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清穿之我是天道爸爸的小錦鯉
清穿之我是天道爸爸的小錦鯉 連載中

清穿之我是天道爸爸的小錦鯉

來源:google 作者:溫家溫溫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四爺 蘇玉濃

末世女蘇玉濃穿越到清朝四爺府,有天道爸爸相護,錦鯉運在身,一路升級打怪,從寵冠後院到寵冠後宮,被四爺捧在手心,呵護了一輩子展開

《清穿之我是天道爸爸的小錦鯉》章節試讀:

康熙四十二年,四貝勒府,長青院。

「格格,該起了。」

一名圓臉青衣婢女站在床榻外輕聲叫道。

「……嗯,讓我醒醒神。」一截白皙的手臂從紗帳中伸出來,無力地揮舞了兩下。

要暖春說,她家格格哪裡都好,姿容上國色天香,完勝後院以美色出名的李側福晉,要不然李側福晉也不會因為看不過小主,而罰跪小主。處事上,待人隨和,從不無故打罵奴才。就是這性子實在憊懶了點,每天不睡到日頭升起從不起床。

蘇玉濃滾動着翻了個身,躺在床上懶懶地想,今個早膳該叫些什麼呢……

這是蘇玉濃穿過來的第三個月。三個月前,她還在末世過着死氣沉沉的日子。

蘇玉濃是一名孤兒,從小在孤兒院長大,大學選擇了旅遊管理專業,她的人生計劃就是畢業後積累足夠的資金,然後找一個風景如畫的城市,開一家民宿,從此過上鹹魚般退休養老的美好生活。

對,她就是這麼佛系。

而蘇玉濃敢這麼做的底氣就是她是老天爺的親閨女,身負錦鯉運,要啥有啥。

錦鯉運在財氣方面的表現就是,她買飲料從來都是再來一瓶;參加抽獎,回回都能中獎;買**,雖說不是百萬大獎,但是每一回都能中個幾百上千塊,以至於她得每買一回**就得換一家店,才能不被別人發現她的好運;找兼職,總能找到完美適合她的高薪工作,無論什麼時候……

而在人脈方面的表現就是,從小到大,她總能遇到心懷善意、賞識她的貴人。孤兒院院長,學校老師,老闆……正是因為如此,她才能抓住機會去不斷發展、充實自己。

可是這鹹魚的生活卻在末世到來時戛然而止。

末世來臨時,蘇玉濃剛裝修完民宿準備營業。她幸運地覺醒了木系異能,可戰鬥,可種植。跟着倖存者來到了一個大基地,加入了官方的戰鬥小隊,順風順水地升級異能,每一天都在為了生存奔波。

雖說解決了生存問題,可是這樣的日子誰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是盡頭。無時無刻地看着自己戰友逝去後親人的痛不欲生,蘇玉濃感覺到了茫然和不知所措。

因為她從小到大就是一個人,沒有親人,雖有朋友,但也是淡淡之交,沒到推心置腹的地步。她生來就是孑然一身。

在一次救援任務中,為了掩護戰友突圍,蘇玉濃選擇了與喪屍同歸於盡。她閉上眼前還在想,我的好運就此到頭了嗎,天道爸爸不管我了嗎。

蘇玉濃本以為這就是自己人生的結束,可誰知竟穿越到了清朝康熙年間,初入四貝勒府的格格蘇佳玉濃身上。

康熙四十二年,已有一子一女的李側福晉再次被診出有孕。時值大選之年,福晉烏拉那拉氏為了分薄李側福晉的寵愛,特地進宮求來了格格蘇佳氏和格格伊氏。

蘇佳玉濃為滿軍旗人,蘇佳氏是其滿姓,其漢姓為蘇氏,故蘇佳玉濃又可稱其漢名蘇玉濃。

蘇佳玉濃剛入府,四爺隨聖上巡幸塞外不在府中。在逛府中後花園時,遇見了心高氣傲的李側福晉,李側福晉因為原主容貌出眾而倍感威脅,以不敬尊卑為由將原主罰跪兩個時辰。

蘇佳玉濃本就是一名早產兒,身體嬌弱,在烈日炎炎下跪完兩個時辰後因暑熱猝死過去,再醒過來時就變成了從末世穿越過來的蘇玉濃。

也幸虧蘇玉濃穿越過來,並且末世時的木系異能隨之而來,用木系異能不斷滋養身體,才沒有發生四爺府上格格死亡事件。

「格格,水來了。」另一婢女暖夏端着黃銅水盆進屋前來道。

蘇玉濃慵懶起身,緩步走到屋**,隨手接過暖春遞來的濕帕子,敷了敷臉,才開口:「早膳叫了么?」

「還沒呢,周小茂正在外面候着呢。」暖夏答道。

暖春,暖夏和周小茂是原身跟前伺候的奴才,暖春和暖夏是貼身丫鬟,周小茂是太監,另外還有院子里的粗使雜役若干。

「讓他去膳房提些粥和涼菜即可,天太熱了,沒什麼胃口。」

「是,奴才這就去。」暖春轉身離去吩咐周小茂。

格格的冰例是有數量限制的,天熱的情況下,蘇玉濃只有在午休和晚休時才會用冰,省下來的冰還要用在膳食上,滿足口腹之慾。

雖說蘇玉濃有木系異能,但是這木系異能也不是萬能的,不能做到讓她不畏寒暑。經過這三個月的實踐,蘇玉濃髮現她的木系異能主要有以下三種功能。

一、滋養身體。原本這具身體先天體弱,通過每天運轉木系異能,先天缺陷已經被彌補。當然,所花費的能量也是巨大的。原本末世時異能等級為十二級,而蘇玉濃是十級異能者。調養好身體後,蘇玉濃的等級已經掉到了七級。要知道,越是高級異能者,每一級所擁有的能量越多。

