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穿越重生›傾城王妃:王爺別放肆
傾城王妃:王爺別放肆 連載中

傾城王妃:王爺別放肆

來源:google 作者:馬語孝 分類:穿越重生

標籤: 凌七七 穿越重生 翊王

聽說王妃是白痴廢物?錯!王妃文能裝叉扮白蓮,武能拳打碧池綠茶,氣死黑心後媽聽說王妃是個鬼臉醜八怪?錯!王妃容貌絕世傾城,亮瞎你們的鈦合金狗眼這樣的王妃不簡單呀不簡單第一次見面踹了人家王爺的重要部位,沒幾天又把人家王爺的初吻給奪了王爺怒了,「你放肆!」王妃不願意了,「你一個大老爺們親一下還能懷孕啊?」王爺點點頭,「是能懷孕,不過是你懷孕」展開

《傾城王妃:王爺別放肆》章節試讀:

第八章 你的幕後主使是誰

本王妃?

墨御聞言不由輕笑出來。

凌七七這個廢物適應新的身份倒是適應得挺快。

不過,雖然她是皇上賜婚,可王爺承不承認她是王妃還不一定呢,她倒在那些百姓面前擺起譜來了。

「你勾結刺客重傷翊王殿下,就是跟我們整個西夏雲國的百姓作對,我們絕對不允許一個傷害翊王殿下的女人留在王爺身邊,草民斗膽請翊王殿下出來……」

「好大的膽子,你算什麼東西?翊王殿下是你讓他出來他就出來的嗎?」凌七七沒讓面前那個五大三粗的壯漢把話說完,一口喝回去。

他要見楚霆翊?

難道是想當著楚霆翊的面彈劾她?

不對啊。

這群百姓似乎也太大膽了,就算她真的勾結刺客重傷楚霆翊,也沒有他們來找她算賬的份啊。

這裡可是翊王府,他們就這麼堂而皇之地來鬧事,就不怕楚霆翊不領情反倒給他們抓起來嗎?

這些人不怕,莫非他們根本就知道楚霆翊會讓她出來?

還是,他們的目的就是來見楚霆翊,她只是無辜當了箭靶子而已?

難道……

凌七七又掃視了一眼下面的那群人,心念電轉,一瞬間想通了一切。

正想着,那個壯漢再次開口,「我西夏雲國百姓全部庇佑於翊王殿下,現在翊王殿下身邊有危險人物,就算是殺頭,我們也要見翊王殿下,勸王爺除掉危險人物,讓全國百姓安心!」

很明顯,他是這群人中帶頭的,雖然看上去五大三粗的,但說話倒是頭頭是道,而且還把百姓對王爺的感激和保護表達得淋漓盡致。

這一開口,就將自己放置到了道德的高地。

真不知道這話是他們發自內心的,還是有人教他們說的。

凌七七輕哼了一聲,點點頭,「好啊,你們如此為王爺着想,那本王妃就不與你們計較,即便你們說本王妃是危險人物,會傷害王爺,本王妃也不會放在心上。」

站在門後從門縫裡偷偷觀看局勢的墨御,原本還挺佩服凌七七敢自己出來與那些鬧事的人對峙,可沒想到,人家才說了幾句話而已,她就順着人家說了。

「果然還是那麼白痴,我還真以為她變聰明了呢。」墨御失望地搖搖頭。

可還沒等嘆氣,耳邊就又傳來了凌七七的聲音,「不過,本王妃不放在心上,可不代表皇上不放在心上。」

「皇上當然會放在心上。」壯漢得意地說道,暗自心道凌七七就是個傻子,自己給自己挖坑,居然主動把皇上提出來了。

「是啊。」

凌七七似乎是看穿了壯漢的心思,冷然一笑。

「我西夏雲國的百姓,分明是受皇上庇佑,你們卻說是受翊王殿下的庇佑,還有,本王妃是皇上賜婚給王爺的,你們說本王妃勾結刺客,豈不是說,本王妃是皇上安插在王爺身邊的人,你們如此興師動眾,就是為了挑撥皇上和王爺的關係,簡直罪該萬死。」

「欲加之罪,何患無辭。」壯漢抬頭挺胸,大氣凜然,看上去一點都沒將凌七七的話放在心上。

凌七七更加肯定,這群人背後有人在指使,不然就憑他們一群市井之民,怎麼可能說出這種話?

壯漢這時又發話了,「王妃是不敢請王爺出來嗎?昨夜是王妃聯合刺客害王爺受傷,難不成王爺已經身受重傷不能行動?」

「王爺傷勢到底如何,真是要急死人了。」

「就是,這消息要是被其他三國知道了,藉此機會舉兵攻國,那西夏雲國安寧的日子豈不是就要結束了。」

「這個鬼臉女人果然是不祥之人,那年的蝗災就是她引起的,當時真應該把她燒死,也省得她來禍害翊王殿下。」

「說不定翊王殿下就是因為得知要娶她,雙腿才瘸的。」

下面百姓的議論聲越來越大,內容也越來越放肆,根本就沒把凌七七這個王妃放在眼裡。

看得出,原主雖貴為左相府的千金,在百姓心目中,卻一點地位都沒有,甚至每個人都恨不得在她的身上踩幾腳。

更可恨的是,根本沒人給原主撐腰。

但現在,她給自己撐腰。

「放肆!」看穿了一切之後,凌七七厲聲打斷了下面那些議論紛紛的百姓,「本王妃倒要看看,這污衊王妃的罪名,你們能不能擔當得起,來人,把他們的名字一個一個,都給本王妃記下來!」

凌七七對於古代的罪刑是一點都不了解,但也覺得,污衊王妃的罪不能輕了,她這麼說,還不嚇死他們?

