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清穿嬌寵:她成了四爺的心上寶
清穿嬌寵:她成了四爺的心上寶 連載中

清穿嬌寵:她成了四爺的心上寶

來源:google 作者:予之微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胤禛 許瑩瑩

宅女許瑩瑩穿越清朝成了四阿哥的小妾許格格,沒寵愛,沒身份,是個小可憐沒生存技能,還身處吃人的後宅,怎麼辦?當然是緊抱四阿哥大腿,繼續當個乖乖女,努力討四阿哥歡心了李格格嫉妒不容人?福晉面善心狠?宋格格假好心,背地裡說她壞話?沒事,有四阿哥寵着,沒想到四阿哥真把她寵上了天,誰欺負她都沒門許瑩瑩高興地眼淚汪汪,天天好四爺地喊着,把四阿哥的心都喊化了,愈發寵得沒邊兒李氏,宋氏全都恨得牙痒痒,卻無可奈何展開

《清穿嬌寵:她成了四爺的心上寶》章節試讀:

現在的四阿哥還是個二十來歲的小夥子,眉眼清俊,氣質冷淡。

雖然年輕,一樣讓人害怕。

許瑩瑩捏了捏出汗的手,隨後走了進去。

白荷趕緊端了茶來,許瑩瑩接過,低垂着頭,遞了過去。

四阿哥接過,喝了兩口,就放下了,仔細打量眼前略顯拘束的許格格。

膚色白皙,容貌清麗,藕荷色的衣裳,顯得人水嫩嫩的。

只是神色有些許緊張。

四阿哥看多了,不覺得什麼,開口問,「叫什麼名字?」

許瑩瑩弱弱道:「奴才……許瑩瑩。」

嗓子挺好,聽着挺舒服,模樣……也還好。

四阿哥沒再說什麼,又喝了兩口茶,起身往裡走。

許瑩瑩只得跟了進去,但心裏還是很排斥,很不甘願。

四阿哥伸開雙臂,背對着她。

許瑩瑩上前略顯笨拙地給他解着外袍,不一會兒就出了汗。

她這樣烏龜的速度着實令四阿哥有些不滿,直接將她推到床上,自己解開外袍,朝她壓了過來。

許瑩瑩下意識伸手推拒,不知所措,四阿哥抓住她的手腕,舉過她的頭頂。

沒多久,許瑩瑩閉上眼悶哼了聲,臉色很白。

她僵着身子,實在沒力氣掙扎了,後來,對方放緩了動作。

許久……

她才恢復了自由。

心裏將他罵了個狗血淋頭。

見四阿哥收拾了要走,許瑩瑩迅速拉住他的袖子,見他回頭看來,忙做出可憐兮兮的模樣,強撐着起身,「奴才……伺候您。」

說著要起身幫他更衣。

四阿哥按住她的手,盯着她看了一會兒,才道:「不必了。」

許瑩瑩淚眼汪汪看着他,「四爺生氣了嗎?」

四阿哥覺得自己犯了什麼錯一樣,不太舒服。

「並未,你好好歇着,爺再來看你。」四阿哥努力讓語氣聽起來不那麼冷淡。

說完就要抽回自己的袖子。

許瑩瑩繼續看着她,「那爺還要走?」

四阿哥突然覺得這女人太得寸進尺了,皺眉,就要呵斥。

許瑩瑩扁了扁嘴,「奴才第一次……沒做好,爺不要生氣了,好不好?」

還甩了甩他的袖子,像是撒嬌。

四阿哥皺着的眉頭鬆開,原來如此。

看着她不安的小模樣,撒嬌的小動作,四阿哥忽然覺得有些異樣,心裏像有羽毛輕輕掃過。

他俯身,在她唇上咬了下。

許瑩瑩懵了,不明所以地看着他。

四阿哥退後,目光幽幽看着她,食指拂過她的唇,「很好,乖乖待着,爺讓人送葯過來。」

許瑩瑩反應過來,紅着臉,道:「那爺什麼時候過來?」