二,養顏護膚。蘇玉濃穿過來後發現她跟原身蘇佳玉濃長的一模一樣,這也是她這麼快就接受了穿越現實的原因之一。原本蘇佳玉濃就是一個清麗絕倫的美人,經過不斷運轉木系異能後,其皮膚愈發白皙,似凝脂,似白玉,晶瑩絲滑,白到發光,全身上下一點瑕疵也沒有,把原本的好樣貌發揮出了十成十。

三,催生植物。木系異能不僅能更好地促進植物的生長,通過反哺木系異能給室內的綠植,蘇玉濃還發現了在清朝當下升級木系異能的方法。生長於天地間的植物經過日月光照,體內每天都會含有定量的天然精華。運轉木系異能給植物,在一定距離內,蘇玉濃就能吸收植物體內的天然精華,從而升級木系異能。而生長年限越長的植物,每天體內儲存的天然精華越多。

「格格,早膳提來了,擺在哪裡?」暖春領着周小茂提着膳盒進來問道。

「擺在東次間。」

蘇玉濃看了眼,一碗粥,一碟餑餑,四碟小菜。膳房的人並沒有剋扣份例。

雖然她和伊氏在李側福晉那是眼中釘,肉中刺,恨不得摁到她倆永無出頭之日。但是福晉打的就是讓她倆分李側福晉的恩寵,所以膳房在福晉的掌控下並沒有為難她倆。

用完膳後,蘇玉濃繞着長青院,在院內漫步了一刻鐘,一來強身健體,二來吸收院內植物今天的天然精華。然後又在暖春、暖夏的陪同下,去府中後花園溜了一圈,同樣地,吸取了後花園植物的天然精華。

回到長青院時,已經是巳時二刻。蘇玉濃到西次間書房看書認字。是的,一朝穿越為古人,蘇玉濃竟然成了一個半文盲,她不認識繁體字,看書還得靠猜。

等到午膳時分,周小茂把午膳提來,與此而來的,還有一個大消息。

「主子爺將在三天後回府。」周小茂激動地說道。

「哪裡傳出來的消息,準確嗎?」暖夏急忙追問。

周小茂自信地回答:「準確準確,消息是從正院傳出來的,這會兒全府都能知道了。」

「我知道了,你下去吧。」蘇玉濃點頭道。

待周小茂出去後,暖夏高興地說:「格格,這下可好了,等主子爺回來後,看李側福晉還敢不敢囂張。」

暖春也忍不住點頭:「格格,只要您能見到四爺的面,一切都好說。」

即使穩重如暖春,也不得不認為,憑自家格格的長相,沒有不受寵的可能。誰能對着格格這樣的美人,而無動於衷呢。

的確,蘇玉濃瓜子臉,桃花眼,眉不點而翠,唇不點而紅。經過這三個月的調養下來,更是烏髮雪膚,剪水雙瞳,眼波流轉之間,或嫵媚,或純情,各有一派風情。

暖夏接著說:「格格,明天就是後院請安的日子,福晉肯定會有安排。」

「確實如此,按照府中慣例,每回主子爺出巡迴府,福晉都會在正院安排家宴,到時後院的大小主子無一例外都會參加。」暖春回道。

暖春和暖夏自從四爺出宮建府就從內務府調到四爺府中伺候,直到今年聽說會有新格格進府,才熬出資歷,各托關係調到格格跟前伺候。所以她們二人對府中的規矩、慣例十分了解。

「知道了。」蘇玉濃點頭表示知道。

一天的時光很快過去,晚間就寢後,蘇玉濃躺在床上,翻來覆去地睡不着。

「格格,可要起夜?」在外間伺候的暖春聽到裡間傳出的聲響忙問道。

「不用,我沒事。」

蘇玉濃也不知道自己此刻是一種什麼樣的心情。受清穿劇的影響,蘇玉濃自是對清朝有一定的了解。她知道將來登基的就是這座府邸的主人,四爺雍正。而雍正的繼承者則是其四子弘曆,弘曆的生母則是大名鼎鼎的鈕鈷祿氏。雍正的寵妃前期是李氏,後期則是年氏。

那麼她呢,蘇玉濃,歷史上有這個人嗎?蘇玉濃不知道。是有這個人然後淹沒於後宅爭鬥中不為人所知,還是歷史上根本沒有這個人,而她的到來改變了歷史的發展軌跡呢?

她又該如何面對四爺呢,不爭寵是不可能的,她現在之所以安然無憂是因為福晉要利用她對付李側福晉,要是她不被四爺所寵,福晉斷然不會袒護她,而李側福晉也絕不會放過她,到時她在後院的日子就是如履薄冰。聽暖春說,後院不受寵的主子是吃不飽,穿不暖。這樣的日子她是絕然過不了的。

她在末世那麼努力地奮鬥不就是為了吃得好,穿的好嗎。一個人連基本的生存需求都解決不了,未來還有什麼指望呢?

可爭寵又該怎麼爭呢?她會爭嗎?能爭的過別人嗎?