可是裝叉的話剛落下,凌七七就後悔了。

喵了個咪的,翊王府的人會聽她的話嗎?

楚霆翊讓她自己出來解決此事,擺明了沒把她當成翊王府的人嘛。

完蛋了,這一次,她裝叉失敗。

只是……

還沒等凌七七來得及多做懊惱,她的耳邊風聲忽動,竄出了好幾個侍衛,手中還拿着紙筆,直接奔向那群鬧事百姓。

凌七七都愣住了。

她現在說話這麼好使了嗎?

做王妃的感覺,爽歪歪啊!

百姓們見狀,都慌亂起來,面面相覷一陣,紛紛往後退,自然是不願意報上自己的姓名。

污衊王妃之罪,確實不小啊。

「污衊?」

壯漢見身後的人都慌了,聲音放大,胸有成竹地從衣襟里拿出了一張紙,右手拈一角,輕輕一抖落,疊好的紙便散開了。

得意地左右看了看,似是在告訴其他百姓不用怕,壯漢上前一步,輕哼了一聲說道,「王妃,你可看到這是什麼?鬼無蹤白紙黑字寫得一清二楚,昨夜是王妃聯合刺客行刺王爺,王妃現在還敢說自己被污衊嗎?」

鬼無蹤?

鬼無蹤又是什麼鬼?

凌七七也懶得去想,淡淡地掃了一眼壯漢手中的白紙黑字,差點沒被笑死。

一張紙上寫幾個字就想定她的罪,這些人都腦殘是不是?

壯漢見凌七七不言語了,更加得意了,鼻孔都要翹上天了。

「怎麼了?王妃無話可說了?」

壯漢故意將「王妃」這兩個字的加重,聲音裡帶着一絲輕蔑。

好樣的!

凌七七心底的鬥志被激起來了。

我今天要是不讓你獻上你的膝蓋,我就不叫凌七七。

「本王妃只是在心底同情了一下你的智商而已。」唇角輕勾,凌七七嘴角立刻掛上了一抹小壞壞的笑容。

她一步一步,走下了台階,緩緩靠近壯漢,周身氣場越發的強大起來,眉宇之間的傲然與凌厲之色,輕而易舉地就能讓人忽略掉她臉上那些凸出的血管。

這樣的凌七七,對於所有人來說,都是陌生的,就連那些負責登記鬧事群眾姓名的侍衛,也都紛紛停下筆來,視線被她吸引,卻又不敢逼視。

凌七七在壯漢的面前停了下來,個頭雖沒有對方高,但氣場絕對兩米八。

壯漢呼吸一滯,只覺得周身空氣瞬間凝固,神色之間的得意驟然消失。

他被這樣的凌七七逼得退後了好幾步,一下子沒了底氣,聲音也變得磕磕絆絆的,「你……你要幹什麼?」

「治你的罪!」凌七七畫風一轉,臉上的笑容頓時一乾二淨,只剩下逼人的氣息,「你串通鬼無蹤,污衊本王妃,其罪當誅!」

「我……我沒有……」壯漢又倒退了一步。

有那麼一瞬間,他覺得面前這個女人好陌生,好可怕,她的身上似乎帶着一股子讓人窒息的東西。

怎麼回事?

他又不是第一次看到這副鬼臉,怎麼還會怕成這個樣子?

「你沒有?」凌七七揚聲質問,縴手輕揚,一把便奪過壯漢手中的紙,「白紙黑字在此,豈容你抵賴?」

壯漢只是一頓,隨即又立刻強勢起來。

凌七七,西夏雲國第一廢物,有什麼好害怕的?

「我沒有串通鬼無蹤,鬼無蹤從不散播謠言,他說的句句屬實,西夏雲國百姓都知道……」

「那你的意思是翊王殿下愚昧無知,好歹不分,自己的王妃聯合刺客,他還不管不問?」凌七七厲聲打斷壯漢的最後掙扎,「翊王殿下既然讓本王妃出來處理此事,相信真相如何,他已知曉,你是懷疑翊王殿下的判斷?」

「我沒有!」壯漢再次矢口否認。

他怎麼會懷疑翊王殿下,他怎麼敢懷疑翊王殿下?

「好,你承認沒有就好。」凌七七手一松,白紙黑字緩緩落地,她雙手環胸,下巴微揚,「既然你不懷疑翊王殿下的判斷,那就說明你們污衊本王妃,你們該當何罪?」

「我……」壯漢啞口無言,身子開始瑟瑟發抖,額上的汗珠「啪嗒啪嗒」往下直掉。

此刻,他的思路終於清晰。

翊王殿下英明神武,如果凌七七真的聯合刺客,她一定不會活到現在。

僅有鬼無蹤的爆料,確實不夠證據證明凌七七有罪。

他在金錢的驅使下,竟然做了一件掉腦袋的事情,可他現在才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

「不過……」凌七七拉長了尾音,緩緩收回落在壯漢身上的視線,聲音冷然而高傲,「就憑你,還不敢做出污衊王妃這種大逆不道之事,說吧,你的幕後主使是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