秦安安心弦緊繃,完全沒了食慾。
「人工流產和藥物流產,你喜歡哪個?」他用最平靜的語氣,說出殘忍的話。
秦安安面容失色,腦海里一片空白。
張嫂大概覺得這個話題太過驚悚,所以忘了禮數,開口解釋:「先生,孩子是老夫人要的。跟太太沒關係。」
傅時霆眼風掃過張嫂:「少拿我媽壓我。」
張嫂垂下頭,閉了嘴。
秦安安:「傅時霆……」
傅時霆:「誰允許你喊我名字?」
秦安安怔了一下:「不喊你名字喊什麼?喊你老公嗎?」
傅時霆:「……」
她看到他薄唇緊抿,怒火就要從他眼睛裏冒出來。
在他發火之前,她及時撲火:「我沒懷孕。我例假來了。你要是不相信,可以問打掃衛生的吳嫂。我早上找她借衛生棉了。」
傅時霆嘴上沒說什麼,但他端起咖啡杯,抿了一口。
秦安安餓的胃有點疼,也顧不上那麼多,自顧自吃了起來。
匆匆吃完早餐,她準備回房間拿包,然後出門。
和他同在一個屋檐下,渾身都不舒服。
「秦安安,準備好你的戶口本,我們很快會離婚。」他的聲音森冷傳來。
秦安安腳步定住,並沒有多意外:「是現在就去嗎?」
「過兩天。」他道。
傅老夫人昨晚太激動,高血壓住院了。
傅時霆想等母親血壓穩定出院了,再談離婚事宜。
「哦,那你到時候通知我就好了。」她快步回房。
大概五分鐘後,她拎着包從房間出來。
沒想到,在客廳看到了一抹熟悉的身影。
傅夜辰來了。
傅夜辰像孫子一樣夾着尾巴,恭恭敬敬站在傅夜辰的輪椅邊。
「叔叔,我爸媽去醫院看奶奶了。我爸讓我來看看您。」傅夜辰將帶來的補品,放到茶几上。
傅時霆給了身側保鏢一個眼神。
保鏢心領神會,將傅夜辰帶來的禮品拎起,扔了出去。
傅夜辰慌了:「叔叔!我給您帶的都是上好的補品,要是您不喜歡,我可以換別的……您不要生氣!」
他話音落定,另一名保鏢過來,一腳踹上他的膝蓋窩,讓他硬生生跪了下去。
秦安安嚇得大氣也不敢呼。
她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傅時霆竟然對親侄子,如此暴力。
「我的好侄子,我醒了,你挺失望吧?」說話間,傅時霆的指間多了一支煙。
保鏢拿打火機給他點燃。
火苗刺了她的眼!
他昨晚才蘇醒,今天早上又是咖啡又是煙,是覺得自己身體很棒嗎?
傅夜辰跪在地上,因為膝蓋痛的厲害,直接哭了起來:「叔叔,您醒了,我當然很開心……我做夢都希望您醒過來……」
「你在質疑我嗎?」傅時霆劍眉上挑,一字一字,看似漫不經心,實則暗藏殺機,「敢花錢收買我的律師,不敢認?」
他將煙灰故意彈在傅夜辰臉上,冷不丁開口:「滾!別再來惹我,否則把你扔去喂狗!」
傅夜辰情緒崩潰,連滾帶爬逃了出去。
秦安安看着這一幕,內心久久不能平靜。
她很怕。
怕傅時霆。
傅夜辰這種卑鄙的男人,在傅時霆面前,就像弱智。
她不敢惹他,也不想引起他的注意。
她拎着包,快速從客廳跑了出去。
今天她要去醫院做身體檢查。
她例假推遲,而且量特別少。
這種情況還是第一次遇到。
到達醫院,將情況告訴醫生,醫生給她開了一張彩超申請單。
大概一小時後,她做完彩超,拿到了檢查結果。
彩超顯示,她的子.宮沒有出血情況。
彩超還顯示,她體內有孕囊……她懷孕了!

《秦安安傅時霆的小說叫什麼名字》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