四阿哥脫口而出,「今晚來看你。」

話出口,卻沒多麼後悔。

這個女人……不太一樣。

四阿哥走後,許瑩瑩虛脫般躺了回去,忍着渾身的不適,想到方才的情景,有委屈,有無奈。

但她更想好好活着,不要被人欺負。

柔弱是女人最好的武器,任何男人都無法拒絕柔弱的女人。

第二天,秋格格上門來,語氣尖酸,「哼,別以為承了一次寵就揚眉吐氣了,你這樣無趣的性子,四爺是不會喜歡的。長得好又如何?到底只是虛有其表。」

許瑩瑩還沒什麼力氣,安靜綉着帕子,見秋格格上門來,還說這些話,着實惱火,卻不想與她爭吵。

然而她不理,對方還來勁了。

「一副狐媚子模樣,沒本事卻心比天高,當心摔得狠了。」

她何時心比天高了?

這個秋格格,簡直令人無語。

秋格格堂而皇之坐在她屋裡的桌子前,倒了一杯茶喝,突然……噗地一聲,吐了茶,呸道:「就這種東西,也好拿出來顯擺,丟人不丟人。」

一臉嫌棄地放下茶杯。

許瑩瑩默默地想,她早晚要單獨住一個院子,這個秋格格太聒噪,太討厭了。

見她依舊不吭聲,只低頭繡花,秋格格諷刺道:「你這樣的能綉出什麼玩意?少丟人現眼了。」

說著快步過來,就要去搶她手裡的綉綳,突然……收回了手,吸了口氣,捂着手,怒道:「你敢用針扎我?」

說著就要抬手扇她。

許瑩瑩倏地起身,拿針朝她臉上扎去,道:「你再試試。」

秋格格唬地後腿兩步,又怒目而視,「許瑩瑩,你敢扎我,小心我稟告福晉。」

許瑩瑩笑嘻嘻道:「你去說啊,我等着。」

秋格格恨恨瞪她兩眼,到底懼怕她手裡的針,捂着臉,匆匆離開,丟下一句,「你等着!」

許瑩瑩坐了回去,哼,她雖然性子軟,不愛惹麻煩,但也不是誰都能欺負的。

以前的她表面是乖乖女,好像誰都能欺負,但她急了也會咬人的。

容嬤嬤的手段還是挺管用的。

許瑩瑩把針放回綉筐里,徹底沒了心思。

太沒意思了。

她想出去,又不想出去,因為一出去就有可能遇到其他女人,女人和女人不對付起來簡直煩人。

尤其是那位李格格。

最好還是別和對方起衝突了。

但是自己在屋裡待着又好悶,就想努力找些活兒干。

白荷道:「格格,要是悶,就出去走走吧。」

許瑩瑩搖頭,問,「可有什麼書看?」

白荷為難道:「只有女戒,格格要看嗎?」

「其他呢,不會沒有別的書吧?」許瑩瑩不相信。

白荷苦笑,「有倒是有,不過都在前院書房。」

許瑩瑩徹底斷了心思,還是算了吧,她可沒勇氣去四阿哥的書房。

古代對女性的壓迫真嚴重,連本像樣的書都沒有,不知道跟四阿哥要……他會不會給?

就是詩經,論語也好啊。

許瑩瑩想試試,反正今晚四阿哥還要來。

盼啊盼的,結果本來說要晚上過來的四阿哥還是被李格格請了過去。

許瑩瑩失落。

唉,她就不該抱有希望。

不過李氏也真是的,快要生了還要阻止四阿哥去別處,小氣得沒邊兒了。

好在今兒早上福晉那兒送來些賞賜,算是對她伺候四阿哥一晚的安慰。

有了新衣裳,新首飾,還是有點開心的。

不過,要是再多幾本書該多好,但是想想就不可能,福晉賞賜後院小妾哪裡會賞賜書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